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0

转载:咖啡猫

Advertisements

转载:真是无奈!

防范罪犯的措施有很多,其中一项,是设置更多的街头闭路电视。

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透露,至目前为止,全国已有25个县市议会装置了496个闭路电视,展开全天候的街头监视行动。

全城监视

新山的报馆街,几天前也设置了一个闭路电视,並且马上就吸引住街坊们的眼球。咖啡店里,街坊们相互走告,

仿佛都有放下了一块心头石的感觉。

攫夺匪杀人、伤人的事件,曾经让新山臭名远播,民间甚至有“不曾被抢劫就不是新山人”的夸张说法,来形容新山治安糟糕的程度。

新山的治安的确曾经很糟糕,糟糕到外地人一谈起新山,就很自然而然地想到劫案。互联网上的旅游网站,甚至还向网友发出了“到新山要提防攫夺匪”的“劝告”。

但作为新山人,我始终觉得,新山的治安情况,还不至於像外州人或新加坡人所想像的那么恐怖。公平地说,过去一年来,警方确实有作出很大的努力,至少,我们看到,街上的巡逻车多了,巡警也增加了,街头劫案,也好像减少了。

街头闭路电视的设置,相信可以对劫匪造成阻吓作用,使街头罪案进一步减少。正因如此,街坊们才对这冷冰冰东西持以正面的态度。反之,很少人会想到,打从这个闭路电视投入操作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全天候的处於县市议会的监视之中,只要你出现在闭路电视监控的范围之內,你的一举一动,就会被传送到监控室里,逃不过监控员的眼睛。

有人不禁会问:如此全天候的监视,是否侵犯了市民的隐私权?

一般的市民,对设置街头闭路电视说“OK”的,相信佔大多数。“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只要没什么可隐瞒的,就没甚么可担心的”……诸如此类的看法,最为普遍。

但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24小时都有人在“偷窥”,心里难免还是有点毛毛的。这也牵扯出另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这包括:谁在监视我们?监视者是否受过良好的训练?

隐私和尊严原被视为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但为了防范犯罪份子,为了安全,我们不得不“牺牲”一点个人的隐私权,向闭路电视低头。真是无奈!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转载:V是讽刺

罚款1000,3000令吉,湿湿碎而已嘛!

难怪,下判后,“牛头案”的被告,个个笑逐顏开,有者还出示V字手势。

这是什么讯息?

只要花少少钱,非常低的成本,就能玩一场危险游戏;而这种游戏,可能引起种族关系紧张,社会不安。

头案中,原本他们被控以刑罚较重的警察法令和煽动法令,不知何故,突然改控以非法集会,罪状大大降低。

“非法集会”经常用来控告和平示威的人们;但是,这次用来对付“牛头案”?

这些人拧著血淋淋的牛头,游行到雪州政府大厦;踩牛头、喊口号、拉布条……。

而这仅仅是“非法集会”吗?

老天!这种举动,可能酿成一场大灾难。

这远远超过非法集会。这是对爱好和平的大马人民,做出极大的污辱;对多元种族社会,做了很严重的挑衅。

当他们被控上法庭,大家心里都有期待。

不是要报復他们的作为,而是希望法庭的判决,能够警惕其他类似的危险份子,不要再玩火。

牛头案涉案者

然而,法庭只能够依控状下判,有者罚款1000到3000令吉,有者当庭释放(不等於无罪);就此了事,这又做了怎样的示范?

法律有对等判决的原则。对社会和他人造成的伤害愈大,控状就得和伤害情况成正比,判决也要最严厉,这才能產生警戒作用,以维持社会秩序和维护社会正义。

这些人在庭上甚至没有悔意,更没有表示要改过。

他们出示V字手势,看在众人眼里,这不是胜利,而是对法律的讽刺,对社会的污辱。

一个社会是否能够彰显正义和公平,往往在於它对弱势族群,以及少数宗教的態度。

在这起事件中,如果能够有比例原则的惩罚,则弱势族群如印裔人民,会对国家更有信心,兴都教徒也会觉得更加安全。

而居强势的族群,也更加能够理解友族的感受,以及互相尊重的重要。

可惜,机会错过了,伤害却造成了。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转载:咖啡猫

转载:大马缩小了

老天,怎么可能这样子?

打开最新的地图,查看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变大了,还有印尼、越南、泰国……,它们都扩大了;惟独马来西亚,小了好几号。

我不是指地理上的地图;地理上,大马3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会改变。

我说的是投资者的地图;这是一种经济地图,比一般的地理地图重要得多。

新的概念,一个国家的大小,是和它的经济地位成正比。

譬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亚,面积排名世界前十大,但没有外资在乎,因为它的经济可能是全球后十大;而新加坡的面积,摊开地图,只是一个点,但是,在经济地图上,它是泱泱大国之一。

在投资者眼中,愈有经济竞争力,以及经济成长潜能的国家,它的比例就愈大。

联合国的《2010年全球投资报告》指出,马来西亚2009年的外来投资(FDI),只有区区的13亿8000万美元。

这个数目,比之前一年跌了81%。

换句话说,在投资者眼中,马来西亚变小了。

外资不愿来马来西亚投资?

新加坡这个“小红点”同期的外来投资,是160亿美元。

泰国、印尼、越南,还有菲律宾,外资都超过了大马。

大马是一个依靠出口和贸易的国家,过去的经济成长,尤其是80和90年代初期,很大程度是外资所带动。

为什么现在投资者迴避大马?

因为这个国家缺乏竞争力,少了吸引力;投资者缺乏信心,少有兴趣。

他们在投资地图上,看不到大马;他们来到亚洲,绕过了大马。

少了外来投资,就少了资金流入,少了技术引入,少了经济活动,少了就业机会。

接下来,也没有6%的经济成长,也不会成为高所入国家。

如果这还不算糟糕,那还有更坏的。

同期间,国內流出的资金是80亿美元。换句话说,国內和原有外资也把资金转移到外国去。

如此,不能寄望国內资金带动內需和成长。

纳吉上任之后的政策,从NKRA到NEM,从KPI到RMK10,到底有没有落实,有没有效果?

负责招商揽资的贸工部,尤其是它属下的工业发展局,到底又做了什么?

看看外资眼中的大马:

──政府缺乏创意,官僚不愿努力;

──政策不够开放,程序繁杂冗长;

──贪污依然风行,繁文縟节盛行;

──普通劳力短缺,专业人力欠缺;

──缺乏竞争优势,只有口号强势。

政府、政党和政治人物是否真的意识到,大马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再不醒觉和改革,就是沉沦和消失。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转载:咖啡猫

转载:马华公会-乘客还是深宫怨妇

巫统副主席阿末查希公开讥讽马华公会为国阵的“乘客”,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连忙反驳前者言论,魏总团长更辩称马华是国阵的“船长之一”。

这种话,不能自己讲自己爽,还要看是否符合现实。阿末查希、蔡细历及魏家祥的言论,到底谁对谁错?308大选以及后来10场补选中的华裔选票,再加上在重大课题上的决策权(如早前由巫统说了算的赌球执照风波),早就给大家提供了答案。

可悲的马华公会

蔡细历翻身上任总会长以来,极力营造所谓的“高调”形象。可是,在这位名为新任总会长,实则却是老派政治人物的思维中,还是摆脱不了过去数十年来马华公会身为政府一份子,却又不断高喊向政府争取华人权益的“自己向自己争取”之荒唐戏码。这种“争取”越高调,反而越显马华的当家不当权。

阿末查希的“乘客论”,再次折射出马华公会在国阵既定格局内的窘境。

马华公会当前最大的危机不是当家不当权;而是明知道自己当家不当权,也了解到华社无法接受自己当家不当权,当却无力突破这个困局。

蔡细历及马华衮衮诸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求神拜佛企盼巫统由开明中庸者来领导,不要过于为难马华。而巫统一旦出现开明领袖(如2004年的阿都拉)、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像开明领袖者(如现在的纳吉),马华领袖就会卯足全力呼吁华社“支持这些开明的巫统领袖,成为这些巫统领袖改革的后盾”。至于马华公会本身有什么卖点,这点早已不重要,反正就连马华领袖自己也说不上来。

2004年及2008年的两届大选已经证明,马华公会成也巫统,败也巫统。蔡细历跳过这两届大选不看,引述上个世纪1999年的全国大选,国阵靠华裔选票惊险过关的往事来论证马华对国阵的贡献。如果马华对国阵最后的贡献,是要回溯12年前的陈年旧事,我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责怪阿末查希讥讽马华为国阵的乘客。

马华公会最后的辉煌,凭借的是当年华社对回教党的排斥,以及对回教国的恐惧。时移势易,当回教党品尝到靠拢中间路线的好处,当华社已不再如当年般排斥回教党,马华公会还有戏可唱吗?

将所有发表狭隘言论者都归类为“只是一小撮人的偏激看法”,是马华公会近年来所剩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阿末查希贵为巫统第一高票副主席,乃巫统第三把交椅,将他的言论视为“一小撮人”或“纯属个人”的看法,无疑是自欺欺人。

如果阿末查希还不够分量,副首相够分量了吧?近日慕尤丁再度炒作“回巫会谈”、“马来人大团结”的课题,视回教党为洪水猛兽的马华公会情何以堪?

我们不应怪罪老蔡领导无能,毕竟格局已定,回天无力;我们也无需怪罪阿末口无遮拦,毕竟乘客论不见得全错,马华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被人看扁。

低调也好,高调也罢,抱怨完,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忍受。这么看来,马华倒不像乘客,而更像一位深宫怨妇。

(作者:凌国文)

转载:将军太多士兵太少

林冠英和聂阿里隔空对骂,两人大头照各据版面一方。但是,谁是聂阿里?

不,他不是回教党的聂阿兹喔!聂阿里和聂阿兹可是差了九条街,不可混为一谈。细看之下,才知这位阿里是中央派驻地方监督工程进度的公务员,哗,还有这种职位的官员,真是长见识了。

吵架的导火线,是一座15万元的拱门。当初这座拱门,林冠英认为不必建,但阿里不服,说如果不建拱门,其余700万的中央拨款就没啦!好了,拱门建好了,成了危楼,要拆除。林冠英急跳脚,要阿里赔钱。

说实在,林冠英和其他州的首长和大臣相比,是一个异数。你看,去年7月登嘉楼体育馆轰然倒下,那可是花了1亿1000万兴建好才一年的新馆啊!结果登州大臣眉头也没皱,只是咕浓两句,人家可是豪气得很,身为半岛最穷的州之一,对相等于15万元700多倍的白象工程也视若无物。反倒是小家子气的林冠英,对槟州15万元的“小工程”大惊小怪。难怪阿里要斥责他“没礼貌”。

还有还有,去年10月霹雳金宝的那座吊桥,也是一夜间垮掉的,害到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的3名小学生魂断桥下,还惊动反贪委会说要介入调查。金宝吊桥也只是建好一个月,和槟城拱门可说是“相互辉映”,人家赞比里就很“识do”,没有一天到晚嚷着要追究责任归属,林冠英看起来是太执着了,难怪阿里要骂他“有失身份”。

倒是聂阿里,显然是个人物,一位七品公务员(也可能是八品、九品,请读者指正),竟然可以让一众官位比他高的州议员,担任他的左右护法,陪他召开记者会炮轰林冠英。此人确有大将之风,能让自己从小卒变将军,让別人从将军变小卒。

在大马,有太多像聂阿里这类自诩是“将军”的人马,造就了百万公务员团队中有太多的将军,服从号令的小兵却又太少。

如今,连纳吉都发现许多小拿破伦是他改革的障碍,但问题是,他会不会下定决心,整党纪律,亮刀对付这些土霸王呢?他最好尽早行动,否则他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了和前首相阿都拉一样的困境。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植建成

Michael Jackson 的点点滴滴

All about Michael Jackson

地球的一秒钟 (One Second of Our Earth)(19-07-10)

发生了什么事?
2010年的六月是纪录上最热的一个月

地球哪一端?
全球

有啥特别?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的纪录,综合了全球海洋和陆地的温度,2010年的6月是最热的一个月。

Click to enlarge (点击图片放大)

What had happened?
June 2010 Was Hottest on Record

Where?
Global

What is it so special?
NOAA has released their global temperature data for June 2010 confirming that the month was the warmest on record, judged by combined global and ocean surface temperature.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