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eohyj

#77:喂,在新加坡工作的你,要投票!

各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不要望别处~对,就是你,我在和你讲话。

你要投票,不管你是拿WP,拿EP,还是拿PR,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你就有义务要投票。

原因?

很简单。

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就证明你有回来马来西亚的念头。

你来新加坡工作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就是以下的其宗一项:

  1. 你在马来西亚工作时觉得生不逢时
  2. 你在马来西亚工作时觉得怀才不遇
  3. 你觉得马来西亚的固打阻碍了你的发展
  4. 你觉得新币好赚好花
  5. 你觉得马来西亚的通膨太厉害了
  6. 你被人高薪挖角
  7. 你看不惯政府
  8. 你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了
  9. 你就是觉得外国的月亮圆
  10. 你是因为家人逼你去新加坡工作
  11. 你的另一半是新加坡人
  12. 你喜欢小岛生活
  13. 你喜欢新加坡的MRT
  14. 你喜欢拥挤的新加坡HDB
  15. 你比较喜欢看新加坡频道
  16. 你在避开你的仇家
  17. 。。。等等其他

至于我本身也是在新加坡工作,而我的原因很简单:第4, 第5和第7。

无论你是基于哪个原因而在新加坡工作,除非你已经转换成为新加坡人了,已彻底断了回国发展的机会,不然你心里的某个地方,肯定还在盘算以后回国发展的可能性。

我也不管你是很想转换成新加坡人,还是在转换成为新加坡人的过程中,还是你转不成为新加坡人,只是你现在依然还是马来西亚公民。

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你就会抱着回来马来西亚的念头,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有可能是一年后,十年后,或退休以后。

如果你现在不投票,不作出改变(尤其你是因为原因第3、第5、第7而离开马来西亚的),那么你是不是要等到国家沦落到无药可救的一天,没地方回了,方才后悔你当初没作出改变?

你是不是要等到有一天马来西亚变成一个不再适合居住,盗匪猖狂的地方,你才悔不当初没尽份绵力做出改变,替自己的下一代着想?

我们这片自己以后将要回去的国家,如今正在命运十字路口中,难道你还要继续选择漠视?

没有理由的我们这些握着正统IC的公民把我们自己国家的命运交由一群握着假IC的外劳来决定的。

我自己的还没拍,等拍好后,我才转换照片

我自己的还没拍,等拍好后,我才转换照片

与其每天都在发牢骚埋怨我们的政府哪里不好,哪里烂,不如实实际际的投一票更好?

现在无论要做出任何改变,一切都还未太迟。

JOM,让我们一起回去家乡投票吧!

Advertisements

#76:为什么要投票?

千呼万唤始出来,千等万待纳吉才肯宣布国会解散。

还好是刚解散,让刚度完假的我没有那么大的罪恶感。

如果大选偏偏落在我的假期里,那我会多么纠结啊~!

为了报答纳吉的配合,我决定要好好的报答他:我决定要回家投票!亲手送他归老还乡!

很多人都会很奇怪,明明在外地工作的我为什么会那么迫不及待的急着要投票呢?

是的,其实我大可不管。

反正自我大学毕业以来,我就根本没交过半分税给国阵政府。无论它多么扑街,怎样乱花国民的税收,怎样腐败敛财,其实都没动用过我半分钱财,所以我大可不必那么肚懒。

但,身为一个马来西亚国民,一个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国民,看到长久以来马来西亚的乱象,你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死不瞑目啊~

死不瞑目啊~

当你看到一厢不懂哪里冒出来的外劳们纷纷成为了我国的公民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敦马哈迪亲口承认大量分发公民权给印尼人、泰国人和菲律宾人后,依然大咧咧的若无其事时,你有什么感想?

Screen Shot 2013-04-04 at 11.45.52 PM当你看到一个出生大马的华裔婆婆等了30年却拿不到蓝色身份证,直到孙女仿造蓝色大马卡给她看了方才瞑目而终,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们国家的国债一年比一年更加债筑高台,直到现在平均每人都替国家背债一万七千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国家总稽查司说大马有改进,我们的政府依然用五万六千来购买一个一千九百的望远镜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被外来恐怖分子入侵后,我们的首相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直到死了几个警察,才露面宣布军队入驻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对入侵的武装恐怖分子尚且有商谈的余地,另一面就粗暴的对待参加和平机会且手无寸铁的国民,无情的投射催泪弹发射水泡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各国当瘟神般唾弃的稀土厂和国光石化,来到我国后还能受到国阵政府国宾级的对待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们华小和印小,因为资金不足而一间间都显得那么破旧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人才严重外流,而政府还在大量引入外劳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没感觉?还是选择继续扮演无知的愚民?

再说,即使那班扑街国阵政府没浪费我的钱,但它也浪费了我全家人和亲朋戚友所缴的税收。

当国家治安败坏,我的人身安全没问题,但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常冒着被打枪的风险。(P/S:其实不是冒着风险,事实是我家人都被打枪过了,我更多朋友被打枪过!!)

当国家渐渐走向破产,我可能不会被波及,但是我的家人的朋友就会因为通膨而过得越来越困苦。

我要投票,是因为为了我的家人,我希望他们能有个较好的未来;我要投票,因为我希望我希望我的朋友不需要再面临治安不靖而每天提心吊胆的问题。

我要投票,不是因为我个人,是为了我的家人和我们的下一代。

你呢?想好为什么要投票了吗?准备好了吗?

561380_459589967451423_769852622_n

#75:换政府的理由

很快又是马来西亚大选的季节了。

每个人又开始探讨今年大选花落谁家。

姑且不论谁强谁弱,笔者认为,应该是时候换政府了。

当然,政府不是衣服底裤,说换就换,好歹都应该有个理由。

如果人家问笔者理由,理由当然有很多,但笔者认为,一个就够了。

“治安不靖”!

一个就够了。

不需要探讨什么国家经济、政府KPI、亏空公款、LYNAS、种族歧视、BERSIH什么复杂大课题,就只是“治安不靖”一项就够了。

不是吗?

笔者新年左右回了老家一趟,听到的都是千奇百怪的犯罪、打枪、凶杀等等,几乎都是超乎我的想象力以外的。

我国的犯罪已经多到让大家麻痹的地步了,大家如今只能求自保多福罢了。如此现况,只能让我感叹我们的马来西亚到底怎么了。

每次我出门,尤其是晚上,必须左看右看,才可以开锁出门;锁门后,必须马上上车;上车后,必须确定锁好车门后才可以开大门;确保大门关好后,才可以驾车离开;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前,也必须环顾四周又没有可疑的摩多车,才可以下车;就连走在路上也必须无时无刻眼观四方,提心吊胆,保护好自己。

要回来的时候,必须环顾四周才可以开车锁;上车后,又必须马上锁门;开车时候,要确保没把贵重的东西放在副驾位,避免给人敲破玻璃打枪。

x的,你不累吗?我们到底还活在哪个年代啊?513的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年代?

你试问看,你身边有哪个亲朋戚友是没有被打枪,或被偷过东西?

如果没有,那么你认为我国的治安很棒吗?你还相信我们敬爱的部长说的:“我国的犯罪率一直在降低”吗?

你只要不是受害者之一,就已是万幸了。

有那个发展中的国家会让人每次出门都必须提心吊胆?有那个政府会让女人宁愿放弃拿手提袋的权利?有那个国家会让人民活得那么战战兢兢,毫无安全感?

是马来西亚!

每当我在新加坡看到一个女生可以在晚上一个人散步运动的时候,我对我国治安的感触是何等的悲哀无奈啊!

别以为治安不靖是警察的错,政府无需负上任何责任。

Crime Malaysia

是我们的政府纵容我们的警察懒散,是我们的国阵纵容我们警察无能,是我们的政府包庇我们警察贪赃枉法。

对,是我们的国阵政府!

如果再看之前提到的其他问题,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债筑高台,非但如此,还引进大量外劳“公民”,引进荼毒人民的稀土等等。

此时不换它,更待何时?

Happy New Year

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在新的一年里,回顾了一些自己的往事(真的是很久很久的往事),悔恨了自己做的一些事情,犯的一些过错;感叹了一些旧事,失去的人与物;感激帮过我的朋友和同事等等。

无论如何,去年也是个有得有失的一年,在工作方面起伏很多,是个多发的一年。常出差导致常不在新加坡,但也让我增广了很多见闻,是我在工作方面学了很多东西的一年。

在家人方面,除了姐姐搬家以外,也没啥大事,所幸大家依然身体健康。

在感情方面,还好,没什么大起大落的事情。

在朋友方面,也还好,只是常不在新加坡,不能花更多的时间约朋友吃饭。

在思想方面,发现自己有些退步了,发现自己对一些事情有了妥协。不懂是老了,还是累了,所以不懂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新的一年里,也发现自己也逐渐在迈向介于三十到四十的中间了。男人三十而立,我立了什么?

想来想去,暂时还想不到。

在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在工作方面能持续向上,继续成长;在感情方面能安稳度过;在家人方面,能多陪伴他们;在朋友方面,能多一起出门吃饭;在思想方面,多放些心思,认真思考。

Happy New Year Snake

最后,希望各位读者,心想事成,身体安康。

希望大家接下来的一年也会是快乐幸福的一年。

转载:以公民权换执政权

(转载自:文情并茂)

如果国阵在来届大选成功保住中央政权,论功行赏,我觉得沙巴首席部长一职应该由菲律宾移民出任、人力资源部长由印尼移民出任、内政部长则让孟加拉人出任。

一纸公民权的价值,到底该如何衡量?对于在我国生活了超过半个世纪,甚至是土生土长可是却无法申请到一张蓝登记的本地人而言,它象征着身份的认同及最基本的尊严;对于视捍卫政权高于一切的国家领导人而言,它却只是用以保住政权的廉价交易物品之一。

沙巴州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开案头两个星期,便从国阵政府的地毯下揭发了不少惊人内幕:非法移民前来不到一年,只须填写一张申请表格和盖上拇指印,马来西亚公民权垂手可得!当然,交易条件是这些“新公民”必须在大选时投国阵一票,以确保国阵永久执政

虽然这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可是由政府高官和非法移民亲口说出,听了还是叫人感到惊讶,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通过这种交易获得了大马公民权?

Immigrant

而非法移民“合法化”最为严重的州属,则非沙巴莫属。沙巴逾300万人口当中,竟然有一半,也就是150万名非法及“被合法”的外来移民,当中以菲律宾和印尼移民占绝大多数。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幸多次造访风下之乡的外来移民重镇:山打根和斗湖。走在这两个地方的大街小巷,擦身而过的到底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早已无从分辨。就以山打根为例,这个曾被誉为“小香港”的沙巴第二大华人城镇,如今早已变成“小菲律宾”。由于市中心治安无法让人安心,我当地的一位华裔友人不论是住宅或经商的店铺,都已搬到远离市中心的外围地区。而事实上,大部分当地华人都已迁往外围地区,我那位友人早前也只是为了带我游览山打根而勉为其难地进入非法移民泛滥的市中心。

非法移民轻易进入我国并获得公民权,除了在民生层面侵占本地人的社会资源及就业机会,更严重的是操弄和扭曲了我国的民主选举结果。要不是有计划地大量批发公民权予非法移民,以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国阵铁票,沙巴今天的政局肯定是另一番景象。

早前在面对净选盟的诉求时,以“如果选举不干净的话,为何国阵会在308输掉5州政权”作为官方标准回应的国阵领袖、文棍及网兵们,在马哈迪也无法否认自己曾经大量批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指控时,突然集体失聪、失明、失声,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现在更大的问题时,以换取选票而颁发公民权给非法移民的肮脏手段,只局限于沙巴一州吗?现在丑闻虽然被揭发了,可是来届大选已时日无多,国阵政府来得及纠正弊端,对国民要求干净公平选举的诉求“一诺千金”吗?

或者换另一个角度来看,纳吉故意拖延到临近大选前才成立皇委会调查此课题,政府到底是真有诚意解决问题,还是打算以此敷衍过关,大家心中有数吧!

转载:文明社会的基本生活条件:我们没有!

(转载自:冷眼横眉

一个向来唯唯诺诺的社群,突然都站出来了?连阿婆都不避忌的举起拳头,和你说真的要改朝换代了。什么回事?几年前还不是那般光景的。

一众猪崽继续把头埋在沙堆里,说这是反对党煽动的结果。脑满肠肥的他们,根本看不到其实问题在于民生,在于人们存活不下去了。

这是千古定律啊!改朝换代之际,总是贪官横行,律法不彰,盗贼如蝗,民不聊生。很吊诡的,都是民生推动了民主。因为人的天性偏向安逸。

如国家是个安乐窝,如果柜台排队可以办妥任何事情,而不需要台底塞钱背后走关系;如果出入平安,警察护民抗盗;如果一通电话,救护车会到;如果一通电话,消防车会到;如果路坏有人修,不用靠YB;。。。

外国人听了,可能会惊讶的问:慢着!警察不是护民抗盗的吗?有人车祸受伤了,你打电话救护车不来吗?火灾发生了,你们的消防车姗姗来迟吗?这,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

我们苦笑,是的,消防车来了还要红包才肯救火。好心的救了火才向你要红包。救护车会等你死了才到,警察嘛。。。他们不掠夺民产,骚扰民居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Robbery

突然你一晃神:原来我们连基本的民生条件也缺乏!原来这些向外国朋友自嘲的生活条件,显示了我们没有在一个文明社会生存的基本条件。或者,以文明社会的眼光来说,我们就生活在乱世中

还没说山埃,稀土和石化呢,嘿嘿。国阵剥夺了我们在文明社会的基本生存条件,然后告诉你,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才叫稳定!有人认为,稳定就是辣妹洗头舞照跳鸡照叫。等他出外遇打枪被人干掉,我们是否应该对他哭哭啼啼的家人说,”哎哟,这是理所当然的,要稳定,不要哭”?

风起云涌,换朝在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愚民和无耻政客还很多,靠政客吃饭的,生长于隙缝中的寄生虫也不少。By the way,新的一年,诚心祝贺国阵在稳定中xxx,然后在稳定中倒台。新年快乐!

转载:纳吉为何事道歉?

(转载自:文情并茂

小时候,每一个人都曾被师长教导过,做错事不怕认,才能改过自新,做一个有用的人。我还记得幼时每当做错事被母亲处罚,母亲一定会先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母亲和藤条的面前,我必须清楚说出自己的劣行,并针对这项劣行向母亲道歉,才能获得母亲的原谅。

知道自己的错误,才能面对错误,弥补错误,避免再重犯同一个错误。母亲的教诲,我一直铭记于心。

上述浅显的道理,我相信首相纳吉的父母,尤其是其父亲 – 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一定也有教过他。所以,我们看到纳吉在来届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阵政府向人民道歉。

道歉,就是承认自己有错。问题是,有谁知道纳吉到底是为了哪一项错误向我们道歉?我不禁再次想起当年母亲以藤条抵着我的屁股,严厉地责问:“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个政府和执政团队的最高领导人向人民道歉,固然不能与你我当年向母亲承认自己功课不做却跑去放风筝的童年劣事作比较。可是其背后的道理却是一样的:不敢面对错误,又怎能改变错误?

这对于一个政府的领导人而言,尤其重要。就算纳吉可以不断为政府过去的错误而道歉(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代表“过去”的政府道歉),如果不能为过去的错误而作出决策上的平反,或政策上的切割,这种道歉,和姑爷仔在你耳边轻呼一百句“我爱你”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Chicken

纳吉是为了国阵政府的贪污腐败而道歉?还是为了滥权侵法?玩弄宗教课题?煽动种族情绪?歧视华文教育?支持环境公害?纵容朋党自肥?操纵选举程序?买贵了28倍的望远镜?买潜水艇顺便抽水?养不出牛的养牛场?以一块钱一方尺的跳楼价搜刮雪州土地?还是害死赵明福?

在纳吉道歉之后,在我们决定是否原谅他之前,他必须进一步交代,到底他觉得政府在哪方面犯了错,而他身为政府政策的掌舵人,他打算如何为这些过错作出弥补和平反?

纳吉说得对:“世上哪有政府是不曾犯错的?”我要为他补充一句:世上哪有民选政府犯错后可以凭着一句不清不楚的道歉就可以永远不用下台的?

一个敢于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是承担的勇气。一个不敢面对错误的道歉,需要的只是比较厚的脸皮。

转载:公害是一面照妖镜

(转载自:文情并茂)


先有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再来关丹稀土提炼厂、还有最新出炉的边加兰石化加工厂,这些排队登场的毒工业,除了让不少人醒悟到环境公害的威胁,更成为了不少高官大人的一面照妖镜。

只消对官爷们的言论稍作观察,就可以看穿这些父母官在回应人民反公害诉求时的标准式三道板斧。

首先,他们一定会反问陈情的民众:“你们是当地人吗?”这道问题的潜台词是:“如果你不是当地人,这件事情关你屁事?”所以,当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向当地国会议员黄燕燕提出诉求时,燕燕姐劈头第一句就质问:“你是不是武吉公满人?”;当边加兰村民和非政府组织成员在国会走廊向阿莎丽娜陈情时,娜姐还是坚持:“这关外地人什么事?”

不要尝试以“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种只有小学老师才会教的道理来在官爷面前班门弄斧,人家是大官人,不是小学生。也拜托别提什么老掉牙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家只懂“I help you,you help me”。

如果你再冥顽不灵,高官大人就会出动第二招来对你晓以大义:“不要政治化”。这一招背后的逻辑是:“只要你反对,就是政治化。一旦政治化,课题就会变成问题。要解决问题,就是停止反对。”怎么样,无懈可击吧?所以,面对反稀土厂的绿潮,从首相阿Jib哥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再到那个不懂监督了什么的监督委员会主席廖中莱,“不要政治化”都是他们除了“一个马来西亚”之外最常用的口号。

如果你又证明了你是当地人、又证明了你没有政治化,高官大人的结案陈词就是:“我们会处理,相信我”,一旦官爷把“我们会处理”这句话说出口,就表示人家已经赏脸听完你最后一句话了。你接下来讲得再多都没用,反正人家已经讲了他会处理!

如果官爷使用上面的三道板斧来敷衍。。。对不起,是回应,已经算是相当以民为本的了。真正叫人吐血的,是类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回应反山埃诉求的那句:“你吃糖都会中糖尿病啦,要什么保证?”还有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揶揄那位因为祖坟不保而身穿“愤怒龙虾”装请愿的小女孩“为何不穿鲜鱼装来反对”?

公害这面照妖镜,太强大了!

“No Fukushima” Poster Gallery





描述在核能发电厂附近的一对母子。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脸,从黑暗的天空落下的黄色微粒,妈妈紧抱着小男孩,避免他受伤。










“我想创业”

Jobs曾经说过「很多人跑來跟我说『我想创业。』
但当我问对方『你有什么构想?』
他们的回答却是『我还沒有想法。』

而Jobs总会对这类人说「我认为你应该先去找个餐厅服务生或什么之类的工作,直到你找到自己真正感热情的东西为止。」

他认为「成功与不成功的企业家之间,约有一半的差異就是单纯的堅忍不拔。」
他也说过「我大可利用自己的人生去做別的事,但是麦金塔是会改变世界的。
我相信这一点,而且我也为我的团队挑选了抱持这项信念的成员。」

from Think Different, The Steve Jobs Wa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