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7

A380空巴

没什么,只是和你们分享一些关于A380空中巴士的短片。(点击这里观赏影片

A380

A380

笔者尤其喜欢”The A380 Comes Together”,看着一件浩大的工程的过程,真是令人啧啧称奇。

希望你们大家都会喜欢。

Advertisements

#27:浅谈死亡教育

在家照顾外甥的星期六(13-10-07)

今天在家看报纸的当儿,在副刊浏览的目光给一个蛮有意思的标题吸引住了-“死亡教育”[1]

基本上,死亡学(Thanatology)是在本世纪初先后由俄、美的科学家提出一门延伸自生命科学的学问,专门研究与临终和死亡有关的行为、思想、情感和现象。

当然,在大马社会,死亡学还是在刚起步的阶段。

死亡与我

人自从娘胎一出生开始,每向前走一步就接近死亡一步,每过一天就接近死亡一天!

不是吗?万物有生有灭,循环不息,就如潮水的消长、四季的交替一样,生与死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历程。

现代德国哲学家海德格说过:“人生是迈向死亡的历程”,所以,凡是思考生命、人生的人都离开不了思考死亡。

现代大多数人每天都只过着庸庸碌碌的生活,就连“为了什么而活”、“为什么要活着”都懒得去思考了,更甭提思考死亡了。

唯有充分的思考生命与死亡,才能明白自我的生存价值与意义。

一体两面

死亡

死亡

“生”与“死”,就如手掌与手背一样,是一体两面的实存。

死亡教育包括了思考、体认及接受死亡的实存。

有句话说得好:“思考死亡,其实是思考生命”。

当人们开始思考及了解“死亡”时,才能体会“生命”的有限性,因为死亡是生命的终点。明白自己的局限,因此会更珍惜“当下”,更能活在“当下”。

勇于接受

除了思考,还得接受死亡。

接受死亡,可以是家属的、亲友的、可以甚至是自己的。

因为死亡是无可避免的,唯有接受死亡,人们才能承担生命的责任。

因为有“死亡”,所以生命中的一切才会变成不可拖延、不可逆转。

说过的话收不回、犯过的错弥补不回,一切都只能像滔滔江水,一去不返。

虽然笔者还不能真正看破什么是“死亡”,然而,一系列的事件和冲击,包括亲朋戚友的离去,都让我深深体会和感受了生命的局限,所以笔者真的非常珍惜与亲人、情人、朋友共渡共聚的每一段时光。

在此,希望大家能好好思考生命和死亡,生命可以无限大,也可以无限小,全靠你自己给你的生命灌注了什么或赋予什么意义,该做的就去做,错了的就别再错,因为生命只能走一回。

“Life No Take Two?”



[1]
星洲日报.活力副刊 11-10-2007

我升级了

我升级了。

我终于升级了。

我终于升级成为舅舅了!

哈!最近去KL我姐姐的家,探望我刚出生的外甥 – 小鸿鸿,很可爱,小小的手,柔软的毛发,吹弹可破的皮肤,仿佛就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有时真的有点羡慕他,简简单单,饿了就呱呱叫;开心就傻笑;累了就睡觉;憋急了便撒尿,生活对他来就是如此简单。

我们三兄弟姐妹和我的外甥

我们三兄弟姐妹和我的外甥

就这样,看着一个新生命在茁壮成长,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很奥妙。

由一条从男人那儿爬出来的虫和一个躲在女人身体里的蛋结合,再逐步演变成一个身上同时流着两个人的血的小婴儿,难怪有人说婴儿的出世是世上最奇妙和美好的事情。

另一阶段

无论如何,升级之后,也代表我又进入人生的另一阶段了。(意思是又变老了!)

在不同的阶段,品尝和体验不同的经历。

我想,也许这就叫人生吧!

#26:你在高兴、骄傲些什么?

在享天伦乐的星期四(11-10-07)

就在举国上下共同欢庆大马首位“太空人”升上太空的当儿,笔者看到全国各大主流媒体都争相大事报导,甚至动用大版位置放我国人民喜悦的表情。

新闻相片里头的,都是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小小的电视机庆祝和欢呼,争睹这辉煌的历史性一刻。

变相的太空交易

“太空游客”

“太空游客”

然而,就在一片歌舞升天的情景之下,有谁去真正在乎这位大马“太空人”升空背后的代价呢?

此次的“太空人”计划,主要是因为大马向俄罗斯购买总值34亿令吉(RM3,400,000,000)的苏恺战机(Sukhoi SU-30 MKM战斗机)。再加上,我国政府为了派遣大马人升上太空,不惜投资了9千500万令吉(RM95,000,000),再加上自2003年就开始征选太空人的计划的费用,全部花费不下数十亿。[1]

小数目吗?

这是很见人见智的问题。对于某些政客,几十亿可能只是小儿科,不足挂齿,但至少对于笔者来说,这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费用。

太空旅行?

我之所以一直用“太空人”来称呼锡,是因为这是一个还值得商榷的称呼。

根据美国太空署的官方网站,锡充其量只是一位“太空飞行参与者”(space flight participant)或“太空游客”(space tourist)[2](注:根据美国传世字典对宇航员或太空人的解释,是指受过人类正规飞行计划训练的人,以指挥、领航或服务太空船。)

虽然事后俄罗斯大力反驳道锡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太空人”,但笔者总觉得这是因为俄罗斯是基于经济利益考量才澄清支持大马的立场。(说他是“太空人”,接下来才会的戏才能继续唱,生意才能继续做,不然第二名“太空人”怎能升得了空?)

虽然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贾马鲁丁宣称锡在短暂的太空飞行期间,将进行有关癌细胞、蛋白质和微生物的实验。然而,美国太空署(NASA)早在10年前就已在太空进行了有关的研究了。

说白了,他在国际太空站进行有关的研究,只是在“重复进行”外国的研究。[3]

而且,诚如锡本人表示,返回地球后,他将会把太空中的斋戒和祷告等经历与“全世界穆斯林(Muslim)共享”[4]。首相也在现场“观赏”太空天飞天的时刻,回答记者提问时,只说待“太空人”返回地球后,政府将会安排他到全国各校与学生分享在太空的经验。[5]

所以,姑且不论谁是谁非,无论“太空人”或“太空游客”,对于笔者而言,他更像是一位用人民血汗钱,重金打造的“太空偶像”!

他的一小步

发射前一天,锡借用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登月名言,在致马来西亚人的信中说,“我的这一小步,却是马来西亚人的一大步”。

要知道,发展宇航事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更不是把一位“太空偶像”tumpang(顺道载送)别人的火箭上太空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宇航先进国!宇航列强诸如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是长期以来不惜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克服了重重困难和挫折,才奠定了今天宇航强国的地位。

再加上这次的宇航计划,国人根本无法从俄罗斯太空人计划中获得任何技术转移或利益。真正要发展宇航事业,首先不可缺少的就是人才和金钱!

钱,可能还有,因为最近原油油价不断飙新高;然而,在这片什么都讲究固打制的国土上,我国人才严重外流已是不争的事实了。

结果导致此次的升空计划流于表面,徒巨形式,后续空乏。

有那么高兴吗?

当我们每个人都沾沾自喜,陶醉在一片“Malaysia Boleh”(大马能)的欢呼时,大家可曾想想,我们是否太夜郎自大了?

我们的经济是否还能为了“升天”而承担这样庞大的开销?如果把这几十亿踏踏实实的用在国家建设上,那岂不是更能深得人心吗?

享受这价值几十亿 “Malaysia Boleh” 的荣誉感之后,再看看报纸,看看查氏皇宫的“Open House”盛宴,再看看奶粉下个月涨价10%、明年大道过路费起价10%、明年汽油再起价,国能在蠢蠢欲动要求政府允许涨价、罐装汽水涨价10%等等[6],看你还有什么值得高兴、骄傲的?

你唯一值得庆幸应该就只有他们没上太空喝拉茶(Teh Tarik)和吃印度煎饼(Roti Canai)。



[1]
星洲社论 11-10-2007


[2]
光明日报 04-10-2007


[3]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73376


[4]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10/12/content_6865100.htm


[5]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73559


[6]
星洲日报 11-10-2007

The Malaysian/Singaporean’s Dilemma

The tale goes like that;

Get Vietnamese workers, dogs missing.
Get Bangladeshi workers, Malay girls missing.
Get Indonesian workers, money missing.
Get Indian workers, jewelery missing.
Get Chinese workers, husbands miss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