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原来真的那么多人讨厌槟州民联政府

自从刊登那篇“#63:令人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后,我朋友给我的回馈是,反应异常热烈。

笔者就在想,反应这么热烈,真的是那么多人讨厌槟州民联政府吗?

结果我便去看看别人的留言,不看还好,一看还真的不得了,原来真的那么多人讨厌槟州民联政府!!

以下我便转载一些网友的留言,以展现他们的厌恶之心!(由于隐私问题,名字笔者稍微加了几个“ x x”)

讨厌!!

    • 麦xx:我也讨厌民联的槟州政府,做到那么好了就害到民政变蚊子党!
    • Rei xx:小弟也是超讨厌民联州政府,所以以后登记做选民投票时我要在火箭旁打叉不打勾,扣林冠英分数。
    • Clscnt xx:我也讨厌民联的槟州政府, 可是我更讨厌国阵的槟州政府.
    • Tan Ax Yxx 令人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下次大选投票时,我们是应该要在火箭旁打叉不打勾,扣林冠英分数, 再给他辛苦五年。。。
    • Wong Kxx Kxx: 林冠英太過分了!!弄到其他州屬的人民心理太不平衡了!!!
    • CK Ang:我超级非常十分很是无限讨厌槟城的民联政府,可是想到另一个选择会让我罪不可赦,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祸及后代殃及全国无辜的2800万同胞,那我宁愿选择继续讨厌民联,再给他们5年,看看他们还能出什么新花样;看看他们玩人民的手法会不会比“玩马来西亚”更厉害!
    • Rosemin Yxx:我也很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 !他害民政与马华得做乞丐跟槟州 选民讨议席《饼 》吃!太丢脸了 ! 下次大选投票时,我一定在火箭,月亮或者蓝眼的标志旁边打个X人,也表示我不喜欢!
    • Loh Mx Hxx:这么有效率,真讨厌!
    • vvti_84:真的很討厭的咯。。。將人家非法攤主干盡殺絕。。。人家不用找吃咩??你政府自己有收入,有飯吃就可以了咯。。。人家老婆孩子父母要養的咧。。。
    • thunder:真的很让人讨厌,下一届大选记得在民联旁边打个叉
    • kylelau:我也是那麼認為~,希望活在那麼討厭的政府下~,一定要放個叉給民聯~
    • SurveyPlayer:槟城民联讨厌到半死,害到国政没有油水吃了
    • 乜咚咚:我也是很痛恨槟州民联政府害我乘BEST,每个月省下RM300,计划存足后买ipad2 (笔者按:这个绝!
    • HanTuAh:砂撈越如果有那么令人讨厌的民联政府就好了…
    • dinosaur xx:真是令人讨厌,现在想丢垃圾都要找垃圾桶了,怕被捉
    • deckson:我讨厌林首长,他太有领导才能,实在令人讨厌。。。 下次一定给你打叉。。。
    • 黑鬼1608:讨厌~搞什么环保!弄到垃圾减少水沟不再堵塞!减少水灾的风险!人民不能报大数拿水灾补助金了!
    • fong1009:好的油水没得捞了,又没的走后门。。。可怜咯!真是大大的糟糕啦!其它州也有这种糟糕政府多好!
    • kyle2046:说真的,我也很讨厌槟州政府,因为他们为什么不是来霹雳州的,我们过得好苦啊

(注:由于不是所有留言都留在笔者这里,所以有些不能刊登出来,但会持续更新。。)

Advertisements

#63:令人讨厌的槟州民联政府

话说笔者从外国归来,踏上槟城这片乡土,很是想了解槟城的乡亲父老们到底怎样看待这个民联新政府,尤其是对这位308后刚走马上任的新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的看法。

槟州首长-林冠英

在笔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明察暗访之下,发现除了一些三姑六婆把林冠英捧得好像怀春少女追捧F4一样疯狂以外,但不难发现其实还是有不少人并不喜欢槟城民联新政府。这些人并不是只由个别团体单位或者由单一种族形成,反之,这群人包含了社会各阶层人士和各族人民。

首当其冲的就是槟州州政府的反对党-民政党里的残兵败将们。这些民政党员的心理可谓是十分五味杂陈。每当新政府推出什么新政策的时候,他们都会马上说是民联抄袭他们的政策;又每当民联新政府有什么新政绩时,他们又会第一时间跳出来反驳说这是前朝政府民政打下的良好基础。

但是时间一长,当他们看到民联新政府在短短的三年里做到了民政十多年都无法办到的事情时,如制度化拨款给华印小和独中,他们心里总不是滋味。同时看到林冠英去到哪里都处处受欢迎的当儿,再回头看看自家那个败选后跑去走后门,躲去中央当部长的许老大,他们心里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复杂心里其实不难了解。

再来应该是那些比安华还厉害走“后门”的前朝国阵政府御用承包商了。

那些承包商一直都在怨恨本来做得风升水起之时,竟然换来一个那么喜欢“猫”(CAT)的新政府。好搞不搞,搞什么公开招标的玩意儿,摆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要断了他们的财路。以前只要一些“小红包”,只有你知我知,管他什么大大小小的州政府“Lobang”都可保证垂手可得,一切黑箱作业,只手遮天,多么逍遥快活。

而现在呢?近三年的总稽查司报告显示槟州新政府的财务管理几乎冠全马。这代表了什么?

这就代表那些肥水油田都留在槟州财库里了,根本就流不到他们手里了。这么惨无人道、断人家生计的民联新政府,他们怎么可能会不讨厌呢?

接下来就是那些充斥整个Batu Ferringi和挤满整个Gurney Drive的非法摊位的摊主。无独有偶,之前前朝政府执政几十年一路以来都平安无恙,要是执法人员来扫荡,给些“咖啡钱”,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让他们只眼闭,只眼开,好不皆大欢喜,歌舞升平。

现在听说那个不懂哪里跑出来,不是“Penang人”的林冠英,一朝得志,当上首席部长后不但不感恩,反而忘了他们这些小市民当初的大力支持,现在鸡毛当令箭,竟然派一个“急先锋”黄伟益,大量打击和扫荡非法摊位,毫无人情可言。这忘恩负义的举止叫这些摊主怎么咽得下这口气?怪不得有人要送他和黄伟益一副棺材以泄心头恨!

槟城首府-乔治市中心

再者应属槟威大桥公司,可能新政府太喜欢搞花招了,搞了什么“BEST巴士服务”,单单名字听起来就已经很虚无缥缈了。但是一经记者的明察暗访,发现这项新公共交通服务的口碑还蛮深获人心,而且反应也不俗。据说自实行一个月来,每天有大约四百名乘客乘坐这些贯穿槟威的免费巴士。

这四百名乘客大多数都是之前自己驾车上班,现在可好了,这也意味着槟威大桥每天少收四百辆汽车的过路费。保守估计,大桥公司每天少收大约两千四令吉,一年下来就可能少赚六十二万令吉,而且现在还是在初起步阶段,如果迟些还有更多人响应的话,那么大桥公司岂不是亏大了?

还有,这个新政府不只手段强硬,断人财路,好学不学,偏偏去学什么新加坡的治国方式。以前那些垃圾虫们,手中的垃圾,无论是纸巾还是小塑袋,只要随手一扔,多么方便,多么痛快。现在竟然规定随意丢垃圾要罚RM500,而且还要严厉执法。需要吗?只是一件小小的垃圾,风一吹什么都看不到了,需要罚那么重吗?这不是很令人讨厌吗?

其实数数,要列出来其实还不只这些,细数之下,可说是数之不尽,当中还包括了那些之前平日在市政局里作威作福,有空就上色情网站的官员们,现在每隔两三天,那个吃饱没事做的林首长就会亲临市政局检查工作进度,把那些没进度的官员们骂个狗血淋头,弄到这些官员们工作压力倍增,生活已经和“轻松快乐”沾不上边了。还有那些原本可以随时随地抽烟的烟客们,现在要抽根烟倒是越来越难,因为禁烟区越来越多。还有什么无聊的“无塑料日”,搞到全部去超市购物的人都像神经质一样,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随身携带环保袋,不然就必须多付钱以购买塑料袋。这些新政府新政策,无一不加重人民生活压力,难怪会那么“乞人憎”!

所以一朝换政府,这个新政府天天只会上报“博宣传”,但背后却弄到民怨冲天,所以有那么多人不喜欢一点都不稀奇。尽管这个民联新政府让那么多人厌恶,但笔者还是只会说一句:“我喜欢!”

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转载:茅草行动谁承担?

我有点吃惊,隨之而来的是疑惑。

24年前,是谁下令茅草行动,以內安法扣留了100多人,关闭3家报馆,包括星洲日报。

马哈迪日前告诉美国记者,茅草行动不是他的决定。

马爷爷说,那是警方的决定,他必须尊重警方的专业。

对了,马爷爷当时不只是首相,也兼任內政部长;而如此重大的行动,不是他的决定。

唉,其实他反对大逮捕,只是当时身不由己……,噢,这是他说的。

他还曾经向反对党保证,不会动用內安法令。

不过,林吉祥说没有听过这项保证。

大家心里打出问号,但当年的总警长韩聂夫传出话来,指茅草行动的确是警方的决定。

似乎是为马爷爷背书(此处不是指小学生背课文),却也顛覆了一般人对茅草行动的瞭解。

好吧,吃惊到这里为止,疑惑开始――

茅草行动带著浓厚的政治色彩。导火线是不諳华语人员派到华小,引发争议;背景却是巫统党选分裂,造成对领导层的压力。

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解读是,那不是华人对抗政府,而是巫统內部对抗马哈迪而导致。

茅草行动不是态度行动。它不止扼杀100多人的行动自由,以及影响3家报馆的数千员工生计;更重要的是,它化解了当时的领导危机,巩固了马哈迪的统治。

司法、媒体、反对党、执政党內部异议,都遭到重创,奄奄一息;马哈迪集大权於一身,开启接下来17年的威权统治。

如果韩聂夫下令茅草行动,其合理性何在?他应该加以说明,包括何以被扫进扣留营者,大部份是反对党、华教人士,甚至是环保、人权工作者。

在內安法之下,警方固然有权扣留60天;然而,之后就是內政部长的权力了。

內政部长签署扣留令,使到40多人继续扣留,当年74岁的沈慕羽老先生,坐牢7个月,林吉祥、冠英和卡巴星等坐了18个月牢。

马爷爷作为当时的內政部长,他怎能忘记呢?

而星洲日报被关闭近半年,间中如何与人周旋,那又是另一个长篇故事了。

24年过去了,马哈迪重提此事,或许是要洗刷名誉;不过,他应该强化记忆。

茅草行动造成民主人权大倒退,大马得到重大的教训;够了,今后永远不要再重犯错误。这一点,绝对不需要疑惑。

星洲日报‧作者:郑丁贤

转载:将军太多士兵太少

林冠英和聂阿里隔空对骂,两人大头照各据版面一方。但是,谁是聂阿里?

不,他不是回教党的聂阿兹喔!聂阿里和聂阿兹可是差了九条街,不可混为一谈。细看之下,才知这位阿里是中央派驻地方监督工程进度的公务员,哗,还有这种职位的官员,真是长见识了。

吵架的导火线,是一座15万元的拱门。当初这座拱门,林冠英认为不必建,但阿里不服,说如果不建拱门,其余700万的中央拨款就没啦!好了,拱门建好了,成了危楼,要拆除。林冠英急跳脚,要阿里赔钱。

说实在,林冠英和其他州的首长和大臣相比,是一个异数。你看,去年7月登嘉楼体育馆轰然倒下,那可是花了1亿1000万兴建好才一年的新馆啊!结果登州大臣眉头也没皱,只是咕浓两句,人家可是豪气得很,身为半岛最穷的州之一,对相等于15万元700多倍的白象工程也视若无物。反倒是小家子气的林冠英,对槟州15万元的“小工程”大惊小怪。难怪阿里要斥责他“没礼貌”。

还有还有,去年10月霹雳金宝的那座吊桥,也是一夜间垮掉的,害到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的3名小学生魂断桥下,还惊动反贪委会说要介入调查。金宝吊桥也只是建好一个月,和槟城拱门可说是“相互辉映”,人家赞比里就很“识do”,没有一天到晚嚷着要追究责任归属,林冠英看起来是太执着了,难怪阿里要骂他“有失身份”。

倒是聂阿里,显然是个人物,一位七品公务员(也可能是八品、九品,请读者指正),竟然可以让一众官位比他高的州议员,担任他的左右护法,陪他召开记者会炮轰林冠英。此人确有大将之风,能让自己从小卒变将军,让別人从将军变小卒。

在大马,有太多像聂阿里这类自诩是“将军”的人马,造就了百万公务员团队中有太多的将军,服从号令的小兵却又太少。

如今,连纳吉都发现许多小拿破伦是他改革的障碍,但问题是,他会不会下定决心,整党纪律,亮刀对付这些土霸王呢?他最好尽早行动,否则他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了和前首相阿都拉一样的困境。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植建成

转载:前后首长的辩论会

(转载自星洲日报)

要进行辩论,有3个條件:

第一,做功课。

第二,做好功课。

第三,好好做功课。

这是我担任辩论赛评判多年的经验总结。

看了林冠英和许子根的辩论之后,维持了我的经验总结,顺带,也增加一个條件:

第四,不要投机取巧。

两位前后任槟州首席部长,辩论《槟州土地争议背后的真实故事》。

林冠英符合了第一、第二和第三條件;至於许子根,像是擂台上无法脱身的拳击手,只能迂迴躍步,或是近身纠缠。

但是,免不了还是要被击中。

流利的马来文,以及溜口的政治语言,无法帮他摆脱窘局。

林冠英的开场白,提出过去州政府时代的土地弊案,分別是槟城船务机构的900万令吉案件、给予发展商的2000万令吉优惠折扣、因疏忽而导致4000万令吉赔偿额、8400万令吉的土地收购案件,以及15亿令吉的槟城环球城中城(PGCC)计划。

许子根的开场,则是指林冠英如今已经是执政首长,却依然是反对党心态,没有向前看,却在找旧政府的问题。

听起来很熟悉,前雪州大臣基尔,就曾经如此回应对他的指责。

拜託,不要沦到基尔的水准。

如果旧政府没有做錯,根本不必担心有人挖丑闻;如果新政府对过去的丑闻不闻不问,那是新政府失责。

接下来,两人在因“疏忽”,而导致可能赔偿4000万令吉的案件,互相拆招,花了大半的时间,拖慢了节奏。

当林冠英再提起其它的案件时,许子根的回应是,这些只佔土地处理事项的极少部份,显示其余99.9%都没有问题。

糟糕,这种要偷溜的辩论方式,很容易被逮个正着。

果然,林冠英捉紧机会,指已经暴露的0.1%,已经涉及数以亿计的金额,使州政府和人民遭受重大损失,而未曝光的,可能还有更多。

冠英直斥前州政府是否制造机会,让巫统人士中饱私囊,许子根没有回应。
观众很难不想像,许子根是在逃避,还是在“保护”某些人士。

这场辩论,也让林冠英向全国观众陈诉行动党的政绩,以及施政理念。

反观许子根选择公开辩论,偏向虎山行,也有勇气分。

星洲日报/夜雨晨风‧作者:郑丁贤‧2008.08.21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