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7

#25:久违的感觉

最近因为越来越多系友(Coursemate)在工作两年后,

毅然选择离开职场,重投象牙塔的怀抱。

因此,

我们大伙儿也在网上通过电邮,

开始互相讨论关于将来和前途的问题。

工作或读书

有人希望能继续深造,因为是对知识的向往;

有人希望继续做工赚钱,因为养活一家老少;

有人希望转换行业,因为厌倦了现有的工作;

有人希望坚守本行,因为对自己的工作怀有热忱;

各有各想法。

久违的感觉

 我的毕业典礼

我的毕业典礼

大伙儿一起讨论大家的未来,

这是一份久违了的感觉。

在每天忙忙碌碌甚至于接近盲目的生活中,

大家能畅言发表感想,融融交流,

大家能分享人生历练,洗涤日渐被蒙蔽的心灵更是难得。

讨论中,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

没有丝毫假意,也没有绝对的真理,

反之,

各自都看到了大家踏入社会两年的感想和成长,

更可以看到百花齐放的思维。

点燃内心一团火

最后,无论大家选择深造或留在职场打拼;

无论在外拼搏或在办公室里奋斗,

都希望大家能努力把梦想一步一脚印,

逐步实践并化为现实,各有各精彩!

(谨以此文献给一群跟我在大学里打拼了五年的系友,大家加油!)

Advertisements

#24:不要战机潜艇,还我安全家园

心情反复且复杂的星期六(15-09-07)

上个星期日看了一篇新闻后,心里面不禁凉了半截。

匪徒铁锤敲头

匪徒铁锤敲头

事关《星洲日报》的头版有一张大照片,标题为“匪徒铁锤敲头,中学生险瘫痪”,而照片里的是一个小学生的头,在头上的是一道缝针的大疤痕。[1]

险瘫痪,只因九令吉

实在很难想像,我国的治安到底沦陷到何等地步了。

4名犯案匪徒都只大约十七、八岁,年纪轻轻,为何出手可以这等狠毒?

如果被偷走了几十千,几百千,我还可以理解。然而,抢到的,就只有那么区区九令吉,为什么要下此毒手呢?

受害者不见的,岂止是九令吉和大马卡,更是右半身的行动和下半辈子的幸福。(注:被歹徒用铁锤敲击其后脑,导致左脑神经线受创)

为什么?

如果要追根究底,那么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为什么大马治安会每况愈下?

以下是较简单的Cause-Effect Diagram:

Cause-Effect Diagram

Cause-Effect Diagram

从教育角度来看,理应从每个家庭开始,再延伸至学校教育,这些,你和我都可以做得到;从人民角度来看,每个人都应该随手警惕自己,比如尽量晚上少出门、别走在人烟稀少的小巷、多留意自己的财物、别让歹徒有机可乘,这个你和我也可以做得到。

从政府角度来看,警察贪污问题自然不在话下,但,整体警队的腐败、捉政治犯还勤劳过捉罪犯、懒散态度、平日作威作福、爱摆官僚架势等等这些叫平民百姓受不了的弊病都是应为没有相对而健全的制衡机制。别只怪政府,其实这些你和我也可以做到。

别怀疑我们百姓的能力,我们可以用我们的良知提出成立IPCMC的诉求,用选票告诉政府我们的诉求。

“不要潜艇,还我安全家园!”

现今即使歹徒被缉拿归案,也改变不了梁永聪(受害者)即将作废的右半身。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只能等待奇迹的出现。(注:医生表示,右脚完全痊愈的机会为20~40%,而右手痊愈的机会则少过10%)

而我们能帮忙的,除了祝福他之外,就是必须加快改革警队的脚步。别再让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在我们的周围重演,更别再让有人为了几令吉而赔上性命。

套用一位来自雪州士毛月的居民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举行的第二场 “向罪案宣战”公听会上所说的一句话:[2]

“我们不要战机潜艇,还我安全家园!”

(谨以此文祝福梁永聪同学能尽早痊愈,恢复健康)



[1]
星洲日报.2007年9月9日


[2]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69834

En-block不环保

(摘自《我报》特约专栏,文:巴特尔,05-09-2007)

如果你告诉我新加坡人很环保,我一定说你胡扯。

我们可以在每个组屋区走走看看,每天有多少桌椅、沙发、电器、衣服、电脑、文具、玩具、餐具、书本、废纸等等,堆积在组屋楼下的垃圾桶附近,或者电梯附近,甚至不同楼层的电梯口。

这些很不环保的行为,同许多超市最近推行的减少使用塑料袋的环保计划比较一下,我们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经济考量和环保的冲突

此外,还有更严重的不环保行为不断上演:那就是房地产市场繁荣引发的en-block行为。经济的繁荣,带动房地产市场的火热,这种火热让追求经济利益的发展商不断的把一些旧的房地产项目集体收购,然后拆掉,最后重建并以高价出售。

En-block从环保角度来看,那些本来好好的建筑,根本不需要这么快就拆掉重建。在利益的促使下,大楼一栋栋地被毁掉,当然同时毁掉的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资源和能量,在毁掉和重建的过程中,人们要承担的是资源的耗损、环境的污染。我们不得不面对拆掉和重建过程中所产生的灰尘、噪音、交通阻塞的影响,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en-bloc的恶性循环中,水、电、油等等本来就已经逐渐贫乏的自然物质被我们无端地浪费了许多。

如果说en-block的行为是一种经济考量,是一种由市场决定的商业行为,那么我们个人呢?买了二手的房子后,有多少人从环保的角度出发,尽量保留屋内的壁橱、厕所、厨房设备以及原本的装修,而事实上,那些买了新居(尤其是二手房子)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原本还很新的装潢全部打掉,再重新装修的屋主比比皆是。

如此种种,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觉得新加坡是一个环保城市,我们在全国各个角落放置的那些环保垃圾桶和组屋区定时分发的环保垃圾袋,全部加起来,能不能装完一个en-block项目所浪费的资源?

注:“en block” 是指大规模老旧公寓,办公楼拆建工程。整栋楼要卖还是不卖,必须得到整个住宅80%屋主的同意。只要超过20%的屋主不同意出售,便不能进行交易。近来新加坡的房地产都呈现一片繁华景气,屋价不断攀新高,所以带动房地产的交易因而产生大量的en-block。

今天的我

(复杂的星期二,11-09-2007)

工作了两年三个月又十一天,

准备迈入另一个世界。。

准备迈入另一个世界。。

今天的我,
终于下定决定,
把辞职信递向我的老板。

这个决定,来自一个决心;
而这个决心已潜伏在心里很久了。
这个决心,来自一个梦想;
而这个梦想如今因这决定而得以实践了。
这个梦想,来自一个凡人;
而这个凡人,就是选择了继续深造的笨蛋。

其实,挣扎了好久好久,
因为要放弃的不只是一份拥有安定收入的工作,
也是一个稳定的生活。
前方的路,究竟是一帆风顺,
抑或是波涛汹涌,没人懂。

但,把心一竖,哪怕它要我披星戴月,
或翻山越岭、披荆斩棘,
也誓要把它完成。

这是一个凡人对自己设下的目标,
也是一个笨蛋对梦想允下的承诺。

星洲社论:不容行政资源被巧取豪夺

(转载自星洲日报/社论•2006.09.10

虽说民众早已认知政府部门弊端重重,因而对各种行政营私舞弊现象几乎习以为常,但2006年总稽查司报告一公布,还是令人错愕。除高教基金滥发贷学金丑闻外,青年及体育部行政疏失,致政府必须多支付1000万令吉为数所国家青年技术学院购买比市价高数倍的器材,如以5700令吉买僅值50令吉的千斤顶;国安部花费逾亿购入不符合使用标准的直升机;数年前政府拨出6000余万令吉给大道局,作为兴建缓冲墙和防撞击垫之用,但款项至今下落不明等荒唐事件。这些现象都是一个恶质的行政病症的缩影。换言之,这份总稽查司报告所凸显的事实是:社会正义被侵蚀已不只是少数人的恶行所致,对行政资源的巧取豪夺已渐渐制度化了。

这里说的巧取豪夺已经制度化,意思是侵佔公共资源的行为,不再是极少数偷鸡摸狗之流,而是巧妙地依附于既有的行政制度而公然为之;在一个慎密的贪腐网络联系之下,不但明目张胆取得掩护,甚至受到部门主管的默许。以青体部的弊案而言,该部秘书长在未经部长授权下,擅自签署超过500万令吉的合约,而且秘书长也没有权力与承包商直接谈判;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青体部内部也未留下任何会议记录,以证明该部曾对采购案深入讨论,因此最后便陷入各说各话的罗生门。此外,博特拉大学(UPM)内基本设施也批露不断,花费22万建造的数十座养鱼池迄今仍荒置,而工艺大学(UTM)过去数年前后也面对近百万的财物损失。甚至农业研究与发展局也涉嫌以出国考察为名、行浪费公帑之实。这种种行为过去颇多传闻,已非一朝一夕。这次若非总稽查司报告出炉、副首相纳吉严加追究,问题尚不知何日才能揭露。我们回顾许多事件始末,难道不是一场对国家资源的制度性的掠夺?

上述弊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其他例证虽然事件主题各不相同,但制度性掠夺的性质则无异。大马峇迪(Batik)和手工艺早在16年前即已清盘,但这家财政部拥有全部股份的公司仍被列为官方资产,账面价值为30万令吉,可是同样隶属于财政部总值逾两百亿的另10间公司,却未见列入官方资产名单中;此外,12部门严重超支高达21亿令吉,其中教育部高居榜首。官员不论职位高低,本应为民众共同利益而看紧荷包的任务,如今却变成慷国库之慨,或慷纳税人之慨。这些事件不外说明一些官员只知道在私人的利益上需索,而将民众托付政府管理的公共资产恣意浪费。

此外,公共工程的弊端丛生有些或许尚未调查定案,但许多工程在进行过程有明显图利少数财团的嫌疑,相当刺眼。槟城峇都銮海军基地原来只需3000万令吉的工程费,但工程局与承包商最后加码到6000余万,程序看似公开,但是否有不为人知的内线运作令人存疑。期间涉及的庞大利益,无一不是社会的共有资产,却以私相授受的方式,巧妙转移。

一份总稽查司报告不足以“五鬼搬运法”来形容期间的奥妙,许多部门弊端正贴切的点出了“明修栈道”背后的“暗渡陈仓”;希望当局尽速清除弊端,否则众目睽睽下,社会正义将进一步沦陷。

如果侮辱国歌可以被控以煽动法令或内安法令,那么,那些贪赃枉法的贪官可以被判死罪了。因为这些贪官利用人民辛辛苦苦赚回来的血汗钱,拿去塞进自己的口袋。本可以强民富国的税收,竟然因为贪官及朋党的贪念而转眼变成他们的油水。希望反贪局能早日摆脱“无牙虎”的不良印象,将这些“大鱼小鱼”统统一网打尽,一个都不能放过,方能消除人民口中的这股怒气。

写给全马华人的公开信

(转载自《自由媒体》)

文:张哲敏 @ 2007年08月28日

还有三天就是我们国家欢 庆五十周年国庆,是一 个值得全马来西亚人庆祝的日子。在这么一个有意义的日子来临前,我们必须醒思马来西亚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过去的这五十年来华人在马来西亚被政府种种歧 视性,不公平,偏差的政策所对待。从增建华小失败到独中统考文凭不受承认,甚至是国立大学录取学生的不公平政策,我们华人这些年来都默不作声,一一接受。 这都得归功于马华民政的协商文化。他们一直都在告诉华社,华人在政府必须要有代表,有人在朝好办事,这样才能够替华人争取更多的权益。他们也一直在制造华 社华小前景一片大好的假象,为的只是保住官职官位。

明事理的人一眼就看穿这班在做戏的政客,但是还是大有人在背后支持这些所谓的协商政治。原因很简单,不外就是因为金钱权利和官职地位。而这个协商政治的伦理非常简单,那就是马华民政进一步,巫统进两步;又或者是马华民政退两步,巫统退一步。就是因为这个协商政治搞到华人在这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越来越没有地位, 越来越被边缘化,任人鱼肉。五十年前当华人在马来亚占有约四成的人口或许这个协商方式还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是当华人只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约二十五巴仙的今天,这个协商方式已经不再管用。假如华人再继续迷信这种协商文化,只会误了我们的下一代。试想想,如果有一天当华人在马来西亚只剩下不到一成的人口时, 巫统还会要和马华民政协商吗?

当年马华公会主席能够当上财政部长,直到今时今日的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这么一个不受器重的九品芝麻官就足以证明这个协商文化只会把华人带到末路,越协越伤。 所以华人必须发挥政治智慧在一片逆境中杀出一条血路,我们必须凝聚政治力量把票投给在野党。黄家定曾经所说过反对党只会分散华人选票,其实真正分散华人选 票的是马华民政。回顾历史,多数的华人票都是投给反对党的,只有少数被误导的民众以及那些为了自身利益的人士把票投给国阵。

马华已经乖离政治,他们所搞的终身学习运动,丘比特的天空,单亲妈妈活动都旨在转移华社的视线,让华人不再关心政治课题。这些活动根本不是一个身为政党应该办 的,国内那么多个非政府组织,慈善团体都有能力办这些活动,并不需要马华代劳。再看看马华在马接补选所搞的嘉年华会,目的一目了然,那就是让华裔选民不再 关心国家大事,政治课题,只是搞派对,学烹饪,听演唱会,唱卡拉OK,而他们就继续做他们的官,骗取人民的血汗钱。

现在的这个政府已经是腐烂到没有机会拯救,从垄断国内媒体,贪污腐败,控制司法到朋党主义,金钱政治都是我们人民无法忍受的。而唯一的办法就是政党替换,我们的国家才会有希望。不认可否,马来西亚的政治必须由占大多数的马来人所主导。而今日公正党的出现就是华人摆脱国阵种族政治的最大希望。黄家定说除了巫统以外,马华别无选择,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公正党在对待母语,言论自由,新经济政策和国内种种恶法的立场就足以证明他们比巫统更值得华社支持。华人本可以在1999年 大选选出一个公平公正的政府,但是这个机会却被马华民政搞砸了。他们利用各种欺骗的谎言恐吓华社,说投票给行动党就是要马来西亚成为回教国。时间是最好的证人,如今人民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一直想把马来西亚变成回教国的就是巫统,而马华民政就是巫统的最大的帮凶。这一条血债,马华民政永远都无法偿还华社。

这五十年来,全体马来西亚人民都是生存在一个谎言之中,当年巫统为了争取独立,为了得到华社的支持就接受马来西亚是个世俗国。如今他们的势力日益蓬勃,一党独大 就不再把马华民政放在眼里,单方面宣布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是个回教国,不曾是世俗国,并警告马华领袖别在炒砸回教国的课题。今天马华民政可以就回教国课题向巫统让步,明天同样会把华人的权益扫到一旁,成为出卖华社,出卖华人的卖华贼,卖华公会。这边厢马青刚刚在代表大会上高举宪法,那厢边,希沙姆丁就说道将会在十一月的巫统代表大会再次高举马来短剑要让马青统统闭嘴。国阵的种族政策只是在分裂人民,捞取廉价政治筹码,制造种族的不和谐,而他们就继续商妥要如何分配所得到的政治利益。

五十年过去了,拜马华民政的大力协商,华人在 马来西亚也已经从二等公民矮化成为三等公民。巫统和马华的关系也已经从兄弟关系演变成为主仆关系。同胞们,是时候站起来了,是时候团结一致了,是时候向野蛮专政和马来主义至上的巫统说不了。我们不能够再让国阵再继续把全国人民分类成为土著非土著,回教徒非回教徒,我们要的是一个真正的马来西亚族!

下一届大选将是非常关键性的一次选举,这个选举将奠定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生存或灭亡。假如华人要在马来西亚这片国土中继续生存就必须反对国阵的种族政策,把手中的 一票统统都投给在野党,就算没有办法替换政府也要否决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二议席,为来届大选铺路,选出一个替代政府。黄家定说华社在1999年大力支持马华成为他向巫统协商的筹码,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从1999年至今,华社在国内越受打压的情况显而易见 – 神庙被拆,华小被铲平,独中生升学问题恶化。倒是1990年华社倾向反对党,使到国阵政府改变一种语言,一种种族,一种文化的政策。而如今,这个政策有死灰复燃的迹象,所以华人必须明确的向国阵传达一个讯息,我们不要协商政治,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公平的待遇!

黄家泉大言不惭地说年青人假如有心要为族群争取权益就应该加入马华,而不是参加反对党在外面骂政府。事实并非如此,加入马华就代表支持国阵种种的不公平,打 压华人和歧视性的政策。而协商和争取族群权益的天平从一开始就倾向另一边,纵使费再大的力量也无法为族群争取一个公平的待遇,使到这个协商政治是多么的不 可靠,多么的不堪一击。而那些坚持华人在政府必须要有代表,所以必须把票投给他们的言论其实是建立在一个非常脆弱的假设上,那就是国阵政府永远不会被推 翻。所以今天全体华社必须集中火力把票投给在野党,再加上公正党和安华的力量,推翻国阵。在外谩骂的就会成了马华民政,而华人不止依然在政府里会有代表, 而且华人的政治力量将会大大的提升也更具代表性和说服力。

在这里我恳请各位马华民政的议员们醒醒,不要再沉迷下去,不要再因为个人利益而把族群的利益置之不理,必须果断的退出被巫统牢牢控制的国阵政府,不要成为马来西亚华人的千古罪人。各位华人同胞朋友们,假如马华民政为了金钱官位要继续向巫统叩头,就由得他们吧!别忘了你和我手中改朝换代的那一票!

Call from Hell

One politician, One thief & One Panas*nic Manager died & went straight to hell.

Politician said “I miss my country. I want to call my country and see how everybody is doing there.” She called and talked for about 5 minutes,then she asked “Well, devil how much do I need to pay for the call?? “

The devil says “Five million dollars”.

The Politician wrote him a cheque and went to sit back on her chair.

Thief was so jealous, he starts screaming, “My turn! I wanna call the my group members, I want to see how everybody is doing there too”

He called and talked for about 2 minutes, then he asked “Well, devil, how much do I need to pay for the call???? “

The devil says “Ten million dollars”.

With a smug look on his face, he made a cheque and went to sit back on his chair.

Panas*nic Manager was even more jealous & starts screaming, “I want to call my office friends and managers”. He called other Panas*nic employees and he talked for twenty hours about Cost Buster, Design Changes, Market Segments, Improvising, Market Quality, he talked & talked & talked, then he asked “Well, devil how much do I need to pay for the call????

The devil says “Twenty dollars”.

Panas*nic Manager is stunned and says “Twenty dollars??? Only ??”

Devil says……

(Guess what??)



Calling from Hell to Panas*nic is Local Call!

#23:致杨白杨先生的一封信

(此文章刊登于当今大马中文版《天下太平》专栏

杨白杨先生:

看到您结束您的《天下太平》专栏,我只能深深感到惋惜。

毕竟在这片什么都“Boleh”的国土上,追求社会改革,仗义直言,敢怒敢写的人不多。

您的离去,无疑对《当今大马》或各位战友们来说都是一个损失。[1]

当今大马

真正第一次看到您的文章,是在《当今大马中文版》里的《天下太平》专栏。

当时看完你的文章之后觉得十分有意思,因为您把时事评论写得“有龙有凤”,明嘲暗讽的手法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着了迷,也慢慢变成了我的习惯之一 – 每天上网浏览阅读新闻必定少不了您的文章。

失控的国情,失控的情绪

其实,写时事评论而写到情绪失控的又岂只有你?

就连我这等庸笔写着写着都会为了我的国家心里在淌着血。

每天翻开新闻,尽入眼帘的,就只有让人唏嘘的新闻,从回教国、蒙古女郎、Akujanji、种族问题、部落客被攻击、黄明志事件等等,无一不叫人痛心,无一不叫人生气。

但,就如我常讲的,我们有生气的权利,但没有绝望的权利,反而大家更应该在逆境中求存,尝试做出改变。

天下太平

您的离去,我可以理解,因为亲情是无价的。

最后,在此,我也向您敬个礼。

真心的祝福你,祝您合家安康。

也希望大家能继续共同努力,还于马来西亚原来天下太平的面貌,就让种族仇恨、贫富鸿沟、治安不靖、贪污腐败等都在我们这一代结束吧!



[1]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7182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