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5-计时炸弹要怎样引爆?

在交通部委任的巴生自贸区丑闻专案小组,把报告提呈给内阁后,叫人百般不解的是,内阁决定再成立一个特别工作队去作进一步调查。

这是不是纳吉和巫统高层,担心让翁诗杰毫无控制地搞下去,最后可能爆出更多巫统、马华领袖从中刮钱的内幕,搞到一发不可收拾,动摇到整个国阵的根基?

PKFZ 15现在,纳吉从翁诗杰手中拿回丑闻的控制权,最低限度,他可以评估和控制丑闻揭露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政治杀伤力以及会去到的范围。

巴生自贸区丑闻已经是一个不得不引爆的计时炸弹,但是什么时候爆、什么可以爆、怎样情况下爆、爆炸力度可以去到多大,这个相信就是纳吉和巫统高层的最大考量。

就如有评论所描述:“这就看你要调查多深入了。这个弊案直达政府核心,因为计划的款项由州机构支付,并且需要获得交通部及财政部批准。”

官商上下其手

巴生自贸区丑闻之所以会形成大丑闻,承包商能上下其手,土地便宜买、贵价卖,主要是得到高官的行动配合。

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不止一次指责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成为浪费公款的“大白象”,还揭露前两任马华的交通部长林良实和陈广才与这个超级丑闻的密切关系。

林良实离职当天签发支持信

PKFZ 16林良实在任交通部长期间曾经签发一封志期2003年5月28日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而必需一提的是,2003年5月28日是林良实担任交长的最后一天,为什么在最后一天还匆匆忙忙签发这封重要的支持信呢?

陈广才签发3封支持信

林良实退位后,接替交通部长的职位的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陈广才也曾在2004年4月23日、2005年12月8日和2006年5月23日,先后签发三封“支 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

私人发售债券融资非惯例

由两名交通部长先后签发的支持信,是为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13亿1000万令吉私人债券背书。

MIMB投资银行及太平洋托管公司拿着这4封“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就着手替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处理发售私人债券工作。

PKFZ 17据普道永华的稽查报告指出,在这个点上出现两个争议性问题:

其一、是在巴生港务局面对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并非依照政府惯例,由财政部负责发售债券融资,而是由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私人债券,导致巴生港务局最终承担庞大利息成本。

其二,支持信并非由财政部发出,而是交通部。这基本上超出了交通部的权限范围。此外,交通部的支持信具误导性,令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私人债券形同获得政府的担保。

马来西亚评估公司根据交通部的保证信,给了Kuala Dimensi及债券相当于AAA的良好评估。

虽然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阿兹米卡立表示,前交通部长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发展计划下所发出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是否形同“保证信”(Letter of Guarantee),有待法庭作出判决。不过,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则认为4封支持信倾向于保证信。

12项重要合约没呈董事会

更重要的是,巴生港口自贸区稽查报告还显示,巴生港务局从2002年11月至2007年10月间所签署的12项重大合约,都没有寻求该局董事会的批准。

PKFZ 18陈广才在出任交通部长后,在2004年就撤换陈祖排,改由叶炳汉(右图)出任港务局主席。

从2004年4月至2007年4月出任港务局主席的叶炳汉承认,港务局总经理才是掌权人,负责执行所有港口相关的职务,并向交通部汇报。而港务局主席只是负责出席董事会会议,聆听所有呈报董事会的报告。

至于那些没有呈报的事件,董事会主席无从获知。这意味着,身为交通部长的陈广才是完全清楚港务局的一切运作。

但是,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所有由港务局颁发给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的合约,交通部长都没有提呈内阁讨论。

安华:林良实陈广才有什么利益?

PKFZ 19曾 担任财政部长约五年的安华在2007年12月19日,暴出林良实和陈广才先后签署支持信给Kuala Dimensi 4家子公司时表示,在法律上,财政部是唯一有权代表政府签署保证信的政府机构,但财政部签发的保证书还需得到内阁的批准。不过,交通部发出的四封信函都没 有财政部和内阁的签名。

当时,安华问:“林良实和陈广才签署这些支持信,其幕后肯定有很多理由。你必须去问他们,因为他们明知这是违法的,为何还要支持这些违例的做法?究竟他们会获得什么利益?”

林吉祥:PKFZ弊案会成为“无头公案”?

PKFZ 20内阁决定成立一个以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为首的特别工作队,专门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弊案。对此,林吉祥感到吃惊,他提出了一个疑问,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的超级特工队,是否将会成为一个企图“隐瞒真相”的超级掩盖特工队?

“特工队是否将令其他的所有相关调查,无论是国会公账会、普华永道及巴生港务局专案小组,都屈居于它及变得无关紧要?”

林吉祥质疑内阁为何不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彻查查这宗弊案,他最担心的还是这宗弊案最后会成为史上国阵及国家的最大宗“无头公案”。

(焦点系列 完)

Advertisements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4-五鬼运财 财源滚滚

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巴生自由贸易区特别专案小组调查报告,所揭露的6项弊端报案时指出,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和BTA测量公司涉嫌超领或冒领的款额高达5至10亿令吉,令全国民众,尤其是政界为之哗然。

而巫统控制的《新海峡时报》8月11日报道,政府起初斥资10亿元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但2003年动工迄今,发展承包商Kuala Dimensi已超出原定成本36亿元,并向政府申请36亿元贷款。

政府批准这项贷款,以致巴生港口的发展成本(加上购置土地成本)飙升到46亿元。

五鬼运财 官商坐地分赃

华人传统江湖上有五鬼运财法的说法。传统华人民间对这种快速获取财富的手法众说纷纭,据说各师各法,施法程序、要领、运用上,各有巧妙、不尽相同。然而殊途同归,就是付出少少,获取多多,甚至不劳而获,钱财滚滚来。

PKFZ 13巴生自贸区丑闻一大堆的钱,就是给人施用五鬼运财法术搬进自己的私人袋子里。自丑闻爆发以来,检调当局一直都以调查不公开为理由,致使民间得知的案情和牵涉的数额都是靠“灵通消息”猜测或在野党的爆料。

因此民众对官商如何在这宗丑闻中里应外合,串谋掠夺民脂民膏的手法一直存有乖离实况的认知,也流存各种各样的说法。

但是,普道永华稽查报告详细说明丑闻的演变细节以及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专案小组的报告逐项说明,承包商涉嫌“灌水”超领与冒领情况,令人对涉弊人的五鬼运财法不得不另眼相看。

现在赤裸裸摊在阳光下的事实是,交通部和巴生港务局的巨款是如此轻易的发放给“违约、不存在或超额的合约项目”。而这匪夷所思的事件,竟然在3位港务局主席及2位交通部长的任内发生。

乾坤大挪移 钱财怎么流动?

巴生自贸区丑闻中的交易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来个乾坤大挪移,国库的钱怎样流出去?

  • 一买一卖 涨幅达19倍

PKFZ 14自贸区的位置是在雪兰莪州英达岛。1990年代,Kuala Dimensi以每方尺3令吉,总数9千5百万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在进行一些规划和基本土地发展设施后,2002年再以每方尺25令吉,总数18亿1000万元出售999.5英亩的土地给巴生港务局,涨幅高达19倍。财政部曾指示巴生港务局启用土地征用法令,以每方尺10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不过这项指令没有得到遵守。

  • 拒绝内阁省钱方案

根据2008年12月22日《星报》的报导,雪州政府在2001年拒绝使用土地征用法令购买土地的方案,因为Kuala Dimensi已在1997年获得发展订单。但是,Kuala Dimensi 和巴生港务局的在2002年才签署土地交易的合约。这表示雪州政府反对一个可以为国库省下17.2亿令吉纳税金的方案。

  • 揽下所有承包工程

Kuala Dimensi不但因出售土地赚取巨大利润,还被巴生港务局委任为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而Kuala Dimensi委任Wijaya Baru Global为主要的次承包商,张庆信则是该公司的持股人和董事,Wijayah Baru Global是Kuala Dimensi的母公司。

短讯以自贸区丑闻讽刺增减华小

2008年308大选期间,马华向华社大事宣传如何辛苦地向政府华争取到批准增建华小。民间就有手机简讯反击:“……华人纳的税是80%,只得那区区3%教育拨款来供21%的华小学生用。大选来了才说迁校和给那区区两千万!巴生西港乱用46亿可以建多少间华校,有算过吗?一间一千万,可以建460间……”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3-潘多拉盒子打开了又如何?

巴生自贸区丑闻的调查工作,虽然还没有了结,更还没有进入法律程序,但是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稍微心水清的民众都有了答案。

之前一些在台上演讲时,一直把民族和人民利益挂在嘴边、忧国忧民、让一些无知民众与爱党同志无限敬仰的领袖与政治人物,实际上都是大强盗。然而,尽管丑闻是盖不住的了,但是在法律面前,他们真正的嘴脸会不会原形毕露?

他们有通天本领 我们无可奈何

26年前,我国爆发了历史上第一宗金融大丑闻–土著金融丑闻,全国震惊,世界哗然。

在反对党及民众的施压下,政府设立了以当时国家总稽查师阿末诺丁为首的3人调查委员会,调查这个金融丑闻。

PKFZ 9经过整年的调查,结果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只说了一句话:这涉及25亿令吉的土著金融丑闻是“找不到凶手的滔天大罪”!

就这样,整个事件就盖了下来!过后大家也就淡忘了,只成为一些年长者的陈年记忆。如果这次没有爆发巴生自贸区丑闻,相信不会再有人把这件事拿出来谈。

巴生自贸区丑闻的涉弊者都是执政集团里的高官显耀,有的是通天的本领。最后的发展会不会落得抓几个小官员来顶罪,就把丑闻盖下呢?答案是有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唯一的寄望就是308之后,在下届大选里选民再接再励,用手上的选票惩罚那些不愿惩罚这些强盗的人,再让他们一起面对与台湾的阿扁同样的下场,终身监禁。

内阁追溯核准4封违法支持信

PKFZ 10巴生自贸区丑闻中的亏损,之所以可以被“吹”得这么大,是两任的交通部长林良实以及陈广才先后违法,发出4封支持信给承包商KDSB的4家子公司去资金市场筹集资金。这4封信造成了这个原本只有19亿多成本的计划,顿时成了无底黑洞。

在法律上,交通部长无权自行发出政府的融资担保,只有财政部长在内阁核准下能够这么做。

而第一封支持信是林良实于2003年5月28日发出,其余3封是由陈广才分别在2004年4月23日、2005年12月8日和2006年5月23日发出。这些都是违法信函,不过内阁较后在2007年7月以追溯的方式,核准了这4封信。

扩大范围 弊案应从内阁查起

4封支持信,除了第一封信函之外,其他3封都注明“我们在未来将时刻保证巴生港务局准时摊还款项”。KDSB凭着这些信函发售债券筹资,而马来西亚债券评估机构也根据信函给予KDSB债券良好的评级。

PKFZ 11KDSB除了是售卖自贸区土地给港务局的公司,同时也是港务局委任的自贸区一揽子承包商。

因此,林吉祥认为巴生自贸区丑闻的调查范围不应只限于巴生港务局以及自贸区计划,而应扩大到内阁部门和整个内阁。甚至从马哈迪任首相、林良实任交通部长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开始查起。

稽查报告点名的超重量级政客

林良实 最后一天发支持信函

林良实在担他任交长的最后一天签发第一封支持信给KDSB子公司,一直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为什么在最后一天还念念不忘发出这封信呢?

据国会公帐会主席阿兹米透露,在听证会上林良实以不记得10年前的详情为由,无法回答某些问题。

在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走廊上,受到记者的追问时,林良实语带揶揄的口吻说,很好,要让自贸区计划真相大白,就看到最后爆出爆炸性的内幕出来吧,看有什么人会死。

陈广才 请女皇律师写信

陈广才是巴生港口贸易区舞弊丑闻事件上的关键人物。自陈广才在2003年出任交通部长,到2008年3月份卸任的4年9个月内,正好是自贸区弊案的关键时刻。

陈广才发出的三封支持信都注明“我们在未来将时刻保证巴生港务局准时摊还款项 ”。

国会公帐听证会上,他出人意表地拿出一封英国女皇律师的意见信函,支持他发出的3封信是支持信,不是保证信。林吉祥就嘲讽他,为什么发信时不去征询女皇律师的意见,现在飞过去英国找女皇律师。

林吉祥认为,这封女皇律师信至少花了陈广才10万英镑以上,等于马币6万至10万。

张庆信 到处要诉人

张庆信是KDSB的CEO,是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被国阵的议员背后称为财神爷,钱财上慷慨大方,国阵议员要求捐款几乎有求必应。

丑闻爆发前他到处警告媒体不要乱报道,个人不要乱讲话,否则等律师信。《东方日报》、《诗巫日报》和英文《太阳报》都被他入禀法庭,起诉索取超过千万的诽谤赔偿。

不过稽查报告提到他的名字,港务局报案指他超额领款,全部媒体都在报道,而互联网上关于此事件,似是而非的报道一大堆,自己又被反贪会和警方叫去问话,可能要诉起来,被诉的人实在太多了,最后才不再听到他要诉人。

公议需获得伸张 只是责任谁来负?

从普道永华国际会计公司公开稽查报告,到根据巴生港务局委任的专案小组作出的报告,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报案后所披露的详情,涉弊者的身份是呼之欲出了。然而当局接下来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PKFZ 12悲观的人会告诉你,涉弊的高官还是继续会一样富贵逼人,最后背起这个黑锅只是那几个执行整个刮钱计划,拿到三几百万“小”甜头的港务局高级人员,真正的罪犯会继续逍遥法外!

他们是以过去的经验讲这番话。过去三十多年来,执政集团的高官涉及的弊案,虽然牵涉的阿公钱和巴生自贸区丑闻比较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就没有听过有谁需要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

过去的经验形成一个人对事件发展的未来观感,因此悲观的人有理由悲观,但是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不管在怎样的暴政下,人民的醒觉最终会让公义的到伸张,这不是革命口号,这是一个国家政治发展的定律。

50年是一代人的光阴,人民的财富不断地被政客强盗掠夺是事实,人民似乎无可奈何,不过308之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只有人民的觉醒,丑闻才不会重复发生。

转载:一条长长的鱼线

李华民针对Kuala Dimensi报案,巴生港口自由区的黑洞,开始被探照灯照射。

目前照到的是5亿至10亿令吉的超支。

譬如,专案小组查到两项未展开,根本就不存在的电气和基础工程,Kuala Demensi竟然索取分別是5000多万和8000多万令吉的费用。

过去曾经发生价值上百令吉的汽车千斤顶,有公家机构报账数千令吉,大家认为这是贪污之极至,以为无法超越了。

比较自由区,还真是小巫见大巫。至少,百令吉索价千令吉,至少还看到了千斤顶;而自由区索价上亿令吉的所谓设施,什么都看不到。

其它的索款,包括美其名的附加工程,要价2亿5000多万,然而,有关工程已经算在原本的工程合约里;而一些不能索款的项目,也敢敢开出账单;一些必须要有单据为凭的项目,却没有提供单据而索款;另一些项目则大幅超支。

这些钱去了哪里?

难怪,巴生港口自由区蓝天白云,空空荡荡,一望无际。

或者,它只是海市蜃楼;曾经描绘出一片美景,但是,却是虚假空幻。

专案小组完成了它的任务,李华民也向警方报了案,如今,就看警方、反贪污委员会,以及总检察署是否有后续行动。

Kuala Dimensi有太多东西要说明,不能再忽悠了。

不过,探照灯照到的只是局部,还有更多精彩在后头。

除了Kuala Dimensi,还有很多人逃避不了责任。

Kuala Dimensi是一家受委托的公司,它如何被委托?如何取得合约?如何通过报价?如何得到付款?

总之,一个巴掌拍不响,肯定背后有人批准工程,批准拨款。

这些人是谁?他们的动机何在?是否得到不应该、不合法的好处?

哈哈,这是一条长长的鱼线,一个勾接一个勾,要钓的话,真的是长长一串。

要真的钓鱼,就要钓出大鱼,而且,一条也不能放过。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