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槟州民联政府短期评分

我回来槟城之后,我见了一些朋友。

朋友叙旧之间,我都会问问大家对现今槟城新政府的意见,也会叫大家评评分。

毫无意外的,新政府的平均分数介于六到七分(满分十分),如果根据以前日新中学考试的标准,60%是及格分数,所以现今的民联政府是及格的。

当然,这些所谓的“受访者”都是我的朋友,而且都只有华人,但也包括了从小和我一样在这里长大的朋友,也包括从外地长大后在这里工作的朋友。

虽然这个评分不能代表全部槟城人,但至少在我所能接触到的范围内。目前为止,新政府所接受到的评价是正面的,而且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当我问到有哪几项新政府计划是他们认为相当满意的,当中包括了新的BEST 交通计划,无塑料日计划和提倡不用塑料包装盒计划(这也是笔者最爱之一)。

小总结:我回来这段期间,我还是发现很多小惊喜,所以我本身给的分数是6.5 分(只限于槟州政府,不是民联政府,民联政府还是一团乱糟糟)

如果你也有意增加我的调查对象和准确性,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朋友,最好也包括友族朋友,然后在留言里告诉我^_^

Advertisements

补选狂想曲

(事先声明:纯属疯言疯语,只为博君一笑)

有时看到当举行一场补选的时候,无论选区多大多小,顿时都可以称为全国的焦点,无论政党人士,还是新闻媒体,全国人民都会把目光都聚集在这个选区上,多威风啊。

然后看到国阵政府可以为了一个选取砸下了数千万的拨款,而选民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跟哪个政治人物(包括正副首相,反对党领袖。。)合照,握手,拥抱,要多亲热都可以,全都没问题,多快活啊。

看着那投诉了n年的破烂道路,马上可以一天内翻新铺上新的柏油;看着那投诉了n年的破路灯,马上一天内全都换成新的(可能灯柱上还有雕刻呢);看着那投诉了n年阻塞的水沟,马上可以一天内全都通了,水到渠成;看着申诉了n年没钱发展的华小淡小,马上可以三天内获得上百万的拨款。。总之要啥有啥,有求必应!

那么我想下次全国大选的时候,我想如果稍微会盘算的选民们,不妨可以做出以下的考量:

  1. 如果知道哪位候选人有病在身,或年纪非常大了,可以考虑把票投给他,如果真的不幸去世了,那么他同时也会造福社会,让支持他的选民能够享尽糖果,带动整个选区的发展。
  2. 不然就要求候选人:你们必须在中途辞职,并且辞掉议员职。这样才能为地方发展带来真正最大效益。反正个人能力有限,不如搞一场补选凸显整个选区的问题,那么就可以一次过解决!“亲爱的YB,如果您真的为了我们选民着想,请制造补选吧,让我们尝尝当老板的滋味。。”

转载:再益的主张是一丝亮光

(作者:杨善勇)

人民公正党议决再益出战乌雪,是不是民联胜面最大的选择,但是,辑录再益这些年月所言的《The Good Faith》(吉隆坡:Zaid Ibrahim 出版社;2007),倒是成就一个马来西亚的经典主张。

诸如华校一直成为有心政客和御用学者的箭靶,再益不顾一切,挺身说明了他坚持的道之不同,实非政治败笔,而是优势所在。马来西亚人不就因此可以到往中国经商?(页27)

《没有种族的有色眼镜》

再益就是那样,没有种族的有色眼睛也没有单色的眼镜。“为何还要用513恐吓我们?” 再益因此建议把优质和实干摆在前面:一个腐败的华裔地方议员,和一个贪污的马来官员或印度职工一样坏。(页183)

奥巴玛当选美国总统之前,他已经引之为例,告诉大家这位当时可能当选的黑人总统,是马来西亚落实多元宏愿的参考。不过,民之所欲,藏在黑心。再益一点都不客气,直言:It is our political leaders who are reluctant to embrace change. (页29)

《八成法案一字不漏通过》

类似的说词,确实还有很多。再益转述了Shad Saleem Faruqi教授的研究,清楚地点出了1991年-1995年80%的法案,在国会一字不漏地通过(页91)。了解了国阵当时的强大,我们自能明白再益笔下婉转的意思。

不婉转的,是当权者花钱的那些数据。再益说,200个各价马币3万4千元的车位计表的前科,还有叫价九万元的公共厕所(页177-178),都是例子。再益不禁忿忿不平:天理何在?

然而,对照之下,第一时间率先揭露滥权的先行者,往往遭到对付。再益举例,时任在野党领袖的林吉祥先生,就曾因为国防部高价定购瑞典制造的巡逻快艇,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控(页198),一度面对31年的监禁之忧。

《内安令何曾带来更安全》

不唯《官方机密法令》,再益对魑魅魍魉的《内安法令》也没有好评。《内安法令》所要应对的,现有的法律都有了(页324)。再益忍不住问道:Do they genuinely generate a ‘safer’ Malaysia?

Safer或不,想起大街小巷攫夺不断的报道,我们心里有数,这个国家的安全指数,到底处在什么水平。2004年6月6日《新海峡时报》的新闻不是说了吗:从1999年至2003年,每年至少一人因此送命。

马来西亚的命数毕竟如何?再益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人民公正党的阵容现在已从Anwar Ibrahim的A字母,一再后挪,如今已经排到最后一个Z字头的Zaid Ibrahim。

《读再益书是欢愉也是沉痛》

再益是安华最后一个希望吗?安华也许有一定的把握,我们还在观望。然则,读再益的书,是欢愉也是沉痛;我们仿佛看到人间还有一丝亮光也观及了一匹长的的败象。

再益自己显然也明白这点。他借用了退隐江湖的林敬益医生之口,点醒大家所谓Bangsa Malaysia的可能永远只是海市蜃楼(页257)。可惜一切场景依然没变,经历了308的惨后忧郁症,再益附和了林医生的观点,土著权威组织还不明白!

转载:纳吉拒绝地方议会选举的真正原因?

纳吉为何拒绝地方议会选举?他给的理由都不是真正的理由,这里不说了,要告诉大家的事,为何纳吉不敢举行地方选举?其实背后,隐藏了一件,足以毁掉巫统在地方上的势力!也就是说,举行地方选举,巫统就有灭顶之灾。

纳吉:“白痴,我怎么可能自断后路?”(设计对白)

巫统能长期盘踞在西马各州,各县甚至是乡村,其实只有一个道理!就是通过地方议会!怎么说呢?譬如说,现在您要建立一间油站,您的营业执照需要地方议会批准,还有地方政府有绝对的权力,批准地点是否合适!这里就看到地方议会的权力之大,能直接影响地方的发展,甚至是整体的商业活动!从事商业的朋友,肯定吃了不少地方议会的气,而且投诉无门!

之前公正党内部,有不满雪州大臣卡力,是因为雪州换了政府,但依然有许多巫统党籍的承包商,在接地方议会的工程!党内的纠纷,这里就不谈了,如果深入理解这课题,接市议会工程,其实是一条非常庞大的利益输送管道!当然公开招标,可能比较透明化,但事实上大马政府的透明度,依然有待提高。如果雪州是这样的情况,可以想像,大马到底有许多巫统基层的承包商,在为地方议会服务!卡力莎末也爆料说,巫统区部主席,捞取地方商业利益,所以这输送管道,是有迹可寻的!

举行地方选举,最大的特色是取消委任制,而实现直选制,地方议会的领袖或官员,将直接面对选民!他们的老板就是选民,不像委任制那样,被委任的官员,总要对老板有些顾忌!直选制能改善,过去暗里操作的委任制,好像过去的查卡里(Zakaria-前吧生港口议员),就有本事安插自己的媳妇,进入市议会里头担任高职,将成为历史! 就算有人敢干,难度也会增加!

不论纳吉给什么藉口,地方议会选举,对巫统的根基来说,是切断利益输送管道,林冠英提议实行槟城地方议会选举,就算输掉槟城及威省的市议会,也会给纳吉极大的压力!如果同意,老树盘根的巫统输送管道将被自己砍断,地方势力随着瓦解!如果不同意,将会被林冠英将了一将!虽然可以延续巫统的地方势力,但却证明,巫统区部靠地方议会生存的例证!

作者为博客奶茶

#47:乌烟瘴气的十月

2008年的十月,大马到处都是乌烟瘴气…

充斥着种族主义的毒气,让人觉得难以呼吸。

总经理事件

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委任原任副总经理的刘秀梅为雪州经济发展局总经理后,反对之声不绝于耳。

反对的理由很简单,此举是忽视了马来人的利益,原因?因为…

  • 雪州发展局是为马来人而设,目的是推行马来人议程,所以必须由马来人来领导。
  • 而且雪州发展局的领袖,必须了解回教,奉行回教价值。

原来不是因为工作能力,而是因为刘秀梅的肤色。

巫青团更在近日呈了一份备忘录给雪州苏丹,要求重新检讨卡立的决定。

槟州路牌事件

无独有偶,近来槟州路牌事件也是闹得满城风雨。

槟州路牌事件

槟州路牌事件

事缘近来槟州行政议会通过提案,设立了多语路牌在乔治市古迹区一带,随后的反对之声更是潮起潮落…

原因也很简单:

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部長拿督沙菲益阿达指出,此举乃将语文作为政治课题,将引发没完没了的争议。

他更认为,槟州人民已经明白国语的路牌,而游客则可向警员询问道路,因此不需要多种语文的路牌!

非理性的极端思维

从他们反对的言论中,不难发现他们的论点都是非常可笑和偏激的。

雪州经济发展局什么时候成为“马来人议程”的执行部门?

那么这么多年来,在国阵的领导之下,非土著的缴税是否都只花在所谓的“马来人议程”里头?

一个以投资为主,负责为州政府赚取盈利的臂膀公司,为什么要了解回教价值呢?

他们到底是需要有经验、能力的人担任总经理抑或是需要一名宗教司担任总经理?

而置放多语路牌是否就是对国语不敬呢?

更何况联邦宪法没规定不可置放其他语言的路牌,何来违反宪法?

种族主义幽灵

Malaysia Truly Asia?

Malaysia Truly Asia?

纵观上述课题,不难发现大马到处都充斥着种族主义的幽灵!

就连民联里也不乏此等“贱人”,如公正党居林万拉峇鲁国会议员祖基菲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欲知更多详情,请点击这里

就看刘秀梅事件,这已不再是单纯国阵和民联的立场对立,而是已演变成巫统联手回教党对抗其他政党,如公正党、行动党和马华,这是何等病入膏肓啊。

这些人的思想狭窄,目光浅短,每天只会以那极端的思维不可一世的叫嚣。

口口声声要迈入先进国,但思维仍停留在野人时代的思维,固步自封。

看着这些种族极端份子,再看着一向标榜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还真是有点讽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