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真是无奈!

防范罪犯的措施有很多,其中一项,是设置更多的街头闭路电视。

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透露,至目前为止,全国已有25个县市议会装置了496个闭路电视,展开全天候的街头监视行动。

全城监视

新山的报馆街,几天前也设置了一个闭路电视,並且马上就吸引住街坊们的眼球。咖啡店里,街坊们相互走告,

仿佛都有放下了一块心头石的感觉。

攫夺匪杀人、伤人的事件,曾经让新山臭名远播,民间甚至有“不曾被抢劫就不是新山人”的夸张说法,来形容新山治安糟糕的程度。

新山的治安的确曾经很糟糕,糟糕到外地人一谈起新山,就很自然而然地想到劫案。互联网上的旅游网站,甚至还向网友发出了“到新山要提防攫夺匪”的“劝告”。

但作为新山人,我始终觉得,新山的治安情况,还不至於像外州人或新加坡人所想像的那么恐怖。公平地说,过去一年来,警方确实有作出很大的努力,至少,我们看到,街上的巡逻车多了,巡警也增加了,街头劫案,也好像减少了。

街头闭路电视的设置,相信可以对劫匪造成阻吓作用,使街头罪案进一步减少。正因如此,街坊们才对这冷冰冰东西持以正面的态度。反之,很少人会想到,打从这个闭路电视投入操作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全天候的处於县市议会的监视之中,只要你出现在闭路电视监控的范围之內,你的一举一动,就会被传送到监控室里,逃不过监控员的眼睛。

有人不禁会问:如此全天候的监视,是否侵犯了市民的隐私权?

一般的市民,对设置街头闭路电视说“OK”的,相信佔大多数。“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只要没什么可隐瞒的,就没甚么可担心的”……诸如此类的看法,最为普遍。

但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24小时都有人在“偷窥”,心里难免还是有点毛毛的。这也牵扯出另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这包括:谁在监视我们?监视者是否受过良好的训练?

隐私和尊严原被视为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但为了防范犯罪份子,为了安全,我们不得不“牺牲”一点个人的隐私权,向闭路电视低头。真是无奈!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Advertisements

转载:贼佬,还以为你有种

雪州总警长卡立的官车被偷,够讽刺,够有趣,也暗暗佩服贼佬的胆色,既然上了道,就敢敢地“有偷无类”,只要是看上眼的就顺手牵去,管他是不是天王老子。

事件发展却证明他们是无胆匪类!贼佬一知道失主是警官就魂飞魄散,弃车而逃,连车里的东西也不敢动,还附了一张纸条说:“对不起,警察大兄,偷错了!”

逃就逃了,还道什么歉?这是什么贼规矩,偷车居然也分“偷对”和“偷错”?如果说偷警官的车是偷错,那么偷谁的车才算偷对呢?是偷令伯的车吗?夭寿短命!

贼佬听着,真的要分对和错的话,就不是看失主的官位,而是看失主的反映。

如果失主发觉车被偷了,顿时惶惶然,茫茫然,痛得嘴巴歪,骂到没有力,就证明是偷错了,因为那必是失主辛辛苦苦做车奴,熬出来的一部代步工具,可能供期还没有完,车不见,车上的重要文件财物都不见,还得跑警局报案,通知保险公司,更惨的是,一旦没有了它,谋生也有困难,这种血汗车偷之不义,偷之即是天谴的大错特错。

如果失主的车被偷了之后若无其事,谈笑风生,那就是另当一回事。

看这位警察大兄卡立,车被偷后,竟说是小事一件,谈笑风生的,甚至说,家里还有一部,等着你来偷呢。

为什么他如此轻松?因为那是官车呐,不必他出钱买,不是自己的钱不肉疼,偷了不就偷了嘛,再换一部就是,何况家里还有备用车,即使没有备用车,还怕出门没车人载?

所以这些贼佬,一路来都在犯错,难得偷对一次,却表现得那么窝囊,叫人失望。

另一方面,那位失车的警察大兄讲的话也真够呛。他竟然说:“如果有人趁机讽刺我或讥笑我,就让他们去讽刺、讥笑吧。不过,如果有一天他们自己的车失窃,他们就准备面对被人讥笑吧。”

哎哟,在他辖区“别人”的车辆失窃,到底谁应该被讽刺被讥笑?如果你是人,你听得懂这段人话吗?

(作者:张木钦)

国内犯罪率受控制。。

国内治安差劲让普罗大众受害已不是新鲜事,但如今雪州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Khalid Abu Bakar)也竟然遭殃,其官车今早在沙亚南第9区遭人偷走。

根据《星报》网上报道,卡立的司机今早在沙亚南9区的一间餐馆享用早餐时,把他所驾驶的黑色国产普腾将相V6官车停放在餐馆附近,结果在半小后即早上8点半,竟然发现官车已经失窃。

今年一月初,总警长很自豪的宣布雪州犯罪率受控制了。如今应该再去问问总警长吧,看他还能不能很自信的说,“雪州犯罪率受控制了”!

说真的,还有那么一点谢谢那小偷,帮全国人民打醒那个梦中人。。

转载:社会对女勇士很冷漠

(转载自:未富先老)

上星期三的晚上,又是摩多攫夺匪干案,抢了手提袋就走。

年轻的女事主驾车直追,追进了不熟悉的黑暗小路,突然到了路尽头,于是意外发生了。攫匪死了,女事主伤了。

警方很方便地援引误杀罪条款进行调查。

虽说国有国法,但这件事如此发展,总是令人心里极不舒坦。那位女士明明是受害者,结果却成了杀人疑犯。法律是这么无情和冷酷的吗?

不知警方是不是对所有死亡车祸都以“误杀”的思路来调查?

Accident那位女事主年纪轻轻的也真勇敢,换作是我一定认栽了。我们可以绝对肯定她追匪的动机是为了取回失物,不是为了杀人,何况车祸意外是怎样致死的也很难说。其实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盗贼如毛治安失序的环境中,人人都是孤立无援的。发生了这种事,如果不靠自己,休想会有什么力量来保护,而靠自己就得冒险犯难,如果不是忍无可忍,很少人愿意这么做。

忍无可忍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不久之前也曾有一位女车主驾车追匪,跑错车道发生事故,不知结果如何。

过去也曾有愤怒的群众围捕攫夺匪并痛打一阵,换来的是警方的训诫:人民不可以把法律操在自己手中,应该交给执法单位去处理。

人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冒险去追匪,而是希望让警方把匪徒绳之以法。

然而,执法的绩效如何?简单一句:抓不到贼。

如今不幸有人追匪失事了,警方立刻进入了“误杀”的思路,听了令人心寒。

多可怕的误杀罪!

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遭到攫夺匪毒手,有人丧失生命,有人重伤残废,谁能在法律下还给他们一个公道?

犯罪的逍遥法外,受害者却落入法网。

但愿当局不会借这个不幸的事件严惩事主,借以彰显执法如山和法律神圣,来扳回面子!

那位勇敢的女士如今面对沉重的刑事罪,一定很孤单,而我们小市民都是可能的受害者,有点兔死狐悲。警方要如果执法,我们无权说什么,但是总该给女勇士送句温暖的话,否则社会人心未免太凉薄了。

可惜这些天社会是寂静无声的,什么妇女领袖、社会团体都视若无睹似的,事不关己似的,一任那位勇敢的女士自己去面对苦难,只有一个大专青总会出面情义相挺,说女事主无罪,不该受罚。

毕竟还是年轻人有血性。

#08:Welcome to the Cowboy City

懒洋洋的星期一,无心工作(07-05-07)

今天我的公司里同事之间最热门的话题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打劫案!

一宗类似几乎天天都会发生的打劫案!

故事背景[1]

话说上周六(5日),新加坡的何小姐与未婚夫前往新山购物,岂料却在新山大马花园当街被劫,其手提袋被一辆突然从后面驶来的电单车扯走。

结果何小姐整个人因为失去平衡而重重摔倒在地上,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经吓到昏厥过去了,大约十分钟后才回复神智。

当何小姐向新加坡电视台记者绘述当时的情景时,除了向记者展示其大腿侧的伤口以外,还表示再也不敢前往新山了。

大马人和新加坡人的思维差别

这样短短的一则新闻虽然在大马人的眼里看起来完全不是一回事,充其量只能在全国版里占点版位,但是在一个就连偷情新闻都能上全国版头版的新加坡,却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新闻。

以大马人的角度来看这起打劫案,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没什么,芝麻小事一桩,因为打抢强奸天天都在上演,没发生才是天大的新闻。甚至有些人会为受害者感到庆幸:因为只受到一些皮外伤,而不是被捉去绑架或奸杀。

那么为什么这则新闻到了新加坡却又那么受关注呢?

原因有二:第一,这是受害者在短短三个月内第二度在新山遇到打劫,分别只在于第一回抢不成,而第二回却让抢匪得逞;第二,受害者在事发后在新山警局备案时,有一位警察还告诉他们,这种事情“很普遍”(very common),令他们非常惊讶。

“Very Common?”

如果这句话是出自普通人的口中,我还能接受;但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位理应维持治安、严惩罪恶的警察口中。

所以笔者在想,那位警察是在安抚受害者呢?因为打劫案在新山真的是太普遍了,你悲惨,比你悲惨的人更多;还是在嘲笑受害者的无知?你第一天认识新山吗?有什么好吃惊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你要前往来新山就应该做最坏的打算!

一峡之隔,天堂和地狱

笔者在新加坡住了一段日子,觉得在这里最安心的就是治安好。笔者甚至亲眼见过有一个女生单独在晚上十一点的街道上跑步运动。换着在大马,别说是半夜了,就连中午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都有可能成为匪徒的目标。

每当笔者向大马的朋友提起新加坡的治安时,他们总会开玩笑的说:新加坡地方小嘛,所以抢匪不敢那么猖狂,因为犯案后无处可躲。听起来也挺有道理,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了新加坡警察的服务态度和破案效率。

回头看看海峡另一岸,社会安定对于新山人来说已经慢慢变成了奢望;每个人天天都在求神拜佛祈求自己或家人不要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每天对着罪案的肆虐,就连待在家里都要过着心惊胆颤的日子。

为什么只不过相隔了一个小小海峡却有那么大的差别呢?

Cowboy City

犹记得在1997年,新加坡当时的总理李光耀把新山形容为“牛仔城”,是个充斥抢劫和偷车的地方而在大马掀起千层浪,引起朝野领袖们的强烈反弹。[2]

可是今时今日仔细看看,当抢劫案变成家常便饭,就连警察也觉得very common时,那么我们的新山和牛仔城又有什么分别呢?是不是新山的治安败坏已经到了失控的局面了呢?

当一个国家的警察会认为犯罪案是very common时,那么百姓们还能从警察身上寄望些什么呢?领袖们又凭什么理直气壮一味的抨击李资政的“牛仔论”呢?

如果这个时候李资政再度形容新山为“牛仔城”,那我倒也觉得没什么不妥,我们大马人听起来虽然很不是滋味,但现在新山的治安败坏比起十年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岸人民都是有目共睹,尤其是新山人民更是“饮水自知冷暖”。

人人自危的城市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演变到common的地步 呢?

看看大马防范罪案基金会公布的数据[3], 在2006年首六个月平均每日发生高达26宗攫夺案,即平均每小时就有一宗!而且根据皇家警察部队提供的数据,2006年首三个月结伙无持械抢劫共有4554宗、刑事恐吓有1615宗、持械或无持械暴力事件1339宗、强奸586宗、非礼案478宗、勒索案436宗、谋杀案1500宗。

换句话说,那时平均每一天大约有50宗抢劫案、6.5宗强奸案、16宗谋杀案!

当然,这些只是官方数据,这还不包括一些受害者不愿向警方报案或求救无门,使得真正的罪案数据永远变成一个迷。

警察办事不力和效率低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就连警员对人口比例都比别人来得低,只有1:1573(即一个警察对1573个人,而国际刑警的标准为1:250 )[4]

尽管如此,若只以刑警(负责刑事调查工作的警察)的人数计算,那么就只剩1:3250的比例!

据报道,我国刑警大约有八千人,但最讽刺的是,警队的另一个部门, 政治部(Special Branch)的人数也多达七千多人!既然我们都已经摆脱共产主义极端分子的威胁了,那政府为什么还需要那么多的SB呢?

大马每年因掠夺或破屋入贼或奸杀的死伤人数绝不低于他国因恐怖袭击的死伤人数。如果把大部分的SB都调到刑事调查科以协助逮捕罪犯不是更好、更大快人心吗?

全民拼治安

别的国家“全民拼经济”,而我们大马却开倒车,沦落到搞“全民拼治安”[5],不是很匪夷所思吗?

身为人民公仆的警察不是身负重任?不是应该是罪恶克星吗?不是应该把very common的犯罪案变成very rare(稀罕的)吗?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鲁乃“80人大队擒匪,警方放弃.居民坚持”的怪事件呢[6]
我们的警察到底是怎么了?

今年2007年刚好又是大马的旅游年,如果不整顿警队、不把治安搞好,而位于南方门户的新山又有什么保证能确保过境的新加坡旅客的人身安全呢?

难怪新山民间流传着的一句极度讽刺的话:住在新山而没被抢过的,不算是新山人!


[1] 星洲日报/国际‧2007.05.07

[2]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detail6.asp?alp=-737244769

[3] 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gb/MainNews/Topics/2006_8_12_8_54_3_62.html

[4]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3053

[5] http://www.sinchew.com.my/content.phtml?sec=1&sdate=2006-07-30&artid=200607301259

[6] http://www.sinchew.com.my/content.phtml?sec=177&artid=200610053139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