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0

转载:咖啡猫

Advertisements

转载:张小燕少见多怪

在谈论张小燕之前,我们先来看一题逻辑推理的三段式:

A:大马是多元文化的国家;
B:语言和电影是文化的一种;
C:结论:大马人拍摄的华语电影即是大马电影。

本地电影《初恋红豆冰》的导演阿牛,在上台湾知名主持人张小燕的节目时,就试著告诉她,上述的推论是不成立的。因为大马人拍摄的《初恋红豆冰》,不被视为“大马电影”,而是“外国电影”,总票房的20%,是要缴税的。

小燕姐百思不得其解

大脑没有什么问题的小燕姐,百思不得其解,还问我国是不是排华?小燕姐年过半百,却没在这块特殊的国土生活过,如果有一天她能搞懂“全津贴”和“半津贴”小学的差別,她就会明白,在这片土地上许许多多奇怪的逻辑。

在我国,要创作一部有素质的电影,成本至少要一两百万以上,但想要回收成本,票房至少要500万以上,皆因政府会扣下20%的娱乐税,其余的钱,院线和发行商会拿掉过半,剩下约三成的收益,才归创作者所有。除非电影的用语超过60%是马来语,政府才会把娱乐税交回给创作者。

为甚么要马来语佔60%?电影不就是一种展现多元文化的艺术吗?今年我国华人制作了两部怀旧气息浓厚的好电影《大日子》和《初恋红豆冰》,票房虽逼近500万元,但依然入不敷出。《大日子》的导演周青元曾说,如果免扣20%娱乐税,《大》片立刻转亏为盈,更有助于他的下一部电影的发挥。

电影的功能之一就是反映现实,或是发挥想像力,用语的限制是否合理呢?你能想像,当年李安拿著《臥虎藏龙》去角逐奥斯卡最佳电影的奖项时,柜台小姐却对他说:“你这部电影有60%以上的英语对白吗?若没有,就不算能参赛。”

外国电影-《初恋红豆冰》

李安能登上美国影坛的最高殿堂,蔡明亮仍是台湾电影界的“国宝”,是因为別人比我们对艺术更宽容。但自詡爱国的黄明志,想要从我国2亿元的电影补助金中分一杯羹,奔走了半年,还是零。

大马的华人电影的最大障碍,不在于没有市场、不在于没有人才,而是在于政府苛刻的税制。如果大马人拍的华语电影不算大马电影的话,那逻辑推理是哪里出错了?莫非我国不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植建成

转载: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

首相纳吉宣佈,政府将在明年推介人才企业计划,使人才外流的问题,再一次浮出了台面。

大马到底有多少人在海外就业?首相说70万,蔡细历说90万。不管哪一个数据比较准确,可以肯定的是,对人口只有2800万的小国来说,即使是70万,情况也非常严重。更何况,他们当中,不少是专业人才。

讽刺的是,我们一方面大量流失人才,另一方面却大量引进外劳,以致前首相马哈迪也要自嘲:“我们总喜欢把一些‘无脑’的人引进来,却把一些‘有脑’的人送出去。

但即便是马哈迪,也无法力挽狂澜。2000年,时任首相的他宣佈了一套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的“人才回流”计划。但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两年前却形容这项计划“彻底失败”,因为这项计划原本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但每年却只有50名专才响应回来。

马来西亚人才严重外流

吸引专才回流计划受挫,因素並不难理解,政治、经济、教育、治安……千丝万缕,一句话,是大环境使然!唯有大环境改变了,人才才会回流;也唯有政策更开放公平了,人才才会留下不走。最好的例子,当推中国和印度。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人才外流的问题非常严重。根据资料,1978年至2003年,回国的中国海外留学生只佔32%。但在1998年,归国留学生人数比1990激增了5培。一项在硅谷的调查更发现,73%的中国专业移民表示会考虑回中国设立企业。人才回流不只加速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加快了中国在科学领域的飞跃。

印度人才外流,曾经举世皆知。80年代,印度还有一个流行笑话说,当印度理工学生一只脚还留在印度时,另一只脚已经踏在国营的印度航空飞机上。但在今天,“人才外流”这句流行语,已被“人才回流”所取代。

流失海外的大马专才,以华裔佔大多数。这一点也不令人惊奇。箇中原因,谁都知道。表面看,留不住这些人才,是国家的损失。但从另一角度看,如果不是因为被迫远走他乡,他们会有机会崭露头角,在海外大放异彩吗?

我想起印度已故的前总理拉吉夫‧甘地说过的一句话:“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拉吉夫当年的无奈,不正是我们今天的感慨吗?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转载:种族主义幽灵又作祟

中国教育家陶行知说:“校长是学校的灵魂”。

这句话对古来一所国中来说,应该改为“校长是学校的幽灵”,而且是“种族主义的幽灵”。

如果不是,身为一校之长,怎会在学校的周会上,说出“如果听不懂马来文就回去中国和印度,去宽柔中学就读”这种妖言惑众的话?

如果不是,堂堂一名掌校者,怎会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类似“寄居者”的“乘客论”?

教师说话不当,误导学生,尚且要受到抨击和严惩,何况是应当作为全校师生表率的校长?

校长是学校的决策者,言行举止和思维,对全校师生起著深根蒂固的影响。校长这番歧视性言论,会让教师有样学样,歧视非我族类的学生,在课堂上继续散播种族主义思想;马来学生则將校长的话当作靠山,藐视华印裔同学,在各族学生之间制造分歧和仇视。国中学生群殴事件屡见不鲜,根源在此。

这种动輒“叫华人和印度人回去中国和印度”的激进言论,由意图不良的政客或礼祖安郑之流的人说出口,尚且是驴鸣狗吠,务必受到国人非议和谴责,何况是出自校长之口。

送那些种族主义者去青山吧

从事教育者的职责和使命,是要通过循循善诱、春风化雨的方式,教导学生分辨是非黑白,认识友爱和团结的价值,所谓百年树人,意义在此。但是,我们的掌校者却比“土权会”还“土权”,如此极端的思维和作风,已经没有资格为人师表,还能管理学校,成为学生的学习典范,为国家培育团结和睦的下一代吗?

道歉,並不能平息华印裔学生和社会人士对这件事的愤恨。校长这句话既有公开煽动种族情绪的含意,当局必须以煽动法令将他控上法庭,只有严惩,才能对一些种族极端主义者起警戒作用。

这名校长虽已请假暂避风势,等待教育部处置。不过,依照教育界处事惯例,一般会以调职做交代。就此事而言,教育部若将此校长“调职”到其他学校,更为不智。

如果让这名已经丧失为师和掌校资格的人,调往其他学校,不过是让他有机会到其他学校继续宣扬种族主义的思想,荼毒更多学生纯真的心灵,破坏种族和睦而已。

国民中学是多元社会的缩影,各族学生在学校就开始互相敌视,“一个马来西亚”的梦想,恐怕是渺若烟云了。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陈宝卿

令伯有话讲(17-08-10)

什么标题?
曹智雄:国阵虽有“一党独大”‧马华爭华社权益不气馁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曹智雄表示,国阵成员党內確实出现“一党独大”的现象,不过,这无阻马华多年来持续捍卫华社权益的努力。

他强调,马华过去多年不断为华社争取权益,惟国阵成员党內不时出现一些不讲理的领袖。

令伯讲什么?
其实这个新闻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令伯突然有感而发。

看到马华里有些“义士”们那么鞠躬尽瘁,看了好叫令伯心疼。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如我们就帮他们马华一把吧。反正不论马华如何努力,巫统还是一党坐大,巫统里的那些“不讲理”混蛋粉肠还是层出不穷,执迷不悟,不如我们帮你们马华一把,直接让国阵倒台,那么马华诸公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巫统一党独大

如果马华成为反对党,相信届时马华诸公们说话也可以大声一点,有骨气一些,不用每天看风向发表言论。看看最近你们的老大老蔡,人家副首相轻喝一声,马上又要发文告转口风,多么难看啊。

The World Population by Latitude & Longitude

世界人口分布图(根据经纬度)

转载:咖啡猫

“Penangites for Trams” Campaign

We hope more and more bloggers and webmasters – especially all those who care for Penang – will join in the campaign by placing these graphics on their blogs or websites.

This will help to raise awareness of the viability and economic benefits of trams. Of course, trams work best as part of an integrated public transport system, complementing an efficient and extensive network of buses.

Fittingly, the latest issue of business weekly The Edge carries a full-page article in support of the re-introduction of trams in Penang.

Penangites for Trams

Benefits of trams
(from the City of Edinburgh Council website)

The number of residents, visitors and businesses are expanding, especially in key areas such as the Waterfront and west Edinburgh.

While growth is good for our economy, it also means our roads will get busier and journeys longer without a new transport choice. Trams can carry large numbers of people quickly and efficiently.

Trams don’t take up a lot of road space but they do carry a lot of people. As Edinburgh continues to grow, trams will be the most efficient way for people to travel about our city.

  • Trams show a city is a modern and well-connected place to do business which can lead to more investment, new jobs, regeneration and more prosperity for us all
  • Trams are an attractive option for motorists, with car users likely to be attracted to tram travel. Research shows 20% of peak hour and 50% of weekend tram passengers in the UK previously travelled by car
  • Trams enhance the urban environment and generate civic pride
  • Trams will encourage shoppers to travel to the city centre which can lead to more investment by businesses and regeneration. Dublin saw a rise of between 20% – 50% in pedestrian footfall figures on Grafton Street, the city’s main shopping thoroughfare. Some retailers reported a 25% increase in trade
  • Residential and commercial properties may see prices increase beside tram routes. In some cities with trams, house prices have risen by up to 15% and rental prices by up to 7%
  • As trams run on electricity, there will be no emissions from the vehicles themselves
  • Trams will be accessible to everyone, with benefits of low level boardings at every stop and other easy-to-use features which particularly help the disabled and less mobile
  • Trams will be safe to use as, in addition to a driver, every tram will have a passenger attendant on board to check tickets, answer passenger queries and ensure no anti-social behaviour occurs
  • Trams will offer concessionary fares

关于维基百科

关于维基百科

关于赵明福命案新证据的十个疑问

有关赵明福命案的验尸庭开审了将近一年后,总检察署于8月9日突然要求提呈新证据,让这宗命案更添疑点。自从总检察署突然发表文告表示在赵明福命案后两个月发现一张在他的单肩包里找到的字条后,大家都对这张字条存有许多疑问。

赵明福命案怎么那么多想不通的疑点?

“第一,为什么这名发现字条的调查官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来发现赵明福单肩包被的字条?”

“第二,为什么警方在调查这宗命案是如此疏忽?警方是否需要精神病专科医生来告诉他们如何在一个单肩包内寻找一张字条?”《大马局内人》报导质问道。

“第三,为什么警方在找到字条之前就把这宗命案确认为自杀案?他们到底有没有努力寻找证据来证明赵明福是自杀的?”

“第四,为什么这张字条被翻译了那么久之后才被鉴定?它到底有没有被当成紧急的案件处理?”

“第五,这张字条真的是出自于赵明福的字迹吗?证据是什么?

“第六,为什么总检察署到了现在才透露这件事?如果总检察署之前不满意这项证据的鉴定的话,那么为什么到了现在却又突然提呈它呢?”

“第七,总检察署会不会在8月18日验尸庭开审以及聆听了普緹(Dr Pornthip Rojanasunand)的证词之后出示这张字条?因为普緹曾经提出赵明福80%是被害的说法。”

“第八,在该调查官还没有寻获这张字条之前,到底有多少人翻查过这个单肩包了?总检察署是否有证据证明这个单肩包没有被调包?

“第九,为什么一个即将结婚并且有了孩子的男人会在一夜的审问后自杀?精神科专家认为他会自杀吗?”

“第十,一张字条是不是表示着反贪委员会的污名将被洗清,而我们也不需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了?公众有权利知道真相。”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