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65: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

笔者要在这里大声向世界呼唤!

Taib Mahmud

尽管全世界都那么讨厌你,尤其是砂劳越州的人民,有些已经到了想要诅咒你的地步了,笔者还是坚持己见,要说声:“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一个州管理得好像他爸爸的州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管你是社运份子Steven Ng,黄进发,柯嘉逊还是公正党的西华拉沙,只要你敢敢惹毛他,他就敢敢把你列入他专属的黑名单,禁止你入境砂劳越。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土地当做自己家的院子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爱把整个砂劳越的土地卖给谁,便卖给谁,不是外人说了算,所以大部分,就连有些原助民风俗保留地都贱卖给了朋党和自己的家族。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天然资源当做自家果树一样任意摘采的,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就属拥有最大片热带雨林的州属,但是现从谷歌拍摄的卫星照片看来,砂劳越的雨林都快要秃头了,这些肥水跑去哪里了?你知,我知,大家都知,就只有反贪局不知。

这等土匪级的一方枭雄,当初连老马都要让他三分了,你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砂劳越的森林快秃头了!

我爱白毛”,因为做首长能做到富甲一方,富可敌国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家族在全球横跨8个国家座拥49家市值高达数十亿令吉的公司,你们西马什么大鱼,鱼头都不够他厉害。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首长的位子当做自家茅坑霸着不走的,舍他还有谁?

他做首长一做就做了三十年,怎么打死都不走。虽然纳吉也说白毛要下台了,但是他本身就不肯说明什么时候下台和接班人是谁。这么有骨气的,连纳吉都不怕的人,你能不爱他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这么富有的砂劳越变成这么贫穷的州属,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什么都不多就是石油、天然气、土地和木材多,但是最多还是像白毛这样的 Buaya。你认为做Buaya 做到像他那么有成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偷天换日,只手遮天的,舍他还有谁?

最近看到反风势头不对,结果马上派人攻击《当今大马》和《Sarawak Report》,而且规定各大媒体电视不可播放反对党演讲时万人空巷的情景画面。这种比曹操还要强势干预媒体的手段,你还不为他动心吗?

现在国阵政府还禁止“白毛”字眼出现在我国各大主流媒体上,简直就是对我们尊敬的白毛首长大大的不敬!(有证据的哦:点击这里

“白毛”这个名字哪里难听了?叫起来多么的和蔼可亲,仿佛在叫自家的小狗一样,多么没有距离感。

就连行动党挂的布条-“我爱白毛”,也被喝令拆除下来。相信行动党应该是和笔者一样,开始发现白毛的好,发现白毛的贡献和重要性,所以才会和笔者一样大声说:“我爱白毛!”,但是情况看来应该是国阵政府和白毛不咬弦,国阵尤其是巫统早就想把他干掉了,现在却越来越多人爱白毛,所以国阵何止是不给你拉布条,更希望大家都不要再爱他。

虽然国阵百般阻绕,我还是要大声说:“我爱白毛”,我爱他爱到就像谭泳麟唱的歌一样,简直就是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到发晒狂,发晒狂。

古云:“爱之深,责之切”,笔者希望白毛能接受我那深深的“”,希望他这次能被踢下台然后被反贪局算账,冻结全家族财产,然后和家人一起进lokap渡过余生养老吧。

Oi, Taib Mahmud, this is what the poor Melanaus think of you!

Advertisements

#57:我有强迫症

以前在还没有自己的部落格的时候,我常常把一些看到的网路媒体新闻转寄给我所有的朋友,无论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甚至是工作同事 。

强迫症

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我都照旧转寄给他们,除非他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他们不愿收到类似的邮件,我才把他们的电邮从我的名单中抽取出来。

所以,我的朋友都说我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

由于我转寄的新闻主要都是揭发政府的行政弊病,或都是在揭开社会黑暗的一面,更有大部分是被由政府操控的主流媒体封锁的新闻。

所以他们不是觉得我悲观就是消极,好像怎么都看不到马来西亚的好,看不到国阵政府的功劳,看不到巫统马华的苦心。

所以,我的强迫症的全名为 “消极悲观强迫症”(Passive Pessimistic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PPOCD)*。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我也不清楚。

每当我看到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或新闻的时候,都会顿时觉得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是要怪罪我体内天生的热血呢,还是要怪天秤座的正义感呢?

我不赞颂政府,不替执政党涂脂抹粉,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不需要我来做,这种神圣的工作有很多政客御用的名嘴铁笔排着队来做,他们自会不遗余力的使出全力确保每天你翻开报章,打开电视收音机都可以看到,听到,对某某政客或某某政党的“伟大事迹”歌颂与赞赏,仿佛天下太平,歌舞生平。

就是因为这些“歌颂”与“赞赏”占了全国主流媒体的大版面,让我觉得好不担心。

神圣的工作我担当不起,只好扮演一些坏人的角色。只能希望通过一些新闻或评论,让大家能更可观更全面性的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了解现在马来西亚正在面临什么问题,而且将走向何方。

现在的马来西亚其实病得不轻,原本就有久久不能痊愈的“种族主义嚣张”,“一党独大”,“恶法当家”,“警察执法不当”,“司法不公”,“贪污腐败”等旧疾,最近又染上了“大学排名跌出世界两百大”,“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阿拉与牛头病”,“土权当道”,“校长大过教育部长”,“蒙女死因不明”,“战机引擎不见”,“赵明福沉冤待雪”等传染病,让人感到马来西亚时日无多,怎能叫人不担忧呢?

这些大大小小的顽疾看起来罪魁祸首是因为政府腐败,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国民造就了这样的强势政府。

这些顽残旧疾不是一时一日,三汤两药就可以解决,要根除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关心和努力。

我妈常担心我因为常说了很多得罪政府的话而回不了国,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现在的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改变现状的话,就在不久的将来,马来西亚将走上没落的不归路。

到时还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外甥女外甥男那一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注*:这些英文学术病名,除了第一个是正确的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改篇的,别胡乱引用喔 ^_^

转载:大马缩小了

老天,怎么可能这样子?

打开最新的地图,查看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变大了,还有印尼、越南、泰国……,它们都扩大了;惟独马来西亚,小了好几号。

我不是指地理上的地图;地理上,大马3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会改变。

我说的是投资者的地图;这是一种经济地图,比一般的地理地图重要得多。

新的概念,一个国家的大小,是和它的经济地位成正比。

譬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亚,面积排名世界前十大,但没有外资在乎,因为它的经济可能是全球后十大;而新加坡的面积,摊开地图,只是一个点,但是,在经济地图上,它是泱泱大国之一。

在投资者眼中,愈有经济竞争力,以及经济成长潜能的国家,它的比例就愈大。

联合国的《2010年全球投资报告》指出,马来西亚2009年的外来投资(FDI),只有区区的13亿8000万美元。

这个数目,比之前一年跌了81%。

换句话说,在投资者眼中,马来西亚变小了。

外资不愿来马来西亚投资?

新加坡这个“小红点”同期的外来投资,是160亿美元。

泰国、印尼、越南,还有菲律宾,外资都超过了大马。

大马是一个依靠出口和贸易的国家,过去的经济成长,尤其是80和90年代初期,很大程度是外资所带动。

为什么现在投资者迴避大马?

因为这个国家缺乏竞争力,少了吸引力;投资者缺乏信心,少有兴趣。

他们在投资地图上,看不到大马;他们来到亚洲,绕过了大马。

少了外来投资,就少了资金流入,少了技术引入,少了经济活动,少了就业机会。

接下来,也没有6%的经济成长,也不会成为高所入国家。

如果这还不算糟糕,那还有更坏的。

同期间,国內流出的资金是80亿美元。换句话说,国內和原有外资也把资金转移到外国去。

如此,不能寄望国內资金带动內需和成长。

纳吉上任之后的政策,从NKRA到NEM,从KPI到RMK10,到底有没有落实,有没有效果?

负责招商揽资的贸工部,尤其是它属下的工业发展局,到底又做了什么?

看看外资眼中的大马:

──政府缺乏创意,官僚不愿努力;

──政策不够开放,程序繁杂冗长;

──贪污依然风行,繁文縟节盛行;

──普通劳力短缺,专业人力欠缺;

──缺乏竞争优势,只有口号强势。

政府、政党和政治人物是否真的意识到,大马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再不醒觉和改革,就是沉沦和消失。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Nike vs UMNO

想做就做,实现梦想

只要你投票给我,我就会给你钱(Duit)

转载:虎年是盲年?

根据民俗的说法,今年虎年是盲年,不宜结婚生子。在记忆中,虎年也是国运欠佳的一年,希望这个老虎不是盲虎或纸老虎。

虎年

1986年的虎年,国家面对土著金融亏损和丑闻的冲击,经济衰退。1998年的虎年,亚洲金融风暴重挫国家经济,前副首相安华被革职及逮捕。

上两次虎年过后,国家都逢凶化吉。马哈迪对经济领域推行小开放政策,国家经济从1986年的2.6%低增长率,迅速恢復至1987年的5.2%,1988年8.1%;在资金管制措施下,国家经济也在1999年復甦。

今年虎年的开局並不好,也令人扫兴。香港政治经济风险评估顾问公司公佈的报告认为大马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并指有一群少数精英人士已主宰国家议程,影响大马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紧接着,日本驻马来西亚大使堀江正彦特地召开新闻发佈会,他认为大马治安不靖、冻结外劳政策、停电问题及宽频等通讯科技不够先进,吓跑外资。

耗资10亿令吉但下不了水的蝎子型潜水艇

其他让人尷尬与羞耻的事情还有耗资逾10亿令吉的蝎子型潜水艇,因为技术问题无法潜入水中。潜水艇不能下水形同废铁,和战机引擎失窃及军人出售军方机密一样的荒谬。

国家基建有限公司耗资9300万令吉购置1294辆二手巴士,却废弃在油棕园,任由日晒雨淋,变成一堆烂铁。这堆废置巴士以废铁方式卖出,仅能取回约600万令吉,亏损8700万令吉。用白花花银子买来的巴士当废铁,国家真是富裕。为什么巴士不能用还要买?为何不改为巴士餐馆或旅馆?

另一个有损国誉的事情是,大马已成为国际贩毒集团的中转站。最近有许多伊朗人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带毒入境被捕。国际贩毒集团选择大马作为中转站,原因是大马保安和执法松散。

一资深部长的政治秘书涉嫌贪污,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从他家里搜出逾200万令吉现钞,证明贪污情况仍然严重。

除了扫兴的事情之外,当然也有让人高兴的事。峇央峇鲁国会议员里再林退出公正党,朝野都开心;国阵平白有了一个攻击民联的课题,民联也“除去”了一个破坏份子。

此外,前国际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阿兹,及8名朝野政治人物,包括马六甲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雪州大臣卡立的贪污案,因为证据不足,不提控或停止调查,也是朝野的新年礼物。

大马人在牛年已经失去了信心,希望虎年不要再发生眼高手低的丑闻,让国家蒙羞的人祸。虎年要行大运,不是霉运。

星洲日报/一心不乱‧作者:林瑞源‧2010.02.15

转载:政府真正的颜色

(时间:2009-11-17 来源:风云时报 作者:詹运豪)

林甘短片被撤销指控显示了政府会保护那些“大鱼”。尽管讲了很多要打击贪污的话,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只会对“小鱼”采取行动。

林甘短片

我时常记得一个银行家朋友的笑话。根据他的说法,如果你欠银行1000万令吉,你不需要还,因为银行负担不起你破产,他们会对你很好,并且帮助你重新安排这笔债务。但是,如果你欠银行100万令吉,那么他就会让你破产,也不会和你谈判。

换句话说,如果你是“大问题”,他们就会保护你,如果你是“小问题”,他们就会压碎你。

在林甘短片中,很明显的如果他们继续起诉林甘,那么前大法官就会被审讯,你可以想象他会告诉你什么秘密吗?马来西亚的司法制度不受各界人士的关注是个事实。你能够想象如果林甘被控上法庭,他将会揭发什么贪污?

最后,只是显示了政府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改革,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政府如果真正改革,就意表国阵政府的死亡。国阵政府在位52年,贪污和滥权的数量是大到他们无法公开的。如果他们打开档案,那么整个国阵就会倒台,而整个“马来主权”只是显示了他们掠夺国家资源的理由。

只有在换政府的时候,才能有更高层次的贪污被揭发。现在槟城和雪兰莪在在野党的手里,我们就会看到他们会渐渐揭发国阵政府的弊端。

贪污的政府

并没有比更换政府跟为有效的揭发弊端,我们在很多国家都看到这种情况,看看我们的邻国印尼,当苏哈多在1998年倒台,他所有的贪污都被揭发了。即使到今天,在独裁者倒台后的10年,印尼人依然在尝试找出他贪污的证据,他可能在掌权的30年内搜括了10亿美元。

国阵不能真正的改革,也表示贪污不但会加剧,而执法单位如反贪污委员会和警察,会被更频繁地使用来攻击那些尝试揭发他们滥权的人。政府会追击任何揭发他们贪污的人,更严重的,他们会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更加破坏司法制度。

在这样的情况人民可以做什么?人民有很多的无力感。很多平民百姓认为现有的体系太强大,他们不能做什么。

答案很简单,普通的马来西亚人并不能反抗尝试隐藏贪污的政府。普通市民只能记得所有的贪污事件和在下届大选投票。记住,唯一揭发贪污的方法是只有当其他一方介入。

请不要相信政府的宣传,即这个政府可以在新的领导层下改革。问题并不在于领导层,问题在于过去。新的领导层无法让过去被揭发,他们既然无法揭发过去和惩罚涉嫌贪污的人,那么他们就会继续做恶。

《2008年总稽查司报告》-摘录精华版

corruption
每年总稽查司报告出炉都会看到这些问题,但真正令人心寒的不是官员没有做好功课、理财不当或贪污滥权,而是当局竟然允许同样的问题年复一年地重演。--《范晓琪:滥用公帑成常態?

从马哈迪、阿都拉到现任政府纳吉的时代,喊了几千、几万遍的肃贪纠弊、改善行政效率的口号,到头来,才发现我们的官员,统统还在原地踏步。。。这些公仆,年年给人民丟来一盘烂账,亏空、涉贪、疏忽,却无须负责,一样高高在上,一样领丰厚薪禄。反贪污委员会何必有事没事找议员的麻烦,一份总稽查司报告,足够忙一年了。--《陈宝卿:年年有烂账

不难想象,各个部门的主管,都是汲财的大内高手,财艺高强,永远是活在干捞的春天。天下万物,不论是轮胎、工程、树,因此都是被干捞的对象。或许,他们活着,并不是为了享受欢乐,而是因为摆脱不了干捞之瘾;就像侠客杀人,已经成为一种既定的生活习惯。--《杨善勇:轮胎.工程.树

每年公佈的总稽查司报告,就是公共领域贪污腐败的最佳铁证,可是,为甚么宣称自己比香港廉政公署更有效率的大马反贪委员会,从来没有展开调查?。。。一个本应独立运作,秉公处理所有案件的执法机构,却偏偏只是选择性调查一些案件,不断引起爭议,公信力荡然无存。一旦真有贪腐弊案被揭发而且证据確凿时,却又百般借口不肯行动,最终草草了事,甚至不了了之。--《苏俊辉:铁证如山,却视而不见

我们的总稽查司报告所揭发的弊案,动輒亿亿声,梁锦松(注:香港财政司司長)的区区20万港币(折算起来还不及10万令吉),相比之下,只不过是鼻屎一粒而已。但人家一粒鼻屎可以令一个高官鞠躬下台,而我们呢?--《林明华:一粒鼻屎

年复一年,人民继续大出血,贪官继续大血拼。年复一年,我们都像在等待奥斯卡金像奖成绩公佈一样,惊叹声声,顿足连连。“报告”完毕之后,一切又回归平静,没有人承担责任,没有人道歉,没有人下台,也没有人面对法律的制裁。只有你继续痛心,他继续痛快。--《林明华: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以下是《2008年总稽查司报告》里一些经典的烂账:

  • 怡保至万挠双轨火车计划全程只179公里,总经费竟高达57亿7000万令吉,平均每公里造价3000余万令吉,超支32.9%;
  • 大马旅游局从1976年开始投资Pempena到今天,没有赚过一分钱,4000多万令吉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 有很吃油的“将相”国产车,数分钟便可耗尽113令吉的一缸油;
  • 一个立柱平台工具,市价990令吉,购价3万零510令吉
  • 一个随身碟(thumbdrive),市价90令吉,购价480令吉;
  • 一个储物柜,市价1500令吉,购价1万3500令吉;
  • 一支手电筒,市价35令吉,购价143令吉;
  • 一副焊接器,市价2万余令吉,购价4万1429令吉;
  • 一辆国产车4年的维修费,市价1万5197令吉,官价26万2256令吉;
  • 一些公务员获得近百万令吉的超额报酬,以致一年错误付出的公仆薪金和津贴,竟高达440亿1000万令吉;
  • 国家基建公司连亏3年,以致无法赎回总值13亿7000万令吉的债券;
  • 开价 9645万令吉的北根医院工程一样差强人意,部分工程和设备尚未完成居然获得完工证明书、延迟完工造成成本超支59万令吉
  • 教育部以3万7450令吉的价格,为吉兰丹一所中学购买89颗市值5885令吉的树

令伯有话讲(20-10-09)

什么标题?
稽查报告揭露9部门超支36亿
人力部2980%天价购买工具

Pole Platform

Pole Platform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2008年总稽查司报告》今日出炉,再一次揭露出政府部门的理财及贪腐弊端,最为惊人的是人力资源部以3万零510令吉购买一个立柱平台工具(Pole Platform),与市价990令吉相差达2981%!

其他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天价购买,尚包括人资部位于山打根的工艺训练中心,以480令吉购买市价90令吉的1GB记忆笔(Thumbdrive),与市价相差达433%;以及教育部以3万7450令吉的价格,为吉兰丹一所中学购买89颗市值5885令吉的树。

令伯讲什么?
所以在马来西亚读什么书?

要发达的话就去做政府部门的生意。

不用什么大成本生意,只要卖些花花草草就可以了,又或者卖一些千斤顶或文具之类的。。一毫钱的橡皮擦可以卖接近298令吉耶!!你还不赚大钱?

话说回来,一年里就透支了接近36亿人民的纳税钱!!为什么每年总稽查司报告出炉后,都没有人落网?也没有人需要为此而负责?很想捉这些贪官去枪毙!!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5-计时炸弹要怎样引爆?

在交通部委任的巴生自贸区丑闻专案小组,把报告提呈给内阁后,叫人百般不解的是,内阁决定再成立一个特别工作队去作进一步调查。

这是不是纳吉和巫统高层,担心让翁诗杰毫无控制地搞下去,最后可能爆出更多巫统、马华领袖从中刮钱的内幕,搞到一发不可收拾,动摇到整个国阵的根基?

PKFZ 15现在,纳吉从翁诗杰手中拿回丑闻的控制权,最低限度,他可以评估和控制丑闻揭露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政治杀伤力以及会去到的范围。

巴生自贸区丑闻已经是一个不得不引爆的计时炸弹,但是什么时候爆、什么可以爆、怎样情况下爆、爆炸力度可以去到多大,这个相信就是纳吉和巫统高层的最大考量。

就如有评论所描述:“这就看你要调查多深入了。这个弊案直达政府核心,因为计划的款项由州机构支付,并且需要获得交通部及财政部批准。”

官商上下其手

巴生自贸区丑闻之所以会形成大丑闻,承包商能上下其手,土地便宜买、贵价卖,主要是得到高官的行动配合。

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不止一次指责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成为浪费公款的“大白象”,还揭露前两任马华的交通部长林良实和陈广才与这个超级丑闻的密切关系。

林良实离职当天签发支持信

PKFZ 16林良实在任交通部长期间曾经签发一封志期2003年5月28日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而必需一提的是,2003年5月28日是林良实担任交长的最后一天,为什么在最后一天还匆匆忙忙签发这封重要的支持信呢?

陈广才签发3封支持信

林良实退位后,接替交通部长的职位的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陈广才也曾在2004年4月23日、2005年12月8日和2006年5月23日,先后签发三封“支 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

私人发售债券融资非惯例

由两名交通部长先后签发的支持信,是为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13亿1000万令吉私人债券背书。

MIMB投资银行及太平洋托管公司拿着这4封“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就着手替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处理发售私人债券工作。

PKFZ 17据普道永华的稽查报告指出,在这个点上出现两个争议性问题:

其一、是在巴生港务局面对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并非依照政府惯例,由财政部负责发售债券融资,而是由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私人债券,导致巴生港务局最终承担庞大利息成本。

其二,支持信并非由财政部发出,而是交通部。这基本上超出了交通部的权限范围。此外,交通部的支持信具误导性,令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私人债券形同获得政府的担保。

马来西亚评估公司根据交通部的保证信,给了Kuala Dimensi及债券相当于AAA的良好评估。

虽然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阿兹米卡立表示,前交通部长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发展计划下所发出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是否形同“保证信”(Letter of Guarantee),有待法庭作出判决。不过,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则认为4封支持信倾向于保证信。

12项重要合约没呈董事会

更重要的是,巴生港口自贸区稽查报告还显示,巴生港务局从2002年11月至2007年10月间所签署的12项重大合约,都没有寻求该局董事会的批准。

PKFZ 18陈广才在出任交通部长后,在2004年就撤换陈祖排,改由叶炳汉(右图)出任港务局主席。

从2004年4月至2007年4月出任港务局主席的叶炳汉承认,港务局总经理才是掌权人,负责执行所有港口相关的职务,并向交通部汇报。而港务局主席只是负责出席董事会会议,聆听所有呈报董事会的报告。

至于那些没有呈报的事件,董事会主席无从获知。这意味着,身为交通部长的陈广才是完全清楚港务局的一切运作。

但是,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所有由港务局颁发给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的合约,交通部长都没有提呈内阁讨论。

安华:林良实陈广才有什么利益?

PKFZ 19曾 担任财政部长约五年的安华在2007年12月19日,暴出林良实和陈广才先后签署支持信给Kuala Dimensi 4家子公司时表示,在法律上,财政部是唯一有权代表政府签署保证信的政府机构,但财政部签发的保证书还需得到内阁的批准。不过,交通部发出的四封信函都没 有财政部和内阁的签名。

当时,安华问:“林良实和陈广才签署这些支持信,其幕后肯定有很多理由。你必须去问他们,因为他们明知这是违法的,为何还要支持这些违例的做法?究竟他们会获得什么利益?”

林吉祥:PKFZ弊案会成为“无头公案”?

PKFZ 20内阁决定成立一个以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为首的特别工作队,专门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弊案。对此,林吉祥感到吃惊,他提出了一个疑问,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的超级特工队,是否将会成为一个企图“隐瞒真相”的超级掩盖特工队?

“特工队是否将令其他的所有相关调查,无论是国会公账会、普华永道及巴生港务局专案小组,都屈居于它及变得无关紧要?”

林吉祥质疑内阁为何不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彻查查这宗弊案,他最担心的还是这宗弊案最后会成为史上国阵及国家的最大宗“无头公案”。

(焦点系列 完)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4-五鬼运财 财源滚滚

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巴生自由贸易区特别专案小组调查报告,所揭露的6项弊端报案时指出,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和BTA测量公司涉嫌超领或冒领的款额高达5至10亿令吉,令全国民众,尤其是政界为之哗然。

而巫统控制的《新海峡时报》8月11日报道,政府起初斥资10亿元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但2003年动工迄今,发展承包商Kuala Dimensi已超出原定成本36亿元,并向政府申请36亿元贷款。

政府批准这项贷款,以致巴生港口的发展成本(加上购置土地成本)飙升到46亿元。

五鬼运财 官商坐地分赃

华人传统江湖上有五鬼运财法的说法。传统华人民间对这种快速获取财富的手法众说纷纭,据说各师各法,施法程序、要领、运用上,各有巧妙、不尽相同。然而殊途同归,就是付出少少,获取多多,甚至不劳而获,钱财滚滚来。

PKFZ 13巴生自贸区丑闻一大堆的钱,就是给人施用五鬼运财法术搬进自己的私人袋子里。自丑闻爆发以来,检调当局一直都以调查不公开为理由,致使民间得知的案情和牵涉的数额都是靠“灵通消息”猜测或在野党的爆料。

因此民众对官商如何在这宗丑闻中里应外合,串谋掠夺民脂民膏的手法一直存有乖离实况的认知,也流存各种各样的说法。

但是,普道永华稽查报告详细说明丑闻的演变细节以及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专案小组的报告逐项说明,承包商涉嫌“灌水”超领与冒领情况,令人对涉弊人的五鬼运财法不得不另眼相看。

现在赤裸裸摊在阳光下的事实是,交通部和巴生港务局的巨款是如此轻易的发放给“违约、不存在或超额的合约项目”。而这匪夷所思的事件,竟然在3位港务局主席及2位交通部长的任内发生。

乾坤大挪移 钱财怎么流动?

巴生自贸区丑闻中的交易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来个乾坤大挪移,国库的钱怎样流出去?

  • 一买一卖 涨幅达19倍

PKFZ 14自贸区的位置是在雪兰莪州英达岛。1990年代,Kuala Dimensi以每方尺3令吉,总数9千5百万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在进行一些规划和基本土地发展设施后,2002年再以每方尺25令吉,总数18亿1000万元出售999.5英亩的土地给巴生港务局,涨幅高达19倍。财政部曾指示巴生港务局启用土地征用法令,以每方尺10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不过这项指令没有得到遵守。

  • 拒绝内阁省钱方案

根据2008年12月22日《星报》的报导,雪州政府在2001年拒绝使用土地征用法令购买土地的方案,因为Kuala Dimensi已在1997年获得发展订单。但是,Kuala Dimensi 和巴生港务局的在2002年才签署土地交易的合约。这表示雪州政府反对一个可以为国库省下17.2亿令吉纳税金的方案。

  • 揽下所有承包工程

Kuala Dimensi不但因出售土地赚取巨大利润,还被巴生港务局委任为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而Kuala Dimensi委任Wijaya Baru Global为主要的次承包商,张庆信则是该公司的持股人和董事,Wijayah Baru Global是Kuala Dimensi的母公司。

短讯以自贸区丑闻讽刺增减华小

2008年308大选期间,马华向华社大事宣传如何辛苦地向政府华争取到批准增建华小。民间就有手机简讯反击:“……华人纳的税是80%,只得那区区3%教育拨款来供21%的华小学生用。大选来了才说迁校和给那区区两千万!巴生西港乱用46亿可以建多少间华校,有算过吗?一间一千万,可以建460间……”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