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诚意转载

转载:以公民权换执政权

(转载自:文情并茂)

如果国阵在来届大选成功保住中央政权,论功行赏,我觉得沙巴首席部长一职应该由菲律宾移民出任、人力资源部长由印尼移民出任、内政部长则让孟加拉人出任。

一纸公民权的价值,到底该如何衡量?对于在我国生活了超过半个世纪,甚至是土生土长可是却无法申请到一张蓝登记的本地人而言,它象征着身份的认同及最基本的尊严;对于视捍卫政权高于一切的国家领导人而言,它却只是用以保住政权的廉价交易物品之一。

沙巴州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开案头两个星期,便从国阵政府的地毯下揭发了不少惊人内幕:非法移民前来不到一年,只须填写一张申请表格和盖上拇指印,马来西亚公民权垂手可得!当然,交易条件是这些“新公民”必须在大选时投国阵一票,以确保国阵永久执政

虽然这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可是由政府高官和非法移民亲口说出,听了还是叫人感到惊讶,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通过这种交易获得了大马公民权?

Immigrant

而非法移民“合法化”最为严重的州属,则非沙巴莫属。沙巴逾300万人口当中,竟然有一半,也就是150万名非法及“被合法”的外来移民,当中以菲律宾和印尼移民占绝大多数。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幸多次造访风下之乡的外来移民重镇:山打根和斗湖。走在这两个地方的大街小巷,擦身而过的到底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早已无从分辨。就以山打根为例,这个曾被誉为“小香港”的沙巴第二大华人城镇,如今早已变成“小菲律宾”。由于市中心治安无法让人安心,我当地的一位华裔友人不论是住宅或经商的店铺,都已搬到远离市中心的外围地区。而事实上,大部分当地华人都已迁往外围地区,我那位友人早前也只是为了带我游览山打根而勉为其难地进入非法移民泛滥的市中心。

非法移民轻易进入我国并获得公民权,除了在民生层面侵占本地人的社会资源及就业机会,更严重的是操弄和扭曲了我国的民主选举结果。要不是有计划地大量批发公民权予非法移民,以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国阵铁票,沙巴今天的政局肯定是另一番景象。

早前在面对净选盟的诉求时,以“如果选举不干净的话,为何国阵会在308输掉5州政权”作为官方标准回应的国阵领袖、文棍及网兵们,在马哈迪也无法否认自己曾经大量批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指控时,突然集体失聪、失明、失声,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现在更大的问题时,以换取选票而颁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肮脏手段,只局限于沙巴一州吗?现在丑闻虽然被揭发了,可是来届大选已时日无多,国阵政府来得及纠正弊端,对国民要求干净公平选举的诉求“一诺千金”吗?

或者换另一个角度来看,纳吉故意拖延到临近大选前才成立皇委会调查此课题,政府到底是真有诚意解决问题,还是打算以此敷衍过关,大家心中有数吧!

转载:文明社会的基本生活条件:我们没有!

(转载自:冷眼横眉

一个向来唯唯诺诺的社群,突然都站出来了?连阿婆都不避忌的举起拳头,和你说真的要改朝换代了。什么回事?几年前还不是那般光景的。

一众猪崽继续把头埋在沙堆里,说这是反对党煽动的结果。脑满肠肥的他们,根本看不到其实问题在于民生,在于人们存活不下去了。

这是千古定律啊!改朝换代之际,总是贪官横行,律法不彰,盗贼如蝗,民不聊生。很吊诡的,都是民生推动了民主。因为人的天性偏向安逸。

如国家是个安乐窝,如果柜台排队可以办妥任何事情,而不需要台底塞钱背后走关系;如果出入平安,警察护民抗盗;如果一通电话,救护车会到;如果一通电话,消防车会到;如果路坏有人修,不用靠YB;。。。

外国人听了,可能会惊讶的问:慢着!警察不是护民抗盗的吗?有人车祸受伤了,你打电话救护车不来吗?火灾发生了,你们的消防车姗姗来迟吗?这,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

我们苦笑,是的,消防车来了还要红包才肯救火。好心的救了火才向你要红包。救护车会等你死了才到,警察嘛。。。他们不掠夺民产,骚扰民居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Robbery

突然你一晃神:原来我们连基本的民生条件也缺乏!原来这些向外国朋友自嘲的生活条件,显示了我们没有在一个文明社会生存的基本条件。或者,以文明社会的眼光来说,我们就生活在乱世中

还没说山埃,稀土和石化呢,嘿嘿。国阵剥夺了我们在文明社会的基本生存条件,然后告诉你,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才叫稳定!有人认为,稳定就是辣妹洗头舞照跳鸡照叫。等他出外遇打枪被人干掉,我们是否应该对他哭哭啼啼的家人说,”哎哟,这是理所当然的,要稳定,不要哭”?

风起云涌,换朝在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愚民和无耻政客还很多,靠政客吃饭的,生长于隙缝中的寄生虫也不少。By the way,新的一年,诚心祝贺国阵在稳定中xxx,然后在稳定中倒台。新年快乐!

转载:纳吉为何事道歉?

(转载自:文情并茂

小时候,每一个人都曾被师长教导过,做错事不怕认,才能改过自新,做一个有用的人。我还记得幼时每当做错事被母亲处罚,母亲一定会先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母亲和藤条的面前,我必须清楚说出自己的劣行,并针对这项劣行向母亲道歉,才能获得母亲的原谅。

知道自己的错误,才能面对错误,弥补错误,避免再重犯同一个错误。母亲的教诲,我一直铭记于心。

上述浅显的道理,我相信首相纳吉的父母,尤其是其父亲 – 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一定也有教过他。所以,我们看到纳吉在来届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阵政府向人民道歉。

道歉,就是承认自己有错。问题是,有谁知道纳吉到底是为了哪一项错误向我们道歉?我不禁再次想起当年母亲以藤条抵着我的屁股,严厉地责问:“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个政府和执政团队的最高领导人向人民道歉,固然不能与你我当年向母亲承认自己功课不做却跑去放风筝的童年劣事作比较。可是其背后的道理却是一样的:不敢面对错误,又怎能改变错误?

这对于一个政府的领导人而言,尤其重要。就算纳吉可以不断为政府过去的错误而道歉(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代表“过去”的政府道歉),如果不能为过去的错误而作出决策上的平反,或政策上的切割,这种道歉,和姑爷仔在你耳边轻呼一百句“我爱你”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Chicken

纳吉是为了国阵政府的贪污腐败而道歉?还是为了滥权侵法?玩弄宗教课题?煽动种族情绪?歧视华文教育?支持环境公害?纵容朋党自肥?操纵选举程序?买贵了28倍的望远镜?买潜水艇顺便抽水?养不出牛的养牛场?以一块钱一方尺的跳楼价搜刮雪州土地?还是害死赵明福?

在纳吉道歉之后,在我们决定是否原谅他之前,他必须进一步交代,到底他觉得政府在哪方面犯了错,而他身为政府政策的掌舵人,他打算如何为这些过错作出弥补和平反?

纳吉说得对:“世上哪有政府是不曾犯错的?”我要为他补充一句:世上哪有民选政府犯错后可以凭着一句不清不楚的道歉就可以永远不用下台的?

一个敢于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是承担的勇气。一个不敢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只是比较厚的脸皮。

转载:公害是一面照妖镜

(转载自:文情并茂)


先有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再来关丹稀土提炼厂、还有最新出炉的边加兰石化加工厂,这些排队登场的毒工业,除了让不少人醒悟到环境公害的威胁,更成为了不少高官大人的一面照妖镜。

只消对官爷们的言论稍作观察,就可以看穿这些父母官在回应人民反公害诉求时的标准式三道板斧。

首先,他们一定会反问陈情的民众:“你们是当地人吗?”这道问题的潜台词是:“如果你不是当地人,这件事情关你屁事?”所以,当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向当地国会议员黄燕燕提出诉求时,燕燕姐劈头第一句就质问:“你是不是武吉公满人?”;当边加兰村民和非政府组织成员在国会走廊向阿莎丽娜陈情时,娜姐还是坚持:“这关外地人什么事?”

不要尝试以“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种只有小学老师才会教的道理来在官爷面前班门弄斧,人家是大官人,不是小学生。也拜托别提什么老掉牙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家只懂“I help you,you help me”。

如果你再冥顽不灵,高官大人就会出动第二招来对你晓以大义:“不要政治化”。这一招背后的逻辑是:“只要你反对,就是政治化。一旦政治化,课题就会变成问题。要解决问题,就是停止反对。”怎么样,无懈可击吧?所以,面对反稀土厂的绿潮,从首相阿Jib哥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再到那个不懂监督了什么的监督委员会主席廖中莱,“不要政治化”都是他们除了“一个马来西亚”之外最常用的口号。

如果你又证明了你是当地人、又证明了你没有政治化,高官大人的结案陈词就是:“我们会处理,相信我”,一旦官爷把“我们会处理”这句话说出口,就表示人家已经赏脸听完你最后一句话了。你接下来讲得再多都没用,反正人家已经讲了他会处理!

如果官爷使用上面的三道板斧来敷衍。。。对不起,是回应,已经算是相当以民为本的了。真正叫人吐血的,是类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回应反山埃诉求的那句:“你吃糖都会中糖尿病啦,要什么保证?”还有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揶揄那位因为祖坟不保而身穿“愤怒龙虾”装请愿的小女孩“为何不穿鲜鱼装来反对”?

公害这面照妖镜,太强大了!

“我想创业”

Jobs曾经说过「很多人跑來跟我说『我想创业。』
但当我问对方『你有什么构想?』
他们的回答却是『我还沒有想法。』

而Jobs总会对这类人说「我认为你应该先去找个餐厅服务生或什么之类的工作,直到你找到自己真正感热情的东西为止。」

他认为「成功与不成功的企业家之间,约有一半的差異就是单纯的堅忍不拔。」
他也说过「我大可利用自己的人生去做別的事,但是麦金塔是会改变世界的。
我相信这一点,而且我也为我的团队挑选了抱持这项信念的成员。」

from Think Different, The Steve Jobs Way

转载:养牛都会养出弊案?

(原文:凌国文

一个连养牛都可以养出弊案的国家,实在没有什么事情是tak boleh的了。总稽查司报告今年最具“观赏性”的项目之一,正是这个涉及2亿5000万令吉的“国家养牛计划”。

话说体恤民情的政府为了确保人民有足够的牛肉吃,早在第9大马计划下便提出了这个充满前瞻性的“国家养牛计划”,并委任“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落实这项神圣任务。

养牛计划

按照计划,这家养牛机构必须为我国市场提供40巴仙的牛肉供应,同时负责在全国各地开设130家“卫星养牛场”。以大马每年超过16万吨牛肉的消耗量来看,负责提供40巴仙牛肉供应量,这家养牛机构的持有人好比获得了政府的长期饭票。

除了提供财路,我们的政府还送佛送到西,很贴心地为这家养牛机构提供高达2亿5000万令吉的低息贷款。有关贷款合约于2007年签署,而截至2010年杪,该公司已获得其中的1亿3472令吉拨款。

财路开了,贷款拿了,牛肉没有来,问题却先来了。根据总稽查司报告,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本该在2010年生产8000头牛,可是在稽查时却发现养牛中心只饲养了3280头牛,仅达目标的41巴仙。按照当初目标,有关养牛中心每天应该屠宰1000头牛,可是目前只屠宰大约20头。原本应该提供40巴仙牛肉需求量,养牛中心仅能供应约0.6巴仙。至于那个在全国各地开设130家“卫星养牛场”的大计,截至2011年3月,却仍然未被启动

总结4个字:货不对办

当年批准此计划的农业部长,现时已贵为副首相。被记者追问此事时,副首相云淡风轻地指示记者去询问现任的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找上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轻描淡写地表示,这个计划的失败纯粹是经验不足。

无需劳烦反贪污会开档调查,官爷们马上可以明察秋毫,排除舞弊的可能性。

对了,差点忘了提及,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来自巫统的妇女部长莎丽查的丈夫!

转载:哪个政党不想执政?

(原文作者:凌国文)

一个政党会因为想要执政而被攻击为“野心家”,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实行议会民主的国家,都可以被归类在报章“社会奇闻”的一栏。攻击者要不是把国家政权当作某人(或自己)的家传祖业,就是在民主素养上严重贫血的“政治低能儿”。

我不晓得有哪一个政党是不曾想过要执政的。事实上,任何政党的成立,都是因为一群拥有共同理念的人打算通过参政来赢得政权,进而落实本身的理念。

一个从来都没想过或争取过执政权的政党 / 从政者,应该转型当非政府组织(NGO)。

国阵想要执政,民联也想要执政,在一个推行议会民主的国家,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不然你以为这些从政者结合起来是为了手牵手一同去郊游?

可是,在一个人民习惯被愚弄及误导的社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不符合当权者的利益,也会被有心人扭曲为大逆不道的勾当!

近期不论是打开网络或是翻开报章,总有人很努力地为民联“迈向布城”的目标贴上“野心勃勃”、“争权夺利”的标签,然后再落足酱料企图说服你,国家如果交由这班“野心家”来管理,将会如何的民不聊生、怎样的生灵涂炭。。。

同样是争取执政,国阵做的是为了服务人民,民联做的就是为了满足“野心”?

如果再根据同样的逻辑推论,民联争取入主布城是“野心勃勃”的表现,那么早前纳吉那番“就算粉身碎骨,誓要捍卫布城”的言论又该作何诠释?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斗得再难分难解,也不会因为对手想要赢得政权的决心而指责对方为“野心家”,一来是因为人家的从政者具备基本逻辑思考的能力,二来是人家明白,政权毕竟不是他爸爸的。

转载:你完全能够改变的

(邓长青摘自《讽刺与幽默》2011年5月6日)

10多年前,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一片空地上,缓缓升起了一个热气球,驾驶这个气球的,是亿万富豪史蒂夫·福塞特,与他一起升到高空的,还有他的勃勃雄心: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乘热气球不间断环绕地球飞行的人。

三天后,他越过了大西洋,在24500英尺的高度,风吹着他一路向东飘去,来到了非洲的上空。但是麻烦来了,按照眼前行进的方向和速度,他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在利比亚的上空,此前,他曾经联系过相关国家的相关部门,但利比亚明确地拒绝了他的请求,决不允许他在利比亚的领空飞翔。如果不改变气球的方向,过了阿尔及利亚东部便是利比亚的疆域,他毫无疑问地会被利比亚防空部队击落。问题是,他没有办法改变气球行进的方向,在近8000米的高空,风才是真正的主宰,而他只是任凭摆布的奴隶。似乎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降落,那也就意味着他成为第一人的梦想也随之破灭。福塞特当然不肯就此作罢,他有他的应对之策:尽管不能改变风的方向,但我可以改变我的高度,他知道,降低或升高高度,就能发现吹向不同方向的侧风,从而达到改变气球方向的目的。

福塞特开始释放气球中的氦气,使气球缓缓降低,在2000米的高度,他发现了吹向东南的侧风,这正是他所期望的风向,当气球按照他的意愿到达尼日尔的上空后,福塞特加热气球,重新升高,远远地沿着利比亚的南部边境,一路向东飞去。最终他降落在了印度,虽然没能实现环绕地球的目的,但也创造了行程最远、持续时间最长两项世界纪录。此后,在经历了5次失败之后,他终于得偿所愿。

另一位与福塞特有着相同经历的热气球冒险家皮卡德对此感悟道:“在气球上,你无疑是风的囚犯,你只能按照风的方向行进。在生活中,人们认为自己是环境的囚犯,一切都由环境主宰。但是,无论是在气球上还是在生活中,我们都可以升高或降低我们的高度,当你改变了高度,你就能改变方向,你也就不再是囚犯了。

 

当你改变了高度,你就能改变方向


 

 

 

 

 

 

 

 

 

 

 

 

 

 

 

 

 

转载:沙漠里的水手

(原文:http://www.85nian.net/archives/12544.html

鄱阳湖素有“候鸟天堂”的美誉,每年秋后,会有大批候鸟来这里越冬。为了心中的天堂,它们成群结队,昼夜兼程,依靠太阳和星辰辨别方向,不远万里而来。不 法盗猎分子却架起“天网”,“欢迎”这些远方的客人,把天堂变成地狱。假如没有这些阳光下的罪恶,也许黄先银仍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每天看着大雁从头顶飞 过。

沙漠里的水手

黄先银的家在南昌市郊,紧邻鄱阳湖大堤。这个黑黑瘦瘦,年逾不惑的庄稼汉子,从小对鸟儿有着特殊感情。只要鸟儿从头顶飞过,他不用抬头,光听叫声,就知道是什么鸟。然而,不知从何时起,湖区沼泽地竖起了一张张“天网”,有的绵延达数十公里,让他触目惊心。

一只天鹅在黑市上能卖到数千元,在暴利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不惜铤而走险。每年冬季来临之前,他们先用船把大网和竹竿运到鄱阳湖腹地,在空中架起“天网”,待枯水期来临,再去网上摘取猎物。每年冬季,天还没亮,黄先银就会被轰鸣的马达声吵醒,成群结队的摩托车,从他家门口呼啸而过,那是去湖区盗猎候鸟的队伍。他的心在滴血,却感到无能为力。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先银在湖区救下两只被困的白鹳。送到野生动物保护站时,白鹳已奄奄一息,由于伤势过重,最终死去。他亲眼目睹,一只白鹳在临死之前,两滴眼泪从眼角滑落,顺着嘴巴流淌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这一幕在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他说:“我看到鸟儿在哭泣!”从此,他走上了义务护鸟之路,拆毁天网,解救候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他又开始向主管部门和媒体举报,呼吁社会力量保护候鸟。他的呼声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猖狂的盗猎分子不得不有所收敛。

台湾一位名嘴说过一句话:“我这一辈子骂人无数,得罪人无数,却从未遭到报复,因为我从来不断别人的财路。”黄先银的举动,恰恰是在断别人的财路,因此遭到疯狂报复。他原来以养鸭为生,一夜之间,2000只鸭子忽然全部丢失,就连田里的水稻也被人铲平。有时,他独自进入湖区巡查,会莫名其妙遭人殴打。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威胁和恐吓,反而让这个倔强的汉子横下一条心,发誓要跟他们斗到底。

这些年,为了保护候鸟,黄先银四面树敌,在村子里几乎没法立足。记者去黄先银家采访,发现他家的房子已经空了两年没人住,妻子走了,儿子交给了年迈的父母抚养。他几乎众叛亲离,邻居对他避而远之,老母亲骂他不务正业,自作自受。记者问他为什么要保护候鸟,他似乎讲不出太多大道理,只是反复地说:“它是一条命,我们也是一条命。”为了鸟儿的命,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难怪别人都当他是“精神病”。

媒体上有许多关于黄先银的报道,他被誉为“孤胆英雄”“鄱阳湖斗士”。然而,在附近的多数村民眼里,他却是个不可理喻的另类分子。身边的熟人这么评价他:“他这个人就是一根筋,扳不过来,我们做事是为了生活,他做事是为了不生活。”“小家都顾不好,还考虑大家,要是我们都像他那样,一家子早就完蛋了。”“人做事总得图点什么,我想不通,他到底图个啥?”许多人想不明白,他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

    二

张正祥被誉为“滇池卫士”,曾是“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获奖者,当地人送他外号“张疯子”。滇池位于云南昆明西山脚下,数十年来,为滇池和西山不遭受污染破坏,他四处奔走呼告,先后告倒160多家排污企业,40多家采石场。而他得到的回报,却是终身残疾,妻离子散。对于大自然,他有着超乎常人的亲近感。1948年出生于滇池边的张正祥,童年接连遭遇不幸,7岁就成了孤儿。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村子里的孩子都欺负他,一气之下,他躲进了深山老林,过了7年野人般的生活。饿了吃野果,渴了喝山泉,困了就住在溶洞里,他一个人在山上过得逍遥自在,快乐无比。这成为他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也让他对这片青山绿水产生了母亲般的依恋。

上世纪80年代,西山丰富的矿产资源吸引了大批人前来开山采矿。一时间,炮声隆隆,尘土飞扬。正当人们为找到致富新路而欢欣鼓舞时,张正祥却站出来反对,认为这样无序开采会破坏山体,污染滇池。然而,他微弱的声音很快淹没在轰鸣的机器声中,根本没人理睬。换成别人,尽力而为也就算了,他不。从此,孤身一人,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战斗。动机很简单,用张正祥自己的话说:“滇池、西山是我的母亲,我现在长大了,一定要回报她。”

张正祥买来照相机,实地拍照取证,不断写材料反映情况,渐渐引起有关部门关注。矿主们再不敢小瞧这个农民,不得不腾出精力来对付他,先是收买,在两条香烟盒里塞进20万元,给他送去,他不要。收买不成就威胁、恐吓,有一个矿主曾放言:“谁把他撞死,我来出钱!”他不怕,继续举报。威胁利诱不奏效,又改为殴打,见面就打。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常常被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围住,一顿拳打脚踢,而他连被谁打的都不知道。张正祥说:“我被他们打的次数,数都数不清。”他被打得遍体鳞伤,牙齿、脖子、肋骨、手脚全身都是伤痕,右手粉碎性骨折。最危险的一次,头顶被人用石头狠狠砸中,鲜血从眼睛、耳朵、鼻孔里同时流出来,他的右眼因此严重受损,几乎失明。

人被打残,好好的一个家也散了。张正祥曾是远近闻名的养猪大户,是农村最早的一批万元户,生活富足,家庭美满。自从他走上环保之路,家境每况愈下,儿子由于受到惊吓精神失常,常住精神病院。家人无数次哀求他不要多管闲事,惹火烧身,他不听,倔强得像块石头。

绝望的妻子不告而别,两个女儿不肯原谅他,出嫁后都不愿跟他来往。张正祥的举报行为,断了矿老板的财路,也让附近村民的收入受到损失。他甚至遭到村民的驱逐,被迫数次搬家,如今孤身一人住在破败的房子里,有时两个馒头就是一顿午饭。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背起挎包,手拿照相机和望远镜,绕着滇池行走,发现污染立刻举报。孤苦伶仃,踽踽独行,年过花甲的张正祥依然在战斗。

    三

黄先银守在鄱阳湖畔,张正祥守在滇池边,两个人远隔千里,互不相识,命运竟如此相似。他们做着同样的事情,经历着同样的遭遇,众叛亲离,妻离子散,一个被称作“精神病”,一个被称作“张疯子”。我曾扪心自问,假如自己处在那种境地,能否坚持到底?答案令我汗颜。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一路走来,我似乎无法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直到前不久,我在阿拉尔海遇到那名水手。

阿拉尔海位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曾经是世界第四大淡水湖。由于环境严重恶化,在短短几年内,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湖区彻底干涸,昔日碧波万顷的湖面,已变成沙漠。大大小小的船舶残骸,依然保持航行的姿态,静静地躺在原地,仿佛在向人们诉说凄凉。这里成了船舶墓地,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旅游观光。我在那里参观,遇到一位老人,他年轻时在这片水域当水手,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看看。老人爱聊天,谈起当年的湖区盛况,浑浊的双眼立刻放射出异样的光芒。他张开双手向我们比划,“就在这里,以前能抓到这么大的鱼!”我说:“水都没了,您还守在这里干吗?”老人伤感地说:“你没做过水手,不会明白水手的心情,总有一天,鱼儿还会回来的。”

时常想起老人的话,想起那张神情落寞的脸,忽然就理解了黄先银和张正祥——做一名水手,哪怕是在沙漠!

转载:why BERSIH???

(原文:Patrick Teoh)

1. Cos the govt has not LISTENED to the people.

2. Cos dead men still vote.

3. Cos I want the ideals Tunku, Razak, Ismail stood for.

4. Cos I want to know how FLOM can afford all those $$$$$$ handbags.

5. Cos I want to love my fellow Malaysians. Not be scared of them.

6. Cos I want to know my voice counts for something in my country.

7. Cos BN n Opposition spend too much time politicking.

8. Cos my little girl asked why we spent millions on a palace when her school don’t have a canteen.

9. Cos this is MY country too.

10. and I LOVE my country.

11. Cos I do not wish my children to have to emigrate.

12. Cos NEP still keeps Malay minority rich and Malay majority poor.

13. Cos we pay money for electricty that we don’t use.

14. Cos govt subsidises ppl who earn millions.

15. Cos rakyat tighten belts while PM spends millions just keeping house.

16. Cos police can still raid without warrants.

17. Cos LRT systems don’t link.

18. Cos Submarine deals pay RM500million commissions.

19. Cos all BN family can be such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

20. Cos submarines don’t submerge.

21. Cos Jet engines can be stolen by lowly servicemen.

22. Freedom of assembly is enshrined in the Constitution.

23. Cos Dentists can afford RM6million homes.

24. Cos Govt YBs live way beyond their means.

25. Cos we want to be clean. It’s more hygienic.

名嘴就是名嘴。說得太好了。

是时候该大扫除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