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0

#57:我有强迫症

以前在还没有自己的部落格的时候,我常常把一些看到的网路媒体新闻转寄给我所有的朋友,无论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甚至是工作同事 。

强迫症

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我都照旧转寄给他们,除非他们很清楚的告诉我他们不愿收到类似的邮件,我才把他们的电邮从我的名单中抽取出来。

所以,我的朋友都说我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

由于我转寄的新闻主要都是揭发政府的行政弊病,或都是在揭开社会黑暗的一面,更有大部分是被由政府操控的主流媒体封锁的新闻。

所以他们不是觉得我悲观就是消极,好像怎么都看不到马来西亚的好,看不到国阵政府的功劳,看不到巫统马华的苦心。

所以,我的强迫症的全名为 “消极悲观强迫症”(Passive Pessimistic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PPOCD)*。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我也不清楚。

每当我看到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或新闻的时候,都会顿时觉得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是要怪罪我体内天生的热血呢,还是要怪天秤座的正义感呢?

我不赞颂政府,不替执政党涂脂抹粉,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不需要我来做,这种神圣的工作有很多政客御用的名嘴铁笔排着队来做,他们自会不遗余力的使出全力确保每天你翻开报章,打开电视收音机都可以看到,听到,对某某政客或某某政党的“伟大事迹”歌颂与赞赏,仿佛天下太平,歌舞生平。

就是因为这些“歌颂”与“赞赏”占了全国主流媒体的大版面,让我觉得好不担心。

神圣的工作我担当不起,只好扮演一些坏人的角色。只能希望通过一些新闻或评论,让大家能更可观更全面性的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了解现在马来西亚正在面临什么问题,而且将走向何方。

现在的马来西亚其实病得不轻,原本就有久久不能痊愈的“种族主义嚣张”,“一党独大”,“恶法当家”,“警察执法不当”,“司法不公”,“贪污腐败”等旧疾,最近又染上了“大学排名跌出世界两百大”,“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阿拉与牛头病”,“土权当道”,“校长大过教育部长”,“蒙女死因不明”,“战机引擎不见”,“赵明福沉冤待雪”等传染病,让人感到马来西亚时日无多,怎能叫人不担忧呢?

这些大大小小的顽疾看起来罪魁祸首是因为政府腐败,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国民造就了这样的强势政府。

这些顽残旧疾不是一时一日,三汤两药就可以解决,要根除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关心和努力。

我妈常担心我因为常说了很多得罪政府的话而回不了国,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现在的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改变现状的话,就在不久的将来,马来西亚将走上没落的不归路。

到时还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外甥女外甥男那一代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注*:这些英文学术病名,除了第一个是正确的以外,其他都是自己改篇的,别胡乱引用喔 ^_^

Advertisements

互联网的历史

互联网的历史

转载:咖啡猫

有趣的图表

这个图表显示了各个网站的浏览热度,越大的表示越多人浏览(可点击图片放大)

国庆日快乐!

爱国是什么?唱唱国歌,掛掛国旗 ,参加国庆游行就是爱国?

近来我国的爱国情操过于流于表面,都是尽在鼓吹一些门面功夫。一厢情愿的灌输爱国意识,反而令人越不知如何真正爱国。

我甚至看到有人說爱国就是珍惜国家給你的,別再苛求或去批判它。。他说他在马来西亚活了十九年,生活安定,出入安全,所以他觉得别问国家对你付出了什么,而是问你对国家付出了什么。。(他的那篇文章的下场我就不多说了,尤其是他那句“出入平安”。。看了都一肚子火!)

恩,是的,我們要珍惜国家給我們的,因为在大马这片可爱的土地上,我们有着各种的多元,从种族、宗教、文化、饮食和生活习惯等。我们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大片的热带雨林却少有如台风,火山或地震等天灾。我们这片国土上,有着一切成为强国的先决条件。

唯,最后还是那句話,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我爱国家,但是政府还是要换,尤其是把马来西亚弄得乌烟瘴气的烂政府更应该要换!!国庆日快乐,马来亚,生日快乐!!

转载:面对印尼,该有应对之策

渔民出海,不但要看老天爷的脸色,现在,还要面对印尼军警劫船勒索的威胁。

印尼一些军警如海盗,动輒入侵我国海域,拖走渔船、扣押渔民,再行勒索,一艘渔船的赎金高达十二、三万令吉。

单单是下霹雳半港的船主,在半年內就已遭这批凶悍如海盗的印尼军警勒索超过1700万令吉。其他如雪州的适耕庄、东海岸等地区渔民受印尼军警欺凌的遭遇,同样令国人感到愤慨。

印尼军警闯我国水域、欺我渔民,早在80年代就已如此无法无天,近几年更变本加厉,予取予求,视我国渔民的生命如草芥,视船主如“提款机”。

我们的国旗被印尼人泼粪、践踏、吐唾液和焚烧

渔民今日会陷入如此困境,归根究底,乃因我国政府没有尽到保障渔民安全的责任。渔民与渔船遭强行扣押与拖走,我国海事执法机构和渔业局高官相互推諉责任,渔民求助无门,只得忍痛付赎金,如此恶性循环,更助长印尼军警气焰囂张。

面对强悍的印尼,我们始终拿不出应对之策。

渔民受欺凌只是其一。

一个星期前,印尼人指责我国在民丹岛海域纠纷中,扣留3名闯入我国水域的印尼海事及渔业部官员,是侮辱印尼的尊严,纠众到我国驻雅加达大使馆前示威也就算了,还向我大使馆泼粪,踩我国旗。

今年初,我国国歌在亚洲足协杯赛奏起时,印尼足球迷却高唱印尼国歌,并以侮辱性字眼呼唤我国球员。

大使馆、国旗和国歌都是一个国家的象徵,印尼群众行为如此蛮横,简直视我国如无物,更別说尊重马印多年的邻邦关系。

高分贝、言论热辣和形象出位的土着权威组织和其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突然变得何宽宏大量和温顺

事件发生后,我们惯常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尽速让风波平息。大使馆遭泼粪,我外交部长阿尼法竟表示“不要求印尼道歉”,如此息事宁人的态度,只会助长对方专横跋扈的行为。

面对印尼这个囂张的邻邦,我国不能只是隱忍,国內那些动輒对非土著发出咆哮和抨击的政客和组织,例如土著权威组织,面对印尼民众侮辱我大使馆、国旗和国歌的事,却又充耳不闻。

独立53年,別人已经在踩我们的国旗,我们还在为掛国旗和爱国的琐事爭议!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陈宝卿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