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转载:谁在乎有没有华裔部长?

(原文:凌国文

我国华基执政党最近集体悲天悯人,为砂州“土著在朝,华人在野”的形势痛心疾首,更为华裔选民乱乱投票的莽撞心如刀割。

华基执政党诸公先华社之忧而忧的情怀虽然叫人感动莫名,殊不知此举却让首相极力推崇的“一个马来西亚”脸上无光。在我们非常努力说服自己相信一个马来西亚美好诺言的当儿,华基执政党的领袖们却一再提醒我们“没有华人当官,华人的日子不会好过”。如果真的“一个马来西亚”了,华裔领袖入阁与否又怎会影响到华人权益呢?

只要政府可以做到以下几点,我一点也不在乎有多少位,或有没有华裔代表入阁当官:

第一, 只要这是一个以全民为本,摒弃种族主义,凡事以人民的需求为考量,而不以肤色作衡量的政府,由哪一族同胞执政,有何相干?就算我们坚持要华裔部长代表我们与他族领袖进行内部协商,在我族人口比例逐年下降的情况下,就算全数华裔都支持马华民政人联,这种各族壁垒分明的“协商”模式还能让华裔硬撑多少年?

第二, 只要这是一个让教育回归教育,按照人民需求制度化拨款、增建及承认各源流学校的政府,谁在乎有没有华人当部长?再说,我们独立至今将近54年来,有哪一年没有华人当部长?可是过去54年来,有哪一年的华教发展是让华人满意的?

第三, 只要这是一个有效管理财务,不会让每一年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沦为年度惊悚报告的政府,内阁何族居多,有何关系?问题是,就算有华人当部长又如何,还不是每年出现类似以超过5千令吉购买原价50元的千斤顶的经典案例?

第四, 只要这是一个愿意彻底改革选委会、反贪会、警察部队等国家机关,以体现人权、民主、公正、廉洁等普世价值观的政府,管他内阁成员什么肤色?我们在乎的是不想再听到类似选委会工作人员帮忙国阵派传单、反贪会官员躺在地上盘问证人、警察以平民当枪靶或沙包的荒唐事件。

第五, 只要这是一个有决心落实良政,检讨及废除一切不合时宜法令的政府,谁还在乎华裔代表的官职有多高有多大?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就算留着华裔部长职,他们有能力对现状作出任何改变吗?

只要可以做到以上几点,就算内阁没有任何一位华裔部长,我想大部份华人都不会介意。问题是,我们现在有六位华裔部长,上面几个KPI,我们达标了几项?

Advertisements

转载: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的是哪里吗?

(原文作者:杨艾琳)

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的是哪里吗?也许你认为这是小事,也许艺人本身也认为这是小事,但是站台的时候,艺人是否认真想过,自己站的是那一台?代表的是什么?支持的是什么治国政策?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都纷纷为国阵站台。据报道说,光良现身14日诗巫人联党的集会,“引起现场一阵骚动”、“年轻粉丝一度热血沸腾”、“整个政治演说严肃气氛一扫而空”。

帮政党站台岂能不政治化

有人认为,站台是艺人的工作,不该政治化。问题是,你帮政党站台,不政治化难道是童话?真是笑话。

除非艺人本身认为自己是一个商品,凡是商品只要有钱就买得到,那就毋庸议论了,因为有这样的前提,结论就是艺人不需要有原则和立场,不需要有思想和理念,关心国家的前程更是题外话了。

台湾向来都有政党邀请艺人站台的风气,砸下重金为候选人造势,主要是拉拢年轻人的票选,见怪不怪了。

罗大佑为制衡两极化站台

罗大佑曾经为他欣赏的独立候选人李敖站台,也发话愿意免费为无党籍候选人站台,因为他说过:“台湾现在最需要一股新的中间潮流,才能在极端中形成平衡、稳定的力量。”罗大佑站台的动机很明显,不是为金,而是为了制衡政治两极化,作为他身为一个艺人对国家的贡献。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都支持国阵吗?支持独揽30年大权的政权吗?支持掠夺原住民习俗地的白毛吗?

身为公众人物有社会责任

如果他们说得出类似罗大佑的一番话,说得出他们为什么选择为这一个政党站台,为什么支持这个政党的政治理念或贪腐,否则他们只不过是被选择、被利用、被消费而已。

也许你认为艺人站台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别忘了,艺人身为公众人物,甚至是某些群体的偶像,是有它个别的意义的。当年张国荣堕落自杀,香港人骂他没有艺人的责任,因为艺人有社会责任,身为一个公众人物,他自身的行为必须对公众有个交代。

艺人竟然浑然不知被消费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向公众传达了什么讯息?

“我支持国阵!”,句号。

大马艺人难道要继续活在自己的童话里,做做专辑办个小演唱,身边围几个小粉丝,就自己很嗨了,心里却害怕政治害怕到要死,宁可无知、不知、不想知。

如果没有公民意识而为政党站台,被人消费了还浑然不知,你说,谁还看得起艺人?

#65: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

笔者要在这里大声向世界呼唤!

Taib Mahmud

尽管全世界都那么讨厌你,尤其是砂劳越州的人民,有些已经到了想要诅咒你的地步了,笔者还是坚持己见,要说声:“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一个州管理得好像他爸爸的州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管你是社运份子Steven Ng,黄进发,柯嘉逊还是公正党的西华拉沙,只要你敢敢惹毛他,他就敢敢把你列入他专属的黑名单,禁止你入境砂劳越。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土地当做自己家的院子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爱把整个砂劳越的土地卖给谁,便卖给谁,不是外人说了算,所以大部分,就连有些原助民风俗保留地都贱卖给了朋党和自己的家族。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天然资源当做自家果树一样任意摘采的,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就属拥有最大片热带雨林的州属,但是现从谷歌拍摄的卫星照片看来,砂劳越的雨林都快要秃头了,这些肥水跑去哪里了?你知,我知,大家都知,就只有反贪局不知。

这等土匪级的一方枭雄,当初连老马都要让他三分了,你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砂劳越的森林快秃头了!

我爱白毛”,因为做首长能做到富甲一方,富可敌国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家族在全球横跨8个国家座拥49家市值高达数十亿令吉的公司,你们西马什么大鱼,鱼头都不够他厉害。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首长的位子当做自家茅坑霸着不走的,舍他还有谁?

他做首长一做就做了三十年,怎么打死都不走。虽然纳吉也说白毛要下台了,但是他本身就不肯说明什么时候下台和接班人是谁。这么有骨气的,连纳吉都不怕的人,你能不爱他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这么富有的砂劳越变成这么贫穷的州属,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什么都不多就是石油、天然气、土地和木材多,但是最多还是像白毛这样的 Buaya。你认为做Buaya 做到像他那么有成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偷天换日,只手遮天的,舍他还有谁?

最近看到反风势头不对,结果马上派人攻击《当今大马》和《Sarawak Report》,而且规定各大媒体电视不可播放反对党演讲时万人空巷的情景画面。这种比曹操还要强势干预媒体的手段,你还不为他动心吗?

现在国阵政府还禁止“白毛”字眼出现在我国各大主流媒体上,简直就是对我们尊敬的白毛首长大大的不敬!(有证据的哦:点击这里

“白毛”这个名字哪里难听了?叫起来多么的和蔼可亲,仿佛在叫自家的小狗一样,多么没有距离感。

就连行动党挂的布条-“我爱白毛”,也被喝令拆除下来。相信行动党应该是和笔者一样,开始发现白毛的好,发现白毛的贡献和重要性,所以才会和笔者一样大声说:“我爱白毛!”,但是情况看来应该是国阵政府和白毛不咬弦,国阵尤其是巫统早就想把他干掉了,现在却越来越多人爱白毛,所以国阵何止是不给你拉布条,更希望大家都不要再爱他。

虽然国阵百般阻绕,我还是要大声说:“我爱白毛”,我爱他爱到就像谭泳麟唱的歌一样,简直就是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到发晒狂,发晒狂。

古云:“爱之深,责之切”,笔者希望白毛能接受我那深深的“”,希望他这次能被踢下台然后被反贪局算账,冻结全家族财产,然后和家人一起进lokap渡过余生养老吧。

Oi, Taib Mahmud, this is what the poor Melanaus think of you!

转载:白毛是国阵票房毒药

(原文:张木钦

白毛是砂州国阵头头,行走江湖30年无敌手,现在因为是换届选举,突然间,他变成了国阵的神台猫屎。

反对党看到机会,打出的标语说:“白毛不倒,人民吃草”。哈哈,有押韵,是神来之笔。

出乎意料的是,连国阵里的华基党也起了共鸣。

人联党打出的口号,可说是历届选举中最沉痛的一个了,不妨抄下来品味一番:“火箭赢完15席,白毛还是做首长;人联输完19席,政府里面没华人”。

有趣的布条

读着读着,不禁为这个党叹息。这不是哀鸣是什么?

人联是在哀求华裔选民:不要为了赶走白毛,把气出在我们身上,他不走,我们也没办法啊。

一个执政联盟中的伙伴党,为了自己的盟主不走而发出哀鸣,可说是奇闻。

首相纳吉也嗅到气氛不对,这几天都在华人区走动,而且保证:白毛一定会走,他已经跟白毛谈过了。

首相的话不虚。其实在砂州突然宣布解散议会之前,正副首相曾经联袂东渡会见白毛,猜测是要把猫屎扫掉。之后就宣布白毛会走,不过是选举后安排了接班人再走。时间由白毛自己决定,不要逼他。

网上流传的消息是:白毛不向压力屈服,所以当正副首相才上了飞机,白毛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布解散议会,造成既成事实。

白毛不肯下台的战斗精神,令人很容易联想到中东非洲闹“茉莉花革命”的那些万年领袖,他们的共同点是:你要我下,我偏不下,有恃无恐。

但是,白毛不能与中东非洲那些独裁者相提并论,因为我们这里有选举。

有选举的好处,就是人民生气了,有机会用选票出气,不必走上街头去吃子弹。但白毛的例子却也说明了,即使有选举也不保证有轮替,没轮替就会出现强势的地方诸侯,连中央也拿他们没办法。从前沙巴有个老马,现在砂拉越有个白毛。

白毛还是老神在在。他新婚燕尔,刚娶得外籍美娇娘,梨花海棠的,相映成趣,大家应该帮助他下楼梯,安享晚年。

Angry birds come to Sarawak

让我们一起冲倒国阵吧

玛丽娜,妳不是……

她的名字是玛丽娜恩道(Marina Undau),她住在砂拉越內陆的斯里阿曼,她的父亲是伊班人。

17岁的玛丽娜,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身份感到怀疑:她是伊班人,大家认为的砂拉越土著。

她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获得9个A和1个B。以全国水平衡量,或许不算顶尖,但是,在教育资源短缺的东马內陆地区,这是了不起的成绩,是家族的荣耀。

在大马的扶弱政策之下,玛丽娜应该获得特別的照顾,她应该比西马资源和条件优厚的土著,更有资格被送到国外深造。

然而,她没有这个机会。

她是个谦虚的女孩,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进入本地的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以便一年后可以升上大学。

这是一个很谦卑的心愿,以土著学生考得如此成绩,要进入大学预科班,简直是轻而易举。

Marina Undau然而,她的申请被拒绝了。

理由:她不是土著。

教育部审核她的背景时,发觉她的母亲是华人,因而认为她不具土著资格,把她排除在大学预科班之外。

她的父亲几次上诉,都被驳回;说你不是就不是,我们是按照规矩来做事。

玛丽娜伤心莫名。只因她是一个混血的伊班人,血统不够纯正,所以,她不能进入大学预科班。

她不瞭解马来西亚的种族政策,她不清楚西马的官僚作风,她不明白她是种族主义底下的另一个牺牲者。

有谁能够告诉她,以扶弱为名的土著政策,为甚么不能照顾一个生活在恶劣环境之下,却积极努力,想要改变命运的伊班/华裔子民。

难道她不是真正需要照顾,而且值得照顾的弱势群体吗?

如果一种扶弱政策,不能真正的去帮助需要照顾,值得照顾的人民,那么,这种扶弱政策,还有甚么存在的意义!

或许,当这个事件被带到政治高层时,会有网开一面的机会;对於政治人物而言,施予小惠並不困难,而且还能得到宽宏大量的美誉。很多的爭议,不都是这么“解决”的吗?

但是,问题在於这个封闭和腐朽的制度。它继续浪费国家社会的资源,它继续扼杀年轻聪慧的人才,它继续消耗公平和正义的价值。

它也继续在分裂这个国家。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09.11.04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