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69:欧元买不到的东西

很多人都爱问我,为什么回来?

为什么在欧洲念书毕业后不留在欧洲工作?

为什么要回来这个剥削人工的鬼地方工作?

答案其实很简单:这里有欧元买不到的东西。

回来几个星期了,却从没感觉那么充实。

虽然都忙到爆了,而且还没能一一通知全部朋友关于我回来了的事情,但却忙得深有感触。

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当然也错失了几场,因为另有要事做),去参加朋友新家入伙的聚会,替姐姐搬家打扫新屋子,替朋友送别,参加朋友的儿子满月派对,探望病重的亲戚,和全家人吃饭等这些种种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不是赚了几个欧元就可以买得回的。

可以陪亲朋戚友们一起渡过生命里重要的时刻,无论是开心值得庆祝的时候,或者严峻困苦的时候,这种经历不是用金钱所能买到的。

欧元固然好赚,在那儿工作的确也很轻松,假期多,薪水福利好,工作压力没那么大,而且我非常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气候,但同时你也注定失去很多东西。

遥远的距离,昂贵的飞机票,漫长的飞行时间,会让你错失非常多事情。

两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身在德国却常常恨自己不住在靠家乡的地方。

亲人去世,好朋友结婚,朋友生命里重大的里程碑,你都不能如愿出席,不能帮忙,不能陪伴,不能分享或分担,这种感觉真的很绞心。

你可能会说我鸡婆八卦,但我就是这样的人。

很多人都骂我:“傻的”,但是我还是一句,有些东西是欧元都买不到的。

Advertisements

#06:我真的变“老”了

农历新年前一星期,期待假期的星期五(09-02-07)

光阴似箭(老土的开场白,但却是最贴切实际的形容)

不知不觉进入社会大学都快两年了。

有什么感想?

朋友们都常常问我同样的问题。

“老了,我变老了。”

这是我的回答。

“乡音无改鬓毛衰”

每次当我从新加坡回家乡时,总会发现已到退休年龄的父母脸上的皱纹日愈纵横交叉,头发日渐由灰转白。

然而,最令我深深感触的是父母俩的记忆力。

他们的记忆力在我每回一次就更显得日渐衰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会常常忘了一些日常琐碎的芝麻小事,比如常忘了把锁匙摆在哪儿,出门后忘了要买些什么……

虽然看起来是很不起眼的小事,但我却觉得他们真的苍老了不少。

如厕不锁门

前几年开始,每次在家里我见到我老爸上厕所时都不锁门,常常只轻轻的把门掩上,仿佛只要被风一吹就会打开而春光乍泄。我们都不明所以,所以我们兄弟姐妹都常爱开玩笑的打赌,看谁敢去踢开那扇虚掩的门。

直到最近我在某健康杂志读到一篇文章,里面说道,很多老年人都会很容易在厕所里摔倒,一旦跌倒后就很难再爬起来,往往会丧命是因为亲人没有注意到或因为开不了上了锁的门而耽误了拯救时间。

我的心抽搐了一阵……

原来我父亲他自己早已察觉到自己已步入那个年段了,他深怕万一他自己跌倒或滑倒后,我们还可以及时开门一探究竟。只是身为儿女的我们竟然没留意到,还以为他是不知羞耻的人。

此刻,我真的觉得他们老了。

人生另一阶段

年年渐渐逼进三十岁大关的我,毕业后就开始工作,最常出席的就是朋友同事们的婚宴,原因无他,只因为我的朋友同事们都到了适婚年龄。

然而,除了婚宴,接下来不得不提就是亲朋戚友们的丧礼了。

从以前我小时候去世的都是我公公婆婆的那代人,到如今去世的慢慢变成只比我大一辈的人。

每当我陪着我父母出席丧礼时,我可以强烈的感受到他们对人生所感到的沧桑与无奈。

就比如我最敬爱的大伯因心脏病去世时,由于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所以走得非常突然。结果即使至今,我母亲依然不能接受他就这么突然的离开我们。

每当提起大伯时,就能看到从母亲眼里所流露出来的一丝丝的哀怨和无奈……
此时,我觉得他们真的老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的大学毕业典礼,2005

我的大学毕业典礼,2005

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黄毛小子了,从以前常爱说谎不做功课的小孩,到叛逆好玩的中学生,到满怀抱负的大学生,到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成人,我已经随着他们变老了。

每当从家乡要返回新加坡时,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有说不尽的感慨。虽然他们依然健康无碍,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却再也遮掩不了岁月所摧残的痕迹。我变老,这个“老”,并不是让我失去生活斗志,活在暮年的“老”,而是让我更懂得珍惜家人、朋友以及身边一切一切的“老”。

如今我对于“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已经不再是停留在表面上的了解了,而是深深的体会和领悟。

所幸的是我还未经历风树之悲,双亲依然健在,所以我还有时间把自己最好的回报给父母。所以笔者希望大家能借着这次新年的机会回家好好和父母聚聚,好好孝敬他们。

风不止,是树的无奈;亲不在,是孝子的悲哀。莫等到亲不待之时才来抱头懊恼。
在此,仅以此文敬祝各位新年快乐,阖家安康以及幸福团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