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Satu Malaysia 真正的用意。。

Sa.....pu Malaysia

Advertisements

转载:纳吉粉脸上的一坨屎

(原文:凌国文

不论纳吉从国库中拨出再多的公关费用自我宣传,或在全国各地设立再多的“一个马来西亚”标志自我粉饰,《马来西亚前锋报》始终是纳吉粉脸上一坨擦不去的屎。

《前锋报》日前大肆炒作的“基督国”课题,其实不算一个太大的惊喜,反正课题类型正符合该报一向崇尚的创作自由及品味格调。与其一如过往地对该报编辑大力鞭笞(反正起不了任何作用),民众更应该把焦点对准该报的幕后操盘者。

一味讨伐该报编辑,却不追究其幕后操盘的政党,只会模糊了社会批判及思考的焦点,让躲在报纸背后的政棍得以全身而退,等待下个机会再次兴风作浪。这种模糊视线的花招,马华公会是巫统一众附庸党之中配合得最为落力的一个。

“基督国”风波掀起以来,马华诸公个个发奋图强,文告发得漫天飞舞,可是一读之下,每一篇除了署名不同之外,内容都是千篇一律地痛骂《前锋报》“破坏一个马来西亚精神”,可是却没有任何一篇、任何一句质疑到底是谁在幕后默许、纵容、甚至指使《前锋报》煽动宗教敏感课题?

或者我们再想深一层,《前锋报》为何要三番四次捏造课题,煽动种族宗教情绪?这么做对它有什么好处?难道会让它销量激增,或是让它口碑大好?抑或《前锋报》的编辑们都是白痴,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惟恐天下不乱的无的放矢,早已让该报声名狼藉、报份狂跌?

没有一份报纸会交由一群白痴来编辑,也没有一群编辑会白痴到不断推自己的报纸下火坑。唯一的理由是,他们只是受老板钱财,替老板消灾。而《前锋报》的老板,正是马来西亚种族主义的始祖 – 巫统!

《前锋报》并不是创报以来就走这种疯癫极端路线的。50年代的《前锋报》,曾经是反殖民主义的先锋,并对马来亚独立初期的新闻自由发展功勋彪炳。奈何自1961年被巫统收购以后,该报便从创报初期的马来人喉舌,沦为巫统的喉舌,专职为巫统宣传政治议程、攻击政治异己。

巫统才是《前锋报》变质及沦落的幕后黑手。如果有人认为“基督国”课题的炒作与巫统无关,此人若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出卖良知的虚伪小人。那些一边痛骂《前锋报》制造白色恐怖,却一边赞扬纳吉斡旋有功的政客文棍,都是一等一的政治娼妓。

正当本地其他媒体备受恶法钳制,感叹新闻自由遥不可及时;巫统自家的《前锋报》不但可以享受毫无限制的“新闻(创作)自由”,还手握免受对付的“新闻特权”。那些时常把“一个马来西亚”挂在嘴边赞颂的人,无异于不断抓起一坨屎努力往自己嘴里塞。

一坨屎 。。

Najib, why…??

Why you don't use HOTMAIL??

转载:种族主义幽灵又作祟

中国教育家陶行知说:“校长是学校的灵魂”。

这句话对古来一所国中来说,应该改为“校长是学校的幽灵”,而且是“种族主义的幽灵”。

如果不是,身为一校之长,怎会在学校的周会上,说出“如果听不懂马来文就回去中国和印度,去宽柔中学就读”这种妖言惑众的话?

如果不是,堂堂一名掌校者,怎会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类似“寄居者”的“乘客论”?

教师说话不当,误导学生,尚且要受到抨击和严惩,何况是应当作为全校师生表率的校长?

校长是学校的决策者,言行举止和思维,对全校师生起著深根蒂固的影响。校长这番歧视性言论,会让教师有样学样,歧视非我族类的学生,在课堂上继续散播种族主义思想;马来学生则將校长的话当作靠山,藐视华印裔同学,在各族学生之间制造分歧和仇视。国中学生群殴事件屡见不鲜,根源在此。

这种动輒“叫华人和印度人回去中国和印度”的激进言论,由意图不良的政客或礼祖安郑之流的人说出口,尚且是驴鸣狗吠,务必受到国人非议和谴责,何况是出自校长之口。

送那些种族主义者去青山吧

从事教育者的职责和使命,是要通过循循善诱、春风化雨的方式,教导学生分辨是非黑白,认识友爱和团结的价值,所谓百年树人,意义在此。但是,我们的掌校者却比“土权会”还“土权”,如此极端的思维和作风,已经没有资格为人师表,还能管理学校,成为学生的学习典范,为国家培育团结和睦的下一代吗?

道歉,並不能平息华印裔学生和社会人士对这件事的愤恨。校长这句话既有公开煽动种族情绪的含意,当局必须以煽动法令将他控上法庭,只有严惩,才能对一些种族极端主义者起警戒作用。

这名校长虽已请假暂避风势,等待教育部处置。不过,依照教育界处事惯例,一般会以调职做交代。就此事而言,教育部若将此校长“调职”到其他学校,更为不智。

如果让这名已经丧失为师和掌校资格的人,调往其他学校,不过是让他有机会到其他学校继续宣扬种族主义的思想,荼毒更多学生纯真的心灵,破坏种族和睦而已。

国民中学是多元社会的缩影,各族学生在学校就开始互相敌视,“一个马来西亚”的梦想,恐怕是渺若烟云了。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陈宝卿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