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vel

#59:摄影杂记

我非常喜欢摄影。

我觉得摄影是一种捕捉瞬间的艺术,是非常写实的艺术,它可以把百分之一秒,甚至千分之一秒里发生的事情钜细靡遗的捕捉下来。

我忘了是哪个广告的台词,“把瞬间变成永恒”,把这句拿来形容摄影,我认为再也恰当不过了。

然而,在学习拍摄的过程中,碰了不少难关,不少瓶颈,当然也有不少感悟和感触。

多观察

以前我刚学摄影的时候,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胡乱拍一通,过后回家才选几张见得了人的出来,又或者才用Photoshop来补救。

过后我认识了我父亲的一位好友方叔叔,他的摄影技术虽说不上出神入化,但我却非常他的照片,他拍的照片总能让我莫名的感动。

多观察,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有一次和他一起出外旅行,他跟我说,拍照之前要先好好观察周围,寻找最佳角度后才出手,这样才能比较容易拍到好照片。

自此之后,我出外走走拍照的时候,我开始更多加留意周围的每个角落,时不时抬抬头,转转身,观察得更细微,结果发现真的更能发现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景色。

我觉得做人做判断有时也应当如此,与其胡乱下判断,不如先好好观察方才发言,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多观察周围人事物,你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学会放弃

我非常喜欢蓝天,也非常喜欢空旷的风景,想要把所有的风景人物都挤进同一张照片,所以每次替人拍照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把人放得很小,结果整张照片就被毁了。

我老爸就常爱投诉我的照片太空洞(太 loose),他常叫我要把人放大一些,牺牲掉多一些风景,不要那么贪心。

过后我发现其实做出适当的牺牲,不但可以把照片拍得密集一些,也会使整张照片更为生动。

当然,前提是要看你拍摄的主题是什么,然后在做出适当的裁剪。

放弃一些,别贪心,你会得到更多的收获。

自己的风格

在现今这个数码进步的年代里,出外旅游,看到每个人的手上几乎一人有一机(相机),而且都是单反相机。

我常就在扛心自问:那么我为什么要拍照?我想要拍怎样的照片?

最常看到的就是,在同一个景点,每个人都拼了老命似的在按快门,无论是手机,傻瓜相机,还是单反相机。那么我拍的照片跟他们的有什么不同呢?

过后看了很多别人的作品后,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

不是很多人在同一个地方拍的照片就一定漂亮。

拍出属于自己的风格

话说有个笑话,有个摄影初学者,他跟着几位摄影师出外取景。但是这位初学者有些坏习惯,他常模仿这些摄影师,当他看到其中哪位摄影师在那里拍了一张照片后,一旦那摄影师离开,他马上偷偷上去占着那地方,然后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高度,同样的姿势拍照。

他以为这样就能拍出大师级的照片。

可惜到最后,他和大家的照片还是有一段差距。

摄影,除了自己的风格,还有自己平时磨练的功夫,如何设定对的设定,如光圈,快门,ISO等诀窍。不是单纯的站在同位置模仿就可以成功的。

找出自己的风格,才能拍出属于自己的照片。

摄影的路还很长,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学到更多,然后再和大家分享。

Advertisements

#04:韩游记-政经篇

又是黑色星期一(20-11-06),最近生活有些茫然,突然发现自己老了

最近小弟有幸到韩国旅行一趟,可谓感触良多。

其实这趟旅行说长也不长,短也不短,只有区区的八天。先后去了济州岛、雪狱山国立公园、汉城和内藏山国立公园。当时适逢秋末,秋高气爽,虽然有时会不适应寒风刺骨,但整体上感觉是蛮舒服的。

虽然真正好玩的地方并不多,但你不只可以在那里体验另一番乡土人情和风味,也可以感受到一个国家坚韧的生命力。

说起韩国,不能不提的是其大韩民族的自尊心。

浴火凤凰

在1997年金融风暴的时候,韩国的外汇储备曾减少到39亿美元,国家濒临破产。但韩国在2005年底的外汇储备已增加到2103亿美元[1],位居世界第四,成功由一个负债累累的“病猫”演变成一个如今令世人瞩目的经济强国,其民族自尊心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Phoenix

Phoenix

在国家面临水深火热的当儿,韩国民间发起了一人一元救国的运动,大家不只把手上仅有的现款都存进银行,而且就连在海外其他的韩国人也纷纷筹款把钱汇回国家银行,共同帮助国家脱离困境。

回头看看大马,同样是马来西亚人,却只因为肤色问题每天为了经济财富、特权、固打制、教育问题,闹个举国七上八下。套句国际畅销作家与评论人迈克贝曼(Michael Backman)的话,“这不是马来西亚能,是马来西亚笨!” 。(That’s not Malaysia “boleh”, that’s Malaysia “bodoh”)[2]

当然,很多人会说,韩国主要是由一个民族组成的,那就是韩国人;而马来西亚是主要由三大族群组成。但我所要表达的是,当外面的社会日新月异的时候,如果我们还是困陷和挣扎在种族泥沼和财富分配问题的话,那么我们的国家会渐渐的被其他国家抛在后头,等到那时更甭提什么二零二零年宏愿了。

bar3

在第二天的行程里,我们的韩籍华侨导游,Peter在巴士上突然问道:“你们国家常有人示威或和平请愿吗?”

我们顿时都吓了一跳,过了一阵才微微笑摇头……

示威抗议是家常便饭

我们这团旅客主要都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示威对于大家来说就好像一个禁忌。

结果导游反问了一句:“没有示威,那你们的国家还算是民主国家?”

我又顿时觉得五雷轰顶……眼前一暗……

我们大家顿时哑口无言……

“在这里无论示威还是和平请愿都是家常便饭,每隔不久就会有一次示威”,Peter补充道,“每次的示威,我们都会从警方那儿申请准证的。”

家常便饭?警察给准证?

有点不可思议……

我不禁觉得汗颜,因为在我们新马人民的印象中,我们的政府常苦口婆心的劝诫人民:示威或和平请愿只会给国家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造成流血事件,而且也会吓跑外资……总之就好像洪水猛兽,应避而远之。

被警察殴打的平民

被警察殴打的平民

结果讽刺的是,流血事件往往都是执法单位滥用暴力而造成的,就算只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参与抗议石油起价的和平请愿都会被镇暴队殴打至头破血流的国家的经济又不见得比常常罢工示威的韩国来得好。

当然,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并不全然取决于当地的示威频率,但笔者所要表达的是,和平请愿或示威只是民主体制的其中一环,它只是其中一个管道来表达一个集体的心声,只要不是暴力示威,它并不会拖垮整个国家的经济,反而会有利于整个国家民主的发展。

讲到吓跑外资,单单我国政府官员的官僚作风、繁文缛节、朝令夕改就足以叫外资退避三舍了。就以我国 “拉大姐”所发表的“若外资无法接受大马实行30%土著股权的政策,他们大可不来;大马不会哀求他们前来投资”言论为例[3],如此狂言,就可以让很多外资打堂退股,撤换投资地点了。

我国在国际竞争力日渐衰退,邻国如越南、印尼和泰国等逐一超越我们的当儿,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本钱和本事向外资大声地say NO呢?

共赴国难

其实我们应该携手合作,大家肩并肩、不分种族、不分肤色共同为马来西亚的未来铺路:反对一切不利于种族和谐的政策、斥责一些华而不实的计划、反对一切浪费人民血汗钱的工程、 把那些挪用公款、贪赃枉法的贪官污吏统统拉下马(题外话:很多人都会担心如此做法会导致整个政府垮掉,因为每个人都贪污:-))等等。

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强大。到时候,马来西亚才能一洗前耻,摆脱“亚洲四小虫”的阴影,重显“亚洲四小龙”的风采。

(注:截至2006年,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流入印尼的外资超越大马。印尼去人年获得的外资骤升177%至52.6亿美元,而大马的外资却下跌14.3%)[4]


[1] http://www.chaishouyu.com/index/Article.asp?ArticleID=82219

[2] http://www.theage.com.au/news/business/while-malaysia-fiddles-its-opportunities-are-running-dry/2006/11/14/1163266550487.html

[3] http://www.sinchew-i.com/article.phtml?artid=200608231380&data=scnews&spid=118831

[4]http://cblog.limkitsiang.com/?p=24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