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61:大马人,你不可忘记!

看着最近马来西亚的最后几场补选,国阵又开始连续高奏凯歌,而且多数票越来越多,笔者看了心里都凉了一半。

我国这几年发生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笔者很难相信选民们怎么可以转眼都忘记了呢?

第二份税

我国的华校尤其是华小有一个奇特的景观,就是几乎每间礼堂的名字都是某某人的名字,如“陈振泉礼堂”,有些每间课室甚至每颗树都有个别的名字,视乎捐赠者的名字。对于本地人来说也许已司空见惯,但是笔者刚从外国回来看看后,不禁深思,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

星洲日报华教义演

这看似是为了纪念或表扬曾经捐款给有关华校的热心人士,但如果换个层面想想,这个不就凸显了我们是所谓 “One Malaysia”里的二等公民吗?为什么我们华小要扩建课室或充建礼堂,董事或家协们就得四周奔波向华社募款?为什么身为政府的马华民政还需常常办慈善晚会等筹款?

每年在国阵政府的财政预算案里,占了全国百分二十到三十的华校和淡米尔校分到的财政预算总是只有那么不起眼的区区两三巴仙。尽管“One Malaysia”的口号喊得震耳欲聋,但政策上还是明显不能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华印社明明也都是交了税款的良好公民,为什么就得额外捐款,交这份“Tax No.2”(第二份税),支撑危如累卵的华印校(尤其是华小和淡小)?

虽然马华民政口口声声说他们已经替华社华教鞠躬尽瘁,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是马华民政一直在做些连反对党都能做的慈善晚会,或帮忙呼吁政府之类的东西。我们要的是身为“政府”的他们能替华社华教给予制度化的保障,而不是有大选时,独中才会有拨款,政府才会考虑承认统考(注意:只是考虑罢了)。

华小淡小的困境,你可以不知道,但如果你现在知道了,你不可以忘记!

第三份税

如果你到了吉隆坡周围一带逛逛,你会发现四周的住宅区的各个入口都增设了保安亭和门栏,仿佛进入一个高度戒备的国度。细问下,方知是因为匪盗猖狂,治安不靖,所以每个住宅区的居民都自掏腰包聘请保安人员以镇守住出入口和夜晚时分巡逻。

乍看之下,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国家没有警察吗?”

聘请保安人员美其名是增加工作就业机会,但看看居民们,每个月都得缴付额外的费用,少则五十令吉,多则八十令吉,难怪人家都要说这好像在交“第三份税”。

在这个警察平民比例那么高的国家(原因?因为政治部SB特别多),明明有那么警察,但可悲的是,我们的警察似乎比较热中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看看有哪个和平集会,警方不是全副武装,严以待阵的?从警棍到催泪弹,从盾牌到水炮车,仿佛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提醒你这个国家依然有警察的存在。

警察办事不力,破案无能,到底又是谁的错呢?说到底也是政府办事不力,从多年前的裸蹲案爆发后,警察的操守和办事能力一直备受各界质疑,本来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后说要成立IPCMC,结果人民力求不果,加上阿都拉政府无能,结果IPCMC的事情到最后又不了了之。

治安不靖,人人自危,你可以不知道,但如果你现在知道了,你不可以忘记!

问责制度

有多少印尼人进来当外劳或者偷渡进来后,不久就可以拿到身份证,而且还是bumiputera status(土著)!

蒙古女郎案到现在还是变成无头冤案,虽然第二被告被定了罪,但还是去不掉人民心里许多的疑问。当初是谁那么有本事能把蒙女的入境纪录删除掉?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也没有明确的杀人动机,那么为什么他们需要出如此重手呢?还有,他们怎么把军用的C4弄到手?

刚从法国购买来的潜水艇一回到马来西亚试潜却下不了水。到底应该谁负起责任?如果是制造商的问题,那么为什么没有索取应有的赔偿?而验收的官员也没仔细检查,这是否显示官员办事轻浮还是当中又牵涉了不可见人的交易?

军用战斗机的引擎可以被化整为零偷运出国,远渡太平洋到被偷卖到南美洲。结果只有一个小兵被控,而且到最后好像这位小兵还在喊冤。有谁相信区区一个小兵的本事大到可以偷天换日?

登嘉楼的体育馆刚建好,还没开始启用就整座坍塌。夸张程度比起汶川地震里的豆腐渣工程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人家的是因为地震才坍塌,而我国崭新的体育馆,还没有人在里面蹦蹦跳跳就可以自动坍塌,可谓世界第九大奇观。

Collapsed half of roof of the Sultan Mizan Zainal Abidin Stadium in Kuala Terengganu

上述所提及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这还没包括赵明福事件、甲洞MRR2公路龟裂事件、柔佛新医院发霉事件、巴生自由港丑闻、林甘“correct!correct!”事件,校长叫学生回中国印度事件,国会大厦漏水等等。这些林林总总,匪夷所思的事,在外人看来是笑掉牙的事情,但如果在身为大马公民的你的眼里,你还能笑得出来吗?这些事情小则祸及殃民,大则动摇国本啊。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较进步的外国,大官的乌纱帽肯定不保。大官们都会二话不说,谢罪辞职。只有在马来西亚,官员们在犯错后依然能大摇大摆,大大咧咧的逍遥法外。

就因为这样的司法不公,执法不严,政府的腐败,选民的不追究和善忘,环环相扣的,使类似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这些事情你可以不知道,但是如果你知道,你不可以忘记,不可以再纵容国阵政府胡作非为!

Advertisements

关于赵明福命案新证据的十个疑问

有关赵明福命案的验尸庭开审了将近一年后,总检察署于8月9日突然要求提呈新证据,让这宗命案更添疑点。自从总检察署突然发表文告表示在赵明福命案后两个月发现一张在他的单肩包里找到的字条后,大家都对这张字条存有许多疑问。

赵明福命案怎么那么多想不通的疑点?

“第一,为什么这名发现字条的调查官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来发现赵明福单肩包被的字条?”

“第二,为什么警方在调查这宗命案是如此疏忽?警方是否需要精神病专科医生来告诉他们如何在一个单肩包内寻找一张字条?”《大马局内人》报导质问道。

“第三,为什么警方在找到字条之前就把这宗命案确认为自杀案?他们到底有没有努力寻找证据来证明赵明福是自杀的?”

“第四,为什么这张字条被翻译了那么久之后才被鉴定?它到底有没有被当成紧急的案件处理?”

“第五,这张字条真的是出自于赵明福的字迹吗?证据是什么?

“第六,为什么总检察署到了现在才透露这件事?如果总检察署之前不满意这项证据的鉴定的话,那么为什么到了现在却又突然提呈它呢?”

“第七,总检察署会不会在8月18日验尸庭开审以及聆听了普緹(Dr Pornthip Rojanasunand)的证词之后出示这张字条?因为普緹曾经提出赵明福80%是被害的说法。”

“第八,在该调查官还没有寻获这张字条之前,到底有多少人翻查过这个单肩包了?总检察署是否有证据证明这个单肩包没有被调包?

“第九,为什么一个即将结婚并且有了孩子的男人会在一夜的审问后自杀?精神科专家认为他会自杀吗?”

“第十,一张字条是不是表示着反贪委员会的污名将被洗清,而我们也不需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了?公众有权利知道真相。”

转载:警方办案,吓你半死

字条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 。

当天现场人头汹涌,看起来好像有一大堆警察在办案,原来,是个假象。赵明福案只有一个查案官,其他的,都是看热闹的。

这样的大案,你一定以为会好像电影般,资深阿Sir带着一群精英组个专案小组,巨细靡遗的把现场,死者物件查个彻底,再密集开会,把所有东西翻了又翻,仔细看了又看……

可惜,现实是,只有一个查案官,翻过死者的背包。而仅仅因为这位查案官,不把字条当一回事,结果,就让它窝在背包里长达两个月。

看不懂就不要再问

字条告诉我们的第二件事。

警方派了个新仔来查如此大的案件。只有什么都不会的新仔,才会在检查死者背包时,轻易的让如此明显的重要线索,从眼底下溜过。显然,新仔查案官不是老鸟查案官,他不知道检查死者背包时,除了手机钱包等明显有价值的物件必须密切关注外,还应该要注意些什么。

新仔查案官,除了新,或许,也是个很特别的人。照常理,查案碰到看不懂搞不懂的文字,肯定会去问人,很正常。然而,我们的新仔查案官,够特别。他看不懂的,不问不请教,那怕这些是来自死者背包的可能线索,直接淘汰置之不理。

警方办案靠机缘巧合

字条告诉我们的第三件事。

字条可以重见天日,我们必须要感谢一个人,精神科医生。没有他的建议,肯定,不会有后来查案官的惊觉,没有了查案官两个月后的惊觉,或许,字条将永远躲在背包里。

看起来,这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警方办案,要办到如此机缘巧合,才能让近在眼前,明显不过的线索,重新"出土",实在是有够犀利。

几行字翻译要十个月

字条告诉我们的第四件事。

显然,我们已经被电视剧“CSI”,“鉴证实录”等等的大炮剧,给误导了。字条被后发现后的鉴证工作,原来是一项,必须耗时十个月的艰巨大工程。

只有几行文字的字条,警方要花十个月的时间来翻译和鉴证。我们或许要庆幸,死者没有长篇大论。几行都要十个月的时间,几页岂不是要用个十年?

一,二,三,四。字条的出现,告诉了我们四件事。

还需要理会字条的真伪吗?不需要了。警方的办案水平和态度,已经可以让你吓的半死。办件大案,都可以如此随便不专业,那些不被关注的小案,恐怕更加叫人惊悸。

(作者:mksow)

转载:真是无奈!

防范罪犯的措施有很多,其中一项,是设置更多的街头闭路电视。

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透露,至目前为止,全国已有25个县市议会装置了496个闭路电视,展开全天候的街头监视行动。

全城监视

新山的报馆街,几天前也设置了一个闭路电视,並且马上就吸引住街坊们的眼球。咖啡店里,街坊们相互走告,

仿佛都有放下了一块心头石的感觉。

攫夺匪杀人、伤人的事件,曾经让新山臭名远播,民间甚至有“不曾被抢劫就不是新山人”的夸张说法,来形容新山治安糟糕的程度。

新山的治安的确曾经很糟糕,糟糕到外地人一谈起新山,就很自然而然地想到劫案。互联网上的旅游网站,甚至还向网友发出了“到新山要提防攫夺匪”的“劝告”。

但作为新山人,我始终觉得,新山的治安情况,还不至於像外州人或新加坡人所想像的那么恐怖。公平地说,过去一年来,警方确实有作出很大的努力,至少,我们看到,街上的巡逻车多了,巡警也增加了,街头劫案,也好像减少了。

街头闭路电视的设置,相信可以对劫匪造成阻吓作用,使街头罪案进一步减少。正因如此,街坊们才对这冷冰冰东西持以正面的态度。反之,很少人会想到,打从这个闭路电视投入操作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全天候的处於县市议会的监视之中,只要你出现在闭路电视监控的范围之內,你的一举一动,就会被传送到监控室里,逃不过监控员的眼睛。

有人不禁会问:如此全天候的监视,是否侵犯了市民的隐私权?

一般的市民,对设置街头闭路电视说“OK”的,相信佔大多数。“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只要没什么可隐瞒的,就没甚么可担心的”……诸如此类的看法,最为普遍。

但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24小时都有人在“偷窥”,心里难免还是有点毛毛的。这也牵扯出另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这包括:谁在监视我们?监视者是否受过良好的训练?

隐私和尊严原被视为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但为了防范犯罪份子,为了安全,我们不得不“牺牲”一点个人的隐私权,向闭路电视低头。真是无奈!

星洲日报/云淡风轻‧作者:林明华

转载:社会对女勇士很冷漠

(转载自:未富先老)

上星期三的晚上,又是摩多攫夺匪干案,抢了手提袋就走。

年轻的女事主驾车直追,追进了不熟悉的黑暗小路,突然到了路尽头,于是意外发生了。攫匪死了,女事主伤了。

警方很方便地援引误杀罪条款进行调查。

虽说国有国法,但这件事如此发展,总是令人心里极不舒坦。那位女士明明是受害者,结果却成了杀人疑犯。法律是这么无情和冷酷的吗?

不知警方是不是对所有死亡车祸都以“误杀”的思路来调查?

Accident那位女事主年纪轻轻的也真勇敢,换作是我一定认栽了。我们可以绝对肯定她追匪的动机是为了取回失物,不是为了杀人,何况车祸意外是怎样致死的也很难说。其实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盗贼如毛治安失序的环境中,人人都是孤立无援的。发生了这种事,如果不靠自己,休想会有什么力量来保护,而靠自己就得冒险犯难,如果不是忍无可忍,很少人愿意这么做。

忍无可忍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不久之前也曾有一位女车主驾车追匪,跑错车道发生事故,不知结果如何。

过去也曾有愤怒的群众围捕攫夺匪并痛打一阵,换来的是警方的训诫:人民不可以把法律操在自己手中,应该交给执法单位去处理。

人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冒险去追匪,而是希望让警方把匪徒绳之以法。

然而,执法的绩效如何?简单一句:抓不到贼。

如今不幸有人追匪失事了,警方立刻进入了“误杀”的思路,听了令人心寒。

多可怕的误杀罪!

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遭到攫夺匪毒手,有人丧失生命,有人重伤残废,谁能在法律下还给他们一个公道?

犯罪的逍遥法外,受害者却落入法网。

但愿当局不会借这个不幸的事件严惩事主,借以彰显执法如山和法律神圣,来扳回面子!

那位勇敢的女士如今面对沉重的刑事罪,一定很孤单,而我们小市民都是可能的受害者,有点兔死狐悲。警方要如果执法,我们无权说什么,但是总该给女勇士送句温暖的话,否则社会人心未免太凉薄了。

可惜这些天社会是寂静无声的,什么妇女领袖、社会团体都视若无睹似的,事不关己似的,一任那位勇敢的女士自己去面对苦难,只有一个大专青总会出面情义相挺,说女事主无罪,不该受罚。

毕竟还是年轻人有血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