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9

Happy New Year

在此,我恭祝各位读者们,新年快乐!!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出入平安,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新春佳节

新春佳节

Advertisements

转载:设分校不如承认学位

转载自:星洲日报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拉了一支由商界翘楚与马华高层组成的政商代表团到北京访问,名义上是招商,最近却冒出一个教育课题:代表政府邀请中国顶尖大学,到柔佛州设立分校。

这则新闻,让人有两种迥然不同的想法。一是,认为政府终於向现实低头,看到了中国“顶尖大学”的优越和號召力,希望这些顶尖大学能在我们这里设立分校,既能让大马学生无须出国就能接受类似北大、清华或復旦大学校园精神的薰陶,又可借顶尖大学的招牌,招收邻近国家的学生到来就读,让国家赚点外匯,一举数得。

在一些教育专业主导教育制度的国家,政府类似设立分校的邀请动作,应是开放和民眾乐观其成的。但是,在我们这个非教育专业指挥教育的地方,设立分校这一招,却令民眾尤其是华社深感疑惑。

因此,自然便会出现另一种想法。华社各团体经过多年不遗余力的爭取,始得到政府“原则上承认北大和清华中文系”以及承认北京、南京与上海中医院大学中医师资格,北大清华和其他许多顶尖大学的眾多著名科系,並未得到政府的认可,政府既不承认大多数中国顶尖大学的学位,又是基於何种学术鑑定的准绳,邀请这些顶尖大学到来设分校?如此本末倒置的措施,恐难令人信服。

总会长虽然话到嘴边留半句,没有確切说明是哪几所顶尖大学;然而,据我们所知,在中国大学的排名榜上,目前最顶尖的5所大学是北大、清华、浙江大学、復旦大学以及南京大学。而这几所顶尖大学里,无论是过去或现在,都有不少大马学生就读。这些学生从顶尖大学毕业回国后,因为学位不受政府承认而无法进入政府机构服务的困境,眾所周知。

马华领袖经过冗长和辛苦的爭取,始在2007年2月取得內阁“原则上承认北大清华中文系”,两年后的今天,中国许多顶尖大学的著名科系,仍未获得大马政府“青睞”;前高教部长慕斯达法当年说,承认任何大学学位都必须慎重审核,过程耗时。两年后的今天,政府无论如何谨慎,也该对中国顶尖大学的学术资格和水平,完成应有的审核;现在对承认更多科系学位的问题避而不谈,反来谈论设立分校问题,而且,明知柔佛有南院,为何特定指明分校设在柔佛州?

政府一旦面对承认中港台大学文凭的问题,不是摆出捨近求远,到中国求师资的虚招,便是像现在这样,本末倒置,不承认中国大学学位(北大清华中文系除外),却要邀请顶尖大学到本土来设分校,恐怕將引起社会议论。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陈宝卿

#48:自杀的夜晚

有时对夜晚又爱又恨,尤其是夹带着寒风的夜晚。

夜晚总是我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也是我最常胡思乱想的时候。

有时候一个人的夜晚很恐怖,夜晚的宁静和黑暗会让你无法面对自己,欲罢不能。。

看着阴涩的月光洒在惆怅的枯枝上,寂寞慢慢的无限蔓延开来,内心的种种五陈杂味自我吞噬般一层一层的拨开自己的心,剩下的,只有最真实,也是最丑陋,什么都做不了的自己。

Starry Night

Starry Night

面对着丑陋且赤裸裸的自己,越是挣扎,越是沉沦,直到不能自拔为止。

随而浮现的,是种种的怪念头:

如果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自杀身亡,不留任何遗言,不留任何痕迹。。

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没有!

不会发生什么事,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你而停止转动。

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你而停止黑夜白昼。

不会有任何人因为少了你而不能呼吸。

不会有任何人因为少了你而活不下去。

不留任何遗言,因为我认为自杀还留遗言的人是因为还没能真正的放下。

既然选择了自杀,那么为什么还要留遗言呢?

既然选择了离开,那么为什么又脱离不了这种牵绊呢?

既然选择了放下,那么就必须做得潇洒一些,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剩下的,只有星宿伴残月。

没有财富也能做的七种布施

这是转载自一封朋友转寄给我的电邮,觉得还不错,所以便和大家分享。

虽然我本身不是佛教徒,但是我认为这些都是一个身为“人” 的基本责任。

你一天里又布了多少施呢?

有一人向释尊诉苦:「我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失败,这是为什么?」
佛说:「因你从不佈施!」
那人答说:「可我是一无所有的穷人!」
释尊开示:「不对!即使你没有财富,也可以给人七种佈施!」

释尊
一为和颜施:对于別人给予和颜悦色的佈施。
二为言施:向人说好话的佈施,存好心做好事做好人说好话,並勉人切实力行。
三为心施:为对方设想的心,体贴众生的心的佈施。
四为眼施:用慈爱和气的眼神看人。
五为身施:身体力行帮助別人。
六为座施:让座给需要的人的佈施。
七为察施:不用问对方就能察觉对方的心,并给予相对其所需的方便的佈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