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纳吉为何事道歉?

(转载自:文情并茂

小时候,每一个人都曾被师长教导过,做错事不怕认,才能改过自新,做一个有用的人。我还记得幼时每当做错事被母亲处罚,母亲一定会先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母亲和藤条的面前,我必须清楚说出自己的劣行,并针对这项劣行向母亲道歉,才能获得母亲的原谅。

知道自己的错误,才能面对错误,弥补错误,避免再重犯同一个错误。母亲的教诲,我一直铭记于心。

上述浅显的道理,我相信首相纳吉的父母,尤其是其父亲 – 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一定也有教过他。所以,我们看到纳吉在来届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阵政府向人民道歉。

道歉,就是承认自己有错。问题是,有谁知道纳吉到底是为了哪一项错误向我们道歉?我不禁再次想起当年母亲以藤条抵着我的屁股,严厉地责问:“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个政府和执政团队的最高领导人向人民道歉,固然不能与你我当年向母亲承认自己功课不做却跑去放风筝的童年劣事作比较。可是其背后的道理却是一样的:不敢面对错误,又怎能改变错误?

这对于一个政府的领导人而言,尤其重要。就算纳吉可以不断为政府过去的错误而道歉(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代表“过去”的政府道歉),如果不能为过去的错误而作出决策上的平反,或政策上的切割,这种道歉,和姑爷仔在你耳边轻呼一百句“我爱你”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Chicken

纳吉是为了国阵政府的贪污腐败而道歉?还是为了滥权侵法?玩弄宗教课题?煽动种族情绪?歧视华文教育?支持环境公害?纵容朋党自肥?操纵选举程序?买贵了28倍的望远镜?买潜水艇顺便抽水?养不出牛的养牛场?以一块钱一方尺的跳楼价搜刮雪州土地?还是害死赵明福?

在纳吉道歉之后,在我们决定是否原谅他之前,他必须进一步交代,到底他觉得政府在哪方面犯了错,而他身为政府政策的掌舵人,他打算如何为这些过错作出弥补和平反?

纳吉说得对:“世上哪有政府是不曾犯错的?”我要为他补充一句:世上哪有民选政府犯错后可以凭着一句不清不楚的道歉就可以永远不用下台的?

一个敢于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是承担的勇气。一个不敢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只是比较厚的脸皮。

Advertisements

转载:国阵的扑街理财法

(原文:凌国文

从今天的两则新闻来看看国阵的理财智商。

第一则,原本预算150万令吉的“百万青年集会”,最后总共花了2,700万令吉。

一是国阵的人很够力会吃钱、一是国阵的人很够力蠢被人骗,不然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会让这个“捍卫布城”顺便陪纳吉看球的“百万青年集会”可以 超支2550万令吉?超支了足足17倍叻!!!

为何会花了那么多钱?超支在什么项目?一塌糊涂不清不楚。

第二则,旅游部耗费180万令吉设计一个Facebook页面,用以推广本地旅游。

一是黄燕燕和她的下属很会干捞,一是黄燕燕和她的下属从来没有使用过Facebook,所以不懂开设Facebook页面是免费的,不然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需要用纳税人的180万来开一个Facebook的Page?

要不是反对党议员提问,这些钱花了也是没有人懂。

可是现在反对党议员提问了,这些钱到底是花在哪里,国阵也不是很有诚意要让你懂 。

如此豪气的政府,不懂为何早前还说他们不够钱给优秀生发出奖学金叻?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要换政府了吗?

国阵扑街还是国家扑街,你选择哪一个?

国阵花钱好像放屁一样不用本!

转载:做一单就够退休

(原文:文情并茂

我不明白为何会有人说现在马来西亚经济不好,生意难做,找吃艰难。。。这都是放屁!一个马来西亚其实遍地黄金。

你看人家那个差点被阿丹杜雅拉去地府的纳吉心腹阿都拉萨,他的Perimekar公司当年刚好赶在马来西亚政府向法国购买潜艇之前数个月成立,在没有任何建 造潜艇、维修潜艇或是训练经验的情况下,刚好被老板纳吉选为这笔价值70亿令吉的巨额交易的中间人,据说酱就赚了将近5亿令吉佣金。

更妙的是,据说这家公司成立之后除了这单交易,就没有再没有获得其它任何合同。

可是做生意很多时候和做世界是一样的,只要够狠,做一单就可以金盆洗手了。

你看人家阿都拉萨,从阿丹杜雅炸尸案中毛发无损全身而退之后,马上就看破红尘洗手不干,和老婆远走他乡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只是那个“人民之声”不懂是不是妒忌人家赚钱容易,声声指控人家涉嫌非法附佣 / 收佣,还把事情闹到去法国成为国际新闻,搞到连法国佬都要开庭审理此案。

就是眼红人家发财。。。

转载:纳吉粉脸上的一坨屎

(原文:凌国文

不论纳吉从国库中拨出再多的公关费用自我宣传,或在全国各地设立再多的“一个马来西亚”标志自我粉饰,《马来西亚前锋报》始终是纳吉粉脸上一坨擦不去的屎。

《前锋报》日前大肆炒作的“基督国”课题,其实不算一个太大的惊喜,反正课题类型正符合该报一向崇尚的创作自由及品味格调。与其一如过往地对该报编辑大力鞭笞(反正起不了任何作用),民众更应该把焦点对准该报的幕后操盘者。

一味讨伐该报编辑,却不追究其幕后操盘的政党,只会模糊了社会批判及思考的焦点,让躲在报纸背后的政棍得以全身而退,等待下个机会再次兴风作浪。这种模糊视线的花招,马华公会是巫统一众附庸党之中配合得最为落力的一个。

“基督国”风波掀起以来,马华诸公个个发奋图强,文告发得漫天飞舞,可是一读之下,每一篇除了署名不同之外,内容都是千篇一律地痛骂《前锋报》“破坏一个马来西亚精神”,可是却没有任何一篇、任何一句质疑到底是谁在幕后默许、纵容、甚至指使《前锋报》煽动宗教敏感课题?

或者我们再想深一层,《前锋报》为何要三番四次捏造课题,煽动种族宗教情绪?这么做对它有什么好处?难道会让它销量激增,或是让它口碑大好?抑或《前锋报》的编辑们都是白痴,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惟恐天下不乱的无的放矢,早已让该报声名狼藉、报份狂跌?

没有一份报纸会交由一群白痴来编辑,也没有一群编辑会白痴到不断推自己的报纸下火坑。唯一的理由是,他们只是受老板钱财,替老板消灾。而《前锋报》的老板,正是马来西亚种族主义的始祖 – 巫统!

《前锋报》并不是创报以来就走这种疯癫极端路线的。50年代的《前锋报》,曾经是反殖民主义的先锋,并对马来亚独立初期的新闻自由发展功勋彪炳。奈何自1961年被巫统收购以后,该报便从创报初期的马来人喉舌,沦为巫统的喉舌,专职为巫统宣传政治议程、攻击政治异己。

巫统才是《前锋报》变质及沦落的幕后黑手。如果有人认为“基督国”课题的炒作与巫统无关,此人若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出卖良知的虚伪小人。那些一边痛骂《前锋报》制造白色恐怖,却一边赞扬纳吉斡旋有功的政客文棍,都是一等一的政治娼妓。

正当本地其他媒体备受恶法钳制,感叹新闻自由遥不可及时;巫统自家的《前锋报》不但可以享受毫无限制的“新闻(创作)自由”,还手握免受对付的“新闻特权”。那些时常把“一个马来西亚”挂在嘴边赞颂的人,无异于不断抓起一坨屎努力往自己嘴里塞。

一坨屎 。。

这次真的TMD!

TMD!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中文?

这给人的感觉是没有马来西亚人会中文!

我国虽然华人人口比例不高,但好歹也有百分之二十多。怎么搞到好像没有人会中文?要搞谷歌翻译?

虽然我的中文不是很好,但这个我自己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感觉我国的华文学校、华教、独中什么都是“浮云”。

这是“神马”中文?

绝妙的对话:受欢迎的纳吉

笔者偶尔在一个论坛上(原文)看到以下的留言,觉得言论针锋相对之间有点妙,所以借转载来和大家分享:

吹唐人魯曉:
我覺得火箭政府只對華人好,邊緣化馬來人
所以馬來人才會回流國陣,畢竟國陣才是為國為民,公正不啊的好政府
從首相來檳的受歡迎程度就知道檳城人的求變心是多麼的重,民聯下屆完蛋!!!

kk9211:
吹唐人鲁晓的朋友真会开玩笑,国阵公正不阿?哈哈,你真幽默!
还是你想表达,“公正?不啊!”请注意标点符号的使用。

X02wyvern:
这样讲的话,叫林首长多走几次巴刹就行了.
如果这种也叫回流的话

pim_pim:
叫纳吉来檳城竞选就知道了。。。来啊, 我们很欢迎首相的。。。哈哈

(笔者按:笔者也赞同pim_pim所说的,叫首相过来槟城竞选吧,即使笔者在外国都会飞回来替他助选的!)

Najib visited to Penang

转载:纳吉要你开放一点!

贵国首相日前呼吁人民必需”思想开放“。

一个靠抱着《内安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大专法令》来维系政权的伪民主政棍呼吁你“思想开放”,等同于潘金莲劝导你要坚守贞节妇道,蔡CD教导你要对老婆忠心不二。

别再放屁了。。

丢你啊星!讲清楚来,现在到底是人民不开放;还是国阵不开放?

(转载自:文情并茂)

转载: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

首相纳吉宣佈,政府将在明年推介人才企业计划,使人才外流的问题,再一次浮出了台面。

大马到底有多少人在海外就业?首相说70万,蔡细历说90万。不管哪一个数据比较准确,可以肯定的是,对人口只有2800万的小国来说,即使是70万,情况也非常严重。更何况,他们当中,不少是专业人才。

讽刺的是,我们一方面大量流失人才,另一方面却大量引进外劳,以致前首相马哈迪也要自嘲:“我们总喜欢把一些‘无脑’的人引进来,却把一些‘有脑’的人送出去。

但即便是马哈迪,也无法力挽狂澜。2000年,时任首相的他宣佈了一套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的“人才回流”计划。但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两年前却形容这项计划“彻底失败”,因为这项计划原本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但每年却只有50名专才响应回来。

马来西亚人才严重外流

吸引专才回流计划受挫,因素並不难理解,政治、经济、教育、治安……千丝万缕,一句话,是大环境使然!唯有大环境改变了,人才才会回流;也唯有政策更开放公平了,人才才会留下不走。最好的例子,当推中国和印度。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人才外流的问题非常严重。根据资料,1978年至2003年,回国的中国海外留学生只佔32%。但在1998年,归国留学生人数比1990激增了5培。一项在硅谷的调查更发现,73%的中国专业移民表示会考虑回中国设立企业。人才回流不只加速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加快了中国在科学领域的飞跃。

印度人才外流,曾经举世皆知。80年代,印度还有一个流行笑话说,当印度理工学生一只脚还留在印度时,另一只脚已经踏在国营的印度航空飞机上。但在今天,“人才外流”这句流行语,已被“人才回流”所取代。

流失海外的大马专才,以华裔佔大多数。这一点也不令人惊奇。箇中原因,谁都知道。表面看,留不住这些人才,是国家的损失。但从另一角度看,如果不是因为被迫远走他乡,他们会有机会崭露头角,在海外大放异彩吗?

我想起印度已故的前总理拉吉夫‧甘地说过的一句话:“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拉吉夫当年的无奈,不正是我们今天的感慨吗?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转载:大马缩小了

老天,怎么可能这样子?

打开最新的地图,查看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变大了,还有印尼、越南、泰国……,它们都扩大了;惟独马来西亚,小了好几号。

我不是指地理上的地图;地理上,大马3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会改变。

我说的是投资者的地图;这是一种经济地图,比一般的地理地图重要得多。

新的概念,一个国家的大小,是和它的经济地位成正比。

譬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亚,面积排名世界前十大,但没有外资在乎,因为它的经济可能是全球后十大;而新加坡的面积,摊开地图,只是一个点,但是,在经济地图上,它是泱泱大国之一。

在投资者眼中,愈有经济竞争力,以及经济成长潜能的国家,它的比例就愈大。

联合国的《2010年全球投资报告》指出,马来西亚2009年的外来投资(FDI),只有区区的13亿8000万美元。

这个数目,比之前一年跌了81%。

换句话说,在投资者眼中,马来西亚变小了。

外资不愿来马来西亚投资?

新加坡这个“小红点”同期的外来投资,是160亿美元。

泰国、印尼、越南,还有菲律宾,外资都超过了大马。

大马是一个依靠出口和贸易的国家,过去的经济成长,尤其是80和90年代初期,很大程度是外资所带动。

为什么现在投资者迴避大马?

因为这个国家缺乏竞争力,少了吸引力;投资者缺乏信心,少有兴趣。

他们在投资地图上,看不到大马;他们来到亚洲,绕过了大马。

少了外来投资,就少了资金流入,少了技术引入,少了经济活动,少了就业机会。

接下来,也没有6%的经济成长,也不会成为高所入国家。

如果这还不算糟糕,那还有更坏的。

同期间,国內流出的资金是80亿美元。换句话说,国內和原有外资也把资金转移到外国去。

如此,不能寄望国內资金带动內需和成长。

纳吉上任之后的政策,从NKRA到NEM,从KPI到RMK10,到底有没有落实,有没有效果?

负责招商揽资的贸工部,尤其是它属下的工业发展局,到底又做了什么?

看看外资眼中的大马:

──政府缺乏创意,官僚不愿努力;

──政策不够开放,程序繁杂冗长;

──贪污依然风行,繁文縟节盛行;

──普通劳力短缺,专业人力欠缺;

──缺乏竞争优势,只有口号强势。

政府、政党和政治人物是否真的意识到,大马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再不醒觉和改革,就是沉沦和消失。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转载:批完蔡添强,新闻自由了?

多得蔡添强一番“冷待星洲日报”的言论,我族百万大党许多捍卫新闻自由的义士突然横空出世,排长龙发文告向蔡添强宣战,处女下海首尝捍卫新闻自由的禁果。

在一个新闻自由长期不见天日的社会,这真是迟来的福音!可是痛斥蔡添强之声言犹在耳,天生歹命的新闻自由日前再添冤案一宗!

私家侦探巴拉在伦敦记者会的谈话内容,从蒙古女郎案的内幕资助他前往伦敦的黑手,网路媒体上精彩纷呈;可是到了主流媒体,不懂是否版位不够,不但变得蜻蜓点水,连最精彩的部份也过滤得比RO水更纯净。

早前奋力围剿蔡添强的我族精英义士们,不懂会否响应我族最高领导人蔡细历医生的最高指引,以最高调的姿态、最激昂的声音公告天下:“为了新闻自由,记者们要敢敢写,就算得罪纳吉罗斯玛,我们也不怕!

如此登高一呼,还怕华裔选票不回流?

(作者:凌国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