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57:我有强迫症

以前在还没有自己的部落格的时候,我常常把一些看到的网路媒体新闻转寄给我所有的朋友,无论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甚至是工作同事 。

强迫症

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我都照旧转寄给他们,除非他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他们不愿收到类似的邮件,我才把他们的电邮从我的名单中抽取出来。

所以,我的朋友都说我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

由于我转寄的新闻主要都是揭发政府的行政弊病,或都是在揭开社会黑暗的一面,更有大部分是被由政府操控的主流媒体封锁的新闻。

所以他们不是觉得我悲观就是消极,好像怎么都看不到马来西亚的好,看不到国阵政府的功劳,看不到巫统马华的苦心。

所以,我的强迫症的全名为 “消极悲观强迫症”(Passive Pessimistic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PPOCD)*。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我也不清楚。

每当我看到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或新闻的时候,都会顿时觉得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是要怪罪我体内天生的热血呢,还是要怪天秤座的正义感呢?

我不赞颂政府,不替执政党涂脂抹粉,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不需要我来做,这种神圣的工作有很多政客御用的名嘴铁笔排着队来做,他们自会不遗余力的使出全力确保每天你翻开报章,打开电视收音机都可以看到,听到,对某某政客或某某政党的“伟大事迹”歌颂与赞赏,仿佛天下太平,歌舞生平。

就是因为这些“歌颂”与“赞赏”占了全国主流媒体的大版面,让我觉得好不担心。

神圣的工作我担当不起,只好扮演一些坏人的角色。只能希望通过一些新闻或评论,让大家能更可观更全面性的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了解现在马来西亚正在面临什么问题,而且将走向何方。

现在的马来西亚其实病得不轻,原本就有久久不能痊愈的“种族主义嚣张”,“一党独大”,“恶法当家”,“警察执法不当”,“司法不公”,“贪污腐败”等旧疾,最近又染上了“大学排名跌出世界两百大”,“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阿拉与牛头病”,“土权当道”,“校长大过教育部长”,“蒙女死因不明”,“战机引擎不见”,“赵明福沉冤待雪”等传染病,让人感到马来西亚时日无多,怎能叫人不担忧呢?

这些大大小小的顽疾看起来罪魁祸首是因为政府腐败,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国民造就了这样的强势政府。

这些顽残旧疾不是一时一日,三汤两药就可以解决,要根除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关心和努力。

我妈常担心我因为常说了很多得罪政府的话而回不了国,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现在的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改变现状的话,就在不久的将来,马来西亚将走上没落的不归路。

到时还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外甥女外甥男那一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注*:这些英文学术病名,除了第一个是正确的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改篇的,别胡乱引用喔 ^_^

Advertisements

令伯有话讲(12-11-09)

什么标题?
警队镇压废内安法令大集会
发973催泪弹耗资近9万元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ISA Demo在8月1日的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中,警方及镇暴队共发出973枚催泪弹,并耗资8万9370令吉零5仙,以驱散当日的集会人群。

废除内安法令联盟是在8月1日,成功号召超过2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走上吉隆坡市中心街头,与警方的数百枚催泪弹和水炮攻势周旋逾两小时,表达他们渴望废除这项恶法的坚决立场。

令伯讲什么?
如果要问大马警察什么最厉害?

令伯认为那应该是发射催泪弹吧!!简直就是经验十足。

然而就如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问的问题一样:“人民犯什么弥天大罪?”

人民会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因为希望政府正视内安法令被滥用的问题。

集会自由和透过和平情愿表达意愿是基本人权,政府不应因为不认同参与者的意见就肆意打压,何况是对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进行武力镇压!

801大集会后,国政政府承诺会检讨修正内安法令,结果至今只闻楼梯响,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诚意不足。

对此,令伯的立场还是一贯不变,令伯要的不是修正内安法令,而是废除内安法令!!

玛丽娜,妳不是……

她的名字是玛丽娜恩道(Marina Undau),她住在砂拉越內陆的斯里阿曼,她的父亲是伊班人。

17岁的玛丽娜,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身份感到怀疑:她是伊班人,大家认为的砂拉越土著。

她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获得9个A和1个B。以全国水平衡量,或许不算顶尖,但是,在教育资源短缺的东马內陆地区,这是了不起的成绩,是家族的荣耀。

在大马的扶弱政策之下,玛丽娜应该获得特別的照顾,她应该比西马资源和条件优厚的土著,更有资格被送到国外深造。

然而,她没有这个机会。

她是个谦虚的女孩,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进入本地的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以便一年后可以升上大学。

这是一个很谦卑的心愿,以土著学生考得如此成绩,要进入大学预科班,简直是轻而易举。

Marina Undau然而,她的申请被拒绝了。

理由:她不是土著。

教育部审核她的背景时,发觉她的母亲是华人,因而认为她不具土著资格,把她排除在大学预科班之外。

她的父亲几次上诉,都被驳回;说你不是就不是,我们是按照规矩来做事。

玛丽娜伤心莫名。只因她是一个混血的伊班人,血统不够纯正,所以,她不能进入大学预科班。

她不瞭解马来西亚的种族政策,她不清楚西马的官僚作风,她不明白她是种族主义底下的另一个牺牲者。

有谁能够告诉她,以扶弱为名的土著政策,为甚么不能照顾一个生活在恶劣环境之下,却积极努力,想要改变命运的伊班/华裔子民。

难道她不是真正需要照顾,而且值得照顾的弱势群体吗?

如果一种扶弱政策,不能真正的去帮助需要照顾,值得照顾的人民,那么,这种扶弱政策,还有甚么存在的意义!

或许,当这个事件被带到政治高层时,会有网开一面的机会;对於政治人物而言,施予小惠並不困难,而且还能得到宽宏大量的美誉。很多的爭议,不都是这么“解决”的吗?

但是,问题在於这个封闭和腐朽的制度。它继续浪费国家社会的资源,它继续扼杀年轻聪慧的人才,它继续消耗公平和正义的价值。

它也继续在分裂这个国家。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09.11.04

#50:还明福一个公道

我不是行动党的党员,所以我不认识谁是赵明福。

但是一桩震惊全国的离奇命案,却让举国上下都认识了他,也点燃了每个人心中的怒火。

一百万个问号。。

这桩命案,无论涉及的人物、时间、地点,一切都是那么的离奇。

死者赵明福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事发时间是半夜凌晨三点到隔天中午,而事发地点就在反贪委员会办公室。

反贪委员会在盘查欧阳捍华(其他的包括搜查刘永山,调查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而扣留其助理赵明福回反贪局协助调查。

乍看之下,反贪委员会对付的几乎清一色都是雪州民联华人议员。

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民联的贪污案就不可以查,但是无论如何看来看去,都觉得反贪委员会的努力追查是有“方向”,不然为什么众所周知的“查宫”、“基宫”、巴生自由贸易港丑闻,这些动辄都上百万、千万甚至是上亿的案件(注:巴生自由贸易港涉及的款项的是125亿喔!)嫌犯到现今依然逍遥法外?

是不是自己人就不查自己人?这种避重就轻的调查,没有轻重之分的行事,怎么能叫人不对反贪委员会生疑呢?

虽说反贪委员会理应独立操作,但是这种针对性的调查难免会给人们一种不公或针对性政治迫害的偏袒印象。

撇开党派不谈,这些案件只涉及区区几千块的款额,便被“马拉松”式的盘问了23小时,更甚的是,赵明福本身不是嫌犯!

一百万个疑点。。

有人说是被政治迫害,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被推下楼,有人说是不小心坠楼。。

BengHock

霎时死因不明,众说纷纷,留下的是一百万个问号。

但是,试想想,一个即将要注册结婚,而且已有两个月大的骨肉的人会这么轻易的选择轻生吗?

我认为郑丁贤在其专栏里提到的行动最是迫切需要执行。

其中包括了:

一、行动党和民联友党,以及律师公会、人权组织、华团,应该马上成立一个联合行动委员会,匯集所有资源和力量,处理此事。

二、即刻终止反贪委会主席阿末赛益、调查主任苏克里、雪州主任嘉阿法等人的职务。

三、即刻扣留所有涉及调查盘问赵明福的反贪委会人员,避免他们互通消息,进行串供。

四、在最短时间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等週三的內阁会议才决定。现在的通讯如此发达,政府领导人早就应该通过视讯会议,作出决定。

五、必须是完整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打折扣;甚么內部调查、警方调查、独立调查,都绝对不足够;人民只能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这是底线,不能妥协。

给我真相!

看看我们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他要去跳楼?”以及反贪污委员主席阿末赛益的“反贪污委员会不应被指须为赵明福的丧生负上责任!”的那些嘴脸[1],再看看那些“巫统报”的“质疑马来人能力”的种族论(详情点击这里)这些人都该捉来打嘴巴。

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推卸责任,不是含糊不清的答案,不是似是而非的理由,不是不分黑白的种族情绪,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事情的真相以及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个明福就够了,别再让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了。

(谨以此文献给赵明福的家属,希望他们节哀顺变,要相信:天地有正气!)



[1]http://www.sinchew.com.my/node/123020?tid=1

#47:乌烟瘴气的十月

2008年的十月,大马到处都是乌烟瘴气…

充斥着种族主义的毒气,让人觉得难以呼吸。

总经理事件

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委任原任副总经理的刘秀梅为雪州经济发展局总经理后,反对之声不绝于耳。

反对的理由很简单,此举是忽视了马来人的利益,原因?因为…

  • 雪州发展局是为马来人而设,目的是推行马来人议程,所以必须由马来人来领导。
  • 而且雪州发展局的领袖,必须了解回教,奉行回教价值。

原来不是因为工作能力,而是因为刘秀梅的肤色。

巫青团更在近日呈了一份备忘录给雪州苏丹,要求重新检讨卡立的决定。

槟州路牌事件

无独有偶,近来槟州路牌事件也是闹得满城风雨。

槟州路牌事件

槟州路牌事件

事缘近来槟州行政议会通过提案,设立了多语路牌在乔治市古迹区一带,随后的反对之声更是潮起潮落…

原因也很简单:

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部長拿督沙菲益阿达指出,此举乃将语文作为政治课题,将引发没完没了的争议。

他更认为,槟州人民已经明白国语的路牌,而游客则可向警员询问道路,因此不需要多种语文的路牌!

非理性的极端思维

从他们反对的言论中,不难发现他们的论点都是非常可笑和偏激的。

雪州经济发展局什么时候成为“马来人议程”的执行部门?

那么这么多年来,在国阵的领导之下,非土著的缴税是否都只花在所谓的“马来人议程”里头?

一个以投资为主,负责为州政府赚取盈利的臂膀公司,为什么要了解回教价值呢?

他们到底是需要有经验、能力的人担任总经理抑或是需要一名宗教司担任总经理?

而置放多语路牌是否就是对国语不敬呢?

更何况联邦宪法没规定不可置放其他语言的路牌,何来违反宪法?

种族主义幽灵

Malaysia Truly Asia?

Malaysia Truly Asia?

纵观上述课题,不难发现大马到处都充斥着种族主义的幽灵!

就连民联里也不乏此等“贱人”,如公正党居林万拉峇鲁国会议员祖基菲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欲知更多详情,请点击这里

就看刘秀梅事件,这已不再是单纯国阵和民联的立场对立,而是已演变成巫统联手回教党对抗其他政党,如公正党、行动党和马华,这是何等病入膏肓啊。

这些人的思想狭窄,目光浅短,每天只会以那极端的思维不可一世的叫嚣。

口口声声要迈入先进国,但思维仍停留在野人时代的思维,固步自封。

看着这些种族极端份子,再看着一向标榜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还真是有点讽刺。

令伯有话讲(11-01-08)

什么标题?

  • 黃家定:充作提升设施,育群中学获30万拨款
  • 其中2所悬空十余年,砂35华小没校长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11-01-08)

新闻大意?

  1.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黃家定继月初宣布政府拨款1000万令吉给华校后,他周四(10日)再宣佈特別拨款30万令吉给适耕莊育群国民型中学。
    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莊祷融指出,马华不只是一直在協助华小,也十分关注全国各地的国民型改制中学和独中的发展,並关注及支持大学的中文系、汉语系及华文学会等的进展。
  2. 退休校长空缺未填补,砂州35所华小面对没有校长的窘境,当中两所华小更是十余年来没有校长掌校!

令伯讲什么?
看到第一则新闻后,才高兴没多久便在下方看到了第二则新闻。

不愧是大马第一大华文报,这两则新闻在排版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无形之间,相当于挂了拿督莊祷融一巴掌。

有时我常常在想,为什么那些政客可以大言不惭的发表豪情伟论,而事实上解决的都是小事一两桩。

从第一则新闻里,很明显的可以看得出是大选前的豪华浓情朱古力,每当大选一接近,大大小小的拨款陆续而来、停滞已久的工程开始恢复动工、官爷们讲的话也温和中庸得多了、凡事之前不可能的,在这个关键时刻全部都有得谈,仿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大马大选的美妙指数比起圣诞节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大马人民享受大选多过圣诞节,也常常为此乐此不疲。(因为大家都忘了这些浓情朱古力的钱是哪儿来的……)

星洲评论家林明华说得好:“选举一来,春天降临;选举一过,严冬即到。”

目光浅短的人民,也常常必须为了这些糖果付出代价,第二则新闻就是众多沉重的代价之一。

华教、母语教育、新经济政策、印裔社会贫穷、贪污滥权、种族偏差等问题,绝对不会因为这些拨款而一劳永逸的。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