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乞

(原文:韩寒)

我的车开在路上经常叮铃桄榔的响,朋友常问,是不是排气管松了?我说,不是,是钱在晃。我一般都在车里放很多一元硬币,在红绿灯口或者目的地停车的时候准备给那些乞讨者的。我对乞丐有着很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我知道他们很多都是假的,因为我出门一般比较晚,路上冷清,我看到过不止一次乞丐被人用车接走,另 外一方面,不管真的假的,有些人真是看着可怜,所以,一般来说,只要遇上我都会给几枚硬币。但是到后来,我就完全麻木了,完全不是处于内心的怜悯,只是习惯。我国的乞丐都是出动出击的,儿童占了很大比例,有时候会跟你一路,尤其是你身边有姑娘的时候,你不给吧,显得你衣冠楚楚毫无爱心,你一给吧,瞬间小孩子都簇拥着你,这下你有再多零钱也不够了,你要是给大面额吧,又显得你作秀特别装逼,而且很多时候你明知道其实是助纣为虐。我就经常被簇拥,有一次我给了 一张二十给一个小孩,说小朋友,你负责给你们七八个同伴分一分,我没零钱了。那小朋友看了我一下,嗖一声跑了,我瞬间就被剩下的小孩子爬满了,腿上都挂着一男一女,真体会到了儿女绕膝。不过通过乞讨者,我知道最近的确通货膨胀了,几年前给一块钱和现在给一块钱,得到回馈眼神的都不同了。

后来我也打听了,为什么这么多的小孩在乞讨。据说这是一门生意。所幸我看见的大多还是健全的孩子,最近微薄上看见说有人将小孩拐走以后弄残,专门用于乞 讨,突然间想起几年前老是在街上卧在木板小车上的残疾儿童沿街乞讨,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看到网上有人提出,其实法律早已规定,禁止胁迫儿童乞讨。公安部也表示,看见有人胁迫儿童乞讨要报警,但问题是,我也算有丰富的被乞讨经验,但我还真没见过有人当场胁迫者儿童乞讨。所以,我觉得法律应该禁止任何儿童参与乞讨,不管他有没有收到胁迫或者是亲生父母生计所迫,凡有,儿童参与乞讨的一概违法。而且这不难实施,因为所有的乞讨地方都是人群聚集地或者交通繁忙路口,按理有着足够的警力。只要你立法,我相信人民群众有足够的觉悟和愤慨让这个国家没有一个儿童行乞。

乞丐

但可能真正带着孩子乞讨的父母会认为,只要不是被拐卖或者胁迫的儿童,我带着自己的小孩要饭是我的权利,是种自由。诚然,我们也许没有出版的自由,结社的 自由,游行的自由,但我们绝对享有行乞的自由,但那是对于成年人。自由也总不是绝对的,国家大型盛会时,政府形象工程前,你还是不能随意行乞的。其实这都是乞讨儿父母衡量了效益以后的决定,他们觉得两人打工加起来一两千,肯定没有带着小孩行乞的效益高。我认为他们的申张可以忽略不计,国家保障不力,但健全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行乞,由于他们的劣性,让政府有借口不立法或者修法,会导致别的父母孩子被拐卖。虽然有时候,有没有相关的法律条文在我国并不重要,很 多人觉得我们的法律不健全,其实法律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不健全,该有的基本也大差不差,取决于谁要使用,有权势者要行事时,法律就是不健全的,你要侵犯到有权势者时,法律就是健全的。但无论如何,有,总比没有好。

其次,真的有不少人身有残疾,甚至孩子残疾,或者的确无路可走,必须乞讨,这就牵涉到社会保障和福利的问题了。否则你让那些人怎么办呢。低保根本不够活的,如果是农村户口,更没有保障。孩子国家不可能帮你养。人肯定还觉得,你乞讨我没有收你乞讨税和管理费已经很开恩了,怎么还要反过来给你钱养活你孩子呢?说句题外话,大家都知道,我们政府很有钱。很多人在嘲笑美国金融危机了,美国某州政府财政都是赤字,某州政府要破产了。但如果人家可以随意就开征一个税种,马路一拦随意收钱,房子随意拆平整出来的土地随意卖,人家政府肯定也不会破产。其实以上这些都不用,你只要让人家政府收一样的税然后给予中国人的福利,就可永葆任何政府不破产。所以,只有政府常常破产,人民才会不破产。很可惜,有些国人一看见别国政府破产了,就乐不可支,激动的摇醒自己积劳成疾但又不敢去医院看病的老婆,说,还是我们政府牛牛牛牛牛牛牛……住桥洞回声有点大,没办法。

最后,我们都希望禁止儿童行乞能最终被写进法律,能最终被严格执行,虽然孩子被拐卖,很大一部分并不是去乞讨而是被卖给别家,但无论如何,总要从最容易解决的问题开始。这么多人为了所谓的国策,为了给国家减轻负担,只生了一个孩子,如果政府还保护不了那一个孩子,那么就算你永不破产,你都无颜以对那些无言以对的顺民们。

Advertisements

地球的一秒钟 (One Second of Our Earth)(18-07-10)

成千的鲨鱼被屠宰,只为了鱼翅。。

发生了什么事?
日“鱼翅工厂”惨状曝光 千只鲨鱼割鳍后遭弃

地球哪一端?
日本

有啥特别?
日本的一家鱼工厂被发现堆放了上千只的废弃的鲨鱼尸体.这些鲨鱼只被取了鳍,然后就被扔在一边。

据称,该工厂地面鲜血横流,臭气熏天。当地人取鲨鱼鳍只是为了做鱼翅汤。媒体摄影师拍下了这让人震惊的图片,并表示:“这里就像地狱一样,你无法想象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一碗碗鱼翅汤。”

海洋中的鲨鱼数量正在减少,但是为了满足一些人对鱼翅汤的渴望,这种残忍的杀戮仍在继续。该工厂的厂长不仅没有反省自己的行为,反而向游人炫耀堆积如山的鲨鱼尸体。

据悉,目前海洋中双髻鲨的数量已经下降了98%,但每年仍有大约7300万只鲨鱼被捕捞取鳍,做成鱼翅汤,然后被遗弃。

请停止食用鱼翅

What had happened?
Dead in their hundreds on the dock, the sharks who have been slaughtered so Japan can use their fins for soup

Where?
Japan

What is it so special?
They are then sent by the tonne to cities such as Hong Kong and Shanghai – where the ‘premium’ meat is turned in to a delicacy. Chinese will pay higher prices for the fins – but much of this haul will go to local destinations.

The slaughter occurs on an industrial scale.

Meanwhile, the world’s shark populations are decreasing faster than BP’s share price after the oil spill.

The population of the 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 alone is down 98 per cent.

关于一些中国的数字

一些关于中国的数字

转载:孩子们,你们扫了爷爷的兴

和谐第一

泰兴幼儿园中的小孩也被人砍了,32人受伤,死亡情况不明。这个新闻因为离开上一次南平幼儿园袭击的新闻太近,我甚至一度误以为是同一个幼儿园。

在最近的变态凶手杀人事件中,他们都选择了幼儿园和小学,相信在很多想报复社会的人心中,去幼儿园小学杀人成为了一种时尚,因为在杀人过程中,你将遇到最少的抵抗,杀掉最多的人,造成民间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报复社会手段。除了杨佳以外,几乎所有杀手都挑选了向弱者下手。这个社会没有出口,杀害更弱者成了他们唯一的出口。我建议把全国地方政府门卫间里的保安们抽调去保护幼儿园,孩子都保护不了的政府不需要那么多人保护。

这些杀人事件的产生很大原因是这个社会不公正,不公平。是的,让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但太阳不是每天都出。我们的阴天和黑夜是否稍微太多了一些?所以,提出让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并不伟大,做到让太阳分分钟都挂在你头顶上才伟大。

在泰州幼儿园杀人事件中,新闻被控制了,这些孩子们生不逢时,死更不逢时。在相关部门的认识里,在这喜庆的气氛里,这事当属杂音。我们只知道,泰州幼儿园杀人事件中,受伤32人,政府和医院一再强调,无一死亡,但是坊间又传说,死了多个孩子。你说我应该相信谁呢?相信政府吧,那为什么他们禁止家长见到孩子呢?至今还封锁着医院和新闻,没有孩子的照片和视频,况且一个杀人用刀劈了32个人,结果一个没死,那他到底是在杀人还是在做手术呢,也太小心了。相信传闻吧,毕竟传闻都是喜欢往夸张了传的,我们无图无真相,也不能相信。于是我一搜索泰州,出现的新闻居然是——《泰州近日三喜临门》,日期是4月30日。

我只是非常的诧异,泰州政府通过了封锁消息,封锁医院,控制媒体,禁止探望,转移视线,等手段,居然成功的将人们对于杀手的愤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是何苦。你以为他有什么目的,其实不是的,除了要配合世博会《和谐欢歌》以外,这只是惯性,是政府处理类似事件的习惯,是七步曲:吃饭喝酒到一半,出事了—— 隐瞒,隔离,撤媒体,发禁令,发通稿,赔钱,火化——继续吃饭喝酒。他们处理问题的手段不比凶手高尚多少,也难怪在网上看到有幼儿园挂出横幅——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转是政府。

短短的一个多月内,五起校园凶杀案件,短短的一周以内,就发生了两起,4月29日,泰州,4月30日,潍坊。我不想去探讨其中的社会原因,只想告诉大家,也就在这里,一个人冲进幼儿园砍了32个小孩是不能上社会新闻的,32个加起来才超过一百岁的孩子,你们被砍了,连个报纸都不给你上,因为在几百公里以外,召开了一个盛会,那里光烟花就放了上亿,同时在你们的家乡泰州,要召开国际旅游节,经贸洽谈会和华侨城开业典礼,正三喜临门。

也许在那些爷爷们眼里,你们,是扫兴的。

但是,我们可怜的孩子们,奶粉毒害的是你们,疫苗伤害的是你们,地震压死的是你们,被火烧死的是你们。就算是成人们的规则出了问题,被成人用刀报复的也是你们。我愿望真的像泰州政府说的一样,你们全部都只是受伤,无一死亡。年长者失职了,愿你们长大以后,不光要庇护你们自己的孩子,还要让这个社会庇护所有人的孩子。

作者:韩寒

转载:杯很近‧冠军很远

脑筋急转弯:如何才能让大马羽球队贏得汤杯冠军?

答案:汤杯打两场定胜负就好了。

我们就不要谦虚了,世上最好的男单、男双都在大马,我们还怕什么?李宗伟长久佔据一哥的排名,他认第二,谁认第一?什么?他打不过林丹?拿督自己都说,他在大马从未输过给林丹。古健杰/陈文宏也是世界第一,古健杰的球风娱乐性十足,陈文宏的杀球速度还写下了世界纪录,可说是中看又中用。

可惜,汤杯不是只打两场,而是打5场的。没错,大马是拥有第一种子的男单和男双,但其余的呢?不好意思,真的是差了几条街。以男单来说,中国球员有4人排在前10名,印尼有3人排在前15名,而大马就只有拿督李一人排在前15名內。一轮比赛中要比三场男单,你觉得大马的胜望是多少?

大马老将黄综翰也撑不了了。。

我国男子羽球队员头重脚轻的隐忧,终於在小组赛爆发了出来。李/古/陈先轻鬆地拿下前2分,之后我们就像表演跳水,全面崩盘,连输3场给日本!是的,是输给从来没有打进过4强的日本。

日本虽然是弱旅,但至少队员年轻、水准平均,有爆冷的本钱。大马的二单和三单,祭出黄综翰和哈菲兹,彻底曝露了大马男单多年来没有接班人的窘境,还有羽总和教练团的保守战术。

在中国,和黄综翰同一期的球员,如夏、煊泽、陈宏,都比黄综翰还小两岁,却早已退出国家队多年了,我国羽总到今天还在操黄综翰,可见多没良心。

老将疲累,小将浮躁,法鲁兹也有份演出了大马羽队鲁莽轻浮的另一面。主场球员表现欠奉,球迷喝倒彩本是常有的事,没料到他差点从球场打到观众席,还好及时被教练按着肩膀,才没有酿成大祸,不过球技、球品算是双输了。

大马羽总信誓旦旦,要在18年后於主场重夺棒杯,但是这场失利,让我们重新面对现实:大马羽队先天不良的缺点,不会隨著国人过度乐观的情绪而消失。而且,大马队在8强的签运够烂,世上羽球最强的5个国家,有4个挤在大马这一组,大马必须先斩丹麦、再克中国,才和签运很好的印尼队在决赛会师。

如果大马走不到这么远,那羽总该检討检討,是不是我们太好高鶩远了。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植建成‧媒体工作者

转载:西南大旱,最缺的是水吗?

来源:两全其美学习社区

西南旱情严重,许多人连水也喝不上,人们开始号召捐款。各种各样的活动出现,比如“一块钱一瓶水”,团中央要求团员和少先队员一人捐一瓶水。我却有疑问,我们最缺的是什么?

首先:如果国家缺钱,百姓捐献义不容辞。但我没看出我们国家缺钱。

大家捐钱前看几个数字:西南抗旱累计投入25.7亿元。沪杭磁悬浮投资220亿元。云南最近3年投入水利水电456亿元,但城乡失衡重水电轻水利导 致农村水利仍极度缺乏,有3000多水库病险。而世博会及配套设施总投资近4000亿元。

更惊人的消息,湖北省预计至“十二五”初期全省投资总规模达到12.06万亿元。三倍于2008年底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接近于2009年湖 北省GDP的10倍。北京大兴区亦庄地块52.4亿,大望京1号地40.8亿,西南两个省的水都不如北京一块地值钱么?还有武汉“纪念辛亥革命”要花 200亿元,建个孔子学院网站花了三千万,中国工会网站改版花650万,做个绿坝一年使用费四千万……

原来国家或地方政府这么有钱,那为什么灾民连水也喝不起?为什么没钱修路修水利?云南病险水库三十多年没修过了……广西挑水老人5年前就交了修路的集资款,现在路还是没有修好。

没看出我国缺钱,天灾的后面是投资不均的旱涝之灾,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却得到太多。

钱要捐,但请领导们也曝曝自己捐了多少,平时花了多少,是何比例。款项使用帐目能不能公开,让不让查证。

我不差捐的这点钱,我怕的是我们每捐一万,就帮政府省了一万,而省下来的这一万,是否还会用在灾民身上?为什么连一个偏远小乡网上公开帐目,都被当成轰动全国的新闻。民众永远会问,我们纳了那么多税,捐了那么多钱,想知道这些钱用去哪了,效果如何,这要求很过份吗?

中国西南部严重干旱

其次:假如灾区真没水了,哪怕我们捐钱从美国运也行,但灾区真的没水了吗?

看一条新闻摘抄:云龙水库是昆明主城区供水水源的专用水。蓄水量足以支撑主城区顺利度过旱期。村民们却没水吃。村民说: “这些水肯定是用不完,为什 么不能救济一下我们,只要坝闸开一个小口,下游几万人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可昆明自来水公司相关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枯水期为保证城市供水, 肯定是不会放水的。”

另一条新闻:23日晚,昆明金色大道金色紫竹园门口中水管爆裂。自来水公司人员赶到后,发现爆裂的不是自来水管就离开了。直到24日9点,几名抢修 人员赶到现场进行修复,冒水点的水流才停止。这段时间流走了多少水,够灾区多少人喝多少天?(现在灾区小学生们一瓶水喝五天)还有灾区某收费站用自然水洗 马路,水管不关任由流掉理由是开关太远。昆明洗车、洗浴中心照常营业。

看来缺水,只是对某些人而言罢了。

一边是号召全国老百姓捐款捐物,一边是水还在花花的流,澡照洗茶照喝,这不是很荒诞吗?

我们缺的不是水,是平等。我们的灾不仅是旱灾,更是投资失衡、长期忽视农民和弱势群体的灾。

所以我想请在昆明的朋友,如果你们没限水的话,接你们家的自来水(能烧开更好),用尽量大的瓶,然后送交相关救灾部门或信得过的人与单位,监督他们送到灾区。这比搞什么全国一人一瓶的“远水”要实际有效的多。政府也可以组织这样的调水,真想帮灾民,这是最实际的。而不是有事就要大家捐钱,等没事了就看见政府部门拿着百姓的纳税存款四处投资花费,甚至某些人拿去公款吃喝浪费、大盖楼堂馆所,然后再有事了,又要大家捐钱了……最后百姓连个使用帐目都看不到。我宁愿向昆明市民买水委托直送灾区,也不愿把钱打进某个我无法查证的帐户。

为什么中国那么怕谷歌?

为什么中国那么怕谷歌?

地球的一秒钟 (One Second of Our Earth)(18-03-10)

发生了什么事?
中国‧百年旱灾恶化‧数百万人无水喝

地球哪一端?
中国 -西南区

有啥特别?
《全球时报》报导,贵州、云南、四川、广西及重庆市出现80年一遇的严重干旱,部份地区的灾情甚至达百年一遇的程度,持续数月的高温少雨天气,导致旱情不断加剧。

其中,贵州省是最严重的灾区,当地88个城市其中86个成为灾区,超过1700万人面临食水短缺,村民天天排队等候领取政府分派的紧急水供。

中国西南部百年干旱

What had happened?
South China drought worsens, threatening crops

Where?
China – Southern Part

What is it so special?
Parts of southern China are suffering from the worst drought in decades, leaving millions of people with inadequate water and huge areas of farmland too dry to plant, state media reported Thursday.

More than 20 million people throughout the southern region are dealing with water shortages and about 16 million acres (6.5 million hectares) of cropland are suffering from drought, the China Daily newspaper reported.

地球的一秒钟 (One Second of Our Earth)(08-03-10)

中国人大和政协会议週一(3月8日)继续进行,当天北京迎来一场降雪,军事警官依旧在天安门广场外,冒著寒冬,坚守岗位。

发生了什么事?
中国‧北京一周三度降雪‧77航班延误或取消

地球哪一端?
中国 -

有啥特别?
乍暖还寒之季,北京週日(3月7日)黄昏飘起雪花,入夜后雪情加大,延续至週一(3月8日)上午,全城普降大雪。

这是跨入3月来,北京在一周內第3次降雪,亦是最大的一次。气象部表示,京城正经历10年来最冷冬季,全市平均雪量为3毫米,在气象定义上为中雪。

What had happened?
Another cold front sweeps in

Where?
China – Beijing

What is it so special?
Beijing – China has continued to be beset by cold weather, even though spring has already arrived.

Rain and snow are due in most parts of the country over the next two days, the China Meteorological Administration (CMA) forecast on Sunday.

一位妇女在安徽省合肥市冒着风雪上路

转载:游龙戏凤

哥本哈根大会原本是要解决气候灾难,结果,它本身变成一场灾难。

奥巴马和温家宝在大会上耍宝,演一出荒诞滑稽版的黄梅调《游龙戏凤》。

奥哥哥批评中国拒绝减排温室气体的审核,惹到温叔叉腰跺脚,心情不好;尔后两次拒绝会见奥哥哥。

奥哥哥情急之下,拍门呼叫:“你准备见我了吗?你准备好了吗?”

温叔扭扭捏捏的开了门,却心有不甘,故意要奥哥哥罚站。

闹完別扭,一对活宝回心转意,携手同行,签下一纸空文,“记录在案”的哥本哈根协议。

话说,正德皇帝游江南,在梅龙镇邂逅李凤姐。正德是好色鬼,江南行是偷腥行程,见到凤姐,暗地叫爽;凤姐也不是省油的灯,看正德白白胖胖,斤两十足,吃定了他。

两人一拍即合,表面上却是拉拉扯扯,欲拒还迎。

正德唱一句:“我和你双双对对配龙凤,深宫上苑度晨昏。”

凤姐就回一句:“我担心受议论,不敢留客人,还是哥哥回来再上门,再上门。”

哥哥影子未到,两人已经迫不及待盖上棉被,进入洞房。

美国和中国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冠军和亚军;去到哥本哈根,其它148个国家都盯著这对哥儿们,看它们有甚么表示。

开始时,两国都假大空,摆出阔气样子,声称要减排多少巴仙,让大家充满期望。

进入会谈,两国却都姿态强硬,绝不让步;中国更是率领一眾第3世界的兄弟姐妹,架起马步,要和美国拗手瓜。

奥巴马与温家宝在哥本哈根会面

三吵二闹之后,哥儿俩把哥本哈根大会搞砸了,其它国家也看傻了。

最后一招,就是仓促签署只有口号,没有內容,也没有约束力的协议;把戏演完,打道回华府、北京。

这时,第三世界快要被海水淹没的兄弟姐妹,这时才如梦初醒,高呼遭到背叛;真正准备在环保减排下功夫的欧洲和日本,也发觉上当。

摆明瞭,美国和中国的利益相同,就是不准备向减排低头,更不愿意受国际监督。

两国就在峰会上演戏,一吵之下,大会破局,再把责任推给对方,自己找个台阶下。

原来,资本主义与具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快要沉入海底的图瓦庐代表说,这有如耶穌的门徒犹大,为了30块银元出卖耶稣,大国背叛了世界和人类的未来。

没错,正是如此;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黄梅调里,他就是阿牛。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09.12.22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