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75:换政府的理由

很快又是马来西亚大选的季节了。

每个人又开始探讨今年大选花落谁家。

姑且不论谁强谁弱,笔者认为,应该是时候换政府了。

当然,政府不是衣服底裤,说换就换,好歹都应该有个理由。

如果人家问笔者理由,理由当然有很多,但笔者认为,一个就够了。

“治安不靖”!

一个就够了。

不需要探讨什么国家经济、政府KPI、亏空公款、LYNAS、种族歧视、BERSIH什么复杂大课题,就只是“治安不靖”一项就够了。

不是吗?

笔者新年左右回了老家一趟,听到的都是千奇百怪的犯罪、打枪、凶杀等等,几乎都是超乎我的想象力以外的。

我国的犯罪已经多到让大家麻痹的地步了,大家如今只能求自保多福罢了。如此现况,只能让我感叹我们的马来西亚到底怎么了。

每次我出门,尤其是晚上,必须左看右看,才可以开锁出门;锁门后,必须马上上车;上车后,必须确定锁好车门后才可以开大门;确保大门关好后,才可以驾车离开;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前,也必须环顾四周又没有可疑的摩多车,才可以下车;就连走在路上也必须无时无刻眼观四方,提心吊胆,保护好自己。

要回来的时候,必须环顾四周才可以开车锁;上车后,又必须马上锁门;开车时候,要确保没把贵重的东西放在副驾位,避免给人敲破玻璃打枪。

x的,你不累吗?我们到底还活在哪个年代啊?513的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年代?

你试问看,你身边有哪个亲朋戚友是没有被打枪,或被偷过东西?

如果没有,那么你认为我国的治安很棒吗?你还相信我们敬爱的部长说的:“我国的犯罪率一直在降低”吗?

你只要不是受害者之一,就已是万幸了。

有那个发展中的国家会让人每次出门都必须提心吊胆?有那个政府会让女人宁愿放弃拿手提袋的权利?有那个国家会让人民活得那么战战兢兢,毫无安全感?

是马来西亚!

每当我在新加坡看到一个女生可以在晚上一个人散步运动的时候,我对我国治安的感触是何等的悲哀无奈啊!

别以为治安不靖是警察的错,政府无需负上任何责任。

Crime Malaysia

是我们的政府纵容我们的警察懒散,是我们的国阵纵容我们警察无能,是我们的政府包庇我们警察贪赃枉法。

对,是我们的国阵政府!

如果再看之前提到的其他问题,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债筑高台,非但如此,还引进大量外劳“公民”,引进荼毒人民的稀土等等。

此时不换它,更待何时?

Advertisements

转载:哪个政党不想执政?

(原文作者:凌国文)

一个政党会因为想要执政而被攻击为“野心家”,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实行议会民主的国家,都可以被归类在报章“社会奇闻”的一栏。攻击者要不是把国家政权当作某人(或自己)的家传祖业,就是在民主素养上严重贫血的“政治低能儿”。

我不晓得有哪一个政党是不曾想过要执政的。事实上,任何政党的成立,都是因为一群拥有共同理念的人打算通过参政来赢得政权,进而落实本身的理念。

一个从来都没想过或争取过执政权的政党 / 从政者,应该转型当非政府组织(NGO)。

国阵想要执政,民联也想要执政,在一个推行议会民主的国家,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不然你以为这些从政者结合起来是为了手牵手一同去郊游?

可是,在一个人民习惯被愚弄及误导的社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不符合当权者的利益,也会被有心人扭曲为大逆不道的勾当!

近期不论是打开网络或是翻开报章,总有人很努力地为民联“迈向布城”的目标贴上“野心勃勃”、“争权夺利”的标签,然后再落足酱料企图说服你,国家如果交由这班“野心家”来管理,将会如何的民不聊生、怎样的生灵涂炭。。。

同样是争取执政,国阵做的是为了服务人民,民联做的就是为了满足“野心”?

如果再根据同样的逻辑推论,民联争取入主布城是“野心勃勃”的表现,那么早前纳吉那番“就算粉身碎骨,誓要捍卫布城”的言论又该作何诠释?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斗得再难分难解,也不会因为对手想要赢得政权的决心而指责对方为“野心家”,一来是因为人家的从政者具备基本逻辑思考的能力,二来是人家明白,政权毕竟不是他爸爸的。

转载:谁在乎有没有华裔部长?

(原文:凌国文

我国华基执政党最近集体悲天悯人,为砂州“土著在朝,华人在野”的形势痛心疾首,更为华裔选民乱乱投票的莽撞心如刀割。

华基执政党诸公先华社之忧而忧的情怀虽然叫人感动莫名,殊不知此举却让首相极力推崇的“一个马来西亚”脸上无光。在我们非常努力说服自己相信一个马来西亚美好诺言的当儿,华基执政党的领袖们却一再提醒我们“没有华人当官,华人的日子不会好过”。如果真的“一个马来西亚”了,华裔领袖入阁与否又怎会影响到华人权益呢?

只要政府可以做到以下几点,我一点也不在乎有多少位,或有没有华裔代表入阁当官:

第一, 只要这是一个以全民为本,摒弃种族主义,凡事以人民的需求为考量,而不以肤色作衡量的政府,由哪一族同胞执政,有何相干?就算我们坚持要华裔部长代表我们与他族领袖进行内部协商,在我族人口比例逐年下降的情况下,就算全数华裔都支持马华民政人联,这种各族壁垒分明的“协商”模式还能让华裔硬撑多少年?

第二, 只要这是一个让教育回归教育,按照人民需求制度化拨款、增建及承认各源流学校的政府,谁在乎有没有华人当部长?再说,我们独立至今将近54年来,有哪一年没有华人当部长?可是过去54年来,有哪一年的华教发展是让华人满意的?

第三, 只要这是一个有效管理财务,不会让每一年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沦为年度惊悚报告的政府,内阁何族居多,有何关系?问题是,就算有华人当部长又如何,还不是每年出现类似以超过5千令吉购买原价50元的千斤顶的经典案例?

第四, 只要这是一个愿意彻底改革选委会、反贪会、警察部队等国家机关,以体现人权、民主、公正、廉洁等普世价值观的政府,管他内阁成员什么肤色?我们在乎的是不想再听到类似选委会工作人员帮忙国阵派传单、反贪会官员躺在地上盘问证人、警察以平民当枪靶或沙包的荒唐事件。

第五, 只要这是一个有决心落实良政,检讨及废除一切不合时宜法令的政府,谁还在乎华裔代表的官职有多高有多大?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就算留着华裔部长职,他们有能力对现状作出任何改变吗?

只要可以做到以上几点,就算内阁没有任何一位华裔部长,我想大部份华人都不会介意。问题是,我们现在有六位华裔部长,上面几个KPI,我们达标了几项?

转载:政府真正的颜色

(时间:2009-11-17 来源:风云时报 作者:詹运豪)

林甘短片被撤销指控显示了政府会保护那些“大鱼”。尽管讲了很多要打击贪污的话,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只会对“小鱼”采取行动。

林甘短片

我时常记得一个银行家朋友的笑话。根据他的说法,如果你欠银行1000万令吉,你不需要还,因为银行负担不起你破产,他们会对你很好,并且帮助你重新安排这笔债务。但是,如果你欠银行100万令吉,那么他就会让你破产,也不会和你谈判。

换句话说,如果你是“大问题”,他们就会保护你,如果你是“小问题”,他们就会压碎你。

在林甘短片中,很明显的如果他们继续起诉林甘,那么前大法官就会被审讯,你可以想象他会告诉你什么秘密吗?马来西亚的司法制度不受各界人士的关注是个事实。你能够想象如果林甘被控上法庭,他将会揭发什么贪污?

最后,只是显示了政府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改革,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政府如果真正改革,就意表国阵政府的死亡。国阵政府在位52年,贪污和滥权的数量是大到他们无法公开的。如果他们打开档案,那么整个国阵就会倒台,而整个“马来主权”只是显示了他们掠夺国家资源的理由。

只有在换政府的时候,才能有更高层次的贪污被揭发。现在槟城和雪兰莪在在野党的手里,我们就会看到他们会渐渐揭发国阵政府的弊端。

贪污的政府

并没有比更换政府跟为有效的揭发弊端,我们在很多国家都看到这种情况,看看我们的邻国印尼,当苏哈多在1998年倒台,他所有的贪污都被揭发了。即使到今天,在独裁者倒台后的10年,印尼人依然在尝试找出他贪污的证据,他可能在掌权的30年内搜括了10亿美元。

国阵不能真正的改革,也表示贪污不但会加剧,而执法单位如反贪污委员会和警察,会被更频繁地使用来攻击那些尝试揭发他们滥权的人。政府会追击任何揭发他们贪污的人,更严重的,他们会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更加破坏司法制度。

在这样的情况人民可以做什么?人民有很多的无力感。很多平民百姓认为现有的体系太强大,他们不能做什么。

答案很简单,普通的马来西亚人并不能反抗尝试隐藏贪污的政府。普通市民只能记得所有的贪污事件和在下届大选投票。记住,唯一揭发贪污的方法是只有当其他一方介入。

请不要相信政府的宣传,即这个政府可以在新的领导层下改革。问题并不在于领导层,问题在于过去。新的领导层无法让过去被揭发,他们既然无法揭发过去和惩罚涉嫌贪污的人,那么他们就会继续做恶。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