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本末倒置的污桶和麻花

头戴巫统帽子,身穿巫统T-恤的滋事者2月26日下午到旧关仔角的绿色集會2.0反稀土厂活动闹事。

滋事者踩踏草地搬走以纸盒砌成的Lynas英文名后,放在地面上踩踏。前面左二白衣者是土权组织(PERKASA)槟州東北县主席利祖阿(Mohd Rizuad Mohd Azudin)

污桶及土犬的流氓支持者昨日行暴干扰槟州绿色集会,今日已在各地掀起舆论,而今天诸位“国震”狗官也齐发文告,说除了调查滋事者外,也同时必须调查英哥。

原因是什么?

各位看官不用想得太复杂,原因很简单,只因为肢体冲突是在英哥抵达绿色集会现场后才爆发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英哥真的到达绿色和平聚后会惹到那些污桶流氓不爽或愤怒而滋事打人,你觉得警方需要调查英哥吗?

如果英哥这样也有错,也要背上罪名,而那些流氓却可以理直气壮的动粗打人,用安全帽打伤记者,那么你不觉得这是本末倒置吗?

如果这样的逻辑可以成立,那么下次CD哥出现在我的周围后,我也可以随意打人了,不管他有没有说话,不管他有没有走动,反正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让我觉得他在挑衅,看不顺眼兼令我不爽。

如果拿鸡或土犬出现就更棒了,我便可以直接拿出机关枪对那些狗官贪官扫射了,因为他们是令我多么多么的肚懒。

我们到底活在哪个社会了?到了二十一世纪,怎么我会以为我回到了以前Brave Heart的年代,不爽被可以直接动武。

而且更奇怪的是,我们可爱的polis伯伯就坐在一旁,尝将冷眼看流氓打记者,被问道为什么不采取制止行动,他们冷静的回答:我们在评估形势。。。

#¥%—*!@, 我在想,这些猪头不是要等到出人命了才认为事态严重吧?

有怎样的政府,便有怎样的警察;有怎样的警察,就有怎样的流氓。

如果你还真的认为我们是民主先进国,保重吧!别等到有天这些“污桶流氓”当上了政府你才来报警。

一名记者遭相信是巫统和土权组织的支持者暴力对待。

周圣栋的右手无名指被致伤,其左眼也有血丝。他已在槟城医院检验,由于头部被人用头盔袭击,因此需以X光扫描头部,以让医生确诊其伤势。

完美诠释“袖手旁观”这个成语。。

记者(青衣者)遭相信是土权组织与巫统的支持者团团包围。

记者高声呼救,但滋事者依然照打不误。

Advertisements

#70:免死金牌

有时候真的很怀疑Perkasa的依布拉欣是不是中国古代清朝人的后代,不然怎么会无论左看右看,都觉得他身上有带着他祖宗留给他的免死金牌?

Ibrahim Ali

不然为什么这种杀千刀的人,常常弄到全国上下鸡犬不宁,鸡飞狗跳,弄到每个人神经紧张,对他咬牙切齿,偏偏从区区的警察到政府高官部长都对他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这不是有免死金牌吗?不然还有什么?

动不动就要搞圣战,动不动就要誓死流血捍卫马来特权,动不动就焚烧和践踏别人的肖像,动不动就要搞种族厮杀,叫华人在家囤粮,结果?浪费的只是报纸评论的版位,评论人的口水和热爱这个国家者的脑细胞,而他的一根汗毛都没少,就连部长都每天还得替他找借口开罪。

除了我国亲爱的首相纳吉以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以为这个国家是“dia bapa punya” (他爸爸的)的人渣。他以为这个国家是他爸爸一手创立的,所以没有王法,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法律的束缚和制裁。

Superkasa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该死,那么你就可能会陷入顾此失彼的局面,从而忽略了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的真正原因。

即使今天这个依布拉欣死了,明天还是会冒出无数个“依布拉欣”!

这个所谓的“免死金牌”,说到底还不是巫统给的?

对依布拉欣的所作所为一直保持旁观的巫统,无论你多么的不忿或生气,他们只会在一旁静看冷笑,还有一直被依布拉欣牵着鼻子走但还总是自认“高调问政”的马华,身为政府的一部分,每天能做也只能发发文告,谴责谴责,结果只是越凸显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就是这样的政府,造就了无数个“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

别只看“依布拉欣”这个终端产物而不去追究上头的生产机制。

如果真的想要一劳永逸干掉“依布拉欣”这种人物,就必须先除掉他手中的免死金牌,那就是必须让巫统下台,让马华去做反对党以便可以继续高调问政和继续发文告。

也只有这样才能整顿我们的司法,也同时为我们根除“依布拉欣”这种种族主义极端份子。

转载:纳吉粉脸上的一坨屎

(原文:凌国文

不论纳吉从国库中拨出再多的公关费用自我宣传,或在全国各地设立再多的“一个马来西亚”标志自我粉饰,《马来西亚前锋报》始终是纳吉粉脸上一坨擦不去的屎。

《前锋报》日前大肆炒作的“基督国”课题,其实不算一个太大的惊喜,反正课题类型正符合该报一向崇尚的创作自由及品味格调。与其一如过往地对该报编辑大力鞭笞(反正起不了任何作用),民众更应该把焦点对准该报的幕后操盘者。

一味讨伐该报编辑,却不追究其幕后操盘的政党,只会模糊了社会批判及思考的焦点,让躲在报纸背后的政棍得以全身而退,等待下个机会再次兴风作浪。这种模糊视线的花招,马华公会是巫统一众附庸党之中配合得最为落力的一个。

“基督国”风波掀起以来,马华诸公个个发奋图强,文告发得漫天飞舞,可是一读之下,每一篇除了署名不同之外,内容都是千篇一律地痛骂《前锋报》“破坏一个马来西亚精神”,可是却没有任何一篇、任何一句质疑到底是谁在幕后默许、纵容、甚至指使《前锋报》煽动宗教敏感课题?

或者我们再想深一层,《前锋报》为何要三番四次捏造课题,煽动种族宗教情绪?这么做对它有什么好处?难道会让它销量激增,或是让它口碑大好?抑或《前锋报》的编辑们都是白痴,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惟恐天下不乱的无的放矢,早已让该报声名狼藉、报份狂跌?

没有一份报纸会交由一群白痴来编辑,也没有一群编辑会白痴到不断推自己的报纸下火坑。唯一的理由是,他们只是受老板钱财,替老板消灾。而《前锋报》的老板,正是马来西亚种族主义的始祖 – 巫统!

《前锋报》并不是创报以来就走这种疯癫极端路线的。50年代的《前锋报》,曾经是反殖民主义的先锋,并对马来亚独立初期的新闻自由发展功勋彪炳。奈何自1961年被巫统收购以后,该报便从创报初期的马来人喉舌,沦为巫统的喉舌,专职为巫统宣传政治议程、攻击政治异己。

巫统才是《前锋报》变质及沦落的幕后黑手。如果有人认为“基督国”课题的炒作与巫统无关,此人若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出卖良知的虚伪小人。那些一边痛骂《前锋报》制造白色恐怖,却一边赞扬纳吉斡旋有功的政客文棍,都是一等一的政治娼妓。

正当本地其他媒体备受恶法钳制,感叹新闻自由遥不可及时;巫统自家的《前锋报》不但可以享受毫无限制的“新闻(创作)自由”,还手握免受对付的“新闻特权”。那些时常把“一个马来西亚”挂在嘴边赞颂的人,无异于不断抓起一坨屎努力往自己嘴里塞。

一坨屎 。。

转载:谁在乎有没有华裔部长?

(原文:凌国文

我国华基执政党最近集体悲天悯人,为砂州“土著在朝,华人在野”的形势痛心疾首,更为华裔选民乱乱投票的莽撞心如刀割。

华基执政党诸公先华社之忧而忧的情怀虽然叫人感动莫名,殊不知此举却让首相极力推崇的“一个马来西亚”脸上无光。在我们非常努力说服自己相信一个马来西亚美好诺言的当儿,华基执政党的领袖们却一再提醒我们“没有华人当官,华人的日子不会好过”。如果真的“一个马来西亚”了,华裔领袖入阁与否又怎会影响到华人权益呢?

只要政府可以做到以下几点,我一点也不在乎有多少位,或有没有华裔代表入阁当官:

第一, 只要这是一个以全民为本,摒弃种族主义,凡事以人民的需求为考量,而不以肤色作衡量的政府,由哪一族同胞执政,有何相干?就算我们坚持要华裔部长代表我们与他族领袖进行内部协商,在我族人口比例逐年下降的情况下,就算全数华裔都支持马华民政人联,这种各族壁垒分明的“协商”模式还能让华裔硬撑多少年?

第二, 只要这是一个让教育回归教育,按照人民需求制度化拨款、增建及承认各源流学校的政府,谁在乎有没有华人当部长?再说,我们独立至今将近54年来,有哪一年没有华人当部长?可是过去54年来,有哪一年的华教发展是让华人满意的?

第三, 只要这是一个有效管理财务,不会让每一年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沦为年度惊悚报告的政府,内阁何族居多,有何关系?问题是,就算有华人当部长又如何,还不是每年出现类似以超过5千令吉购买原价50元的千斤顶的经典案例?

第四, 只要这是一个愿意彻底改革选委会、反贪会、警察部队等国家机关,以体现人权、民主、公正、廉洁等普世价值观的政府,管他内阁成员什么肤色?我们在乎的是不想再听到类似选委会工作人员帮忙国阵派传单、反贪会官员躺在地上盘问证人、警察以平民当枪靶或沙包的荒唐事件。

第五, 只要这是一个有决心落实良政,检讨及废除一切不合时宜法令的政府,谁还在乎华裔代表的官职有多高有多大?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就算留着华裔部长职,他们有能力对现状作出任何改变吗?

只要可以做到以上几点,就算内阁没有任何一位华裔部长,我想大部份华人都不会介意。问题是,我们现在有六位华裔部长,上面几个KPI,我们达标了几项?

#64:我是枪手


有时候,真的很难搞懂一小撮读者的心态。

他们阅读文章似乎只以一个标题就可以判断整篇文章在说些什么了。

有些则比较好一些,至少会阅读到一半,然后就自行推敲整篇文章想要表达些什么了。

就如笔者不久前发表的一篇《#63:令人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笔者发现了一个蛮有趣的现象,有些人一看标题,就马上留言发表大呛:“这个肯定是马华枪手!”。

有些看到一半的则说:“难道你喜欢那样懒散的人工作?我觉得你是个“垃圾+头脑有问题的人” 请你下次要讲人家的时候请你好好的想清楚这样是对的吗!!!”。

有些看完整篇了的则说:“这个作者是民联枪手!”

所以综合了上述观点,笔者是个手上同时握着两把枪且头脑有问题的枪手

其实我们的国家的文化很多时候都给马华带去荷兰了。

从马华当初的“敢怒敢言”到今天的“高调问政”,无一不是教人说话要大声,要让人听得见,但是却都忽略了:说话除了要大声以外,还要有内涵。

很多人的习惯就是管中窥豹,看到一个豹斑就以为豹斑就是豹。在“敢怒敢言”的大前提下,仿佛说话就不需要经过大脑了,发表言论也无须经过思考和分析了。

结果“敢怒敢言”变成:喜欢就讲,不爽也要讲,肚懒更要讲,而且讲了就算。

这种“敢怒敢言”的文化真的要不得。

虽然这并不代表笔者说的每句话都是金科玉律,但笔者认为起码在发表一些言论之前,好歹也得把文章先看完或先让人家的话说完,这也是对该文作者或说话者应有最起码的礼貌,无论该人物是否真的就是马华枪手还是火箭枪手。

枪手。。

就对于笔者本身而言,如果硬是要在笔者身上套个枪手的名堂,笔者是不会介意的。

有时候,笔者还真的非常希望能当个枪手。

只是,笔者这个枪手即不隶属于任何党派,也绝不臣服于任何恶势力,纯属于一个爱国的平民枪手。

当个能上射,射倒那些昏君贪官,让法律制裁他们;

下射,能射弊那些奸臣小人,让他们闻风丧胆,不再为非作歹;

往前射,能射醒那些愚民庸人,好让他们多关心自己的国家。

果能如此,此枪手,何乐不为?

回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团长周连琼

亲爱的周团长:

你说:“人们必须理解作为歌手的职业是负责接秀表演娱乐大众,切勿将其与政治立场混为一谈。”

我说:“是的,歌手的职业是负责接秀表演娱乐大众,也切勿与政治混为一谈,所以舞台是表演的一部分,这个舞台本身就有政治色彩,所以是歌手们自己把娱乐事业和政治混为一谈!”

你说:“主办单位加插余兴节目只不过为了让公众心情轻松。”

我说:“如果真的为了让公众心情轻松,那么就学行动党来个卡拉OK大合唱,或者邀请已表明立场的歌手来表演,别邀请一些政治立场模糊的歌手来表演,然后说和政治无关!”

你问:“是否那些在选举中替国阵搭棚、准备膳食者也属于被声讨对象?”

我惊叹:“我的妈呀,你真的是政治人物吗?哪些是平民,哪些是公众人物,你也分不清楚吗?公众人物有社会影响力和社会责任,那些搭帐棚和准备膳食的有很多粉丝吗?”

你不解:“丘光耀也在1999年大选期间代表民主行动党出战雪州武吉加星州议席,邀歌手关德辉为其演唱却不成为课题,可是怎么现在歌手在选举期间上台表演就成了课题?”

我说:“当初关德辉为丘光耀演唱是因为基于自己的政治观点。这类有立场的歌手,就好像台湾的罗大佑一样,立场分明,所以不需要批判,而如今的这三位,立场模糊,只想借纯为娱乐为借口,所以值得批判!”

转载:禁彩票的另类思考

吉兰丹州政府禁止博彩,究竟该不该?

出发点没错,禁得也並非没有道理;只不过,做法可以变通一些。

马华和行动党的反对立场,有些夸大和严重化了;把买彩票视为民族权益?唔,民族权益可就包山包海,从吃狗肉、逛窑子、抽大烟,都可以是民族权益,千年也捍卫不完。

我们须不须要把赌博行为,列为民族权益,将之抬高到维护华教,捍卫宗教信仰的地位呢?

至于禁彩票影响了华人选票?

明显有逻辑错误。买彩票的多数是华人,但是,不能说多数华人都爱买彩票或赌博。

反之,可能大部份华人反对博彩或赌博,他们或许也支持禁止博彩。

所以,买彩票的人,只能说是有赌博动机,或是追求赌博乐趣的人;他们之中一大部份是华人,但是,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直接关系。

禁赌=剥夺华人权益??

譬如,政府加强反吸烟运动,强制香烟涨价,禁止公共场所和室內吸烟。 

烟民当然不满,但是,他们不能说政府剥夺马来人,或是华人的权益;烟民固然是马来人或华人,然而,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关系。

烟民当然可以捍卫他们吸烟的权益,但是,他们不能说这是马来人和华人的权益。

赌客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当然,这也是公共政策的议题。如果一项公共政策在道德和社会面是正确的,那么,它的意义就应该凌驾选票。

如果普世的標准都认为吸烟是不好的,它危害个人健康,增加社会成本,那么,政府宁可失去烟民的选票,也要限制吸烟。

同样的,人类的道德和社会標准认为赌博是不好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有选票的考量呢!

马华和行动党可以捍卫赌博者,或是买彩票者的权益,这是否明智,在于它们的政治智慧;然而,请放华人一马,不要说是为了华人权益而反对赌博。

况且,哥打峇鲁当局取缔售卖彩票,业者是开设书报社的。卖书报的是否可以同样卖彩票?

有位拥有法律背景的政治人物,要为书报社争取权益而打官司;唔,我真的还想看这种官司怎么打。

只是,丹州政府在禁售彩票的课题上,不需要一再强调是为了符合回教价值。

一旦把公共事务染上宗教色彩,难免就被区分为回教和非回教,也容易成为政党竞争的议题。

反赌,如同反吸烟,反吃狗肉;禁彩票,如同禁嫖、禁摇头,都是建立在文明社会的标准,那就无话可说了。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令伯有话讲(17-08-10)

什么标题?
曹智雄:国阵虽有“一党独大”‧马华爭华社权益不气馁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曹智雄表示,国阵成员党內確实出现“一党独大”的现象,不过,这无阻马华多年来持续捍卫华社权益的努力。

他强调,马华过去多年不断为华社争取权益,惟国阵成员党內不时出现一些不讲理的领袖。

令伯讲什么?
其实这个新闻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令伯突然有感而发。

看到马华里有些“义士”们那么鞠躬尽瘁,看了好叫令伯心疼。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如我们就帮他们马华一把吧。反正不论马华如何努力,巫统还是一党坐大,巫统里的那些“不讲理”混蛋粉肠还是层出不穷,执迷不悟,不如我们帮你们马华一把,直接让国阵倒台,那么马华诸公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巫统一党独大

如果马华成为反对党,相信届时马华诸公们说话也可以大声一点,有骨气一些,不用每天看风向发表言论。看看最近你们的老大老蔡,人家副首相轻喝一声,马上又要发文告转口风,多么难看啊。

转载: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作者:凌国文)

转载:马华公会-乘客还是深宫怨妇

巫统副主席阿末查希公开讥讽马华公会为国阵的“乘客”,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连忙反驳前者言论,魏总团长更辩称马华是国阵的“船长之一”。

这种话,不能自己讲自己爽,还要看是否符合现实。阿末查希、蔡细历及魏家祥的言论,到底谁对谁错?308大选以及后来10场补选中的华裔选票,再加上在重大课题上的决策权(如早前由巫统说了算的赌球执照风波),早就给大家提供了答案。

可悲的马华公会

蔡细历翻身上任总会长以来,极力营造所谓的“高调”形象。可是,在这位名为新任总会长,实则却是老派政治人物的思维中,还是摆脱不了过去数十年来马华公会身为政府一份子,却又不断高喊向政府争取华人权益的“自己向自己争取”之荒唐戏码。这种“争取”越高调,反而越显马华的当家不当权。

阿末查希的“乘客论”,再次折射出马华公会在国阵既定格局内的窘境。

马华公会当前最大的危机不是当家不当权;而是明知道自己当家不当权,也了解到华社无法接受自己当家不当权,当却无力突破这个困局。

蔡细历及马华衮衮诸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求神拜佛企盼巫统由开明中庸者来领导,不要过于为难马华。而巫统一旦出现开明领袖(如2004年的阿都拉)、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像开明领袖者(如现在的纳吉),马华领袖就会卯足全力呼吁华社“支持这些开明的巫统领袖,成为这些巫统领袖改革的后盾”。至于马华公会本身有什么卖点,这点早已不重要,反正就连马华领袖自己也说不上来。

2004年及2008年的两届大选已经证明,马华公会成也巫统,败也巫统。蔡细历跳过这两届大选不看,引述上个世纪1999年的全国大选,国阵靠华裔选票惊险过关的往事来论证马华对国阵的贡献。如果马华对国阵最后的贡献,是要回溯12年前的陈年旧事,我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责怪阿末查希讥讽马华为国阵的乘客。

马华公会最后的辉煌,凭借的是当年华社对回教党的排斥,以及对回教国的恐惧。时移势易,当回教党品尝到靠拢中间路线的好处,当华社已不再如当年般排斥回教党,马华公会还有戏可唱吗?

将所有发表狭隘言论者都归类为“只是一小撮人的偏激看法”,是马华公会近年来所剩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阿末查希贵为巫统第一高票副主席,乃巫统第三把交椅,将他的言论视为“一小撮人”或“纯属个人”的看法,无疑是自欺欺人。

如果阿末查希还不够分量,副首相够分量了吧?近日慕尤丁再度炒作“回巫会谈”、“马来人大团结”的课题,视回教党为洪水猛兽的马华公会情何以堪?

我们不应怪罪老蔡领导无能,毕竟格局已定,回天无力;我们也无需怪罪阿末口无遮拦,毕竟乘客论不见得全错,马华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被人看扁。

低调也好,高调也罢,抱怨完,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忍受。这么看来,马华倒不像乘客,而更像一位深宫怨妇。

(作者:凌国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