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57:我有强迫症

以前在还没有自己的部落格的时候,我常常把一些看到的网路媒体新闻转寄给我所有的朋友,无论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甚至是工作同事 。

强迫症

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我都照旧转寄给他们,除非他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他们不愿收到类似的邮件,我才把他们的电邮从我的名单中抽取出来。

所以,我的朋友都说我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

由于我转寄的新闻主要都是揭发政府的行政弊病,或都是在揭开社会黑暗的一面,更有大部分是被由政府操控的主流媒体封锁的新闻。

所以他们不是觉得我悲观就是消极,好像怎么都看不到马来西亚的好,看不到国阵政府的功劳,看不到巫统马华的苦心。

所以,我的强迫症的全名为 “消极悲观强迫症”(Passive Pessimistic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PPOCD)*。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我也不清楚。

每当我看到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或新闻的时候,都会顿时觉得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是要怪罪我体内天生的热血呢,还是要怪天秤座的正义感呢?

我不赞颂政府,不替执政党涂脂抹粉,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不需要我来做,这种神圣的工作有很多政客御用的名嘴铁笔排着队来做,他们自会不遗余力的使出全力确保每天你翻开报章,打开电视收音机都可以看到,听到,对某某政客或某某政党的“伟大事迹”歌颂与赞赏,仿佛天下太平,歌舞生平。

就是因为这些“歌颂”与“赞赏”占了全国主流媒体的大版面,让我觉得好不担心。

神圣的工作我担当不起,只好扮演一些坏人的角色。只能希望通过一些新闻或评论,让大家能更可观更全面性的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了解现在马来西亚正在面临什么问题,而且将走向何方。

现在的马来西亚其实病得不轻,原本就有久久不能痊愈的“种族主义嚣张”,“一党独大”,“恶法当家”,“警察执法不当”,“司法不公”,“贪污腐败”等旧疾,最近又染上了“大学排名跌出世界两百大”,“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阿拉与牛头病”,“土权当道”,“校长大过教育部长”,“蒙女死因不明”,“战机引擎不见”,“赵明福沉冤待雪”等传染病,让人感到马来西亚时日无多,怎能叫人不担忧呢?

这些大大小小的顽疾看起来罪魁祸首是因为政府腐败,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国民造就了这样的强势政府。

这些顽残旧疾不是一时一日,三汤两药就可以解决,要根除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关心和努力。

我妈常担心我因为常说了很多得罪政府的话而回不了国,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现在的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改变现状的话,就在不久的将来,马来西亚将走上没落的不归路。

到时还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外甥女外甥男那一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注*:这些英文学术病名,除了第一个是正确的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改篇的,别胡乱引用喔 ^_^

Advertisements

令伯有话讲(12-11-09)

什么标题?
警队镇压废内安法令大集会
发973催泪弹耗资近9万元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ISA Demo在8月1日的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中,警方及镇暴队共发出973枚催泪弹,并耗资8万9370令吉零5仙,以驱散当日的集会人群。

废除内安法令联盟是在8月1日,成功号召超过2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走上吉隆坡市中心街头,与警方的数百枚催泪弹和水炮攻势周旋逾两小时,表达他们渴望废除这项恶法的坚决立场。

令伯讲什么?
如果要问大马警察什么最厉害?

令伯认为那应该是发射催泪弹吧!!简直就是经验十足。

然而就如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问的问题一样:“人民犯什么弥天大罪?”

人民会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因为希望政府正视内安法令被滥用的问题。

集会自由和透过和平情愿表达意愿是基本人权,政府不应因为不认同参与者的意见就肆意打压,何况是对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进行武力镇压!

801大集会后,国政政府承诺会检讨修正内安法令,结果至今只闻楼梯响,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诚意不足。

对此,令伯的立场还是一贯不变,令伯要的不是修正内安法令,而是废除内安法令!!

玛丽娜,妳不是……

她的名字是玛丽娜恩道(Marina Undau),她住在砂拉越內陆的斯里阿曼,她的父亲是伊班人。

17岁的玛丽娜,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身份感到怀疑:她是伊班人,大家认为的砂拉越土著。

她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获得9个A和1个B。以全国水平衡量,或许不算顶尖,但是,在教育资源短缺的东马內陆地区,这是了不起的成绩,是家族的荣耀。

在大马的扶弱政策之下,玛丽娜应该获得特別的照顾,她应该比西马资源和条件优厚的土著,更有资格被送到国外深造。

然而,她没有这个机会。

她是个谦虚的女孩,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进入本地的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以便一年后可以升上大学。

这是一个很谦卑的心愿,以土著学生考得如此成绩,要进入大学预科班,简直是轻而易举。

Marina Undau然而,她的申请被拒绝了。

理由:她不是土著。

教育部审核她的背景时,发觉她的母亲是华人,因而认为她不具土著资格,把她排除在大学预科班之外。

她的父亲几次上诉,都被驳回;说你不是就不是,我们是按照规矩来做事。

玛丽娜伤心莫名。只因她是一个混血的伊班人,血统不够纯正,所以,她不能进入大学预科班。

她不瞭解马来西亚的种族政策,她不清楚西马的官僚作风,她不明白她是种族主义底下的另一个牺牲者。

有谁能够告诉她,以扶弱为名的土著政策,为甚么不能照顾一个生活在恶劣环境之下,却积极努力,想要改变命运的伊班/华裔子民。

难道她不是真正需要照顾,而且值得照顾的弱势群体吗?

如果一种扶弱政策,不能真正的去帮助需要照顾,值得照顾的人民,那么,这种扶弱政策,还有甚么存在的意义!

或许,当这个事件被带到政治高层时,会有网开一面的机会;对於政治人物而言,施予小惠並不困难,而且还能得到宽宏大量的美誉。很多的爭议,不都是这么“解决”的吗?

但是,问题在於这个封闭和腐朽的制度。它继续浪费国家社会的资源,它继续扼杀年轻聪慧的人才,它继续消耗公平和正义的价值。

它也继续在分裂这个国家。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09.11.04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5-计时炸弹要怎样引爆?

在交通部委任的巴生自贸区丑闻专案小组,把报告提呈给内阁后,叫人百般不解的是,内阁决定再成立一个特别工作队去作进一步调查。

这是不是纳吉和巫统高层,担心让翁诗杰毫无控制地搞下去,最后可能爆出更多巫统、马华领袖从中刮钱的内幕,搞到一发不可收拾,动摇到整个国阵的根基?

PKFZ 15现在,纳吉从翁诗杰手中拿回丑闻的控制权,最低限度,他可以评估和控制丑闻揭露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政治杀伤力以及会去到的范围。

巴生自贸区丑闻已经是一个不得不引爆的计时炸弹,但是什么时候爆、什么可以爆、怎样情况下爆、爆炸力度可以去到多大,这个相信就是纳吉和巫统高层的最大考量。

就如有评论所描述:“这就看你要调查多深入了。这个弊案直达政府核心,因为计划的款项由州机构支付,并且需要获得交通部及财政部批准。”

官商上下其手

巴生自贸区丑闻之所以会形成大丑闻,承包商能上下其手,土地便宜买、贵价卖,主要是得到高官的行动配合。

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不止一次指责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成为浪费公款的“大白象”,还揭露前两任马华的交通部长林良实和陈广才与这个超级丑闻的密切关系。

林良实离职当天签发支持信

PKFZ 16林良实在任交通部长期间曾经签发一封志期2003年5月28日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而必需一提的是,2003年5月28日是林良实担任交长的最后一天,为什么在最后一天还匆匆忙忙签发这封重要的支持信呢?

陈广才签发3封支持信

林良实退位后,接替交通部长的职位的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陈广才也曾在2004年4月23日、2005年12月8日和2006年5月23日,先后签发三封“支 持信(Letter of Support)”给Kuala Dimensi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宣称政府是巴生港口自贸区(Port Klang Free Zone)计划的财务担保人。

私人发售债券融资非惯例

由两名交通部长先后签发的支持信,是为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13亿1000万令吉私人债券背书。

MIMB投资银行及太平洋托管公司拿着这4封“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就着手替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处理发售私人债券工作。

PKFZ 17据普道永华的稽查报告指出,在这个点上出现两个争议性问题:

其一、是在巴生港务局面对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并非依照政府惯例,由财政部负责发售债券融资,而是由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私人债券,导致巴生港务局最终承担庞大利息成本。

其二,支持信并非由财政部发出,而是交通部。这基本上超出了交通部的权限范围。此外,交通部的支持信具误导性,令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发售的私人债券形同获得政府的担保。

马来西亚评估公司根据交通部的保证信,给了Kuala Dimensi及债券相当于AAA的良好评估。

虽然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阿兹米卡立表示,前交通部长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发展计划下所发出的“支持信”(Letter of Support)是否形同“保证信”(Letter of Guarantee),有待法庭作出判决。不过,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则认为4封支持信倾向于保证信。

12项重要合约没呈董事会

更重要的是,巴生港口自贸区稽查报告还显示,巴生港务局从2002年11月至2007年10月间所签署的12项重大合约,都没有寻求该局董事会的批准。

PKFZ 18陈广才在出任交通部长后,在2004年就撤换陈祖排,改由叶炳汉(右图)出任港务局主席。

从2004年4月至2007年4月出任港务局主席的叶炳汉承认,港务局总经理才是掌权人,负责执行所有港口相关的职务,并向交通部汇报。而港务局主席只是负责出席董事会会议,聆听所有呈报董事会的报告。

至于那些没有呈报的事件,董事会主席无从获知。这意味着,身为交通部长的陈广才是完全清楚港务局的一切运作。

但是,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所有由港务局颁发给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的合约,交通部长都没有提呈内阁讨论。

安华:林良实陈广才有什么利益?

PKFZ 19曾 担任财政部长约五年的安华在2007年12月19日,暴出林良实和陈广才先后签署支持信给Kuala Dimensi 4家子公司时表示,在法律上,财政部是唯一有权代表政府签署保证信的政府机构,但财政部签发的保证书还需得到内阁的批准。不过,交通部发出的四封信函都没 有财政部和内阁的签名。

当时,安华问:“林良实和陈广才签署这些支持信,其幕后肯定有很多理由。你必须去问他们,因为他们明知这是违法的,为何还要支持这些违例的做法?究竟他们会获得什么利益?”

林吉祥:PKFZ弊案会成为“无头公案”?

PKFZ 20内阁决定成立一个以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为首的特别工作队,专门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弊案。对此,林吉祥感到吃惊,他提出了一个疑问,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的超级特工队,是否将会成为一个企图“隐瞒真相”的超级掩盖特工队?

“特工队是否将令其他的所有相关调查,无论是国会公账会、普华永道及巴生港务局专案小组,都屈居于它及变得无关紧要?”

林吉祥质疑内阁为何不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彻查查这宗弊案,他最担心的还是这宗弊案最后会成为史上国阵及国家的最大宗“无头公案”。

(焦点系列 完)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4-五鬼运财 财源滚滚

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巴生自由贸易区特别专案小组调查报告,所揭露的6项弊端报案时指出,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和BTA测量公司涉嫌超领或冒领的款额高达5至10亿令吉,令全国民众,尤其是政界为之哗然。

而巫统控制的《新海峡时报》8月11日报道,政府起初斥资10亿元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但2003年动工迄今,发展承包商Kuala Dimensi已超出原定成本36亿元,并向政府申请36亿元贷款。

政府批准这项贷款,以致巴生港口的发展成本(加上购置土地成本)飙升到46亿元。

五鬼运财 官商坐地分赃

华人传统江湖上有五鬼运财法的说法。传统华人民间对这种快速获取财富的手法众说纷纭,据说各师各法,施法程序、要领、运用上,各有巧妙、不尽相同。然而殊途同归,就是付出少少,获取多多,甚至不劳而获,钱财滚滚来。

PKFZ 13巴生自贸区丑闻一大堆的钱,就是给人施用五鬼运财法术搬进自己的私人袋子里。自丑闻爆发以来,检调当局一直都以调查不公开为理由,致使民间得知的案情和牵涉的数额都是靠“灵通消息”猜测或在野党的爆料。

因此民众对官商如何在这宗丑闻中里应外合,串谋掠夺民脂民膏的手法一直存有乖离实况的认知,也流存各种各样的说法。

但是,普道永华稽查报告详细说明丑闻的演变细节以及巴生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根据专案小组的报告逐项说明,承包商涉嫌“灌水”超领与冒领情况,令人对涉弊人的五鬼运财法不得不另眼相看。

现在赤裸裸摊在阳光下的事实是,交通部和巴生港务局的巨款是如此轻易的发放给“违约、不存在或超额的合约项目”。而这匪夷所思的事件,竟然在3位港务局主席及2位交通部长的任内发生。

乾坤大挪移 钱财怎么流动?

巴生自贸区丑闻中的交易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来个乾坤大挪移,国库的钱怎样流出去?

  • 一买一卖 涨幅达19倍

PKFZ 14自贸区的位置是在雪兰莪州英达岛。1990年代,Kuala Dimensi以每方尺3令吉,总数9千5百万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在进行一些规划和基本土地发展设施后,2002年再以每方尺25令吉,总数18亿1000万元出售999.5英亩的土地给巴生港务局,涨幅高达19倍。财政部曾指示巴生港务局启用土地征用法令,以每方尺10令吉的价格购买这片土地,不过这项指令没有得到遵守。

  • 拒绝内阁省钱方案

根据2008年12月22日《星报》的报导,雪州政府在2001年拒绝使用土地征用法令购买土地的方案,因为Kuala Dimensi已在1997年获得发展订单。但是,Kuala Dimensi 和巴生港务局的在2002年才签署土地交易的合约。这表示雪州政府反对一个可以为国库省下17.2亿令吉纳税金的方案。

  • 揽下所有承包工程

Kuala Dimensi不但因出售土地赚取巨大利润,还被巴生港务局委任为发展巴生港口自贸区的主要承包商。而Kuala Dimensi委任Wijaya Baru Global为主要的次承包商,张庆信则是该公司的持股人和董事,Wijayah Baru Global是Kuala Dimensi的母公司。

短讯以自贸区丑闻讽刺增减华小

2008年308大选期间,马华向华社大事宣传如何辛苦地向政府华争取到批准增建华小。民间就有手机简讯反击:“……华人纳的税是80%,只得那区区3%教育拨款来供21%的华小学生用。大选来了才说迁校和给那区区两千万!巴生西港乱用46亿可以建多少间华校,有算过吗?一间一千万,可以建460间……”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3-潘多拉盒子打开了又如何?

巴生自贸区丑闻的调查工作,虽然还没有了结,更还没有进入法律程序,但是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稍微心水清的民众都有了答案。

之前一些在台上演讲时,一直把民族和人民利益挂在嘴边、忧国忧民、让一些无知民众与爱党同志无限敬仰的领袖与政治人物,实际上都是大强盗。然而,尽管丑闻是盖不住的了,但是在法律面前,他们真正的嘴脸会不会原形毕露?

他们有通天本领 我们无可奈何

26年前,我国爆发了历史上第一宗金融大丑闻–土著金融丑闻,全国震惊,世界哗然。

在反对党及民众的施压下,政府设立了以当时国家总稽查师阿末诺丁为首的3人调查委员会,调查这个金融丑闻。

PKFZ 9经过整年的调查,结果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只说了一句话:这涉及25亿令吉的土著金融丑闻是“找不到凶手的滔天大罪”!

就这样,整个事件就盖了下来!过后大家也就淡忘了,只成为一些年长者的陈年记忆。如果这次没有爆发巴生自贸区丑闻,相信不会再有人把这件事拿出来谈。

巴生自贸区丑闻的涉弊者都是执政集团里的高官显耀,有的是通天的本领。最后的发展会不会落得抓几个小官员来顶罪,就把丑闻盖下呢?答案是有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唯一的寄望就是308之后,在下届大选里选民再接再励,用手上的选票惩罚那些不愿惩罚这些强盗的人,再让他们一起面对与台湾的阿扁同样的下场,终身监禁。

内阁追溯核准4封违法支持信

PKFZ 10巴生自贸区丑闻中的亏损,之所以可以被“吹”得这么大,是两任的交通部长林良实以及陈广才先后违法,发出4封支持信给承包商KDSB的4家子公司去资金市场筹集资金。这4封信造成了这个原本只有19亿多成本的计划,顿时成了无底黑洞。

在法律上,交通部长无权自行发出政府的融资担保,只有财政部长在内阁核准下能够这么做。

而第一封支持信是林良实于2003年5月28日发出,其余3封是由陈广才分别在2004年4月23日、2005年12月8日和2006年5月23日发出。这些都是违法信函,不过内阁较后在2007年7月以追溯的方式,核准了这4封信。

扩大范围 弊案应从内阁查起

4封支持信,除了第一封信函之外,其他3封都注明“我们在未来将时刻保证巴生港务局准时摊还款项”。KDSB凭着这些信函发售债券筹资,而马来西亚债券评估机构也根据信函给予KDSB债券良好的评级。

PKFZ 11KDSB除了是售卖自贸区土地给港务局的公司,同时也是港务局委任的自贸区一揽子承包商。

因此,林吉祥认为巴生自贸区丑闻的调查范围不应只限于巴生港务局以及自贸区计划,而应扩大到内阁部门和整个内阁。甚至从马哈迪任首相、林良实任交通部长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开始查起。

稽查报告点名的超重量级政客

林良实 最后一天发支持信函

林良实在担他任交长的最后一天签发第一封支持信给KDSB子公司,一直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为什么在最后一天还念念不忘发出这封信呢?

据国会公帐会主席阿兹米透露,在听证会上林良实以不记得10年前的详情为由,无法回答某些问题。

在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走廊上,受到记者的追问时,林良实语带揶揄的口吻说,很好,要让自贸区计划真相大白,就看到最后爆出爆炸性的内幕出来吧,看有什么人会死。

陈广才 请女皇律师写信

陈广才是巴生港口贸易区舞弊丑闻事件上的关键人物。自陈广才在2003年出任交通部长,到2008年3月份卸任的4年9个月内,正好是自贸区弊案的关键时刻。

陈广才发出的三封支持信都注明“我们在未来将时刻保证巴生港务局准时摊还款项 ”。

国会公帐听证会上,他出人意表地拿出一封英国女皇律师的意见信函,支持他发出的3封信是支持信,不是保证信。林吉祥就嘲讽他,为什么发信时不去征询女皇律师的意见,现在飞过去英国找女皇律师。

林吉祥认为,这封女皇律师信至少花了陈广才10万英镑以上,等于马币6万至10万。

张庆信 到处要诉人

张庆信是KDSB的CEO,是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被国阵的议员背后称为财神爷,钱财上慷慨大方,国阵议员要求捐款几乎有求必应。

丑闻爆发前他到处警告媒体不要乱报道,个人不要乱讲话,否则等律师信。《东方日报》、《诗巫日报》和英文《太阳报》都被他入禀法庭,起诉索取超过千万的诽谤赔偿。

不过稽查报告提到他的名字,港务局报案指他超额领款,全部媒体都在报道,而互联网上关于此事件,似是而非的报道一大堆,自己又被反贪会和警方叫去问话,可能要诉起来,被诉的人实在太多了,最后才不再听到他要诉人。

公议需获得伸张 只是责任谁来负?

从普道永华国际会计公司公开稽查报告,到根据巴生港务局委任的专案小组作出的报告,港务局主席李华民报案后所披露的详情,涉弊者的身份是呼之欲出了。然而当局接下来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PKFZ 12悲观的人会告诉你,涉弊的高官还是继续会一样富贵逼人,最后背起这个黑锅只是那几个执行整个刮钱计划,拿到三几百万“小”甜头的港务局高级人员,真正的罪犯会继续逍遥法外!

他们是以过去的经验讲这番话。过去三十多年来,执政集团的高官涉及的弊案,虽然牵涉的阿公钱和巴生自贸区丑闻比较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就没有听过有谁需要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

过去的经验形成一个人对事件发展的未来观感,因此悲观的人有理由悲观,但是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不管在怎样的暴政下,人民的醒觉最终会让公义的到伸张,这不是革命口号,这是一个国家政治发展的定律。

50年是一代人的光阴,人民的财富不断地被政客强盗掠夺是事实,人民似乎无可奈何,不过308之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只有人民的觉醒,丑闻才不会重复发生。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2-大鳄富贵 人民埋单

林吉祥不止一次重复说,巴生自贸区金融丑闻可能导致我国政府亏损超过120亿令吉的天文数字。
PKFZ 5
到底120亿能够做些什么,林吉祥给了大家一个概念:“它可以建造3座,每座耗资40亿的槟城大桥;120所,每所耗资1亿的医院;1千2百所,每所耗资1千万的学校;或者30万间,每间耗资4万的廉价屋。”

120亿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国阵的政客转进了他们的私人裤袋里。

26年前,也就是1983年,在前首相马哈迪领导时期爆发的土著金融事件所涉及的款额才25亿,但是几乎已经震撼了人们对政府公信力的想法。308之后的人民还会像26年前那么乖巧吗?

每人500令吉为大鳄埋单

巴生自贸区计划,原本的运作成本只是19亿5千万,不过经过官商勾结来个乾坤大挪移后,就好像被人从家里驳接了一支大水管,从此源源的流水就一直流着出去,流到那些抱在一块齐齐捞、勾结一起的官商口袋里。

现在巴生自贸区的预测成本飙涨到120亿,也就是说平均起来,每名马来西亚人要付500令吉,替这个“白象计划”埋单。大大小小每个人都必须从口袋里掏出500令吉供养那几条大鳄。

真的假不了 涉弊高官是马华的人?

PKFZ 6这个丑闻再次告诉了我们,在国阵管治下,找钱最容易的途劲还是官商加高级公务员一起联手去做大买卖;经过巫统为首的政治集团执政50年后,已经没有其他生意比掠夺纳税人的钱来得更快、更容易了。

官场这边,弊案涉及的,有马华两朝的交通部长,还有弊案发生期间港务局的挂名董事主席和总经理,也全由马华党领袖包办。

巴生自贸区丑闻爆发后,还懂得礼义廉耻的马华爱党同志想要大义秉然的说一句我党爱民族、为国为民,相信话没讲出口,脸也会即刻红起来。

这几十年来人人都说,加入马华的目的无非就是捞,分别只是大捞还是小捞。巴生自贸区丑闻事实摆在眼前,名字被提及的前高官可以大喊要告人,但是翁总说得对,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是一声喊告,就可以闭住天下悠悠之口。

我们就放长双眼看,纳吉训令设立的特工队会不会杀过去,看看纳吉这次有没有诚意去反贪腐了。

亏损数额一路飙升 马华领袖洗脱不了嫌疑?

巴生自贸区这7年里亏损数额是一路以倍数飙升。一直咬着这个丑闻不放的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以三任的马华部长的在位任期作为计算单位,提供了以下的数据:林良实时代亏损了23亿、陈广才掌权时亏损46亿,而翁诗杰才刚上任,亏损就可能已达到80亿。
PKFZ 7
林吉祥指出,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是在3名马华交通部长及4名马华巴生港务局(PKA)主席的掌管下发生的,所以他认为马华必须向全国人民道歉。

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发生期间的4名马华巴生港务局(PKA)主席分别是:曹志雄、 陈祖排、叶炳汉以及李华民。

过去和现在一些活跃的领袖涉及巴生自贸区丑闻是马华切割不了的事实。所以据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的说法就是,马华已经不能够再继续为这些人顶罪。

“在我之前,巴生港务局主席、交通部长都是马华领袖,谁贪腐,就由他来负责,不要把这个罪名让马华一背再背。”所以他主张必须彻查巴生港口自由区舞弊案。

根据他的说法是,也因为他坚持彻查这项被形容为“超级大蜂窝”的舞弊案,已经让全国人民对马华另眼相看。

(见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29952?tid=40

臭屎桶揭盖 涉弊马华高官大富贵

PKFZ 8巴生自贸区丑闻,在背后强大政治势力遮遮盖盖了7年之后,终于臭屎桶揭盖,一打开臭气冲天。

这些年来,民间小道消息一直会声会影的流传着:不只一位前高官因为处理这个刮钱计划得法,结果他们在外国银行户头结存,一夜之间狂飙了9个位的数字。

这个丑闻开始遮不住的时候,其中一名高官为了避风头一度还被谣传中邪,在内阁会议途中常常发傻,中途说不出话来而必须向首相拿长假。一些天真兼一心想捧大脚的爱党同志信以为真,还热心四处为他找茅山道士和马来巫师。

过后市面有这样的一则SMS流传:自己户头突然出现这么多个零,是我也会傻到说不出话来,你呢?

这些被谣传和承包商打窿通,每个拿了过亿令吉回扣,目前大半时间在海外过着大富大贵生活的退休高官,可能认为人家相信自己一直是清清白白做官,所以有恃无恐,因此名字一被提及就恫言告人。

大家有兴趣知道现在臭屎桶真正揭盖,如果纳吉来真的,查到底,涉弊高官会否会再变傻,到时会不会讲话还是会半途讲不出来呢?

转载:巴生自贸区丑闻1-丑闻之祖母

(转载自风云时报

巴生自贸区计划是我国2000年代初的一个大型发展计划,从土地买卖开始这就是一个官商勾结的勾当。在官商“上下其手”下,七年里变成为我国历来最大的丑闻,超越了上世纪80年代所发生的土著银行丑闻。
PKFZ 1
当年土著银行丑闻涉及26亿元,其中一笔24亿元贷款竟然是借贷给单一人士。丑闻爆发后,引起严重的金融危机,导致政府最终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此事。

土著金融丑闻总亏了26亿,在当时被称为是“丑闻之母”(mother of scandal)。而现在,如果政府还不出手拯救巴生自贸区,那么该计划的亏损很快就会飙升到120亿,它应该有资格被称作是我国有史以来的“金融丑闻之祖母”吧?

被揭发的只是冰山一角

巴生自贸区丑闻被揭发后,躲躲闪闪、回回避避了整整七年,现在才有所谓的一份报告对外公布。

据从事件的一开始就咬着这个丑闻不放、似乎懂得更多的林吉祥指出,由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公布的自贸区稽查报告,并没有把全部的丑闻真相给揭露出来,大家现在所知道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PKFZ 2

在这个丑闻里,有关方面真的还隐瞒着一些内情吗?从另一份由交通部委任的专案组所提呈的报告,到目前为此都还是属于没对外公布的机密文件,以及内阁宣布再成立另一个超级特工队的举动看来,林吉祥的谈话似乎不是毫无根据的。

巴生自贸区丑闻是一宗大买卖,整个工程被列入第七大马计划中,并由内阁拍板上马,为什么在过程中却没受到严密的监督,最后落得病入膏肓,得即刻抬入重病加护病房ICU急救的窘境呢?是不是东窗事发之前一直有一只或多只手在从中作梗呢?

画虎不成反类犬

巴生自贸区计划原本是效仿杜拜的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Jebel Ali Free Zone),得到当时首相拍板上马的计划。

计划中,政府想要把巴生港口变成一个全国货运中心及区域性的船只货运中心,并且被列入第7大马计划中的一个重点计划,在1999年3月获得内阁批淮成立。

然而从2003年开始开发到今天的7年里,它不但成了“白象计划”,还成了一颗动摇国阵政府威信的炸弹。

PKFZ 3

根据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s)会计公司稽查报告里的评估,巴生自贸区计划原本的估计成本是19亿5700万令吉。但若无法如期摊还贷款,那么到了2051年,债务将会飙升至124亿5300万令吉!

普华永道的稽查报告也揭露到,这项计划之所以落到今天狼狈的地步,主要是因为其中涉及的一连串收购土地及发展计划成本失控、管理不当、利益冲突、暗中交易、缺乏透明与诚信度等重重弊端。

而在野党早已就抨击这项“白象计划”是我国史上金额最大的发展丑闻。

在野人士报案五次没下文

巴生自贸区丑闻不是在这一两年才被揭发。早在2003年年底,前民主行动党非政府组织局刘天球就曾经就此事报案,过后还分别报过另外四次案,要警方和反贪污局彻查巴生自由贸易区土地买卖和建筑成本,所可能发生的贪污、滥权事件。

而2007年8月29日,人民公正党最高理事兼雪州加埔区部主席洪旭崖也曾到布城反贪局投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可能含有贪污舞弊成份。

然而这些投报却一直都没有受到理会。

真相能大白吗?

巴生自贸区丑闻所涉及的亏损实在太惊人,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政府不出手拯救,巴生港务局会因为担保发行债卷发展这个自贸区计划,最后可能会在2012年被搞到破产。

PKFZ 4据报道,巴生港务局原本拥有5亿令吉的储备金,不过现在因为自贸区计划不但被耗光,还搞到负债累累、欠了满屁股债。

这个丑闻是近年国阵政府官商勾结,通过搞霸型发展计划刮钱的最典型列子。

纸包不住火之后,虽然在在野党、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的压力下,庞大的政治势力还是百般阻挠,企图不让真相大白。

光天化日下抢夺人民财富的官商凭着强大的政治后台和本身刮来的财富,在被揭发后还大口反咬,企图用政治势力和司法途径压盖一切。

然而308之后,民众不再怕这种恶势力,下一届大选将是人民对国阵的另一次大审判,国阵要翻身,如何在巴生自贸区丑闻上给个交代,是其中一个关键。

令伯有话讲(04-09-09)

什么标题?
归咎雪州政府执意迁庙酿风波
基尔辩称牛头是象征民联愚蠢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牛头示威

牛头示威

虽然“牛头示威”的发起人备受千夫所指,不过基尔却为示威者辩护,声称这批人只是要以意象的方式,象征雪州民联政府冥顽不灵。

因此,他表示,“牛头示威”并非宗教课题,反之示威者纯粹是要以“牛头”,表达对州政府的不满。

“牛是一种愚蠢的动物。示威者展示牛头,是要象征州政府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干扰到23区居民的安宁,完全无关宗教因素。”

“或许当中出现了一些误会,他们带着牛头示威,并非要侮辱印度人,只是要反映州政府(迁庙)的决定未经思考。”

令伯讲什么?
我们可爱的基尔先生回来了!

他可能嫌情况不够乱,所以突然现身打算把这淌浑水弄得更浊些。。

令伯一直在想,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是雪州前朝州务大臣啊?(雪州人民,他真的是你们前朝州务大臣吗?)

看到他提出的谬论,令伯就在想:我们华人也是一直认为猪是很笨的动物,那么我们不满国阵政府,是否可以拖着血淋淋的猪头去插在首相府前呢?

到时再跟警察叔叔说:或许当中出现了一些误会,我们带着猪头示威,这并非要侮辱回教徒,只是不满国阵政府的政策!(注:回教徒非常不喜欢猪。。)

令伯有话讲(28-08-09)

什么标题?
沙亚南居民不满兴都庙搬迁
携血淋淋牛头向雪政府示威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Seksyen23由于不满雪州政府批准一间兴都庙迁移至沙亚南第23区,为数约50名居民今午携带一个血淋淋的牛头,到雪州政府大厦前举行一场“牛头示威”,结果引起印裔朝野领袖的不满。

“这是一项警告,请把庙搬到第22区。这头牛是我们送给州政府的礼物。”

令伯讲什么?
我看到的第一个反应:“这群人有脑吗?”

第二个反应:“还是这群人有脑不会用?”

第三个反应:“这些人是马来西亚人吗?”

如果这些人是马来西亚人,又是有脑不会用那种,就去吃大便吧!

令伯生气,这次真的很生气!

怎么会这么没有敏感度?反对兴都庙搬迁,需要这么侮辱人家宗教神圣的动物吗?(注:牛是兴都教里神圣的动物)

反对兴都庙搬迁,需要不惜导致发生流血事件,甚至要用生命来抵抗吗?

令伯看到那短片时,真的傻呆了,令伯还以为回到了什么蛮荒时代。

叫他们去吃大便都不能抵消令伯心中的怒气!!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