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73:我要去Bersih!

这个国家的人基本上有两种:对这个国家还抱有希望的,和对这个国家失去希望的。

对这个国家失去希望的人有好几种:往外国发展的,全家移民的,或者留在马来西亚默默工作,只管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的。

然而,对这个国家还抱有希望的也有好几种:虽然有家庭了,但还是千里迢迢出席Bersih的,在外国工作也赶回来出席Bersih的,有事缠身不能出席Bersih,但心里却一心想着这个国家的等等。。

现在我们的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们的政府可以为了保住政权,不惜滥用一切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

从内安法令到紧急法令,从警方到镇暴部队,从催泪弹到化学水泡,从胡乱逮捕到延长扣留,无一不是想要打压一切对自己政权不利的声音。

试想想,一个和平聚会怎么可能比胡乱伤人的巫青聚会来得严重?

一个净选盟的金钱来源怎么会比那么多贪官的贪赃枉法来得严重?

一个分发Bersih传单的所缴的罚款怎么会比分发黄片的Dato T 来得严重?

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平民怎么会比光天化日之下打抢的抢匪犯更重的罪?

这个国家不是有病吗?

而这个恶疾不就是因为我们有太多沉默的多数了。是我们的沉默,滋生了这些滥权和不公;是我们的忍耐,让霸权和腐败茁壮的扎根成长。

我们尊贵的首相曾劝我们不应搞什么Bersih,要的话就下次大选出来单挑。

要求公平选举就得做候选人,那么不如下届大选全国人民全部都去报名参加竞选好了。

再说,拜托,小孩玩游戏都知道,要分胜负就必须要有一个公平的平台。

现在马来西亚的情况是,反对党和国阵单挑,双方一拔枪,反对党出一间屋子,里面有一家五口的支持者;而国阵出一间屋子,里面也是一家五口的支持者,外加三十多名的幽灵选民,另外附送百多张军人邮寄票,问你怕未?

选举如果不能公平,说我国是民主也是自欺欺人。

当我从外国回来的那一刻,我已经决定不要再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转而不见。

我不想平时说得天花乱坠,到国家有事时,我却选择留在家里继续上上网,事后嘴巴动动,手指动动,批评批评,就证明自己爱国。

这次我选择走上街头,不是为了要暴乱,而是为了要让政府明明白白的了解我国人民到底要的是什么。

我要让政府听见人民的声音,而不是继续漠视和践踏民意,我们要求的是一个公平的选举,让人们选出真正心目中的政府。

是时候把这个国家拉回民主正轨了。

JOM,去Bersih吧。

We all need Bersih!

Advertisements

转载: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的是哪里吗?

(原文作者:杨艾琳)

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的是哪里吗?也许你认为这是小事,也许艺人本身也认为这是小事,但是站台的时候,艺人是否认真想过,自己站的是那一台?代表的是什么?支持的是什么治国政策?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都纷纷为国阵站台。据报道说,光良现身14日诗巫人联党的集会,“引起现场一阵骚动”、“年轻粉丝一度热血沸腾”、“整个政治演说严肃气氛一扫而空”。

帮政党站台岂能不政治化

有人认为,站台是艺人的工作,不该政治化。问题是,你帮政党站台,不政治化难道是童话?真是笑话。

除非艺人本身认为自己是一个商品,凡是商品只要有钱就买得到,那就毋庸议论了,因为有这样的前提,结论就是艺人不需要有原则和立场,不需要有思想和理念,关心国家的前程更是题外话了。

台湾向来都有政党邀请艺人站台的风气,砸下重金为候选人造势,主要是拉拢年轻人的票选,见怪不怪了。

罗大佑为制衡两极化站台

罗大佑曾经为他欣赏的独立候选人李敖站台,也发话愿意免费为无党籍候选人站台,因为他说过:“台湾现在最需要一股新的中间潮流,才能在极端中形成平衡、稳定的力量。”罗大佑站台的动机很明显,不是为金,而是为了制衡政治两极化,作为他身为一个艺人对国家的贡献。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都支持国阵吗?支持独揽30年大权的政权吗?支持掠夺原住民习俗地的白毛吗?

身为公众人物有社会责任

如果他们说得出类似罗大佑的一番话,说得出他们为什么选择为这一个政党站台,为什么支持这个政党的政治理念或贪腐,否则他们只不过是被选择、被利用、被消费而已。

也许你认为艺人站台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别忘了,艺人身为公众人物,甚至是某些群体的偶像,是有它个别的意义的。当年张国荣堕落自杀,香港人骂他没有艺人的责任,因为艺人有社会责任,身为一个公众人物,他自身的行为必须对公众有个交代。

艺人竟然浑然不知被消费

光良、林宇中、神木與瞳、张栋梁向公众传达了什么讯息?

“我支持国阵!”,句号。

大马艺人难道要继续活在自己的童话里,做做专辑办个小演唱,身边围几个小粉丝,就自己很嗨了,心里却害怕政治害怕到要死,宁可无知、不知、不想知。

如果没有公民意识而为政党站台,被人消费了还浑然不知,你说,谁还看得起艺人?

#65: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

笔者要在这里大声向世界呼唤!

Taib Mahmud

尽管全世界都那么讨厌你,尤其是砂劳越州的人民,有些已经到了想要诅咒你的地步了,笔者还是坚持己见,要说声:“我爱白毛!”。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一个州管理得好像他爸爸的州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管你是社运份子Steven Ng,黄进发,柯嘉逊还是公正党的西华拉沙,只要你敢敢惹毛他,他就敢敢把你列入他专属的黑名单,禁止你入境砂劳越。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土地当做自己家的院子一样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爱把整个砂劳越的土地卖给谁,便卖给谁,不是外人说了算,所以大部分,就连有些原助民风俗保留地都贱卖给了朋党和自己的家族。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整个州的天然资源当做自家果树一样任意摘采的,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就属拥有最大片热带雨林的州属,但是现从谷歌拍摄的卫星照片看来,砂劳越的雨林都快要秃头了,这些肥水跑去哪里了?你知,我知,大家都知,就只有反贪局不知。

这等土匪级的一方枭雄,当初连老马都要让他三分了,你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砂劳越的森林快秃头了!

我爱白毛”,因为做首长能做到富甲一方,富可敌国的,舍他还有谁?

白毛家族在全球横跨8个国家座拥49家市值高达数十亿令吉的公司,你们西马什么大鱼,鱼头都不够他厉害。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首长的位子当做自家茅坑霸着不走的,舍他还有谁?

他做首长一做就做了三十年,怎么打死都不走。虽然纳吉也说白毛要下台了,但是他本身就不肯说明什么时候下台和接班人是谁。这么有骨气的,连纳吉都不怕的人,你能不爱他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把这么富有的砂劳越变成这么贫穷的州属,舍他还有谁?

砂劳越什么都不多就是石油、天然气、土地和木材多,但是最多还是像白毛这样的 Buaya。你认为做Buaya 做到像他那么有成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我爱白毛”,因为能偷天换日,只手遮天的,舍他还有谁?

最近看到反风势头不对,结果马上派人攻击《当今大马》和《Sarawak Report》,而且规定各大媒体电视不可播放反对党演讲时万人空巷的情景画面。这种比曹操还要强势干预媒体的手段,你还不为他动心吗?

现在国阵政府还禁止“白毛”字眼出现在我国各大主流媒体上,简直就是对我们尊敬的白毛首长大大的不敬!(有证据的哦:点击这里

“白毛”这个名字哪里难听了?叫起来多么的和蔼可亲,仿佛在叫自家的小狗一样,多么没有距离感。

就连行动党挂的布条-“我爱白毛”,也被喝令拆除下来。相信行动党应该是和笔者一样,开始发现白毛的好,发现白毛的贡献和重要性,所以才会和笔者一样大声说:“我爱白毛!”,但是情况看来应该是国阵政府和白毛不咬弦,国阵尤其是巫统早就想把他干掉了,现在却越来越多人爱白毛,所以国阵何止是不给你拉布条,更希望大家都不要再爱他。

虽然国阵百般阻绕,我还是要大声说:“我爱白毛”,我爱他爱到就像谭泳麟唱的歌一样,简直就是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到发晒狂,发晒狂。

古云:“爱之深,责之切”,笔者希望白毛能接受我那深深的“”,希望他这次能被踢下台然后被反贪局算账,冻结全家族财产,然后和家人一起进lokap渡过余生养老吧。

Oi, Taib Mahmud, this is what the poor Melanaus think of you!

转载:白毛是国阵票房毒药

(原文:张木钦

白毛是砂州国阵头头,行走江湖30年无敌手,现在因为是换届选举,突然间,他变成了国阵的神台猫屎。

反对党看到机会,打出的标语说:“白毛不倒,人民吃草”。哈哈,有押韵,是神来之笔。

出乎意料的是,连国阵里的华基党也起了共鸣。

人联党打出的口号,可说是历届选举中最沉痛的一个了,不妨抄下来品味一番:“火箭赢完15席,白毛还是做首长;人联输完19席,政府里面没华人”。

有趣的布条

读着读着,不禁为这个党叹息。这不是哀鸣是什么?

人联是在哀求华裔选民:不要为了赶走白毛,把气出在我们身上,他不走,我们也没办法啊。

一个执政联盟中的伙伴党,为了自己的盟主不走而发出哀鸣,可说是奇闻。

首相纳吉也嗅到气氛不对,这几天都在华人区走动,而且保证:白毛一定会走,他已经跟白毛谈过了。

首相的话不虚。其实在砂州突然宣布解散议会之前,正副首相曾经联袂东渡会见白毛,猜测是要把猫屎扫掉。之后就宣布白毛会走,不过是选举后安排了接班人再走。时间由白毛自己决定,不要逼他。

网上流传的消息是:白毛不向压力屈服,所以当正副首相才上了飞机,白毛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布解散议会,造成既成事实。

白毛不肯下台的战斗精神,令人很容易联想到中东非洲闹“茉莉花革命”的那些万年领袖,他们的共同点是:你要我下,我偏不下,有恃无恐。

但是,白毛不能与中东非洲那些独裁者相提并论,因为我们这里有选举。

有选举的好处,就是人民生气了,有机会用选票出气,不必走上街头去吃子弹。但白毛的例子却也说明了,即使有选举也不保证有轮替,没轮替就会出现强势的地方诸侯,连中央也拿他们没办法。从前沙巴有个老马,现在砂拉越有个白毛。

白毛还是老神在在。他新婚燕尔,刚娶得外籍美娇娘,梨花海棠的,相映成趣,大家应该帮助他下楼梯,安享晚年。

Angry birds come to Sarawak

让我们一起冲倒国阵吧

转载:选票哪儿去了?

回教党贏了;等等,贏了65票,上回贏了1352票,都去了哪儿?

回教党的领导层,应该倒抽一口气,然后摸一摸背脊,是不是湿湿凉凉的。

如果不是超高的投票率,如果不是慕尤丁说错话惹火了鱼商鱼贩,如果不是聂阿兹拼了老命,如果不是老天……;总之,就差那么一丁点,国阵就可以庆祝胜利了。

国阵即使没胜,也激起了士气,看到了前景。纳吉和慕尤丁知道,连马力勿来这种回教党堡垒都差点翻盘,那就证明:这条路走对了。

只要炒作巫回对话和马来人大团结,回教党內部就会分化,回教党支持者会软化。

然后,再交出一些施政成绩,马来民眾会投向巫统,印裔族群会改变態度,连华人也会回流。

何况,国阵还有3年多的时间,可以逐渐收拾旧山河;马力勿来,是一个起点。

而回教党,是不是发现情况已经不对?民联,又作如何想?

我不敢高估回教党人的智慧,或者说,內部的斗爭,以及个人的偏执和企图,已经让一些人失去洞察危机的能力。

但是,如果还有一些理智和清醒,他们应该知道,政治,一定要有区分,不能含含糊糊,朝秦暮楚。

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在定位不清,政策不明,方向不定的情况下,得到人民的支持。

回教党要对话、搞联合政府,就已经模糊了立场,失去了方向,失去选民的信赖,就好像掺入三聚氰胺的牛奶,谁还敢要。

政党政治,不能即是友党,又是敌党;即要竞爭,又要合作。如果这样,选民要你这个党来干嘛?

要对话,搞团结,想联合,不如自行解散,甘脆加入巫统得了!

聂阿兹年纪虽大,但还看到这一点。哈迪阿旺和他的徒弟们,別期望他们能明白。

民联也应该知道,它的形象已经低落,每个星期都有一些无谓的內部爭执和斗爭,没完没了,让很多支持失望透了。

如此下去,家当终会败光。

纳吉上台后,展现做事的魄力,也交出了一些成绩,人民要的就是如此;如果民联领袖还未觉察,那也是政治低能了。

政治的本质就是竞爭,不断超越对手,爭取支持,贏得选举,良好施政;做不到的话,到一边凉快去。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09.07.15

#34:今晚的十字路口

今晚,我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

因为我见证了马来西亚民主史的蜕变,而且我看到、也感受到了民主的力量,一个由民愤化为选票的力量。

完美风暴

The Perfect Storm

The Perfect Storm

马来西亚所发生的这一场政治风暴,是一场“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因为这风暴不但同时结合了天时、地利和人和,而且是一个潜伏已久,如今任谁也阻挡不了的大风暴。

对于国阵政府之前种种的腐败、滥权、贪污、种族政治等,马来西亚人民终于决定在这次大选要利用手中的一票,狠狠的向国阵“Say No!”

这酝酿已久的风暴一触即发!所带来的结果是,我国的反对党势如破竹般从北边的吉打(Kedah)、槟城(Penang)、霹雳(Perak)到雪兰莪(Selangor),一路狂胜并成功夺得州政府执政权,加上原有的吉兰丹州(Kelantan),共夺下了五个州的执政权,并成功的否决了国阵的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成功的遏止由巫统率领的国阵继续一党独大。

马华和巫统损失惨重,折损了许多部长级人马,如前新闻部长再努丁,前国内安全部副部长胡亚桥等;而民政、国大党更惨遭滑铁卢,输到只剩一条底裤,随时都会面对泡沫化或大洗牌的局面。

虽然这破天荒的结果都出乎国阵、反对党、甚至是选民本身的意料之外,然而,这也充分的显示出民意所归,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决定已不再是来自单一种族的民意,而是三大民族共同的意愿。

站在十字路口

这次的选举,成功打断了国阵长期以来一党坐大的局势,也把马来西亚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今后就得看国阵是否能卧薪尝胆,重新把人民的利益摆在前端、停止玩弄种族课题、公平对待各族、严惩贪官污吏。如果国阵继续罔顾人民的感受,那么我相信下次大选就连马华和巫统都会输到只剩一条底裤,而民政和国大党搞不好连底裤都要赔上。

相对的,我们也得留意反对党的新州政府能否建立人民对其执政能力的信心、也是否能兑现大选的承诺、打造一个公平、廉洁的社会,如果因为被胜利冲昏了头而忘了选民的托付,那么我相信下次大选一样会被选民唾弃,并打回原形。

除此之外,我国的人民能否继续肩并肩,不分种族肤色、一起监督原有的国阵政府和新州政府,这些种种的因素将会决定我国的下一步何去何从。如果我们继续身陷种族泥沼里,不能全民团结,那么得利的将会是那些政客,从而把马来西亚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无论如何,这都必须依靠大家一起从这个十字路口出发,把马来西亚带到更高的阶层。

今晚,在这个历史的十字路口,我看见了希望,也看见了曙光。

令伯有话讲(11-02-08)

什么标题?
培风与一华小受惠‧纳吉拨20万给甲3校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12-02-08)

新闻大意?
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周一(2月11日)晚上宣佈拨款20万令吉给马六甲3间学校,马六甲中国公学和爱极乐华小各获5万令吉,而甲州唯一的独中——培风中学则获得10万令吉。

令伯讲什么?
有什么好高兴?

当然,大选来了,糖果自然又多又甜,天天都是一片歌舞升平,不是拨款给华校,就是数千亿元的走廊计划。

不看报纸也很难注意到原来我国依然是那么富有,国力雄厚!

之前整天喊着要削减汽油津贴,如今却可以天天动辄出动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令吉的拨款。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各位朋友,现在别太高兴喔,这些捐款终究还是来自人民的血汗钱,小心一旦国阵大获全胜后,接踵而来的就是百物腾飞哟。

给青年选民的信:唯一宿命是无法逃离政治

(转载自《独立在线新闻》,原址: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4499)

题记:本文是“青年登记选民运动2007”的主题文章,旨在阐明这项运动背后的理念与价值追求。第12届全国大选迫近,动力青年(Y4C)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联合举办“青年登记选民运动”,以新颖有趣的方式,推广选民登记与选民教育,让青年参与到民主生活。本运动在7月15日举行盛大的嘉年华,有丰富的歌舞表演、朝野政党展览、选民登记、青年才俊演讲,为运动暂告一段落。

【动力青年、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我们当不上神仙、作不了野兽,唯一的宿命是无法逃离政治。

我们意识到,这个国家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我们为个体作决定的同时,也在为集体作决定;诚如我们争取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栋梁”太沉重、“主人翁”太浮夸。我们非要自视过人,更不愿假扮清高。我们同是社会的一份子,是僵硬冰冷体制里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个人。

我们要用选票来决定自己在马来西亚这片国土上,以什么方式生活、推崇什么价值与精神文明。我们要提醒朝野政治人物,马来西亚人民在这个国度里,理应享有的权利、地位与尊严。

我们用选票纠正当下

我们十分清楚,国家机关太庞大,官僚体系太臃肿,一张选票太薄弱。然而,现实的不理想,让对理想的追求变得十万火急。十万签名也好、百万选票也罢,皆始于第一个名字。任谁也无法预估,我们的每一张选票,都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的确,我们无权批准发展图测,挡不住水灾;我们无权鉴定承包商黑名单,堵不住漏水。然而,我们有能力用选票阻拦脑袋破漏、作风流氓的议员跨入国会门槛,在国会直播前删减低俗的对白、胡闹的片段,抽掉发飙叫旅客回国、用唇舌揩油的九流角色。

我们无权漏夜宣布燃油价格调涨、我们无权解密大道合约。过去我们抗议燃油调涨时,让38岁的同胞用光秃的头颅去顶住红色的警棍,换来了六针;我们让为了向首相说真话的大专生,任由水炮扫射。今天,我们没有以牛车代步,也没有以警棍作武器,但是这一次,我们决定用选票,重复说真话的坚持。

我们无法确保当权者在制订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五年教育大蓝图时,采纳民间的意见。我们没有权力分配拨款、没有精力为华小日夜募捐。我们对三万变三千的魔术没有兴趣、我们不忍再看曾文珩踩空坠楼的悲剧、我们不要不合格(不谙中文)教师任职华小的历史重演。如果我们的良知与记忆还未被白蚁腐蚀、我们要确保手上的选票,不是悲剧电影的入场券。

我们已经厌腻举办座谈会去争论几成的部落客是失业女性,抑或骗子;我们对无法回应者的支支吾吾,已经失去耐性。要结束无理的统治、小人当道的日子,智慧者不能袖手旁观,君子不配保持冷漠。

我们无权撰写历史教科书,于是课本充斥着政客的谎言,继续瞒骗与恐吓新生代。今天我们警告,如果有人还要用霸权篡改历史,我们要用选票纠正当下。

我们用选票坚持理想实现

知识给我们力量、真理给我们勇气。我们没有任人鱼肉的无力感。如果说第11届全国大选选绩是马来西亚人民对肃贪的期待,第12届大选我们会用选票来坚持反贪腐。我们要看到理想获得实现,而不是空中楼阁,更不应退化为徘徊不去的梦魇。

我们年轻,但我们不投情绪票、更不投同情票。我们提醒,一脸哭丧的土霸、泪光簌簌钻戒闪闪的AP王后,再好的演技也不能自证清白,再多的眼泪也博取不到我们的同情;我们吁请,在朝野政党拿出明确的施政纲领,我们今天要决定谁有资格在未来五年治理马来西亚。

Please vote!

Please vote!

我们厌倦了口水文告战。我们不是在用手机短讯投选政治Super Star,不要用抱小孩吻婴孩、搭地铁的画面来转移视线。我们所关怀的是国会通过的法令有没有体现公正、制度有没有保障弱势、公共交通系统是否健全……

我们在用选票建构一个制度--一个当权者会因为可能被轮替取代而变得谦虚,因制衡力量强大而无从滥权的制度;一个在野党会因为竞争平台公正,而继续以执政愿景、施政理念与政敌在选举制下竞争的制度。

我们亲自动手主宰命运!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要羡慕台湾的施明德如何发动百万红军天下围攻陈水扁;我们不需要龙应台隔岸为我们放“野火”;我们不用向香港的梁文道取经年轻人应该怎样做。

我们不要到电影院去借300壮士抵抗300万军马的悲壮来自我陶醉、我们不要重复叙述黑人妇女罗莎(Rosa Parks)如何坚持拒绝把巴士的前座位子让给白人……他们用了上帝赐予的双手,信念所支撑的勇气,亲自动手改变自己与国家的命运;我们今天不愿赘述,我们只想用行动在人类文明历史上再添光辉的一页。

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唯独没有赋予我们悲观的权利。如果选票是我们乐观的理由,我们今天是孤注一掷。我们不要埋怨,我们不要让死人的选票骑劫活人的民意,因为死人不会理解活人憧憬的未来--

情侣在黑夜的公路上不再害怕遭劫奸、警察伸出援手不为咖啡钱、发言者不必因为说真话而担心秋后算帐、父母不必漏夜铺草席给孩子排队登记上学、学生不会在电视上看到举剑的教育部长、没有动辄查禁书本报刊,只有更多资料观点的反驳、不会再有第二个母亲为自己在扣留所中离奇死亡的孩子无语问苍天、园丘工人不必在贫穷线下辛苦求存、上医院求治者不会因为交不出抵押金而断气……

我们把自己的名字登记为选民。我们期盼在第12届全国大选后,哪怕是迟了半个世纪,我们还赶得及高喊:“终于独立了!终于独立了!”

(按:我本身觉得此文简洁有力,几乎一口气把我胸中压抑已久的闷气都一一道来。所以,在此,我诚恳的呼吁我的朋友们,如果你还没有注册为选民,请赶快行动!我没规定一定要投给某某政党或某某人物,我只希望大家能履行大家身为公民的责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