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3

#75:换政府的理由

很快又是马来西亚大选的季节了。

每个人又开始探讨今年大选花落谁家。

姑且不论谁强谁弱,笔者认为,应该是时候换政府了。

当然,政府不是衣服底裤,说换就换,好歹都应该有个理由。

如果人家问笔者理由,理由当然有很多,但笔者认为,一个就够了。

“治安不靖”!

一个就够了。

不需要探讨什么国家经济、政府KPI、亏空公款、LYNAS、种族歧视、BERSIH什么复杂大课题,就只是“治安不靖”一项就够了。

不是吗?

笔者新年左右回了老家一趟,听到的都是千奇百怪的犯罪、打枪、凶杀等等,几乎都是超乎我的想象力以外的。

我国的犯罪已经多到让大家麻痹的地步了,大家如今只能求自保多福罢了。如此现况,只能让我感叹我们的马来西亚到底怎么了。

每次我出门,尤其是晚上,必须左看右看,才可以开锁出门;锁门后,必须马上上车;上车后,必须确定锁好车门后才可以开大门;确保大门关好后,才可以驾车离开;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前,也必须环顾四周又没有可疑的摩多车,才可以下车;就连走在路上也必须无时无刻眼观四方,提心吊胆,保护好自己。

要回来的时候,必须环顾四周才可以开车锁;上车后,又必须马上锁门;开车时候,要确保没把贵重的东西放在副驾位,避免给人敲破玻璃打枪。

x的,你不累吗?我们到底还活在哪个年代啊?513的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年代?

你试问看,你身边有哪个亲朋戚友是没有被打枪,或被偷过东西?

如果没有,那么你认为我国的治安很棒吗?你还相信我们敬爱的部长说的:“我国的犯罪率一直在降低”吗?

你只要不是受害者之一,就已是万幸了。

有那个发展中的国家会让人每次出门都必须提心吊胆?有那个政府会让女人宁愿放弃拿手提袋的权利?有那个国家会让人民活得那么战战兢兢,毫无安全感?

是马来西亚!

每当我在新加坡看到一个女生可以在晚上一个人散步运动的时候,我对我国治安的感触是何等的悲哀无奈啊!

别以为治安不靖是警察的错,政府无需负上任何责任。

Crime Malaysia

是我们的政府纵容我们的警察懒散,是我们的国阵纵容我们警察无能,是我们的政府包庇我们警察贪赃枉法。

对,是我们的国阵政府!

如果再看之前提到的其他问题,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债筑高台,非但如此,还引进大量外劳“公民”,引进荼毒人民的稀土等等。

此时不换它,更待何时?

Advertisements

Happy New Year

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在新的一年里,回顾了一些自己的往事(真的是很久很久的往事),悔恨了自己做的一些事情,犯的一些过错;感叹了一些旧事,失去的人与物;感激帮过我的朋友和同事等等。

无论如何,去年也是个有得有失的一年,在工作方面起伏很多,是个多发的一年。常出差导致常不在新加坡,但也让我增广了很多见闻,是我在工作方面学了很多东西的一年。

在家人方面,除了姐姐搬家以外,也没啥大事,所幸大家依然身体健康。

在感情方面,还好,没什么大起大落的事情。

在朋友方面,也还好,只是常不在新加坡,不能花更多的时间约朋友吃饭。

在思想方面,发现自己有些退步了,发现自己对一些事情有了妥协。不懂是老了,还是累了,所以不懂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新的一年里,也发现自己也逐渐在迈向介于三十到四十的中间了。男人三十而立,我立了什么?

想来想去,暂时还想不到。

在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在工作方面能持续向上,继续成长;在感情方面能安稳度过;在家人方面,能多陪伴他们;在朋友方面,能多一起出门吃饭;在思想方面,多放些心思,认真思考。

Happy New Year Snake

最后,希望各位读者,心想事成,身体安康。

希望大家接下来的一年也会是快乐幸福的一年。

转载:以公民权换执政权

(转载自:文情并茂)

如果国阵在来届大选成功保住中央政权,论功行赏,我觉得沙巴首席部长一职应该由菲律宾移民出任、人力资源部长由印尼移民出任、内政部长则让孟加拉人出任。

一纸公民权的价值,到底该如何衡量?对于在我国生活了超过半个世纪,甚至是土生土长可是却无法申请到一张蓝登记的本地人而言,它象征着身份的认同及最基本的尊严;对于视捍卫政权高于一切的国家领导人而言,它却只是用以保住政权的廉价交易物品之一。

沙巴州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开案头两个星期,便从国阵政府的地毯下揭发了不少惊人内幕:非法移民前来不到一年,只须填写一张申请表格和盖上拇指印,马来西亚公民权垂手可得!当然,交易条件是这些“新公民”必须在大选时投国阵一票,以确保国阵永久执政

虽然这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可是由政府高官和非法移民亲口说出,听了还是叫人感到惊讶,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通过这种交易获得了大马公民权?

Immigrant

而非法移民“合法化”最为严重的州属,则非沙巴莫属。沙巴逾300万人口当中,竟然有一半,也就是150万名非法及“被合法”的外来移民,当中以菲律宾和印尼移民占绝大多数。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幸多次造访风下之乡的外来移民重镇:山打根和斗湖。走在这两个地方的大街小巷,擦身而过的到底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早已无从分辨。就以山打根为例,这个曾被誉为“小香港”的沙巴第二大华人城镇,如今早已变成“小菲律宾”。由于市中心治安无法让人安心,我当地的一位华裔友人不论是住宅或经商的店铺,都已搬到远离市中心的外围地区。而事实上,大部分当地华人都已迁往外围地区,我那位友人早前也只是为了带我游览山打根而勉为其难地进入非法移民泛滥的市中心。

非法移民轻易进入我国并获得公民权,除了在民生层面侵占本地人的社会资源及就业机会,更严重的是操弄和扭曲了我国的民主选举结果。要不是有计划地大量批发公民权予非法移民,以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国阵铁票,沙巴今天的政局肯定是另一番景象。

早前在面对净选盟的诉求时,以“如果选举不干净的话,为何国阵会在308输掉5州政权”作为官方标准回应的国阵领袖、文棍及网兵们,在马哈迪也无法否认自己曾经大量批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指控时,突然集体失聪、失明、失声,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现在更大的问题时,以换取选票而颁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肮脏手段,只局限于沙巴一州吗?现在丑闻虽然被揭发了,可是来届大选已时日无多,国阵政府来得及纠正弊端,对国民要求干净公平选举的诉求“一诺千金”吗?

或者换另一个角度来看,纳吉故意拖延到临近大选前才成立皇委会调查此课题,政府到底是真有诚意解决问题,还是打算以此敷衍过关,大家心中有数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