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国庆日快乐!

爱国是什么?唱唱国歌,掛掛国旗 ,参加国庆游行就是爱国?

近来我国的爱国情操过于流于表面,都是尽在鼓吹一些门面功夫。一厢情愿的灌输爱国意识,反而令人越不知如何真正爱国。

我甚至看到有人說爱国就是珍惜国家給你的,別再苛求或去批判它。。他说他在马来西亚活了十九年,生活安定,出入安全,所以他觉得别问国家对你付出了什么,而是问你对国家付出了什么。。(他的那篇文章的下场我就不多说了,尤其是他那句“出入平安”。。看了都一肚子火!)

恩,是的,我們要珍惜国家給我們的,因为在大马这片可爱的土地上,我们有着各种的多元,从种族、宗教、文化、饮食和生活习惯等。我们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大片的热带雨林却少有如台风,火山或地震等天灾。我们这片国土上,有着一切成为强国的先决条件。

唯,最后还是那句話,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我爱国家,但是政府还是要换,尤其是把马来西亚弄得乌烟瘴气的烂政府更应该要换!!国庆日快乐,马来亚,生日快乐!!

Advertisements

#22:大马独立五十年(二):你爱国吗?

忽冷忽热的星期一(20-08-07)

你爱国吗?

每个人都会回答是。

只是,每个人的爱国定义都不同。

悬挂辉煌条纹

大马独立日

大马独立日

我们的新闻部长拿督斯里再努丁在7月31日指出,没有悬挂辉煌条纹(国旗)的企业及商业单位将被惩罚。[1]

他的爱国定义是挂国旗。

所以,不挂国旗等于不爱国,必须受到惩罚。

这些荒腔滥调不时不时都可以从高官部长的嘴里听到。

如果在国庆前夕,有群青少年,手执辉煌条纹,骑着改装了的机车,穿梭于闹市中喧闹、呐喊、呼叫、载歌载舞,那么他们是真心的爱国吗?

又或者整群朋友一起去夜店跳舞,嗑药倒数高喊Merdeka(注:意即“独立”),在泡沫舞会里狂欢,做出种种疯狂的行为,那么他们也是爱国吗?

爱国的定义

那么,要怎样定义一个人爱国不爱国呢?

有些领袖常“开宗明义”的指出那些在国外工作的马来西亚人都不爱国。

有些人常年在国外工作,但是他们都会把努力做工辛苦赚回来的钱汇回马来西亚;相反,比起那些当初夹着巨款逃亡澳洲的前雪州州务大臣或那些常举办一些令人诟病且亏空公款的考察团的地方政府,那么,谁又比较爱国呢?

有些领袖更“可爱”,认为批评政府的人都不爱国。

如果你认为每天在批评政府的人不爱国,那么比起那些表里不一,一时说要聘请独中生当任华语老师[2],一时又会高举马来剑的政客,谁又比较爱国?

如果你说像黄明志这样的人不爱国,那么对于那些恐吓企图煽动另一场“五一三”的政客[3],谁又更不顾种族关系,制造社会恐慌呢?

爱国可以很简单

就如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分团团长方振平说的好,他说许多商家及企业从事正当行业及履行纳税义务,就已经展现了爱国的精神。[4]

相较于那些企图逃税的(比如巴生港务局[5]),一个堂堂正正的商人不是更爱国吗?

爱国不是只有挂国旗,不是只挂在嘴边的口号,更不是政客的专利。

爱国的方式是可以百花齐放的,也可以是很简单的,是对于这片国土而发自内心的归属感。

做个好平民、不逃税、不犯罪、不荼毒社会、和友族和睦共处等等都可以是爱国的表现。

看到政客们强制性挂国旗,这种强势的作风看了只会让人感到作呕!


[1]http://www.sinchew.com.my/content.phtml?sec=1&sdate=2007-08-01&artid=200708010001

[2]http://www.sinchew-i.com/article.phtml?artid=200708151317&data=scnews&spid=59599

[3]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71172

[4]http://www.sinchew.com.my/content.phtml?sec=1&artid=200708013476

[5]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71119

#21-03:大马独立50年(一):一个小市民的爱国宣言(下)

请举手…

当选后,甫开始就和国会没两样,高职(正副主席、秘书和财政)全都是蓝派的学生代表,但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在我们全体代表第一次和大学副校长开会的时候,我们亲爱的副校长提出了一个我毕生难忘的问题:“你们学生代表当中,谁支持国阵政府的请举手”…

所谓的蓝派学生代表都高高的举起了手,我顿时目瞪口呆…

接下来更难以置信的是,他说,“咦,你们这些不举手的是不是不支持政府?不支持政府就代表你们不爱国。”

什么逻辑?

曾几何时出现了这样的公式:国阵政府=马来西亚?

我爱国,但并不代表我需要盲目的支持国阵政府,好的政策,固然需要支持;搜刮民脂的政策,固然要反对到底。

他的提问,足以显示其狭窄的思想,也足以证明出为什么我国大学的学术会排名每况愈下。(当一校之长的,竟然都如此黑白不分,那你能奢望什么学术自由或言论自由呢?)

当然在漫漫五年的大学生涯当中还有许多小插曲,在这里不能一一道来。

爱国不爱国

毕业后的我,也将近二十五岁了。

看看我的祖国,也已经将近五十岁了。每天阅读大马新闻时,还是在发生一些十年如一日的新闻:警察贪污办事不力、种族问题岌岌可危,一触即发、公务人员办事效率慢、华小永远少过社会所需求的数量、非土著(主要是华人和印度人)还是每天过着二等公民的生活、母语教育还是被排斥在国家教育体系外、首都一雨成灾、某某Mega Project又胎死腹中、又有某某计划沦为白象、不挂国旗就等于不爱国的歪论、选举黑箱作业等等…

说着说着,都会感到辛酸。

我爱我国家,只是,痛恨马来西亚里掏空国库、贪污腐败、分裂族群的政客。

虽然现今身在新加坡,但我可以很肯定的是:我的心是系在我的国土上!

即使在外国,别人问起我从哪里来,我还是会很自豪的告诉他们:“I’m come from Malaysia” 。

(谨以此文献给栽培我长大的国家,希望它早日能摆脱一些无能和腐败的领袖)

全文完

#21-02:大马独立50年(一):一个小市民的爱国宣言 (中)

新春资料展

而我在大学第一年参加了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工大)新春资料展,这是一个综合了文化表演晚会和时事资料展览的一项年度大活动。

UTM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

UTM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

当年,我只是场地组组员,资料展和文娱晚会都在工大的苏丹伊斯干达大礼堂(DSI)举行。除此之外,我也有份参与文娱晚会的舞狮演出。

就在演出前一晚,我们突然收到校方的通知:“舞狮不准在大礼堂演出!”

晴天霹雳,拼命的练习到最后换来的是“Prohibited”(禁止)!

为什么我们其他文化表演都安然无恙,唯独舞狮遭到禁止的处分?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思解。

最后,在学生代表(MPM)出面和校方接洽谈判后,舞狮方能安然无恙的在大礼堂里随着鼓声舞动。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大学学府里的官僚作风。

第二次新春资料展

大学第二年的我,成了2002年新春资料展的副总策划。

这一年的新春资料展一开始也是准备得如火如荼。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当儿,我们筹委当局在举办日期的前一星期收到了一封校方通知信:“地点不被批准”,新春资料展因而被腰斩!

当我们策划部想校方讨论以及表达我们的意愿时,我们所得到的,是一句:“如果你的父母叫你别在客厅小便,你会问为什么吗?”

这句话,不是出自其他人口中,而是出自一位学生事务处署理副校长(Prof. Mansor Abdullah)的口中!

这句话,让我见识到了校方的无理和强势作风。连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学署理副校长都可以出此狂言了,那么你会指望这所大学有什么作为呢?(欲了解更多关于新春资料展,可点击至这里

校园选举

到了第三年,我参与了校园竞选,我选择了角逐系院级(Faculty)学生代表。

代表前进阵线(一个学生组织)的我,自然和那些被校方派出来的代表形成对立的两派。我选择出来参选,一来希望能拓展自己的视野,二来希望能为我的系院贡献一份力,改善学生们的福利和读书环境。

有句话说得好,“大学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在竞选期,所谓的蓝派(亲校方阵线)不须自掏腰包,都可印刷上万张海报,我们所谓的青派(亲学生阵线),就必须自己筹钱准备宣传单和海报。不单如此,白天除了要奔波劳碌宣传以外,到了半夜你还必须亲自守住自己的海报!因为,如果不那么做,你前一天刚贴上的海报,无论是一百张或一千张都会在半夜离奇失踪…(心照不宣)

东窗事发

经过四天的拉票期后,到了投票当天,投票时间在下午4.30pm 结束,之后,所有的票箱都必须运送至大礼堂的中央贮藏。直至晚上方才开始算票。

所以,从封门的那一刻至晚上开门前的这段时间,大礼堂里理应不应有任何人。

所以,从封门的那一刻至晚上开门前的这段时间,大礼堂里理应不应有任何人。

可是,就在五点半左右,我们突发奇想,也许可以从礼堂的门缝一窥究竟。

结果,一趴下去一瞧,不得了,怎么有脚影在动?这是很明显的有人在里头走动,就连在我们身旁的警卫都说:“ei,ada orang?”(咦,怎么会有人?)

这时,我们赶紧通知其他人,同时也去警局报了案,结果如何呢?

结果,亲眼目睹那位警卫被命令离开现场,六点通知副校长(就是叫你不可以在客厅小便的那位),结果他八点多才姗姗来迟。无论如何,他也不肯和我们配合,结果,我们失了人证,更失了物证,投选成绩不说你也知,蓝派辉煌获胜,一举拿下大部分议席。

而我们这边,可能我是小人物,所以我没被校方盯上,“苟且”中选了。

待续…

#21-01:大马独立50年(一):一个小市民的爱国宣言(上)

一个愉快的星期六(04-8-2007)

我今年26岁,而我的国家也独立50年了。

我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相较于独立了将近半百的马来西亚还是属于年轻的。

童年的我

童年的我,除了偶尔撒谎或太顽皮而被父母责骂,其他的自然是无忧无虑。

进了小学,是一所A型华文小学。在这里,除了是我打下华文基础的地方,也是我开始认识我的国家的地方,开始学唱国歌,学习背诵《国家原则》…

六年的小学,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认识了许多朋友,也顺利升上中学,开始我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青年的我

日新国民型中学

日新国民型中学

进了中学,是一所在槟城相当有名的国民型中学。

那时的我,还不懂原来所谓的“国民型”中学,是一个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简称“华教”)的畸形儿,是一个华文中学被强制改制的衍生品。

同样是六年,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沉醉于制服团体活动之中,当中不乏郊外露营、校际急救比赛、才艺比赛等等,煞是多姿多彩。 而我的光辉岁月,就在忙碌的活动之中度过。

在象牙塔的我

好不容易进了本地大学,第一次离乡背井从马来西亚半岛北部的槟城到最南的新山开始我的大学生涯。

一切在我的预想之中都是美好的…

可是,从迎新周的第二天开始,我面临了文化冲击,在这个多元种族的大学里,竟然没有华人食物。而且每天都必须和马来朋友们一起早醒(大约凌晨五点多吧),然后必须等待他们祈祷归来方才吃早晨等等。

纵然如此,我都还能接受,因为我记得小学的道德教育告诉我,我国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我们必须互相容忍和尊重,既然我们必须和他们一起生活,就必须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

入学学分

在迎新周里,我认识了几位获得的建筑师学位(Architect)的马来朋友。交谈之下,骤然发觉他们的入学学分(aggregate)是25!(当时,6为最好,11~18属中等,25就不用我多讲)

看看我身边的华裔朋友,只有两位排除万难方能拿到建筑师,而他们的成绩是超棒的…

当时我才渐渐明白为什么每年报章总会有一大堆“华裔优秀生进不了本地大学”的新闻,也真正第一次体验“固打”制(Quota)的厉害。(在固打制下,马来西亚的国立大学录取制限定55%必须是土著,剩余的才是非土著,导致每年很多华裔和印裔优异生都进不了心属的大学或科系)

待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