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江湖趣事

转载:饭堂定律

一份青菜吃出76条菜虫、绿油油的通菜中躺着一只大蝗虫……近日, 微博上频频爆出中国大学食堂“菜虫门”。记者调查发现,饭堂吃到虫在各大高校中并不鲜见。有学校领导更坦言,饭堂员工工作量那么大,完全杜绝这类现象是不可能的。许多大学生对此也见怪不怪,“看开点就可以了,对饭堂要求太高也不实际”。

所以就出现了所谓的“饭堂定律”:

“在饭堂吃饭发现碗中有条虫,大呼小叫的是大一的;在饭堂吃饭发现碗中有条虫,拿起饭碗去找饭堂负责人的是大二的;在饭堂发现碗中有条虫,把虫夹出来,继续吃饭是大三的;发现碗中有条虫,把虫一起吃下去的是大四的。”

“饭堂定律加强版:经常想回饭堂嗅嗅虫香,是已经毕业的;发现碗里有条虫,自己不舍得吃,省给邻座吃的,是研究生;发现碗里有条虫,把虫子掰两段,一段这顿吃,另一段下顿吃,那就是勤俭的老师;发现碗中没虫没食欲的是教授。”

Advertisements

德国里的蔬菜

有时在德国的超市里买菜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每次看来看去就只有几种青色的蔬菜(如下图所显示)

青色的蔬菜寥寥可数。。

再往超市后面走,去到贩卖啤酒、红酒和烈酒的部门时。。

无语。。

你就会感叹:“这个国家的人真爱喝酒”,其酒的数量多不胜数,其种类是让人目不暇给。

五六排橱柜的酒和只有区区几个格的青菜相比之下,真讽刺!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槟州民联政府短期评分

我回来槟城之后,我见了一些朋友。

朋友叙旧之间,我都会问问大家对现今槟城新政府的意见,也会叫大家评评分。

毫无意外的,新政府的平均分数介于六到七分(满分十分),如果根据以前日新中学考试的标准,60%是及格分数,所以现今的民联政府是及格的。

当然,这些所谓的“受访者”都是我的朋友,而且都只有华人,但也包括了从小和我一样在这里长大的朋友,也包括从外地长大后在这里工作的朋友。

虽然这个评分不能代表全部槟城人,但至少在我所能接触到的范围内。目前为止,新政府所接受到的评价是正面的,而且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当我问到有哪几项新政府计划是他们认为相当满意的,当中包括了新的BEST 交通计划,无塑料日计划和提倡不用塑料包装盒计划(这也是笔者最爱之一)。

小总结:我回来这段期间,我还是发现很多小惊喜,所以我本身给的分数是6.5 分(只限于槟州政府,不是民联政府,民联政府还是一团乱糟糟)

如果你也有意增加我的调查对象和准确性,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朋友,最好也包括友族朋友,然后在留言里告诉我^_^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小贩

我到大山脚的第一天,就马上跑去买Rojak(我的最爱)和薄饼。(不知道是什么的朋友,等下次你们有机会来马来西亚找我,我才带你们去吃)

我买的是“黑人Rojak”,“黑人”这个招牌在大山脚可谓是家喻户晓的老招牌。所以你在大山脚里可以看到很多好笑的“copycat”,如:“白人Rojak”,“黑白人Rojak”等,非常可爱,就连“黑人”的老板只能摇头苦笑。

黑人Rojak

白人Rojak

过后,我妈介绍我去另外一条街买薄饼。这个小档的生意真的超火爆,我订了五条薄饼,竟然要站了超过半个小时方能付钱走人,而且老板娘忙到索性跟比我稍微迟来的客人说卖完了,已经到了你有钱都未必吃得到的境界了。回家吃后,觉得还真的不错,我以为在我不在的这段期间,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好吃的档口。我妈告诉我后我才知道,其实这个档口很早就已经出现在大山脚了,只是那时的地点偏远,所以生意没有那么兴隆。直到搬迁来到现在这个地点后,每次一开档就忙到手就像机械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我当下的领悟只有:好吃排第二,地点第一!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树林

阔别这里快三年了,回来坐着从KL到槟城的巴士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发觉原来我们的自然资源是那么的丰富。(以前觉得树林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所以会take for granted)

由于在德国的树林非常稀松,所谓的树林,真的就只有树木,而地上就是枯叶,根本没什么所谓的paku-pakis,参天大树,而且几乎都是人造林,所以大致上树木都排列得非常整齐。

回到这里,看到那么茂密的丛林,全都是绿油油的一片,我想我现在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老外那么喜欢我们的热带雨林了。

Malaysia Rainforest

我们的热带雨林是那么的原始,种类是那么的丰富,我觉得这可算是上天给马来西亚一个相当优厚的优势。

可惜的就是这片热带雨林还是一直不断被无节制的开发,大量的拿来翻种树胶和油棕。更令人惋惜的是,我国里还是充斥着很多非法伐木者,在政府一只眼闭一只眼开下为所欲为的砍伐树木(东马尤其严重)。

不知道是不是要等到一天全部的树林都botak(光秃秃)后,我们才会去羡慕邻国(比如印尼或泰国)的热带雨林。。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

这个《我眼中的马来西亚》系列是描述我这趟回家之旅的所见所闻。

Going Home..

我希望能把自己切身体验和感觉纪录起来,尤其是在这个308后的槟城州。

你可以批评我主观或视野偏窄,但我事先说明了,这是“我”眼里所看到和我所感受到的。

你可以不认同我,但是我希望无论你是什么立场,我希望如果我的论据有什么错误,或你有不同的意见,你能在留言里指点指点小弟或者切磋切磋。

社会:值得探讨的部落格问题

黑丝女王

据报导,狮城新加坡出现貌美豪放女“黑丝女王”,自称“玉女”变“欲女”,在部落格公开“性事”征求性伴侣!

继台湾一名叫茜茜的19岁少女,在部落格上以露骨的文字描述自己的“性爱日记”,扬言与100名男性发生关系后,台湾媒体又揭发,新加坡也有一名自称来自富裕家庭的豪放女,在部落格上公开自己从玉女变欲女的心路历程,并公开征求能满足其欲望的性伴侣。

问题来了:很多人说这些人这样做有伤风气,纷纷谴责她的行为,并认为此风不可长。但这些当事人辩护说,他们只是在自己的部落格里述说自己的故事,为什么外人自己要登入观看后还要检举他们来封杀他们的网志呢?

那么亲爱的读者,你认为呢?

为什么中国那么怕谷歌?

为什么中国那么怕谷歌?

德国初体验之电影院

昨天和朋友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

这是我第一次踏进德国电影院,之前一直都不敢去是因为我有自知之明:以我这样烂的德语水平去看电影,十之八九是看得一头雾水(注:全Siegen只有这一家电影院,全部电影都以德语配音,而且没字幕。。:(

而我昨天看的是《Ice Age3》。

IceAge 3

IceAge 3

结果?

还好,发现没想像中的那么糟,可能因为是儿童卡通吧,所以有比较多的肢体语言和浅白的对白,大致上都还能明白。。

如果换做是剧情片,我可能分分钟会“瓜”在电影院里了。。

我看我的德语还要勤加锻炼,方能去看其他电影了。

不得不提的是,开场前的广告还真多,看来影院在这盗版横行的年代要生存还是得依靠这些广告的支持吧。

升学趣事之德国初体验

今天决定开一个新的专栏《江湖趣事》,讨论的不是什么严肃课题,只是一些在我深造路上有趣的所见所闻,希望你们喜欢。

在还没来到德国之前,我常以为外国的大学,每个学生都是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迎着阵阵凉风,三五成群的温习或讨论功课。

来到这儿后,才发觉现实果然梦想是有一段差距的。

在这儿,一旦有课余时间,你会注意到很多学生都聚集在每个建筑物的入口处吞云吐雾,弄到每个建筑的入口都乌烟瘴气。

坐在巴士亭等巴士也是感觉被强迫吸大量二手烟似的,我看我毕业之时,也是我患上肺癌初期的时候。

德国的城市和道路都很干净,但是有一件事很让我很耿耿于怀的,就是在这儿不可随意乱丢垃圾,除了烟蒂!

我查问之下,才懂原来德国人埋怨政府抽香烟太多税了,导致香烟价格太贵了,所以要求可以随意乱扔烟蒂!

这是什么道理嘛?更何况这里的香烟都没新加坡的贵!

所以走在德国的道路上,眼里看到的,只有烟蒂,真的是令人非夷所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