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本末倒置的污桶和麻花

头戴巫统帽子,身穿巫统T-恤的滋事者2月26日下午到旧关仔角的绿色集會2.0反稀土厂活动闹事。

滋事者踩踏草地搬走以纸盒砌成的Lynas英文名后,放在地面上踩踏。前面左二白衣者是土权组织(PERKASA)槟州東北县主席利祖阿(Mohd Rizuad Mohd Azudin)

污桶及土犬的流氓支持者昨日行暴干扰槟州绿色集会,今日已在各地掀起舆论,而今天诸位“国震”狗官也齐发文告,说除了调查滋事者外,也同时必须调查英哥。

原因是什么?

各位看官不用想得太复杂,原因很简单,只因为肢体冲突是在英哥抵达绿色集会现场后才爆发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英哥真的到达绿色和平聚后会惹到那些污桶流氓不爽或愤怒而滋事打人,你觉得警方需要调查英哥吗?

如果英哥这样也有错,也要背上罪名,而那些流氓却可以理直气壮的动粗打人,用安全帽打伤记者,那么你不觉得这是本末倒置吗?

如果这样的逻辑可以成立,那么下次CD哥出现在我的周围后,我也可以随意打人了,不管他有没有说话,不管他有没有走动,反正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让我觉得他在挑衅,看不顺眼兼令我不爽。

如果拿鸡或土犬出现就更棒了,我便可以直接拿出机关枪对那些狗官贪官扫射了,因为他们是令我多么多么的肚懒。

我们到底活在哪个社会了?到了二十一世纪,怎么我会以为我回到了以前Brave Heart的年代,不爽被可以直接动武。

而且更奇怪的是,我们可爱的polis伯伯就坐在一旁,尝将冷眼看流氓打记者,被问道为什么不采取制止行动,他们冷静的回答:我们在评估形势。。。

#¥%—*!@, 我在想,这些猪头不是要等到出人命了才认为事态严重吧?

有怎样的政府,便有怎样的警察;有怎样的警察,就有怎样的流氓。

如果你还真的认为我们是民主先进国,保重吧!别等到有天这些“污桶流氓”当上了政府你才来报警。

一名记者遭相信是巫统和土权组织的支持者暴力对待。

周圣栋的右手无名指被致伤,其左眼也有血丝。他已在槟城医院检验,由于头部被人用头盔袭击,因此需以X光扫描头部,以让医生确诊其伤势。

完美诠释“袖手旁观”这个成语。。

记者(青衣者)遭相信是土权组织与巫统的支持者团团包围。

记者高声呼救,但滋事者依然照打不误。

Advertisements

转载:养牛都会养出弊案?

(原文:凌国文

一个连养牛都可以养出弊案的国家,实在没有什么事情是tak boleh的了。总稽查司报告今年最具“观赏性”的项目之一,正是这个涉及2亿5000万令吉的“国家养牛计划”。

话说体恤民情的政府为了确保人民有足够的牛肉吃,早在第9大马计划下便提出了这个充满前瞻性的“国家养牛计划”,并委任“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落实这项神圣任务。

养牛计划

按照计划,这家养牛机构必须为我国市场提供40巴仙的牛肉供应,同时负责在全国各地开设130家“卫星养牛场”。以大马每年超过16万吨牛肉的消耗量来看,负责提供40巴仙牛肉供应量,这家养牛机构的持有人好比获得了政府的长期饭票。

除了提供财路,我们的政府还送佛送到西,很贴心地为这家养牛机构提供高达2亿5000万令吉的低息贷款。有关贷款合约于2007年签署,而截至2010年杪,该公司已获得其中的1亿3472令吉拨款。

财路开了,贷款拿了,牛肉没有来,问题却先来了。根据总稽查司报告,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本该在2010年生产8000头牛,可是在稽查时却发现养牛中心只饲养了3280头牛,仅达目标的41巴仙。按照当初目标,有关养牛中心每天应该屠宰1000头牛,可是目前只屠宰大约20头。原本应该提供40巴仙牛肉需求量,养牛中心仅能供应约0.6巴仙。至于那个在全国各地开设130家“卫星养牛场”的大计,截至2011年3月,却仍然未被启动

总结4个字:货不对办

当年批准此计划的农业部长,现时已贵为副首相。被记者追问此事时,副首相云淡风轻地指示记者去询问现任的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找上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轻描淡写地表示,这个计划的失败纯粹是经验不足。

无需劳烦反贪污会开档调查,官爷们马上可以明察秋毫,排除舞弊的可能性。

对了,差点忘了提及,国家养牛机构有限公司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来自巫统的妇女部长莎丽查的丈夫!

#72:我要Bersih!

拿鸡,虽然我平日不鼓吹骂粗口,但今天刚出差回来,一打开电脑看到大马新闻,还是生气到忍不住想要对你说一声:“吊你!!”

你说巫统不会以牙还牙,不会动用巫统三百万党员上街示威报仇。

当然了,你都已经有一群无耻的流氓爪牙了,又何须出动巫统的党员呢?

巫青游街示威两小时横行无阻

看看你的巫青朋友在槟威大桥上叫嚣的样子,多么威风?拿的布条又尽是恐吓人民的,什么“土著在朝,华人在野,大马华人有希望吗?”,什么“粉碎冠英”之类的,看到的尽是挑衅的字眼。

净选盟的游行是要求有个公平的选举,你们土权与巫青的理由是:你们净选盟造成人民不便,我们也来造成人民不便,阻塞大桥,看谁对谁更造成不便!

别跟我说土权或巫青和你们巫统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认为,他一定是白痴。

所以我想,如果这个国家继续交给你国阵打理,我们大马华人才真的没希望

因为你故意放任这一小撮种族极端份子在外任意叫嚣挑衅,造谣分裂国民,煽动圣战暴乱。

净选盟提出的八点诉求,有哪点过分了?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了,我还是要在这里列出来:(1)全面清理选举名册;(2)改善邮寄选举程序;(3)实施点墨制;(4)至少有21天竞选期(5)个政党可以公平在媒体曝光;(6)加强选举法令的执法;(7)消除贿选;(8)停止龌龊政治。

你说:“我们胜出因为获得人民的支持。我不愿意靠欺诈成为首相。我成为首相,是因为人民支持我们(国阵),人民信任国阵。”

吊你阿星!我多想去盖你两巴,问你睡醒了没有?

最近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所揭露的,证明其母亲住家出现“幽灵选民”之后,选举委员会终于承认,共有6人登记在其母亲住家的地址下。选委会秘书卡玛鲁丁还辩称无权纠正问题。(原版新闻:点击这里

我靠!这些不是欺诈吗?选民册有错误,如果连选委会都无权纠正问题,那么谁才能纠正?是不是需要国会三读才能修改选民册的错误?

好啦,这个case只有6个选民,你可以辩称这只是选民登记错误。

那么今天跟据部落客Milo Suam所揭露的,一间地址为“1155, Kg Bagan Serai, Jalan Sembilang, Seberang Jaya Permatang Pauh”的小屋,总共有88名不同种族的选民登记在其屋檐下!(原文:点击这里

套句国文兄的一句话:“这个神奇小屋非常1个马来西亚!

那么你打算怎么说?又这么刚好同时这么多人登记同一个地址?

黄色就是犯法?

你说骗话就算了,现在靠腰的你竟然胡乱逮捕一百多人,胡乱诬陷人家是国家特务,你妈的,所有在我国的外国人都是特务吗?实习生、观察员全都变成了特务,动不动就说人家是韩国特务,菲律宾特务,共产党特务。

那些在槟城示威,攻击恐吓记者的巫青朋友就是爱国表现?而我们这些要求公平选举和平请愿的就是要颠覆国家政权的外国势力?现在搞到要警方动用内安法令逮捕人,要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监控和封锁网站,要大学校方警告开除参与的大学生。。

喂,拿鸡,我们只要求公平选举罢了,怎么搞到好像要了你和螺丝马这两条命?难道亏心事做多了?我们当中又没有蒙古人,你怕什么?

还有最后,我亲爱的马华民政朋友们,如果你认为净选盟是故意找麻烦,那么拜托你们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好吗?别再像哈巴狗一样跟着巫统的尾巴后面舔屁股了。

I'm Bersih

#70:免死金牌

有时候真的很怀疑Perkasa的依布拉欣是不是中国古代清朝人的后代,不然怎么会无论左看右看,都觉得他身上有带着他祖宗留给他的免死金牌?

Ibrahim Ali

不然为什么这种杀千刀的人,常常弄到全国上下鸡犬不宁,鸡飞狗跳,弄到每个人神经紧张,对他咬牙切齿,偏偏从区区的警察到政府高官部长都对他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这不是有免死金牌吗?不然还有什么?

动不动就要搞圣战,动不动就要誓死流血捍卫马来特权,动不动就焚烧和践踏别人的肖像,动不动就要搞种族厮杀,叫华人在家囤粮,结果?浪费的只是报纸评论的版位,评论人的口水和热爱这个国家者的脑细胞,而他的一根汗毛都没少,就连部长都每天还得替他找借口开罪。

除了我国亲爱的首相纳吉以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以为这个国家是“dia bapa punya” (他爸爸的)的人渣。他以为这个国家是他爸爸一手创立的,所以没有王法,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法律的束缚和制裁。

Superkasa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该死,那么你就可能会陷入顾此失彼的局面,从而忽略了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的真正原因。

即使今天这个依布拉欣死了,明天还是会冒出无数个“依布拉欣”!

这个所谓的“免死金牌”,说到底还不是巫统给的?

对依布拉欣的所作所为一直保持旁观的巫统,无论你多么的不忿或生气,他们只会在一旁静看冷笑,还有一直被依布拉欣牵着鼻子走但还总是自认“高调问政”的马华,身为政府的一部分,每天能做也只能发发文告,谴责谴责,结果只是越凸显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就是这样的政府,造就了无数个“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

别只看“依布拉欣”这个终端产物而不去追究上头的生产机制。

如果真的想要一劳永逸干掉“依布拉欣”这种人物,就必须先除掉他手中的免死金牌,那就是必须让巫统下台,让马华去做反对党以便可以继续高调问政和继续发文告。

也只有这样才能整顿我们的司法,也同时为我们根除“依布拉欣”这种种族主义极端份子。

#57:我有强迫症

以前在还没有自己的部落格的时候,我常常把一些看到的网路媒体新闻转寄给我所有的朋友,无论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甚至是工作同事 。

强迫症

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我都照旧转寄给他们,除非他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他们不愿收到类似的邮件,我才把他们的电邮从我的名单中抽取出来。

所以,我的朋友都说我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

由于我转寄的新闻主要都是揭发政府的行政弊病,或都是在揭开社会黑暗的一面,更有大部分是被由政府操控的主流媒体封锁的新闻。

所以他们不是觉得我悲观就是消极,好像怎么都看不到马来西亚的好,看不到国阵政府的功劳,看不到巫统马华的苦心。

所以,我的强迫症的全名为 “消极悲观强迫症”(Passive Pessimistic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PPOCD)*。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我也不清楚。

每当我看到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或新闻的时候,都会顿时觉得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是要怪罪我体内天生的热血呢,还是要怪天秤座的正义感呢?

我不赞颂政府,不替执政党涂脂抹粉,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不需要我来做,这种神圣的工作有很多政客御用的名嘴铁笔排着队来做,他们自会不遗余力的使出全力确保每天你翻开报章,打开电视收音机都可以看到,听到,对某某政客或某某政党的“伟大事迹”歌颂与赞赏,仿佛天下太平,歌舞生平。

就是因为这些“歌颂”与“赞赏”占了全国主流媒体的大版面,让我觉得好不担心。

神圣的工作我担当不起,只好扮演一些坏人的角色。只能希望通过一些新闻或评论,让大家能更可观更全面性的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了解现在马来西亚正在面临什么问题,而且将走向何方。

现在的马来西亚其实病得不轻,原本就有久久不能痊愈的“种族主义嚣张”,“一党独大”,“恶法当家”,“警察执法不当”,“司法不公”,“贪污腐败”等旧疾,最近又染上了“大学排名跌出世界两百大”,“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阿拉与牛头病”,“土权当道”,“校长大过教育部长”,“蒙女死因不明”,“战机引擎不见”,“赵明福沉冤待雪”等传染病,让人感到马来西亚时日无多,怎能叫人不担忧呢?

这些大大小小的顽疾看起来罪魁祸首是因为政府腐败,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国民造就了这样的强势政府。

这些顽残旧疾不是一时一日,三汤两药就可以解决,要根除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关心和努力。

我妈常担心我因为常说了很多得罪政府的话而回不了国,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现在的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改变现状的话,就在不久的将来,马来西亚将走上没落的不归路。

到时还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外甥女外甥男那一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注*:这些英文学术病名,除了第一个是正确的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改篇的,别胡乱引用喔 ^_^

令伯有话讲(17-08-10)

什么标题?
曹智雄:国阵虽有“一党独大”‧马华爭华社权益不气馁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曹智雄表示,国阵成员党內確实出现“一党独大”的现象,不过,这无阻马华多年来持续捍卫华社权益的努力。

他强调,马华过去多年不断为华社争取权益,惟国阵成员党內不时出现一些不讲理的领袖。

令伯讲什么?
其实这个新闻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令伯突然有感而发。

看到马华里有些“义士”们那么鞠躬尽瘁,看了好叫令伯心疼。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如我们就帮他们马华一把吧。反正不论马华如何努力,巫统还是一党坐大,巫统里的那些“不讲理”混蛋粉肠还是层出不穷,执迷不悟,不如我们帮你们马华一把,直接让国阵倒台,那么马华诸公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巫统一党独大

如果马华成为反对党,相信届时马华诸公们说话也可以大声一点,有骨气一些,不用每天看风向发表言论。看看最近你们的老大老蔡,人家副首相轻喝一声,马上又要发文告转口风,多么难看啊。

令伯有话讲(08-08-10)

什么标题?
阿末受封“民族英雄”高举短剑
槟巫统警告勿挑战马来人耐性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马来“民族英雄”

新闻大意?
巫统升旗山区部大会如期召开,“寄居论”主角阿末依斯迈虽早宣布不回锅担任主席职,但他今午一步入会场,依然受到全体党员英雄式的迎接,成为全场的不二焦点。

大会在开始前,更特别安排为他戴上印有“民族英雄”字眼的黄色肩带及二个徽章。

他则率领党员高呼几声“马来人万岁”,然后快速高举及亲吻马来短剑。

槟州巫统宣传局主任慕沙(Musa Sheikh Fadzir)在主持开幕礼时未警告,槟州马来人将再度崛起,而不被视为懦弱。

“不要测试槟州马来人的耐性,因为是有底线的。不要企图玩火。”

令伯讲什么?

欢迎回来。。

令伯还多担心阿末不会回来了。

现在证明令伯的担心是多余的。别小看这个阿末,当初能在槟城上演308政治海啸,让民政党输到脱裤,阿末可说是重要的推手之一。

如果没有他,就不能显示出许部长的懦弱;如果没有他,就不能显示出民政党的无能;如果没有他,就不能充分显示出巫统的霸权,真是多亏了他。。

如今如果大选已近,阿末这么高调复出,那么令伯还真的松了一口气。。谢谢你,阿末

转载:马华公会-乘客还是深宫怨妇

巫统副主席阿末查希公开讥讽马华公会为国阵的“乘客”,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连忙反驳前者言论,魏总团长更辩称马华是国阵的“船长之一”。

这种话,不能自己讲自己爽,还要看是否符合现实。阿末查希、蔡细历及魏家祥的言论,到底谁对谁错?308大选以及后来10场补选中的华裔选票,再加上在重大课题上的决策权(如早前由巫统说了算的赌球执照风波),早就给大家提供了答案。

可悲的马华公会

蔡细历翻身上任总会长以来,极力营造所谓的“高调”形象。可是,在这位名为新任总会长,实则却是老派政治人物的思维中,还是摆脱不了过去数十年来马华公会身为政府一份子,却又不断高喊向政府争取华人权益的“自己向自己争取”之荒唐戏码。这种“争取”越高调,反而越显马华的当家不当权。

阿末查希的“乘客论”,再次折射出马华公会在国阵既定格局内的窘境。

马华公会当前最大的危机不是当家不当权;而是明知道自己当家不当权,也了解到华社无法接受自己当家不当权,当却无力突破这个困局。

蔡细历及马华衮衮诸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求神拜佛企盼巫统由开明中庸者来领导,不要过于为难马华。而巫统一旦出现开明领袖(如2004年的阿都拉)、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像开明领袖者(如现在的纳吉),马华领袖就会卯足全力呼吁华社“支持这些开明的巫统领袖,成为这些巫统领袖改革的后盾”。至于马华公会本身有什么卖点,这点早已不重要,反正就连马华领袖自己也说不上来。

2004年及2008年的两届大选已经证明,马华公会成也巫统,败也巫统。蔡细历跳过这两届大选不看,引述上个世纪1999年的全国大选,国阵靠华裔选票惊险过关的往事来论证马华对国阵的贡献。如果马华对国阵最后的贡献,是要回溯12年前的陈年旧事,我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责怪阿末查希讥讽马华为国阵的乘客。

马华公会最后的辉煌,凭借的是当年华社对回教党的排斥,以及对回教国的恐惧。时移势易,当回教党品尝到靠拢中间路线的好处,当华社已不再如当年般排斥回教党,马华公会还有戏可唱吗?

将所有发表狭隘言论者都归类为“只是一小撮人的偏激看法”,是马华公会近年来所剩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阿末查希贵为巫统第一高票副主席,乃巫统第三把交椅,将他的言论视为“一小撮人”或“纯属个人”的看法,无疑是自欺欺人。

如果阿末查希还不够分量,副首相够分量了吧?近日慕尤丁再度炒作“回巫会谈”、“马来人大团结”的课题,视回教党为洪水猛兽的马华公会情何以堪?

我们不应怪罪老蔡领导无能,毕竟格局已定,回天无力;我们也无需怪罪阿末口无遮拦,毕竟乘客论不见得全错,马华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被人看扁。

低调也好,高调也罢,抱怨完,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忍受。这么看来,马华倒不像乘客,而更像一位深宫怨妇。

(作者:凌国文)

转载:将军太多士兵太少

林冠英和聂阿里隔空对骂,两人大头照各据版面一方。但是,谁是聂阿里?

不,他不是回教党的聂阿兹喔!聂阿里和聂阿兹可是差了九条街,不可混为一谈。细看之下,才知这位阿里是中央派驻地方监督工程进度的公务员,哗,还有这种职位的官员,真是长见识了。

吵架的导火线,是一座15万元的拱门。当初这座拱门,林冠英认为不必建,但阿里不服,说如果不建拱门,其余700万的中央拨款就没啦!好了,拱门建好了,成了危楼,要拆除。林冠英急跳脚,要阿里赔钱。

说实在,林冠英和其他州的首长和大臣相比,是一个异数。你看,去年7月登嘉楼体育馆轰然倒下,那可是花了1亿1000万兴建好才一年的新馆啊!结果登州大臣眉头也没皱,只是咕浓两句,人家可是豪气得很,身为半岛最穷的州之一,对相等于15万元700多倍的白象工程也视若无物。反倒是小家子气的林冠英,对槟州15万元的“小工程”大惊小怪。难怪阿里要斥责他“没礼貌”。

还有还有,去年10月霹雳金宝的那座吊桥,也是一夜间垮掉的,害到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的3名小学生魂断桥下,还惊动反贪委会说要介入调查。金宝吊桥也只是建好一个月,和槟城拱门可说是“相互辉映”,人家赞比里就很“识do”,没有一天到晚嚷着要追究责任归属,林冠英看起来是太执着了,难怪阿里要骂他“有失身份”。

倒是聂阿里,显然是个人物,一位七品公务员(也可能是八品、九品,请读者指正),竟然可以让一众官位比他高的州议员,担任他的左右护法,陪他召开记者会炮轰林冠英。此人确有大将之风,能让自己从小卒变将军,让別人从将军变小卒。

在大马,有太多像聂阿里这类自诩是“将军”的人马,造就了百万公务员团队中有太多的将军,服从号令的小兵却又太少。

如今,连纳吉都发现许多小拿破伦是他改革的障碍,但问题是,他会不会下定决心,整党纪律,亮刀对付这些土霸王呢?他最好尽早行动,否则他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了和前首相阿都拉一样的困境。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植建成

转载:马华进了一个乌龙球

马华公会领导层难得在赌球合法化的课题上站稳脚步,对准龙门大脚一射,皮球应声入网!可是自家阵营却鸦雀无声,原来是一粒乌龙球。

马华新科副总会长兼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日前才刚公开力挺赌球合法化,并抨击持反对立场的民联,是在发现人民的反弹后才“见风驶舵”;岂料数小时之后,首相纳吉宣布政府尊重人民反对的意见,决定不发出赌球执照。

颜副部长不懂是否也决定追随首相的立场,对民意“见风驶舵”一番?

不过话说回来,马华公会在国家重大课题上总算敢于表达自身的立场,这是值得认同的。然而,在这个“赞成赌球合法化”立场的背后,却也折射出对马华公会的几道疑问。

第一,政府当初决定对爱胜阁发出赌球执照“批准信”之前,马华公会是否有份参与此项决策?或退一步地问,马华公会是否有被决策者事先咨询或照会?如果有的话,马华公会理应一早对此课题有了明确的立场。可是为何在赌球合法化课题引起争议的初期,马华中央领导层仿佛置身事外,直到此课题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才姗姗来迟地召开会长理事会议决本身的立场?

第二,颜炳寿表示“若有合法管制,我个人支持赌球合法化”,这基本上也是马华会长理事会的立场。可是,颜炳寿官拜堂堂副部长、马华公会身为第二大执政党,难道对政府是否已经制定合法管制的措施也一无所知?如果马华清楚政府的管制措施,为何颜炳寿还会说出“若有合法管制”这种假设前提来支撑本身的立场?如果马华还不清楚政府是否已经制定一套全面的管制措施,为何却不顾华社反对,贸然作出赞成赌球合法化的决定?

乌龙球

第三,赌球合法化与否,反对的不止是民联三党,还包括马华的国阵盟友民政党、柔霹吉登州巫统、无数的华团及非政府组织,甚至是自家的一些中央领袖如魏家祥、地方领袖如:周连琼及宋奇材等,可见反对赌球合法化乃跨越政党、跨越种族的民心所向。为何看在一些马华中央领袖的眼中,却是“民联的政治炒作”?莫非上述与民联持同样立场的党团及个人,全都在捞取政治资本?抑或全都被民联误导了?如果民联真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马华公会恐怕真的可以收拾包袱了。

第四,在国阵内部支持及反对声浪互不相让之下,最后决定还是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商议后一锤定音,“不发出赌球执照”成为政府的最终立场。巫统此举可以被诠释为“俯顺民意”;可是这个“俯顺民意”的决定岂不让马华枉作小人,背上“违背民意”的罪名?

综上所述的四大疑问,恐怕会让蔡细历最近为了重振马华所尽的一切努力皆付诸东流。不过,对于马华更大的伤害,却是纳吉宣布政府推翻批准赌球合法化的决定的时机与场合。纳吉是在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之后才作出宣布,而不是内阁会议之后,也不是国阵最高理事会之后。

马华公会要当家又当权,这场球恐怕比朝鲜被葡萄牙慨赠7粒光蛋那场更险峻啊!对了,还没算上一些乌龙球呢!

(作者:凌国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