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作者:凌国文)

Advertisements

转载:马国族基政治何去何从?

族基政治(race-based politics),指的是基于种族的政治模式,具体表现为基于种族的政党,基于以某一种族占据政治主导权,并享有各种特权等。马来西亚的政治基本上就属于族基政治。

被泼红漆的教堂

在独立后组成执政联盟的马国三大政党,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都是族基政党。不同种族有不同的政治诉求,联盟把三大族群拉到一起,从内部谈判和权力分配解决政治矛盾的做法,曾经为马国带来一阵子的种族和谐,直到1969年爆发了五一三种族流血冲突。

由此而衍生出偏向土著(马来人)的新经济政策,取悦于最大种族,但却明显加深种族间的不满和矛盾,少数族群尤感不快。在反对党势力增长的情况下,对政府的各种所谓肯定或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久已积累不满情绪的少数民族,终于用选票宣泄,导致上届大选国阵尝试到历来最大的败绩。

与此同时,同一种族内部的族基政治也再发挥微妙又可怕的作用。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的支持率逐渐滑坡,巫统和回教党展开了争取马来选票的殊死搏斗,以及马哈迪掌政期间,大力加速了回教化进程,在在埋下了种族、宗教等问题激化的隐患。在不知不觉间,巫统其实已骑上了种族政治的虎背。

面对宗族宗教问题投鼠忌器

因此,我们看到,在面对种族、宗教等课题时,政府总是表现得优柔寡断,投鼠忌器。以这回发生的一连串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遭袭击事件来说,袭击者显然就因此而得到错误的“鼓舞”。当吉隆坡高庭裁决天主教周报《先锋报》可使用“阿拉”字眼,引起一些回教徒不满后,内政部提出上诉,高庭以国家利益为由,批准暂缓执行有关裁决,直到上诉庭裁决此案为止。但与此同时,政府并没有制止情绪激昂的回教徒举行示威(即便只是在回教堂范围内),反而认为应该让他们宣泄不满,这终于导致事态恶化。

《先锋报》事件表面上看来是宗教事件,但追根究底,也是滥觞于族基政治。首先是这种政治使到原本世俗化的政府越来越宗教化,政教分离的界线跟着逐渐模糊,政教混淆,也削弱了政府的道德制高点。禁止他教使用“阿拉”等字眼的行政措施,在其他宗教心目中,显然是不公之举,因此才会诉诸法律途径。但事实说明,法律是解决不了宗教争端的,反倒可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别挑战我们回教徒的底线”(翻译自图里手持大纸牌)

但问题的关键是,除了法律行动,天主教会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答案显然是没有,有的话就是得遵从巫统控制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及多名部长的呼吁,妥协,并放弃使用“阿拉”的字眼,以消弭紧张气氛。但是婆罗洲基督教会西马主席丹尼尔拉乌牧师说,他们早在独立前就使用“阿拉”字眼,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何现在政府禁止他们使用该字眼。

另一方面,天主教周报《先锋报》主编安德鲁神父说,他不会撤销《先锋报》寻求继续使用“阿拉”字眼的法庭案件。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基于內政部已经提出上诉,因此,他不能撤销此案。那么,这场官司将如何了结?不管上诉庭最后作出怎样的裁决,都有一方是不快和不满的,而问题也还是会像没法拆除引信的炸弹,随时可能被引爆。

连日来,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不断警告,当局将援引内安法令对付纵火者,散播谣言者和把课题政治化的人。然而,如前所述,问题的根源其实在族基政治。《先锋报》事件只是爆发点之一而已,之前发生的回教徒抬着血淋淋的牛头向印度教徒示威,一位女回教徒因在酒店喝啤酒被回教法庭判处鞭刑,都能让人一叶落而知秋,感觉马国宗教政治情势之不妙。

归根结底,一个更大的问题,是马国有什么办法从族基政治中解套?上届大选的结果显示,不少选民已经厌倦了族基政治,并要向非族基政治过渡,把选票投给了以非种族作为号召的人民联盟。一连串宗教问题的出现,使首相纳吉所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陷入了困境,而马国族基政治走到今天,显然也已经成了巫统的困境。

转载:教堂愤怒火焰烧掉国阵选票

(时间:2010-01-10 14:07:26 来源:風雲時報 作者:林放)

如果说,使用“阿拉”字眼引起的示威以致演变为袭击和火烧教堂,不能意有所指与巫统牵扯到任何关系,那肯定是脑残了。

身为掌管司法与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烧教堂爆发后,并没有与首相纳吉和内政部长希山慕丁采取灭熄仇怨烈火的步骤,反而高调宣称“马来人不能在典当本身既有权益下,与其他人取得双赢的局面”,回敬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阿拉”字眼应该过闭门讨论解决歧见,这无异是,唯独听命於巫统的愿望,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纳兹里曾痛斥敦马是“该死的种族主义者”,实际上他比敦马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坚认我国的传统习俗,即马来人信奉回教时,“阿拉”就是回教徒的神。但他却不从历史或文献上去承认,几代人之前,天主教把基督之神也有“阿拉”称呼的事实。

搞出“阿拉”争议,把问题带上法庭的虽然是隶属天主教的先锋报,但他们是逼於无奈寻求法律公义。挑起这把火的是2007年12月,时任内政部长的赛哈密禁止该报马来文栏目使用"阿拉"字眼,从而使不愿屈服的先锋报展开诉讼。

高庭法官刘美兰判决政府的禁制令无效和非法后,纳兹里完全不顾藐视法庭,严厉批评法官的判决错误。类似纳兹里的言论如果出自反对党人或公众口中,绝难幸免会面对提控,纳兹里有峙无恐,在在代表由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一贯的横蛮傲慢。

事实上,法庭无法确认,天主教使用“阿拉”会如何混淆回教徒及造成国家的不安。如果政府不采取强势压制行为为难先锋报,今天就不会有这始料莫及的暴力事件。一向鼓吹关注宗教敏感,引为殷诫的政府,其实是触动宗教敏感的始作俑者。

正如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所言,当踩踏牛头示威,抗议兴都教庙宇搬迁未受到迅速及严厉对付时,间接养成了纵火攻击教堂就变得无所谓了。聂阿兹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异口同声认同天主教教徒可以使用“阿拉”。

巫统间接带动暴力事件 火焰将烧毁国阵选票

历届大选,回教党在华社心目中被执政党描绘为极端宗教政党,如今该党领袖纷纷体现中庸、宽容和谅解的胸襟,巫统反而受千夫所指。看来,民联和国在选民心中,将调整那把尺。

“抗议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面子书社群,四方八面的情绪受到拨弄,曾鼓动16万3千248会员加入敌视高庭的判决。这些人之中,包括国际贸工部副副长慕克力、巫统、巫青和女青年团的各级领袖。正由於巫统也卷入情绪的纷争之中,回教徒若参与纵火袭击教堂的疯狂行为,也就合理怀疑巫统间接带动了这些暴力事件。

或许人们可以理解首相纳吉和内长希山慕丁的确置身度外,但是,巫统高层领袖倾巢而出为“阿拉”展开上诉的高姿态,这种讯息导致巫统的支持者、或是别有居心者藉势纵烧教堂以附和巫统的诉求,整个巫统因此背上了无辜的罪名。

无庸置疑,“阿拉”字眼课题足以使巫统拢络马来人回教徒的选票。但是,半途杀出程咬金攻击教堂,这些火焰也烧掉国阵的选票,它不但触怒了非马来人,就连马来人回教徒的认知也不能姑息这种有辱回教教义的恶行。国阵政府最终为这一小撮人的暴行买单。

无论是为了安定各族的惶恐,或为了挽回国阵和巫统的声誉,警方有必要以悬赏的方式加速破案力度,唯有把暴徒绳之以法,才能彻底阻挠这种导致社会动荡的恐怖行为的滋长和延烧。

令伯有话讲2(08-01-10)

什么标题?
纳吉:我们很负责任‧“巫统没鼓动烧教堂”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严正否认巫统领袖应该在“阿拉”课题上被指责。

他说:“不要把矛头指向巫统或任何人,我们都是很负责任的,切勿指这项攻击行动(教堂攻击事件)是巫统所鼓动的。”

令伯讲什么?
老实说,令伯看了这篇新闻后差点就要喷饭了。

令伯在想,即使这暴行不是你纳吉老人家干的,你也脱离不了罪名。就如凌国文兄所说的:“政府如果一早可以接受民间及在野党的建议,设立跨宗教的对话机制,以理性的角度探讨“阿拉”字眼的使用,而不是以一贯的高压手段来企图将课题扫到地摊下,事情会恶化成今天这种局面吗?”

“叫人诧异的是,向来视街头示威为洪水猛兽的内政部长及警方,却对此传闻采取暧昧的立场,堂堂首相竟然还说“我们无法阻止回教徒集会”。这番言论,无异于纵容国阵政府向来所镇压的示威活动。”

这次的暴力事件,我们除了要大力谴责肇事者、呼吁群众自我克制,更要大力谴责执政将近53年、但却在处理跨宗教及种族的课题时严重缺乏智慧与敏感的国阵政府!

“纳吉和他的团队,正是我国宗教及种族关系不断恶化与撕裂的万恶之源!”

令伯有话讲(08-01-10)

什么标题?
“阿拉”字眼争议升级暴力事件?
三教堂遭汽油弹攻击一底层烧毁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阿拉”字眼争议升级为暴力事件,在回教组织计划在今日周五午间祈祷后集会抗议高庭允许天主教周刊《先锋报》使用“阿拉”字眼的裁决之际,却惊传首都吉隆坡的美罗帐幕神召会(Metro Tabernacle)教堂今晨遭人丢抛汽油弹纵火。

另外,在过去12小时,至少有2间位于巴生谷的教堂也遭到汽汽油弹的攻击。

令伯讲什么?
令伯只能说一句:“妈的!!”

已经很久没让令伯看到那么生气的新闻了!

这是继牛头示威后又一个另令伯非常生气的新闻!怎么马来西亚就这么多脑残且智障的人啊?

怎么人家信奉宗教,你也信奉宗教,为什么就只有你们这些脑残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践踏人家的宗教?难道在你们这些暴徒脑里,只有你们自己的回教是一切,只有你们的“阿拉”是唯一的吗?

难道你们的宗教没有教你们如何宽容,如何包容其他的宗教吗?如果不是看新闻,还真的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会一直发生在马来西亚里。自从纳吉推出的“一个马来西亚”后,怎么一直发生着这些背道而驰的事件啊?这是一个气量何其小的马来西亚啊!!

顺便一提,佛教和道教的朋友们,别忘了兴都教和Christian已经遭受这些暴徒的凌辱了,如果你们选择继续莫不吭声或隔岸观火,我相信迟些轮到你们也不奇怪了。

令伯在此严厉谴责这些暴徒的暴行!!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