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禁彩票的另类思考

吉兰丹州政府禁止博彩,究竟该不该?

出发点没错,禁得也並非没有道理;只不过,做法可以变通一些。

马华和行动党的反对立场,有些夸大和严重化了;把买彩票视为民族权益?唔,民族权益可就包山包海,从吃狗肉、逛窑子、抽大烟,都可以是民族权益,千年也捍卫不完。

我们须不须要把赌博行为,列为民族权益,将之抬高到维护华教,捍卫宗教信仰的地位呢?

至于禁彩票影响了华人选票?

明显有逻辑错误。买彩票的多数是华人,但是,不能说多数华人都爱买彩票或赌博。

反之,可能大部份华人反对博彩或赌博,他们或许也支持禁止博彩。

所以,买彩票的人,只能说是有赌博动机,或是追求赌博乐趣的人;他们之中一大部份是华人,但是,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直接关系。

禁赌=剥夺华人权益??

譬如,政府加强反吸烟运动,强制香烟涨价,禁止公共场所和室內吸烟。 

烟民当然不满,但是,他们不能说政府剥夺马来人,或是华人的权益;烟民固然是马来人或华人,然而,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关系。

烟民当然可以捍卫他们吸烟的权益,但是,他们不能说这是马来人和华人的权益。

赌客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当然,这也是公共政策的议题。如果一项公共政策在道德和社会面是正确的,那么,它的意义就应该凌驾选票。

如果普世的標准都认为吸烟是不好的,它危害个人健康,增加社会成本,那么,政府宁可失去烟民的选票,也要限制吸烟。

同样的,人类的道德和社会標准认为赌博是不好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有选票的考量呢!

马华和行动党可以捍卫赌博者,或是买彩票者的权益,这是否明智,在于它们的政治智慧;然而,请放华人一马,不要说是为了华人权益而反对赌博。

况且,哥打峇鲁当局取缔售卖彩票,业者是开设书报社的。卖书报的是否可以同样卖彩票?

有位拥有法律背景的政治人物,要为书报社争取权益而打官司;唔,我真的还想看这种官司怎么打。

只是,丹州政府在禁售彩票的课题上,不需要一再强调是为了符合回教价值。

一旦把公共事务染上宗教色彩,难免就被区分为回教和非回教,也容易成为政党竞争的议题。

反赌,如同反吸烟,反吃狗肉;禁彩票,如同禁嫖、禁摇头,都是建立在文明社会的标准,那就无话可说了。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Advertisements

转载: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作者:凌国文)

#50:还明福一个公道

我不是行动党的党员,所以我不认识谁是赵明福。

但是一桩震惊全国的离奇命案,却让举国上下都认识了他,也点燃了每个人心中的怒火。

一百万个问号。。

这桩命案,无论涉及的人物、时间、地点,一切都是那么的离奇。

死者赵明福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事发时间是半夜凌晨三点到隔天中午,而事发地点就在反贪委员会办公室。

反贪委员会在盘查欧阳捍华(其他的包括搜查刘永山,调查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而扣留其助理赵明福回反贪局协助调查。

乍看之下,反贪委员会对付的几乎清一色都是雪州民联华人议员。

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民联的贪污案就不可以查,但是无论如何看来看去,都觉得反贪委员会的努力追查是有“方向”,不然为什么众所周知的“查宫”、“基宫”、巴生自由贸易港丑闻,这些动辄都上百万、千万甚至是上亿的案件(注:巴生自由贸易港涉及的款项的是125亿喔!)嫌犯到现今依然逍遥法外?

是不是自己人就不查自己人?这种避重就轻的调查,没有轻重之分的行事,怎么能叫人不对反贪委员会生疑呢?

虽说反贪委员会理应独立操作,但是这种针对性的调查难免会给人们一种不公或针对性政治迫害的偏袒印象。

撇开党派不谈,这些案件只涉及区区几千块的款额,便被“马拉松”式的盘问了23小时,更甚的是,赵明福本身不是嫌犯!

一百万个疑点。。

有人说是被政治迫害,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被推下楼,有人说是不小心坠楼。。

BengHock

霎时死因不明,众说纷纷,留下的是一百万个问号。

但是,试想想,一个即将要注册结婚,而且已有两个月大的骨肉的人会这么轻易的选择轻生吗?

我认为郑丁贤在其专栏里提到的行动最是迫切需要执行。

其中包括了:

一、行动党和民联友党,以及律师公会、人权组织、华团,应该马上成立一个联合行动委员会,匯集所有资源和力量,处理此事。

二、即刻终止反贪委会主席阿末赛益、调查主任苏克里、雪州主任嘉阿法等人的职务。

三、即刻扣留所有涉及调查盘问赵明福的反贪委会人员,避免他们互通消息,进行串供。

四、在最短时间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等週三的內阁会议才决定。现在的通讯如此发达,政府领导人早就应该通过视讯会议,作出决定。

五、必须是完整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打折扣;甚么內部调查、警方调查、独立调查,都绝对不足够;人民只能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这是底线,不能妥协。

给我真相!

看看我们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他要去跳楼?”以及反贪污委员主席阿末赛益的“反贪污委员会不应被指须为赵明福的丧生负上责任!”的那些嘴脸[1],再看看那些“巫统报”的“质疑马来人能力”的种族论(详情点击这里)这些人都该捉来打嘴巴。

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推卸责任,不是含糊不清的答案,不是似是而非的理由,不是不分黑白的种族情绪,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事情的真相以及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个明福就够了,别再让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了。

(谨以此文献给赵明福的家属,希望他们节哀顺变,要相信:天地有正气!)



[1]http://www.sinchew.com.my/node/123020?tid=1

令伯有话讲(23-11-08)

什么标题?
声称多语路牌抄袭前朝政府,丹绒民青讥槟政府“文抄猫”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随著槟政府启用首批“多语”路牌后,民政党丹绒区青年团今日声称,有关多语路牌实质上是抄袭前朝政府的“双语”路牌概念。不过,新政府欠缺详尽规划,仿佛是在玩弄政治把戏。

令伯讲什么?
首先,我必须承认的是,槟州政府上任至今所交出的成绩的确是差强人意。

但是,随着民青批评槟州政府是“文抄猫”,我倒觉得有何不可?

如果都是些惠民的政策,那么抄抄又有什么大碍?

如果民青真的那么是为人民着想,那么不如你们抄抄民联政府的政策?不再拖欠人民新村地契,割地给独中养校,制度化拨款可华小和淡小。。。

最怕的是,你们连人民要的是什么都不懂。。

令伯有话讲(21-10-08)

什么标题?
阿都哈金上任2年出国公干11次,陈国伟揭隆市长公务团耗150万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政府官员再涉滥用公款出国考察丑闻!

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今日揭露,吉隆坡市长阿都哈金自2006年12月上任迄今,共出国“公干”11次,耗费了公款近150万令吉,或相等于陈国伟3年的选区拨款款额。

令伯讲什么?
我国的新闻真的是看了一天比一天更火大。

上任不到两年就“公干”了11次?他到底“干”了什么?

而且一口气去了日本东京、澳洲珀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杜拜、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英国伦敦、韩国、菲律宾马尼拉、中国上海与北京、泰国曼谷、德国与加拿大等地。区区一个市长竟然有那么多“公干”要“干”?首相都他没那么勤力。

“公干”就“公干”,最不能忍受的是还要“干”掉那么多钱?

150万,有多少设施可以获以改善?就这样被一个市长“干”掉了。

“干”了那么多次,“干”了那么多的人民纳税钱,到底又“干”出什么样的成绩?

到最后吉隆坡还不是一样乱糟糟?

再不严查就统统拿去“干”掉吧!

令伯有话讲(26-07-08)

什么标题?
巫统回教党会谈未咨询国阵,马哈迪:成员党意见遭漠视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前首相马哈迪开腔批评,巫统与回教党领导层的会谈,未咨询过国阵的意见,导致其他成员党备受漠视。

他指出,在巫统与回教党会谈时,不能把其他国阵成员党抛在后头,而忽略他们的意见。
“我们看看只有回教党与巫统在发言,马华、国大党与民政党又怎么说?”

令伯讲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根据前雪州州务大臣的透露,巫统与回教党的会谈竟然是关于共同执政雪州。如果属实,那么巫统把马华当什么了?

还亏一些马华党员之前把巫统当Abang-adik(兄弟)而猛踩回教党,视之为洪水猛兽。到最后,马华在巫统的眼里原来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而且巫统还当着马华的面前和这些“猛兽”拥抱相见欢。

如果接下来是马华会晤行动党而又不通知巫统的话,那么巫统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依令伯看,如果马华真的这样“敢”和行动党私底下会谈的话,那么那时又是党鞭“拿鸡”出动的时候了,轻惩则要求马华公开道歉,重惩则用C4把相关人员“干”掉!

令伯认为,马华和国大党是时候可以考虑退出国阵了,留在里面也只徒让人觉得窝囊!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