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纳吉要你开放一点!

贵国首相日前呼吁人民必需”思想开放“。

一个靠抱着《内安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大专法令》来维系政权的伪民主政棍呼吁你“思想开放”,等同于潘金莲劝导你要坚守贞节妇道,蔡CD教导你要对老婆忠心不二。

别再放屁了。。

丢你啊星!讲清楚来,现在到底是人民不开放;还是国阵不开放?

(转载自:文情并茂)

Advertisements

转载:马国族基政治何去何从?

族基政治(race-based politics),指的是基于种族的政治模式,具体表现为基于种族的政党,基于以某一种族占据政治主导权,并享有各种特权等。马来西亚的政治基本上就属于族基政治。

被泼红漆的教堂

在独立后组成执政联盟的马国三大政党,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都是族基政党。不同种族有不同的政治诉求,联盟把三大族群拉到一起,从内部谈判和权力分配解决政治矛盾的做法,曾经为马国带来一阵子的种族和谐,直到1969年爆发了五一三种族流血冲突。

由此而衍生出偏向土著(马来人)的新经济政策,取悦于最大种族,但却明显加深种族间的不满和矛盾,少数族群尤感不快。在反对党势力增长的情况下,对政府的各种所谓肯定或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久已积累不满情绪的少数民族,终于用选票宣泄,导致上届大选国阵尝试到历来最大的败绩。

与此同时,同一种族内部的族基政治也再发挥微妙又可怕的作用。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的支持率逐渐滑坡,巫统和回教党展开了争取马来选票的殊死搏斗,以及马哈迪掌政期间,大力加速了回教化进程,在在埋下了种族、宗教等问题激化的隐患。在不知不觉间,巫统其实已骑上了种族政治的虎背。

面对宗族宗教问题投鼠忌器

因此,我们看到,在面对种族、宗教等课题时,政府总是表现得优柔寡断,投鼠忌器。以这回发生的一连串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遭袭击事件来说,袭击者显然就因此而得到错误的“鼓舞”。当吉隆坡高庭裁决天主教周报《先锋报》可使用“阿拉”字眼,引起一些回教徒不满后,内政部提出上诉,高庭以国家利益为由,批准暂缓执行有关裁决,直到上诉庭裁决此案为止。但与此同时,政府并没有制止情绪激昂的回教徒举行示威(即便只是在回教堂范围内),反而认为应该让他们宣泄不满,这终于导致事态恶化。

《先锋报》事件表面上看来是宗教事件,但追根究底,也是滥觞于族基政治。首先是这种政治使到原本世俗化的政府越来越宗教化,政教分离的界线跟着逐渐模糊,政教混淆,也削弱了政府的道德制高点。禁止他教使用“阿拉”等字眼的行政措施,在其他宗教心目中,显然是不公之举,因此才会诉诸法律途径。但事实说明,法律是解决不了宗教争端的,反倒可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别挑战我们回教徒的底线”(翻译自图里手持大纸牌)

但问题的关键是,除了法律行动,天主教会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答案显然是没有,有的话就是得遵从巫统控制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及多名部长的呼吁,妥协,并放弃使用“阿拉”的字眼,以消弭紧张气氛。但是婆罗洲基督教会西马主席丹尼尔拉乌牧师说,他们早在独立前就使用“阿拉”字眼,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何现在政府禁止他们使用该字眼。

另一方面,天主教周报《先锋报》主编安德鲁神父说,他不会撤销《先锋报》寻求继续使用“阿拉”字眼的法庭案件。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基于內政部已经提出上诉,因此,他不能撤销此案。那么,这场官司将如何了结?不管上诉庭最后作出怎样的裁决,都有一方是不快和不满的,而问题也还是会像没法拆除引信的炸弹,随时可能被引爆。

连日来,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不断警告,当局将援引内安法令对付纵火者,散播谣言者和把课题政治化的人。然而,如前所述,问题的根源其实在族基政治。《先锋报》事件只是爆发点之一而已,之前发生的回教徒抬着血淋淋的牛头向印度教徒示威,一位女回教徒因在酒店喝啤酒被回教法庭判处鞭刑,都能让人一叶落而知秋,感觉马国宗教政治情势之不妙。

归根结底,一个更大的问题,是马国有什么办法从族基政治中解套?上届大选的结果显示,不少选民已经厌倦了族基政治,并要向非族基政治过渡,把选票投给了以非种族作为号召的人民联盟。一连串宗教问题的出现,使首相纳吉所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陷入了困境,而马国族基政治走到今天,显然也已经成了巫统的困境。

转载:教堂愤怒火焰烧掉国阵选票

(时间:2010-01-10 14:07:26 来源:風雲時報 作者:林放)

如果说,使用“阿拉”字眼引起的示威以致演变为袭击和火烧教堂,不能意有所指与巫统牵扯到任何关系,那肯定是脑残了。

身为掌管司法与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烧教堂爆发后,并没有与首相纳吉和内政部长希山慕丁采取灭熄仇怨烈火的步骤,反而高调宣称“马来人不能在典当本身既有权益下,与其他人取得双赢的局面”,回敬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阿拉”字眼应该过闭门讨论解决歧见,这无异是,唯独听命於巫统的愿望,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纳兹里曾痛斥敦马是“该死的种族主义者”,实际上他比敦马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坚认我国的传统习俗,即马来人信奉回教时,“阿拉”就是回教徒的神。但他却不从历史或文献上去承认,几代人之前,天主教把基督之神也有“阿拉”称呼的事实。

搞出“阿拉”争议,把问题带上法庭的虽然是隶属天主教的先锋报,但他们是逼於无奈寻求法律公义。挑起这把火的是2007年12月,时任内政部长的赛哈密禁止该报马来文栏目使用"阿拉"字眼,从而使不愿屈服的先锋报展开诉讼。

高庭法官刘美兰判决政府的禁制令无效和非法后,纳兹里完全不顾藐视法庭,严厉批评法官的判决错误。类似纳兹里的言论如果出自反对党人或公众口中,绝难幸免会面对提控,纳兹里有峙无恐,在在代表由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一贯的横蛮傲慢。

事实上,法庭无法确认,天主教使用“阿拉”会如何混淆回教徒及造成国家的不安。如果政府不采取强势压制行为为难先锋报,今天就不会有这始料莫及的暴力事件。一向鼓吹关注宗教敏感,引为殷诫的政府,其实是触动宗教敏感的始作俑者。

正如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所言,当踩踏牛头示威,抗议兴都教庙宇搬迁未受到迅速及严厉对付时,间接养成了纵火攻击教堂就变得无所谓了。聂阿兹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异口同声认同天主教教徒可以使用“阿拉”。

巫统间接带动暴力事件 火焰将烧毁国阵选票

历届大选,回教党在华社心目中被执政党描绘为极端宗教政党,如今该党领袖纷纷体现中庸、宽容和谅解的胸襟,巫统反而受千夫所指。看来,民联和国在选民心中,将调整那把尺。

“抗议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面子书社群,四方八面的情绪受到拨弄,曾鼓动16万3千248会员加入敌视高庭的判决。这些人之中,包括国际贸工部副副长慕克力、巫统、巫青和女青年团的各级领袖。正由於巫统也卷入情绪的纷争之中,回教徒若参与纵火袭击教堂的疯狂行为,也就合理怀疑巫统间接带动了这些暴力事件。

或许人们可以理解首相纳吉和内长希山慕丁的确置身度外,但是,巫统高层领袖倾巢而出为“阿拉”展开上诉的高姿态,这种讯息导致巫统的支持者、或是别有居心者藉势纵烧教堂以附和巫统的诉求,整个巫统因此背上了无辜的罪名。

无庸置疑,“阿拉”字眼课题足以使巫统拢络马来人回教徒的选票。但是,半途杀出程咬金攻击教堂,这些火焰也烧掉国阵的选票,它不但触怒了非马来人,就连马来人回教徒的认知也不能姑息这种有辱回教教义的恶行。国阵政府最终为这一小撮人的暴行买单。

无论是为了安定各族的惶恐,或为了挽回国阵和巫统的声誉,警方有必要以悬赏的方式加速破案力度,唯有把暴徒绳之以法,才能彻底阻挠这种导致社会动荡的恐怖行为的滋长和延烧。

令伯有话讲2(08-01-10)

什么标题?
纳吉:我们很负责任‧“巫统没鼓动烧教堂”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严正否认巫统领袖应该在“阿拉”课题上被指责。

他说:“不要把矛头指向巫统或任何人,我们都是很负责任的,切勿指这项攻击行动(教堂攻击事件)是巫统所鼓动的。”

令伯讲什么?
老实说,令伯看了这篇新闻后差点就要喷饭了。

令伯在想,即使这暴行不是你纳吉老人家干的,你也脱离不了罪名。就如凌国文兄所说的:“政府如果一早可以接受民间及在野党的建议,设立跨宗教的对话机制,以理性的角度探讨“阿拉”字眼的使用,而不是以一贯的高压手段来企图将课题扫到地摊下,事情会恶化成今天这种局面吗?”

“叫人诧异的是,向来视街头示威为洪水猛兽的内政部长及警方,却对此传闻采取暧昧的立场,堂堂首相竟然还说“我们无法阻止回教徒集会”。这番言论,无异于纵容国阵政府向来所镇压的示威活动。”

这次的暴力事件,我们除了要大力谴责肇事者、呼吁群众自我克制,更要大力谴责执政将近53年、但却在处理跨宗教及种族的课题时严重缺乏智慧与敏感的国阵政府!

“纳吉和他的团队,正是我国宗教及种族关系不断恶化与撕裂的万恶之源!”

令伯有话讲(12-11-09)

什么标题?
警队镇压废内安法令大集会
发973催泪弹耗资近9万元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ISA Demo在8月1日的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中,警方及镇暴队共发出973枚催泪弹,并耗资8万9370令吉零5仙,以驱散当日的集会人群。

废除内安法令联盟是在8月1日,成功号召超过2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走上吉隆坡市中心街头,与警方的数百枚催泪弹和水炮攻势周旋逾两小时,表达他们渴望废除这项恶法的坚决立场。

令伯讲什么?
如果要问大马警察什么最厉害?

令伯认为那应该是发射催泪弹吧!!简直就是经验十足。

然而就如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问的问题一样:“人民犯什么弥天大罪?”

人民会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因为希望政府正视内安法令被滥用的问题。

集会自由和透过和平情愿表达意愿是基本人权,政府不应因为不认同参与者的意见就肆意打压,何况是对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进行武力镇压!

801大集会后,国政政府承诺会检讨修正内安法令,结果至今只闻楼梯响,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诚意不足。

对此,令伯的立场还是一贯不变,令伯要的不是修正内安法令,而是废除内安法令!!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