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蔡细历那么渴望触摸回教女性的手?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到丁能补选,发表以下高见:

她(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就象是安华的老婆旺阿兹莎,就算阿兹莎与人握手,也要带手套。如果你可以接受这种回教价值观,你就去投票支持回教党吧!


我有几道问题想请教蔡总会长和他的网络马仔:

1)人家遵循自己的宗教习惯,不与异性进行肢体接触,犯法的咩?
2)你不是口口声声“一个马来西亚”的咩?连人家的宗教习惯都不能接受,还谈什么包容?
3)原来马华的民主认知程度是,女候选人肯让你握她的手,才可以投她一票?
4)好心。。。老蔡你真的酱想触摸回教女性的手咩?

(转载自:文情并茂 by 凌国文

Advertisements

转载: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

首相纳吉宣佈,政府将在明年推介人才企业计划,使人才外流的问题,再一次浮出了台面。

大马到底有多少人在海外就业?首相说70万,蔡细历说90万。不管哪一个数据比较准确,可以肯定的是,对人口只有2800万的小国来说,即使是70万,情况也非常严重。更何况,他们当中,不少是专业人才。

讽刺的是,我们一方面大量流失人才,另一方面却大量引进外劳,以致前首相马哈迪也要自嘲:“我们总喜欢把一些‘无脑’的人引进来,却把一些‘有脑’的人送出去。

但即便是马哈迪,也无法力挽狂澜。2000年,时任首相的他宣佈了一套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的“人才回流”计划。但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两年前却形容这项计划“彻底失败”,因为这项计划原本希望每年能吸引5千名专才回国,但每年却只有50名专才响应回来。

马来西亚人才严重外流

吸引专才回流计划受挫,因素並不难理解,政治、经济、教育、治安……千丝万缕,一句话,是大环境使然!唯有大环境改变了,人才才会回流;也唯有政策更开放公平了,人才才会留下不走。最好的例子,当推中国和印度。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人才外流的问题非常严重。根据资料,1978年至2003年,回国的中国海外留学生只佔32%。但在1998年,归国留学生人数比1990激增了5培。一项在硅谷的调查更发现,73%的中国专业移民表示会考虑回中国设立企业。人才回流不只加速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加快了中国在科学领域的飞跃。

印度人才外流,曾经举世皆知。80年代,印度还有一个流行笑话说,当印度理工学生一只脚还留在印度时,另一只脚已经踏在国营的印度航空飞机上。但在今天,“人才外流”这句流行语,已被“人才回流”所取代。

流失海外的大马专才,以华裔佔大多数。这一点也不令人惊奇。箇中原因,谁都知道。表面看,留不住这些人才,是国家的损失。但从另一角度看,如果不是因为被迫远走他乡,他们会有机会崭露头角,在海外大放异彩吗?

我想起印度已故的前总理拉吉夫‧甘地说过的一句话:“宁可流失人才,胜过糟蹋人才。”拉吉夫当年的无奈,不正是我们今天的感慨吗?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转载: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作者:凌国文)

转载:马华公会-乘客还是深宫怨妇

巫统副主席阿末查希公开讥讽马华公会为国阵的“乘客”,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连忙反驳前者言论,魏总团长更辩称马华是国阵的“船长之一”。

这种话,不能自己讲自己爽,还要看是否符合现实。阿末查希、蔡细历及魏家祥的言论,到底谁对谁错?308大选以及后来10场补选中的华裔选票,再加上在重大课题上的决策权(如早前由巫统说了算的赌球执照风波),早就给大家提供了答案。

可悲的马华公会

蔡细历翻身上任总会长以来,极力营造所谓的“高调”形象。可是,在这位名为新任总会长,实则却是老派政治人物的思维中,还是摆脱不了过去数十年来马华公会身为政府一份子,却又不断高喊向政府争取华人权益的“自己向自己争取”之荒唐戏码。这种“争取”越高调,反而越显马华的当家不当权。

阿末查希的“乘客论”,再次折射出马华公会在国阵既定格局内的窘境。

马华公会当前最大的危机不是当家不当权;而是明知道自己当家不当权,也了解到华社无法接受自己当家不当权,当却无力突破这个困局。

蔡细历及马华衮衮诸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求神拜佛企盼巫统由开明中庸者来领导,不要过于为难马华。而巫统一旦出现开明领袖(如2004年的阿都拉)、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像开明领袖者(如现在的纳吉),马华领袖就会卯足全力呼吁华社“支持这些开明的巫统领袖,成为这些巫统领袖改革的后盾”。至于马华公会本身有什么卖点,这点早已不重要,反正就连马华领袖自己也说不上来。

2004年及2008年的两届大选已经证明,马华公会成也巫统,败也巫统。蔡细历跳过这两届大选不看,引述上个世纪1999年的全国大选,国阵靠华裔选票惊险过关的往事来论证马华对国阵的贡献。如果马华对国阵最后的贡献,是要回溯12年前的陈年旧事,我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责怪阿末查希讥讽马华为国阵的乘客。

马华公会最后的辉煌,凭借的是当年华社对回教党的排斥,以及对回教国的恐惧。时移势易,当回教党品尝到靠拢中间路线的好处,当华社已不再如当年般排斥回教党,马华公会还有戏可唱吗?

将所有发表狭隘言论者都归类为“只是一小撮人的偏激看法”,是马华公会近年来所剩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阿末查希贵为巫统第一高票副主席,乃巫统第三把交椅,将他的言论视为“一小撮人”或“纯属个人”的看法,无疑是自欺欺人。

如果阿末查希还不够分量,副首相够分量了吧?近日慕尤丁再度炒作“回巫会谈”、“马来人大团结”的课题,视回教党为洪水猛兽的马华公会情何以堪?

我们不应怪罪老蔡领导无能,毕竟格局已定,回天无力;我们也无需怪罪阿末口无遮拦,毕竟乘客论不见得全错,马华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被人看扁。

低调也好,高调也罢,抱怨完,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忍受。这么看来,马华倒不像乘客,而更像一位深宫怨妇。

(作者:凌国文)

转载:批完蔡添强,新闻自由了?

多得蔡添强一番“冷待星洲日报”的言论,我族百万大党许多捍卫新闻自由的义士突然横空出世,排长龙发文告向蔡添强宣战,处女下海首尝捍卫新闻自由的禁果。

在一个新闻自由长期不见天日的社会,这真是迟来的福音!可是痛斥蔡添强之声言犹在耳,天生歹命的新闻自由日前再添冤案一宗!

私家侦探巴拉在伦敦记者会的谈话内容,从蒙古女郎案的内幕资助他前往伦敦的黑手,网路媒体上精彩纷呈;可是到了主流媒体,不懂是否版位不够,不但变得蜻蜓点水,连最精彩的部份也过滤得比RO水更纯净。

早前奋力围剿蔡添强的我族精英义士们,不懂会否响应我族最高领导人蔡细历医生的最高指引,以最高调的姿态、最激昂的声音公告天下:“为了新闻自由,记者们要敢敢写,就算得罪纳吉罗斯玛,我们也不怕!

如此登高一呼,还怕华裔选票不回流?

(作者:凌国文)

令伯有话讲(27-08-09)

什么标题?
马华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
翁诗杰亲自向纳吉汇报决定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MCA马华会长理事会已经接纳纪律委员会的建议,宣布开除涉及性爱光碟事件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的党籍。

令伯讲什么?
虽然令伯不是马华党员,更不想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

但看到这则新闻还是令人震惊!

对于一个在性爱光碟事件爆发后已经公开道歉,一并辞去副总会长、卫生部长及拉美士区国会议员等党官职的蔡细历,好不容易在去年10月重回政场寻求委托而高票当选署理总会长,如今事隔已久又再度面对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开除,这不是“一案两审”吗?

如果他犯的错真的足以开除他的党籍,那么为何不在去年马华大选之前就把他开除了呢?

有时令伯不禁在想:这是翁总在抹杀政敌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