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0

关于一些中国的数字

一些关于中国的数字

Advertisements

转载:马华进了一个乌龙球

马华公会领导层难得在赌球合法化的课题上站稳脚步,对准龙门大脚一射,皮球应声入网!可是自家阵营却鸦雀无声,原来是一粒乌龙球。

马华新科副总会长兼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日前才刚公开力挺赌球合法化,并抨击持反对立场的民联,是在发现人民的反弹后才“见风驶舵”;岂料数小时之后,首相纳吉宣布政府尊重人民反对的意见,决定不发出赌球执照。

颜副部长不懂是否也决定追随首相的立场,对民意“见风驶舵”一番?

不过话说回来,马华公会在国家重大课题上总算敢于表达自身的立场,这是值得认同的。然而,在这个“赞成赌球合法化”立场的背后,却也折射出对马华公会的几道疑问。

第一,政府当初决定对爱胜阁发出赌球执照“批准信”之前,马华公会是否有份参与此项决策?或退一步地问,马华公会是否有被决策者事先咨询或照会?如果有的话,马华公会理应一早对此课题有了明确的立场。可是为何在赌球合法化课题引起争议的初期,马华中央领导层仿佛置身事外,直到此课题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才姗姗来迟地召开会长理事会议决本身的立场?

第二,颜炳寿表示“若有合法管制,我个人支持赌球合法化”,这基本上也是马华会长理事会的立场。可是,颜炳寿官拜堂堂副部长、马华公会身为第二大执政党,难道对政府是否已经制定合法管制的措施也一无所知?如果马华清楚政府的管制措施,为何颜炳寿还会说出“若有合法管制”这种假设前提来支撑本身的立场?如果马华还不清楚政府是否已经制定一套全面的管制措施,为何却不顾华社反对,贸然作出赞成赌球合法化的决定?

乌龙球

第三,赌球合法化与否,反对的不止是民联三党,还包括马华的国阵盟友民政党、柔霹吉登州巫统、无数的华团及非政府组织,甚至是自家的一些中央领袖如魏家祥、地方领袖如:周连琼及宋奇材等,可见反对赌球合法化乃跨越政党、跨越种族的民心所向。为何看在一些马华中央领袖的眼中,却是“民联的政治炒作”?莫非上述与民联持同样立场的党团及个人,全都在捞取政治资本?抑或全都被民联误导了?如果民联真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马华公会恐怕真的可以收拾包袱了。

第四,在国阵内部支持及反对声浪互不相让之下,最后决定还是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商议后一锤定音,“不发出赌球执照”成为政府的最终立场。巫统此举可以被诠释为“俯顺民意”;可是这个“俯顺民意”的决定岂不让马华枉作小人,背上“违背民意”的罪名?

综上所述的四大疑问,恐怕会让蔡细历最近为了重振马华所尽的一切努力皆付诸东流。不过,对于马华更大的伤害,却是纳吉宣布政府推翻批准赌球合法化的决定的时机与场合。纳吉是在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之后才作出宣布,而不是内阁会议之后,也不是国阵最高理事会之后。

马华公会要当家又当权,这场球恐怕比朝鲜被葡萄牙慨赠7粒光蛋那场更险峻啊!对了,还没算上一些乌龙球呢!

(作者:凌国文)

转载:咖啡猫

给读者的礼物

记得上次有读者们玩过一个游戏,就是本《江湖笑》的第一万名读者将会有礼物,现在笔者已经买好礼物了。

这个礼物是一个书签,不是普通的书签喔-这个书签是镀银的,而且中间的图案是玻璃来的。

礼物

笔者在比利时一看到这份礼物就很喜欢,所以便决定让它成为礼物送给那位来自台湾的幸运读者。

各位失败的读者们,别气馁,笔者还是很衷心的谢谢你们的支持。(虽然最近懒惰了一些,哈哈)希望你们会继续支持 ^_^

转载:不要相信奇迹

大家对朝鲜队,都寄以无限的同情。

可能是因为弱旅,或者是因为亚洲,又或是那一层神秘感;身边朋友和同事,都希望朝鲜队能够震撼世界杯。

尤其是之前第一场比赛,虽然巴西以2比1胜了一球,不过,朝鲜队却是贏了“全球”。

在略嫌沉闷的世界杯初赛圈,大家期待朝鲜可以带来足球的悸动。

人们希望奇迹,以为奇迹真的会出现。

然而,第二仗遇上葡萄牙……。

44年前,朝鲜第一次世界杯之旅,淘汰了意大利进入复赛,碰上了葡萄牙。

当时,朝鲜一度以3比0领先,世界停止暂时呼吸,等待奇迹的出现。

然而,葡萄牙的传奇人物――尤西比奥(Eusebio)球风突起,一人攻进4球,终场以5比3胜了朝鲜。

这一次,又是葡萄牙。

全世界再次睁大眼睛,看究竟是历史重演,还是扭转乾坤。

上半场,朝鲜踢来还是有模有样,虽然落后一球,却不至於挨打。

时间一长,神秘感也逐渐消失;葡萄牙找到朝鲜铁桶阵的弱点,用两翼快传,中间渗透,突破朝鲜后防。

连串攻势之下,朝鲜队型走了样,防线崩溃。

Portugal won 7-0

0比7收场,没有创造奇迹,却创造了本届球赛的进球纪录。

最糟的是,这还是朝鲜第一场直播的世界杯赛事,朝鲜人民眼睁睁看著球队遭到屠宰。

是的,足球场上,靠的是实力,不是奇迹,更不是神话。

朝鲜足协副主席孙光浩说:“因为我们有亲爱的领袖金正日的巨大支持,这将带领我们达到最后的伟大目标!

什么是“最后的伟大目标”?孙光浩说:“朝鲜队将会夺得世界杯冠军!”

这叫着神话,足球官僚的政治语言。

有如此的领导,说这种神话,加上相信奇迹,注定朝鲜队的败北。

我相信,朝鲜队的球员,的確有坚强的斗志,以及相当的技术;他们绝对拚命,要为国家和民族争取荣耀。

但是,一个封闭的国家,无法吸收新的足球观念,缺乏战术和策略,也鲜少能够和外国队比赛,吸取经验。

亲爱的领袖多么伟大,也不能改变这支球队落败的命运。

足球队的实力,和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有一定的相似度。

不能老是以为Boleh,那是一种精神鸦片,关起门来,愈说愈爽,但是,打开门走出去,就会重重摔跤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关于偷懒。。

关于一些偷懒的资讯

转载:咖啡猫

转载:只有牛肉汤

对于第十大马计划,我期望它是一碗肉鲜味美的牛肉面;吃在嘴里,齿颊留香,吃进肚里,舒坦扎实。

我关心笫十计划是否依循新经济模式(NEM)的精神。

如果第十计划正如新经济模式的铺陈,我会举起大姆指说“好”;如果没有,我只能说……这只不过是另一个大马计划。

等到第十计划出炉,摆在面前的,如同一碗牛肉汤。

捞了又捞,只有几片牛肉碎……,唉,我放下筷子,改用汤匙喝汤好了。

于是,我花了一些时间流览第十计划,也阅读了纳吉的演讲。

在一个不是很显著的部份,我看到一段文字:

“在2015年,土著股权至少要达到30%。”

后面跟著一些修饰的文字,譬如“这个目标,要以更加透明、市场友善,和绩效为准来达致。”

没有牛肉,只有牛肉汤。

我想像,擬定新经济模式的阿米尔山,看了会有些许失望;或者,他早就预估如此。

正如他之前所说:“我负责擬定政策,是否能实施,这是由政府来决定。”

新经济模式建议说,土著固打制应该撤销,而改以不分种族的政策来协助弱势人民。

接下来,我读到:“获得政府工程的公司,必须确保有更多土著担任高层职位。”

这好像是土著经济大会通过的其中一项议决案。

依布拉欣阿里会很高兴。或许,第十计划的原本內容,因为他的缘故,而遭到漏夜修改。

其它部份,还包括增加土著的房地产拥有量、改善土著企业技术与发展计划、更全面聘用土著专业人士等等。

这不是新经济模式的精神。阿米尔山清楚说明,经济政策是以绩效为优先考量,而不是以肤色来著眼。

绩效为先,落实公平政策,才能吸引投资,经济才有竞争力,国家才能晋身高收入的俱乐部,人民才有高素质的生活。

第十计划依然以每年成长6%为目標,而且私人领域投资要增长12.8%,来源是国外和国內投资。

如果政策没有突破,环境没有改变,国外投资会进来吗?国內资金会注入吗?

答案不容乐观。

当然,洋洋洒洒的这部大文件,也有一些好的材料,包括减少繁文縟节引进人才,让5%最优秀学生获奖学金深造,华人新村获得协助等等。

但是,看不到大突破,感受不到真正转型;第十计划,和第九、第八,有甚么不同呢?

所以说,原以为是牛肉麵,结果来了一碗牛肉汤。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总编

转载:以色列也说自卫杀人

以色列攻击救援船枪杀了9 人,全世界同声谴责,我们也努力把政治糕饼做大,不但破例允许人民上街集会抗议,也在国会当作紧急事项处理,把以色列的恐怖主义谴责得够力够力。

冷血谋杀,当然该谴责。俗语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如果能够把个犹太国家咒到无疾而终,也省却世间许多纠纷。

加沙困坐危城

以色列显然不把世人的表态放在眼里,居然公然褒扬他们的6名士兵,实是可恨。他们褒扬的理由是在船上拯救了受攻击的同僚。

他们声称,以兵在船上受到船员用棍子、匕首、枪支的攻击,甚至把一名以兵抛下海。所以,他们是自卫开枪。

他们也出示一段录像,果然可以看到现场棍影交加。虽然看不到人面,也不知是谁打谁,有的反以人士甚至说那是假的,但我倒相信那是真的,因为我们自己的电视记者当时在船上。

这位Astro记者报道,以军攻击他们的船,所以船上的大马人只能用水喉等物件与对方抗衡。

原来我们看到的棍影乱飞,其实是水喉管。为什么现场那么方便就拿到水喉管,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以色列军确实是自卫开枪杀人。

“自卫开枪杀人” 的理由可以接受吗?这个问题要问问我们的警察。

我们这里也曾经接二连三发生警察开枪杀人事件,每次的理由都相同:警察是受到歹徒攻击而开枪。

有时候是杀了人之后,在车上搜查到刀子,也算理由。

警官甚至说,即使没有刀枪,汽车也是杀人武器,所以有时候警察也说是歹徒“倒退汽车”袭警,警察不得不自卫开枪。

我们都听惯了,自卫是可以开枪的,即使对方只有一辆车子。

那么,以色列受到棍子的攻击而开枪,照我们的标准,是可以开枪的。即使现场没有受到攻击,事后在船上搜到棍子,那也算攻击。即使船上什么都没有找到,那艘大船本身也是武器。他们可以说是“救援队把船倒退攻击以兵所以开枪”!

我们不能在国际上有一套标准,在国内有另一套标准。

如今全世界谴责以色列,最大的意义就是:手握杀人武器的人不能够草菅人命。不管是该死的以色列兵,或者该表扬的我国警察,标准不应该有两套。

(作者:张木钦)

NBA:Kobe leads the way

Bryant pours in game-high 30 points to help Lakers drop Celtics in Game 1 of Fina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