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64:我是枪手


有时候,真的很难搞懂一小撮读者的心态。

他们阅读文章似乎只以一个标题就可以判断整篇文章在说些什么了。

有些则比较好一些,至少会阅读到一半,然后就自行推敲整篇文章想要表达些什么了。

就如笔者不久前发表的一篇《#63:令人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笔者发现了一个蛮有趣的现象,有些人一看标题,就马上留言发表大呛:“这个肯定是马华枪手!”。

有些看到一半的则说:“难道你喜欢那样懒散的人工作?我觉得你是个“垃圾+头脑有问题的人” 请你下次要讲人家的时候请你好好的想清楚这样是对的吗!!!”。

有些看完整篇了的则说:“这个作者是民联枪手!”

所以综合了上述观点,笔者是个手上同时握着两把枪且头脑有问题的枪手

其实我们的国家的文化很多时候都给马华带去荷兰了。

从马华当初的“敢怒敢言”到今天的“高调问政”,无一不是教人说话要大声,要让人听得见,但是却都忽略了:说话除了要大声以外,还要有内涵。

很多人的习惯就是管中窥豹,看到一个豹斑就以为豹斑就是豹。在“敢怒敢言”的大前提下,仿佛说话就不需要经过大脑了,发表言论也无须经过思考和分析了。

结果“敢怒敢言”变成:喜欢就讲,不爽也要讲,肚懒更要讲,而且讲了就算。

这种“敢怒敢言”的文化真的要不得。

虽然这并不代表笔者说的每句话都是金科玉律,但笔者认为起码在发表一些言论之前,好歹也得把文章先看完或先让人家的话说完,这也是对该文作者或说话者应有最起码的礼貌,无论该人物是否真的就是马华枪手还是火箭枪手。

枪手。。

就对于笔者本身而言,如果硬是要在笔者身上套个枪手的名堂,笔者是不会介意的。

有时候,笔者还真的非常希望能当个枪手。

只是,笔者这个枪手即不隶属于任何党派,也绝不臣服于任何恶势力,纯属于一个爱国的平民枪手。

当个能上射,射倒那些昏君贪官,让法律制裁他们;

下射,能射弊那些奸臣小人,让他们闻风丧胆,不再为非作歹;

往前射,能射醒那些愚民庸人,好让他们多关心自己的国家。

果能如此,此枪手,何乐不为?

Advertisements

回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团长周连琼

亲爱的周团长:

你说:“人们必须理解作为歌手的职业是负责接秀表演娱乐大众,切勿将其与政治立场混为一谈。”

我说:“是的,歌手的职业是负责接秀表演娱乐大众,也切勿与政治混为一谈,所以舞台是表演的一部分,这个舞台本身就有政治色彩,所以是歌手们自己把娱乐事业和政治混为一谈!”

你说:“主办单位加插余兴节目只不过为了让公众心情轻松。”

我说:“如果真的为了让公众心情轻松,那么就学行动党来个卡拉OK大合唱,或者邀请已表明立场的歌手来表演,别邀请一些政治立场模糊的歌手来表演,然后说和政治无关!”

你问:“是否那些在选举中替国阵搭棚、准备膳食者也属于被声讨对象?”

我惊叹:“我的妈呀,你真的是政治人物吗?哪些是平民,哪些是公众人物,你也分不清楚吗?公众人物有社会影响力和社会责任,那些搭帐棚和准备膳食的有很多粉丝吗?”

你不解:“丘光耀也在1999年大选期间代表民主行动党出战雪州武吉加星州议席,邀歌手关德辉为其演唱却不成为课题,可是怎么现在歌手在选举期间上台表演就成了课题?”

我说:“当初关德辉为丘光耀演唱是因为基于自己的政治观点。这类有立场的歌手,就好像台湾的罗大佑一样,立场分明,所以不需要批判,而如今的这三位,立场模糊,只想借纯为娱乐为借口,所以值得批判!”

我眼中的马来西亚:槟州民联政府短期评分

我回来槟城之后,我见了一些朋友。

朋友叙旧之间,我都会问问大家对现今槟城新政府的意见,也会叫大家评评分。

毫无意外的,新政府的平均分数介于六到七分(满分十分),如果根据以前日新中学考试的标准,60%是及格分数,所以现今的民联政府是及格的。

当然,这些所谓的“受访者”都是我的朋友,而且都只有华人,但也包括了从小和我一样在这里长大的朋友,也包括从外地长大后在这里工作的朋友。

虽然这个评分不能代表全部槟城人,但至少在我所能接触到的范围内。目前为止,新政府所接受到的评价是正面的,而且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当我问到有哪几项新政府计划是他们认为相当满意的,当中包括了新的BEST 交通计划,无塑料日计划和提倡不用塑料包装盒计划(这也是笔者最爱之一)。

小总结:我回来这段期间,我还是发现很多小惊喜,所以我本身给的分数是6.5 分(只限于槟州政府,不是民联政府,民联政府还是一团乱糟糟)

如果你也有意增加我的调查对象和准确性,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朋友,最好也包括友族朋友,然后在留言里告诉我^_^

转载:禁彩票的另类思考

吉兰丹州政府禁止博彩,究竟该不该?

出发点没错,禁得也並非没有道理;只不过,做法可以变通一些。

马华和行动党的反对立场,有些夸大和严重化了;把买彩票视为民族权益?唔,民族权益可就包山包海,从吃狗肉、逛窑子、抽大烟,都可以是民族权益,千年也捍卫不完。

我们须不须要把赌博行为,列为民族权益,将之抬高到维护华教,捍卫宗教信仰的地位呢?

至于禁彩票影响了华人选票?

明显有逻辑错误。买彩票的多数是华人,但是,不能说多数华人都爱买彩票或赌博。

反之,可能大部份华人反对博彩或赌博,他们或许也支持禁止博彩。

所以,买彩票的人,只能说是有赌博动机,或是追求赌博乐趣的人;他们之中一大部份是华人,但是,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直接关系。

禁赌=剥夺华人权益??

譬如,政府加强反吸烟运动,强制香烟涨价,禁止公共场所和室內吸烟。 

烟民当然不满,但是,他们不能说政府剥夺马来人,或是华人的权益;烟民固然是马来人或华人,然而,这和他们的族群身份没有关系。

烟民当然可以捍卫他们吸烟的权益,但是,他们不能说这是马来人和华人的权益。

赌客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当然,这也是公共政策的议题。如果一项公共政策在道德和社会面是正确的,那么,它的意义就应该凌驾选票。

如果普世的標准都认为吸烟是不好的,它危害个人健康,增加社会成本,那么,政府宁可失去烟民的选票,也要限制吸烟。

同样的,人类的道德和社会標准认为赌博是不好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有选票的考量呢!

马华和行动党可以捍卫赌博者,或是买彩票者的权益,这是否明智,在于它们的政治智慧;然而,请放华人一马,不要说是为了华人权益而反对赌博。

况且,哥打峇鲁当局取缔售卖彩票,业者是开设书报社的。卖书报的是否可以同样卖彩票?

有位拥有法律背景的政治人物,要为书报社争取权益而打官司;唔,我真的还想看这种官司怎么打。

只是,丹州政府在禁售彩票的课题上,不需要一再强调是为了符合回教价值。

一旦把公共事务染上宗教色彩,难免就被区分为回教和非回教,也容易成为政党竞争的议题。

反赌,如同反吸烟,反吃狗肉;禁彩票,如同禁嫖、禁摇头,都是建立在文明社会的标准,那就无话可说了。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

转载: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作者:凌国文)

转载:华人笨蛋!CINA BODOH!

(文:欧阳文风牧师)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

早上在纽约读到赵明福死的新闻,还有反贪污委员会的反应,加上政府高官如纳兹里的言论,我对我的国家彻底失望!

接下来,再在〈独立新闻在线〉读到陈文华揭露如何被反贪委员会盘问,调查官员极尽恐吓威胁之能事;如此对待一名市议员,甚至比犯人也不如,这个国家是极权的共产主义国度吗?

更糟糕的竟然还是调查官员不允许陈文华站着「协助调查」(这是好听说词,哪有人如此对待协助者),还指着他的眉心,开口大骂他「CINA BODOH!」

stupid一名市议员被调查官员以如此种族主义的字眼谩骂,如果这个官员不被对付,你以为这个国家可能对一般华人平民有多好?

基宫案无声无息,反贪委员却忙着调查欧阳捍华、刘永山、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对了,还有赵明福。这些人不是不能调查,但更明目张胆的基宫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名牙医到底有甚么本事兴建壮观如皇宫般的住家,一扇门就可以等于一幢单层排屋的价格,钱从哪里来?明显的问题不查,却敲锣打豉查几个年轻的民联议员,这是甚么意思?

反贪污委员会到底是反民联,还是反贪污?

更甚的是,竟然骂陈文华「华人笨蛋」?!反贪委员会这是一个怎么病态的组织?!

不过,或许他骂得对,或许华人真的是笨蛋!否则,怎么可能默默忍受这种侮辱?

华人真的可能是笨蛋,明知贪官那么多,明知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还有华人支持马华民政,还有华人投票支持国阵。

华人真的很有可能是笨蛋,种族主主义横行,马华民政到底做了甚么?有官员骂华人市议员是笨蛋,马华民政的声音在哪里?可我们的华社会还有人笨到以为马华民政是我们的希望。这种华人不够笨吗?

华人真的非常有可能是笨蛋,安华当年的黑眼圈,马哈迪说他是自己打自己,真的有人相信,一大把一大把的选票就这样给了当年的马哈迪和国阵,根本不理马哈迪是怎么以种种恶法治国。许多华裔优秀学生进不了大学,拿不到外国深造奖学金,马来人却没有这种问题。这是种族主义,还不够明显吗?笨蛋!

可是面对种种不公平的政策,动不动国阵还有人拿出513来吓选民,可还有华人还是支持国阵,这些华人不是笨蛋又是甚么?

华人是笨蛋?!

真的,我越来越怀疑马来西亚有许许多多的华人是笨蛋。懦弱、无知、贪生怕死、欺善怕恶、别人施舍一点甜头,就晕头转向,只想赚钱,只想发财,有奶就是娘,这种人不是蠢才笨蛋又是甚么?

醒醒吧!如果这时候还不醒,还不辨是非,还不反抗,真是彻头彻尾的经典超级大笨蛋!

#50:还明福一个公道

我不是行动党的党员,所以我不认识谁是赵明福。

但是一桩震惊全国的离奇命案,却让举国上下都认识了他,也点燃了每个人心中的怒火。

一百万个问号。。

这桩命案,无论涉及的人物、时间、地点,一切都是那么的离奇。

死者赵明福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事发时间是半夜凌晨三点到隔天中午,而事发地点就在反贪委员会办公室。

反贪委员会在盘查欧阳捍华(其他的包括搜查刘永山,调查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而扣留其助理赵明福回反贪局协助调查。

乍看之下,反贪委员会对付的几乎清一色都是雪州民联华人议员。

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民联的贪污案就不可以查,但是无论如何看来看去,都觉得反贪委员会的努力追查是有“方向”,不然为什么众所周知的“查宫”、“基宫”、巴生自由贸易港丑闻,这些动辄都上百万、千万甚至是上亿的案件(注:巴生自由贸易港涉及的款项的是125亿喔!)嫌犯到现今依然逍遥法外?

是不是自己人就不查自己人?这种避重就轻的调查,没有轻重之分的行事,怎么能叫人不对反贪委员会生疑呢?

虽说反贪委员会理应独立操作,但是这种针对性的调查难免会给人们一种不公或针对性政治迫害的偏袒印象。

撇开党派不谈,这些案件只涉及区区几千块的款额,便被“马拉松”式的盘问了23小时,更甚的是,赵明福本身不是嫌犯!

一百万个疑点。。

有人说是被政治迫害,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被推下楼,有人说是不小心坠楼。。

BengHock

霎时死因不明,众说纷纷,留下的是一百万个问号。

但是,试想想,一个即将要注册结婚,而且已有两个月大的骨肉的人会这么轻易的选择轻生吗?

我认为郑丁贤在其专栏里提到的行动最是迫切需要执行。

其中包括了:

一、行动党和民联友党,以及律师公会、人权组织、华团,应该马上成立一个联合行动委员会,匯集所有资源和力量,处理此事。

二、即刻终止反贪委会主席阿末赛益、调查主任苏克里、雪州主任嘉阿法等人的职务。

三、即刻扣留所有涉及调查盘问赵明福的反贪委会人员,避免他们互通消息,进行串供。

四、在最短时间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等週三的內阁会议才决定。现在的通讯如此发达,政府领导人早就应该通过视讯会议,作出决定。

五、必须是完整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不能打折扣;甚么內部调查、警方调查、独立调查,都绝对不足够;人民只能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这是底线,不能妥协。

给我真相!

看看我们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他要去跳楼?”以及反贪污委员主席阿末赛益的“反贪污委员会不应被指须为赵明福的丧生负上责任!”的那些嘴脸[1],再看看那些“巫统报”的“质疑马来人能力”的种族论(详情点击这里)这些人都该捉来打嘴巴。

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推卸责任,不是含糊不清的答案,不是似是而非的理由,不是不分黑白的种族情绪,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事情的真相以及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个明福就够了,别再让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了。

(谨以此文献给赵明福的家属,希望他们节哀顺变,要相信:天地有正气!)



[1]http://www.sinchew.com.my/node/123020?tid=1

转载:泥菩萨教人过河

(转载自凌国文的“文情并茂”)

吉打州政府拆除州内唯一宰猪场,一石激起千层浪。

宰猪场不符合卫生标准,要拆除本是无可非议;然而,在尚未妥善安排搬迁场地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则未免过于鲁莽行事。这是吉打回教党继保留50巴仙房屋固打于土著后,再一次罔顾非土著感受的决策,面对华裔社群的强烈反弹,实是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在该州的唯一州议员退出由回教党所主导的州政府,以示不满。

凡事皆有两面,在华社及行动党对吉打回教党愤慨鞭笞的当儿,国阵的华基政党却在此时为大家奉上廉价娱乐。

多年来被行动党穷追猛打的马华公会,难得逮到机会对前者冷嘲热讽,不亦乐乎。该党多位领袖呼吁行动党不应忍气吞声,如果不认同回教党的政策,应该全面退出民联。这番话由一个数十年来被认为当家不当权的政党的领袖说出,别有一番喜剧的效果。

如果行动党因为反对吉打州的一个宰猪场被拆,就必须全面退出民联,那么凭着以下几点,马华恐怕要退出国阵至少数十次。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国华社争取了数十年的母语教育权益,包括:华小依据需求增建及制度化拨款、承认统考文凭、以及批准建立独大这三大诉求,至今仍然没有着落。面对副首相的一句“这是国阵政府的教育政策”,副教育部长兼马青总团长魏家祥除了勉励同胞们“继续努力”之外,执政了数十年的马华是否认同这项教育政策?如果不认同的话,为何至今还留在国阵?

从人权的角度来看,马华公会在去年的代表大会曾公开表示反对被指打压人权的内安法令,可是国阵至今都不曾显示出打算废除,或至少修改这条倍受诟病的法令的诚意,一些内阁部长甚至不断捍卫有关法令存在的必要。这明显与马华公会的立场不符,马华为何还选择留在国阵?

再从意识型态来看,巫统多年来从未放弃“马来主权”的论述。身为巫统最资深执政伙伴的马华,是否认同这项论述?如果不认同的话,为何还选择留在国阵?当年前首相宣布我国早已是回教国的时候,马华为何还坚持与前者并肩作战?

行动党与回教党在特定课题上的立场确实出现分歧,事实上,不论在朝在野,有哪两个政党可以在所有课题上完全持有相同立场?重点是,不能因为形势比人强而不敢坚持本身的立场。

行动党不但敢对回教党说“不”,甚至不惜退出州政府,这份勇气,至少比起敢怒敢言的唯一领头羊把“是否退出国阵”的民调结果以一句“学术研究”草草带过,叫人激赏多了。

令伯有话讲(23-11-08)

什么标题?
声称多语路牌抄袭前朝政府,丹绒民青讥槟政府“文抄猫”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随著槟政府启用首批“多语”路牌后,民政党丹绒区青年团今日声称,有关多语路牌实质上是抄袭前朝政府的“双语”路牌概念。不过,新政府欠缺详尽规划,仿佛是在玩弄政治把戏。

令伯讲什么?
首先,我必须承认的是,槟州政府上任至今所交出的成绩的确是差强人意。

但是,随着民青批评槟州政府是“文抄猫”,我倒觉得有何不可?

如果都是些惠民的政策,那么抄抄又有什么大碍?

如果民青真的那么是为人民着想,那么不如你们抄抄民联政府的政策?不再拖欠人民新村地契,割地给独中养校,制度化拨款可华小和淡小。。。

最怕的是,你们连人民要的是什么都不懂。。

令伯有话讲(21-10-08)

什么标题?
阿都哈金上任2年出国公干11次,陈国伟揭隆市长公务团耗150万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政府官员再涉滥用公款出国考察丑闻!

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今日揭露,吉隆坡市长阿都哈金自2006年12月上任迄今,共出国“公干”11次,耗费了公款近150万令吉,或相等于陈国伟3年的选区拨款款额。

令伯讲什么?
我国的新闻真的是看了一天比一天更火大。

上任不到两年就“公干”了11次?他到底“干”了什么?

而且一口气去了日本东京、澳洲珀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杜拜、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英国伦敦、韩国、菲律宾马尼拉、中国上海与北京、泰国曼谷、德国与加拿大等地。区区一个市长竟然有那么多“公干”要“干”?首相都他没那么勤力。

“公干”就“公干”,最不能忍受的是还要“干”掉那么多钱?

150万,有多少设施可以获以改善?就这样被一个市长“干”掉了。

“干”了那么多次,“干”了那么多的人民纳税钱,到底又“干”出什么样的成绩?

到最后吉隆坡还不是一样乱糟糟?

再不严查就统统拿去“干”掉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