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y Article

Today I’m proud of my country

32202862_10213332895249567_3555389307906686976_n

The following paragraphs were written by one my friend, HW, it was shared in the FB. It reminds me of those days, includes sweet and sour memories. It reminds me what we were fighting for, why we were fighting and what makes us continue to fight. It also reminds me that how much I love my country.

Today we see the new hope of change, though it will not be guaranteed to change in better direction, at least there is hope, which we sought for more than half a decade to end the racist and heavily corrupted government.

Today we exercise our rights of democracy and change the government without shedding blood and without violence. We have done what we never imagine of and we have crossed the hurdle which is so high that set by the ex-government.

However, our fighting will not end here,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of another chapter, there are tons of new challenges and bad debts that are waiting for us to overcome and make it right again.

Nonetheless, today, I’m proud of my country, we made it!!

Day 1 of a new nation.
I imagine the multitude of emotions echoing amongst us: hope, elation, euphoria, anticipation, excitement, apprehension….

I choose “inspired”.
Because for me, it wasn’t only a story of triumph for our nation.
It was something more personal, as I bear witness to a 20-year journey of a friend.

It started back in those days when we were labeled as “underground political extremist” in UTM (Universiti Teknologi Malaysia). Student activist was the right, but an unrecognized term. Of course, we only considered ourselves idealist…or when we were in the mood, intellectuals. To be fair, we were breaking university regulations and doing illegal stuff like “having a gathering of more than 5 people”. We ran “illegal” student societies, held philosophical debates in lecture halls without permits, went from dorm to dorm spreading our ideologies of liberalism, human rights, and change. One student at a time, one lecture hall at a time. We didn’t know if we would ever move the needle, we only knew it had to start somewhere by someone.

We got a good taste of politics back then and probably saw it all. How “magical” votes get added, how party factions turn tides and witness in shock comrades getting bought over. We were fighting with our hands tied to our back.

But you, my friend. You were fighting an even longer battle. And a lonely one.
If we had idealisms, you had convictions. Convictions on ending race-based politics. On Chinese needing to lean forward by learning to speak Malay fluently. These convictions still stand till today.

And of all the convictions you had, I remembered that counter the best.
You had an idea of a Help counter. It was unheard of and even bold during then. You went around getting the faculty to donate a table, chair, and a whiteboard. Miraculously, you got permission to set it up in the Management Faculty corridor. The whiteboard posted questions for debate. You sat at your counter, most of the time alone, tirelessly every day, talking to any students/lecturers who had time and a listening ear. So you could gather and solve real student issues one by one. Even if it’s as simple as subject registration or lack of drinking fountains. It was your little democracy, that 5×5 square meter of hope.

I recalled that last day in UTM as you looked at your counter with sadness, wondering if it was all for nothing.

That counter appeared in Simpang Pulai.
Then Kangar.
And now Alor Setar.

So, on day 1 of our new nation, I am reminded of great emotion and believe, that big changes can happen, slowly, persistently and with the humblest of efforts. Even if one needs to start with the tiniest of ideas in the form of a 5×5 little counter.

Chan Ming Kai, it wasn’t all for nothing. The sky is yours. YB, just remember your one other conviction – that you swore to drive around in the simplest of a vehicle (I think you said Kancil), even when you are a Minister. 🙂

As to my dear fellow Malaysians, we wake up today with great hope for a new world. But a new world takes time and patience. We have had enough apathy, enough wait-and-see, enough of saying nothing-will-change. May we all take the tiniest and humblest of efforts, one by one, each in our own capacity with steadfast conviction, towards a new Malaysia.


(P/S: of course, the congrats not limited to YB Chan, there are other a lot of our comrades that have already succeeded in this election, which include YB Yeo Tun Siong, YB Tan Hong Pin, YB Cheo Yee How, YB Lee Khai Loon and YB Sim Tze Tzin)

Advertisements

#77:喂,在新加坡工作的你,要投票!

各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不要望别处~对,就是你,我在和你讲话。

你要投票,不管你是拿WP,拿EP,还是拿PR,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你就有义务要投票。

原因?

很简单。

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就证明你有回来马来西亚的念头。

你来新加坡工作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就是以下的其宗一项:

  1. 你在马来西亚工作时觉得生不逢时
  2. 你在马来西亚工作时觉得怀才不遇
  3. 你觉得马来西亚的固打阻碍了你的发展
  4. 你觉得新币好赚好花
  5. 你觉得马来西亚的通膨太厉害了
  6. 你被人高薪挖角
  7. 你看不惯政府
  8. 你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了
  9. 你就是觉得外国的月亮圆
  10. 你是因为家人逼你去新加坡工作
  11. 你的另一半是新加坡人
  12. 你喜欢小岛生活
  13. 你喜欢新加坡的MRT
  14. 你喜欢拥挤的新加坡HDB
  15. 你比较喜欢看新加坡频道
  16. 你在避开你的仇家
  17. 。。。等等其他

至于我本身也是在新加坡工作,而我的原因很简单:第4, 第5和第7。

无论你是基于哪个原因而在新加坡工作,除非你已经转换成为新加坡人了,已彻底断了回国发展的机会,不然你心里的某个地方,肯定还在盘算以后回国发展的可能性。

我也不管你是很想转换成新加坡人,还是在转换成为新加坡人的过程中,还是你转不成为新加坡人,只是你现在依然还是马来西亚公民。

只要你还是马来西亚公民,你就会抱着回来马来西亚的念头,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有可能是一年后,十年后,或退休以后。

如果你现在不投票,不作出改变(尤其你是因为原因第3、第5、第7而离开马来西亚的),那么你是不是要等到国家沦落到无药可救的一天,没地方回了,方才后悔你当初没作出改变?

你是不是要等到有一天马来西亚变成一个不再适合居住,盗匪猖狂的地方,你才悔不当初没尽份绵力做出改变,替自己的下一代着想?

我们这片自己以后将要回去的国家,如今正在命运十字路口中,难道你还要继续选择漠视?

没有理由的我们这些握着正统IC的公民把我们自己国家的命运交由一群握着假IC的外劳来决定的。

我自己的还没拍,等拍好后,我才转换照片

我自己的还没拍,等拍好后,我才转换照片

与其每天都在发牢骚埋怨我们的政府哪里不好,哪里烂,不如实实际际的投一票更好?

现在无论要做出任何改变,一切都还未太迟。

JOM,让我们一起回去家乡投票吧!

#76:为什么要投票?

千呼万唤始出来,千等万待纳吉才肯宣布国会解散。

还好是刚解散,让刚度完假的我没有那么大的罪恶感。

如果大选偏偏落在我的假期里,那我会多么纠结啊~!

为了报答纳吉的配合,我决定要好好的报答他:我决定要回家投票!亲手送他归老还乡!

很多人都会很奇怪,明明在外地工作的我为什么会那么迫不及待的急着要投票呢?

是的,其实我大可不管。

反正自我大学毕业以来,我就根本没交过半分税给国阵政府。无论它多么扑街,怎样乱花国民的税收,怎样腐败敛财,其实都没动用过我半分钱财,所以我大可不必那么肚懒。

但,身为一个马来西亚国民,一个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国民,看到长久以来马来西亚的乱象,你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死不瞑目啊~

死不瞑目啊~

当你看到一厢不懂哪里冒出来的外劳们纷纷成为了我国的公民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敦马哈迪亲口承认大量分发公民权给印尼人、泰国人和菲律宾人后,依然大咧咧的若无其事时,你有什么感想?

Screen Shot 2013-04-04 at 11.45.52 PM当你看到一个出生大马的华裔婆婆等了30年却拿不到蓝色身份证,直到孙女仿造蓝色大马卡给她看了方才瞑目而终,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们国家的国债一年比一年更加债筑高台,直到现在平均每人都替国家背债一万七千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国家总稽查司说大马有改进,我们的政府依然用五万六千来购买一个一千九百的望远镜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被外来恐怖分子入侵后,我们的首相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直到死了几个警察,才露面宣布军队入驻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对入侵的武装恐怖分子尚且有商谈的余地,另一面就粗暴的对待参加和平机会且手无寸铁的国民,无情的投射催泪弹发射水泡时,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各国当瘟神般唾弃的稀土厂和国光石化,来到我国后还能受到国阵政府国宾级的对待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们华小和印小,因为资金不足而一间间都显得那么破旧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当你看到我国人才严重外流,而政府还在大量引入外劳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

没感觉?还是选择继续扮演无知的愚民?

再说,即使那班扑街国阵政府没浪费我的钱,但它也浪费了我全家人和亲朋戚友所缴的税收。

当国家治安败坏,我的人身安全没问题,但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常冒着被打枪的风险。(P/S:其实不是冒着风险,事实是我家人都被打枪过了,我更多朋友被打枪过!!)

当国家渐渐走向破产,我可能不会被波及,但是我的家人的朋友就会因为通膨而过得越来越困苦。

我要投票,是因为为了我的家人,我希望他们能有个较好的未来;我要投票,因为我希望我希望我的朋友不需要再面临治安不靖而每天提心吊胆的问题。

我要投票,不是因为我个人,是为了我的家人和我们的下一代。

你呢?想好为什么要投票了吗?准备好了吗?

561380_459589967451423_769852622_n

#75:换政府的理由

很快又是马来西亚大选的季节了。

每个人又开始探讨今年大选花落谁家。

姑且不论谁强谁弱,笔者认为,应该是时候换政府了。

当然,政府不是衣服底裤,说换就换,好歹都应该有个理由。

如果人家问笔者理由,理由当然有很多,但笔者认为,一个就够了。

“治安不靖”!

一个就够了。

不需要探讨什么国家经济、政府KPI、亏空公款、LYNAS、种族歧视、BERSIH什么复杂大课题,就只是“治安不靖”一项就够了。

不是吗?

笔者新年左右回了老家一趟,听到的都是千奇百怪的犯罪、打枪、凶杀等等,几乎都是超乎我的想象力以外的。

我国的犯罪已经多到让大家麻痹的地步了,大家如今只能求自保多福罢了。如此现况,只能让我感叹我们的马来西亚到底怎么了。

每次我出门,尤其是晚上,必须左看右看,才可以开锁出门;锁门后,必须马上上车;上车后,必须确定锁好车门后才可以开大门;确保大门关好后,才可以驾车离开;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前,也必须环顾四周又没有可疑的摩多车,才可以下车;就连走在路上也必须无时无刻眼观四方,提心吊胆,保护好自己。

要回来的时候,必须环顾四周才可以开车锁;上车后,又必须马上锁门;开车时候,要确保没把贵重的东西放在副驾位,避免给人敲破玻璃打枪。

x的,你不累吗?我们到底还活在哪个年代啊?513的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年代?

你试问看,你身边有哪个亲朋戚友是没有被打枪,或被偷过东西?

如果没有,那么你认为我国的治安很棒吗?你还相信我们敬爱的部长说的:“我国的犯罪率一直在降低”吗?

你只要不是受害者之一,就已是万幸了。

有那个发展中的国家会让人每次出门都必须提心吊胆?有那个政府会让女人宁愿放弃拿手提袋的权利?有那个国家会让人民活得那么战战兢兢,毫无安全感?

是马来西亚!

每当我在新加坡看到一个女生可以在晚上一个人散步运动的时候,我对我国治安的感触是何等的悲哀无奈啊!

别以为治安不靖是警察的错,政府无需负上任何责任。

Crime Malaysia

是我们的政府纵容我们的警察懒散,是我们的国阵纵容我们警察无能,是我们的政府包庇我们警察贪赃枉法。

对,是我们的国阵政府!

如果再看之前提到的其他问题,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债筑高台,非但如此,还引进大量外劳“公民”,引进荼毒人民的稀土等等。

此时不换它,更待何时?

#74:让我们拥抱辐射吧!

你有听过Lynas吗?

Stop Lynas

Lynas是目前在马来西亚相当火热的名词。Lynas不是跑车的名字,不是电脑的名字,更不是首相纳吉的英文名字,而是一间澳大利亚稀土开发商的名字。

那么什么是稀土呢?

根据百度的资料显示,稀土元素是镧系元素系稀土类元素群的总称,包含钪Sc、钇Y及镧系中的镧La、铈Ce、镨Pr、钕Nd、钷Pm、钐Sm、铕Eu、钆Gd、铽Tb、镝Dy、钬Ho、铒Er、铥Tm、镱Yb、镥Lu,共17个元素。

目前稀土的应用极度广泛,从电脑,手机到几乎所有电子产品,都可以看到稀土的踪影。稀土在科技方面的应用,已经到了不可缺少的地步。

Lynas在我国彭亨州的关丹建了一个将近140个球场大的提炼厂,据闻目前已完成将近95%了。

按照书面计划,Lynas将在澳大利亚沙漠中开采稀土矿石,随后将矿石提纯,去除灰尘,但是具有辐射性的污染物会被保留。提纯后的矿石随后将会被运往关丹的这家提炼厂继续提炼。

据美国《纽约时报》1月31日消息,关丹稀土厂投产后的产能将可满足全球1/5,甚至1/3的稀土需求,届时可以打破目前中国垄断稀土的局面。

Save Malaysia!!

既然稀土厂可以替国家带来那么丰润的收入,那么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反对稀土厂的建设运作呢?或者以另外一个方式来提问:如果Lynas是一只生“金蛋”的鸡,澳大利亚怎么可能会拱手让我们呢?

原因不难明白,稀土土虽然本身没毒,但伴随着开采,提炼或循环稀土的背后,却是昂贵的代价。

最棘手的问题主要是在提炼稀土的同时会制造大量含有辐射性的废料(主要是钍Th和铀U),而且提炼稀土也需要用到大量的酸(Acid)。如果这些废料处理得稍有不妥当,都会对周遭的环境带来巨大且永久性的破坏,因此很多国家拒绝在自家庭院设厂。

中国包头市就是一个经典案例,包头市曾经一度被称为“中国稀土之都”,皆因白云鄂博矿含有丰富的稀土储量而举世闻名。如今包头市的居民因为提炼厂所造成的污染而苦不堪言。普通的井水已经被污染到发臭,不能喝了,要喝得挖100米或更深的井才有较干净的水源。

如今包头市的居民接待客人第一句问的是:“敢不敢喝当地的水?”

看似滑稽,但这个玩笑的背后尽是更多的无奈和心酸。

不看远的,就看回我国的80年代红土山事件,当年的三菱(Mitsubishi)稀土厂也是在大众强烈反对的声浪下运作,结果尝到恶果的不是政府,而是无辜的周围居民。在辐射的影响下,白血病、癌症、流产等副作用开始缠上了红土山的居民。即使三菱赔上了一亿美元来清除辐射性废料,目前还是没能完全清除所有的废料。

今天,我们染上了同样的肤色。。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过街老鼠”,连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本身都鉴于保护人民健康为由禁止Lynas在当地设置提炼厂,偏偏我们这些“有远见”的领导人却大展双臂,不只让Lynas在我国设厂,兼附送十二年的免税优惠政策!

在这个什么都可能发生的国土上,我们的工程造诣可称世界数一数二,从医院发霉到国会漏水,从高架公路龟裂到体育馆坍塌,你认为这些带有辐射性的废料会被怎么处置?运回去澳大利亚,还是运去中国?还是埋在我们引以为豪的热带雨林的某个深处?

这些废料一旦处置不当,受害的,何止是关丹人?整个国家,甚至森林海域的生态系统必定遭到严重的辐射污染。

这个已经不是你是“半个”马来西亚人,还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问题了,祸种一旦埋下,注定会牵连全国人民甚至延祸后代千年。

尽管你多么不愿意,不管有多少个人向Lyans说“不”,不管你参加了几场绿色聚会,我们英明伟大的政府已经亮绿灯给Lynas了。

我们尊贵的首相昨天还促人民支持国阵政府,以称为先进国。依笔者看来,到达先进国之前,我们都会被害到“先进”棺材了。

在我们伟大英明的国阵政府的领导下,让我们一起拥抱辐射吧!!

#73:我要去Bersih!

这个国家的人基本上有两种:对这个国家还抱有希望的,和对这个国家失去希望的。

对这个国家失去希望的人有好几种:往外国发展的,全家移民的,或者留在马来西亚默默工作,只管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的。

然而,对这个国家还抱有希望的也有好几种:虽然有家庭了,但还是千里迢迢出席Bersih的,在外国工作也赶回来出席Bersih的,有事缠身不能出席Bersih,但心里却一心想着这个国家的等等。。

现在我们的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们的政府可以为了保住政权,不惜滥用一切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

从内安法令到紧急法令,从警方到镇暴部队,从催泪弹到化学水泡,从胡乱逮捕到延长扣留,无一不是想要打压一切对自己政权不利的声音。

试想想,一个和平聚会怎么可能比胡乱伤人的巫青聚会来得严重?

一个净选盟的金钱来源怎么会比那么多贪官的贪赃枉法来得严重?

一个分发Bersih传单的所缴的罚款怎么会比分发黄片的Dato T 来得严重?

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平民怎么会比光天化日之下打抢的抢匪犯更重的罪?

这个国家不是有病吗?

而这个恶疾不就是因为我们有太多沉默的多数了。是我们的沉默,滋生了这些滥权和不公;是我们的忍耐,让霸权和腐败茁壮的扎根成长。

我们尊贵的首相曾劝我们不应搞什么Bersih,要的话就下次大选出来单挑。

要求公平选举就得做候选人,那么不如下届大选全国人民全部都去报名参加竞选好了。

再说,拜托,小孩玩游戏都知道,要分胜负就必须要有一个公平的平台。

现在马来西亚的情况是,反对党和国阵单挑,双方一拔枪,反对党出一间屋子,里面有一家五口的支持者;而国阵出一间屋子,里面也是一家五口的支持者,外加三十多名的幽灵选民,另外附送百多张军人邮寄票,问你怕未?

选举如果不能公平,说我国是民主也是自欺欺人。

当我从外国回来的那一刻,我已经决定不要再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转而不见。

我不想平时说得天花乱坠,到国家有事时,我却选择留在家里继续上上网,事后嘴巴动动,手指动动,批评批评,就证明自己爱国。

这次我选择走上街头,不是为了要暴乱,而是为了要让政府明明白白的了解我国人民到底要的是什么。

我要让政府听见人民的声音,而不是继续漠视和践踏民意,我们要求的是一个公平的选举,让人们选出真正心目中的政府。

是时候把这个国家拉回民主正轨了。

JOM,去Bersih吧。

We all need Bersih!

#72:我要Bersih!

拿鸡,虽然我平日不鼓吹骂粗口,但今天刚出差回来,一打开电脑看到大马新闻,还是生气到忍不住想要对你说一声:“吊你!!”

你说巫统不会以牙还牙,不会动用巫统三百万党员上街示威报仇。

当然了,你都已经有一群无耻的流氓爪牙了,又何须出动巫统的党员呢?

巫青游街示威两小时横行无阻

看看你的巫青朋友在槟威大桥上叫嚣的样子,多么威风?拿的布条又尽是恐吓人民的,什么“土著在朝,华人在野,大马华人有希望吗?”,什么“粉碎冠英”之类的,看到的尽是挑衅的字眼。

净选盟的游行是要求有个公平的选举,你们土权与巫青的理由是:你们净选盟造成人民不便,我们也来造成人民不便,阻塞大桥,看谁对谁更造成不便!

别跟我说土权或巫青和你们巫统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认为,他一定是白痴。

所以我想,如果这个国家继续交给你国阵打理,我们大马华人才真的没希望

因为你故意放任这一小撮种族极端份子在外任意叫嚣挑衅,造谣分裂国民,煽动圣战暴乱。

净选盟提出的八点诉求,有哪点过分了?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了,我还是要在这里列出来:(1)全面清理选举名册;(2)改善邮寄选举程序;(3)实施点墨制;(4)至少有21天竞选期(5)个政党可以公平在媒体曝光;(6)加强选举法令的执法;(7)消除贿选;(8)停止龌龊政治。

你说:“我们胜出因为获得人民的支持。我不愿意靠欺诈成为首相。我成为首相,是因为人民支持我们(国阵),人民信任国阵。”

吊你阿星!我多想去盖你两巴,问你睡醒了没有?

最近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所揭露的,证明其母亲住家出现“幽灵选民”之后,选举委员会终于承认,共有6人登记在其母亲住家的地址下。选委会秘书卡玛鲁丁还辩称无权纠正问题。(原版新闻:点击这里

我靠!这些不是欺诈吗?选民册有错误,如果连选委会都无权纠正问题,那么谁才能纠正?是不是需要国会三读才能修改选民册的错误?

好啦,这个case只有6个选民,你可以辩称这只是选民登记错误。

那么今天跟据部落客Milo Suam所揭露的,一间地址为“1155, Kg Bagan Serai, Jalan Sembilang, Seberang Jaya Permatang Pauh”的小屋,总共有88名不同种族的选民登记在其屋檐下!(原文:点击这里

套句国文兄的一句话:“这个神奇小屋非常1个马来西亚!

那么你打算怎么说?又这么刚好同时这么多人登记同一个地址?

黄色就是犯法?

你说骗话就算了,现在靠腰的你竟然胡乱逮捕一百多人,胡乱诬陷人家是国家特务,你妈的,所有在我国的外国人都是特务吗?实习生、观察员全都变成了特务,动不动就说人家是韩国特务,菲律宾特务,共产党特务。

那些在槟城示威,攻击恐吓记者的巫青朋友就是爱国表现?而我们这些要求公平选举和平请愿的就是要颠覆国家政权的外国势力?现在搞到要警方动用内安法令逮捕人,要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监控和封锁网站,要大学校方警告开除参与的大学生。。

喂,拿鸡,我们只要求公平选举罢了,怎么搞到好像要了你和螺丝马这两条命?难道亏心事做多了?我们当中又没有蒙古人,你怕什么?

还有最后,我亲爱的马华民政朋友们,如果你认为净选盟是故意找麻烦,那么拜托你们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好吗?别再像哈巴狗一样跟着巫统的尾巴后面舔屁股了。

I'm Bersih

#71:拍照的一点都不可怜

不知不觉,我的小黑(相机)也陪了我走过了几个春夏秋冬,也陪我见证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的始终由末。

记得上次去帮朋友拍结婚典礼的照片,忙了整天后,在后期帮大家一起拍了几张合照。

过后有些亲戚发现我没有在全体照里,都说我很可怜,忙了整天拍照,到最后自己却没在照片里。

是的,我没在大合照里,但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怜。

即使平日和朋友一起出门游玩或旅游,我都是手执相机的那位。

虽然照片里都没有我的踪迹,但是即使日后看回这些陈年旧照,我也是会常常不经意的对着这些照片微笑。

这会心一笑,不因为什么,是因为我知道,照片里的人在开怀大笑的时候,我都在他们的身旁。

而且我还用我的双眼透过我的镜头,把那感动或欢乐的瞬间都捕捉了下来。

我的朋友有时会对我说,可能若干年后再看回这些照片,可能会想不起有谁也想不起有没有和我一起出席或一起出门。

我说:“没关系,只要以后你想想当初是谁拍这些漂亮的照片的时候,你就会想到我了。”(在自卖自夸,哈哈,其实我拍的没有那么漂亮啦,漂亮也是我的小黑的功劳

所以照片里有没有我,或我有没有在照片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都一起渡过了那段时光。

我相信多数摄影爱好者应该都和我一样吧。

透过镜头的眼睛 ^_^

#70:免死金牌

有时候真的很怀疑Perkasa的依布拉欣是不是中国古代清朝人的后代,不然怎么会无论左看右看,都觉得他身上有带着他祖宗留给他的免死金牌?

Ibrahim Ali

不然为什么这种杀千刀的人,常常弄到全国上下鸡犬不宁,鸡飞狗跳,弄到每个人神经紧张,对他咬牙切齿,偏偏从区区的警察到政府高官部长都对他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这不是有免死金牌吗?不然还有什么?

动不动就要搞圣战,动不动就要誓死流血捍卫马来特权,动不动就焚烧和践踏别人的肖像,动不动就要搞种族厮杀,叫华人在家囤粮,结果?浪费的只是报纸评论的版位,评论人的口水和热爱这个国家者的脑细胞,而他的一根汗毛都没少,就连部长都每天还得替他找借口开罪。

除了我国亲爱的首相纳吉以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以为这个国家是“dia bapa punya” (他爸爸的)的人渣。他以为这个国家是他爸爸一手创立的,所以没有王法,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法律的束缚和制裁。

Superkasa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该死,那么你就可能会陷入顾此失彼的局面,从而忽略了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的真正原因。

即使今天这个依布拉欣死了,明天还是会冒出无数个“依布拉欣”!

这个所谓的“免死金牌”,说到底还不是巫统给的?

对依布拉欣的所作所为一直保持旁观的巫统,无论你多么的不忿或生气,他们只会在一旁静看冷笑,还有一直被依布拉欣牵着鼻子走但还总是自认“高调问政”的马华,身为政府的一部分,每天能做也只能发发文告,谴责谴责,结果只是越凸显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就是这样的政府,造就了无数个“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

别只看“依布拉欣”这个终端产物而不去追究上头的生产机制。

如果真的想要一劳永逸干掉“依布拉欣”这种人物,就必须先除掉他手中的免死金牌,那就是必须让巫统下台,让马华去做反对党以便可以继续高调问政和继续发文告。

也只有这样才能整顿我们的司法,也同时为我们根除“依布拉欣”这种种族主义极端份子。

#69:欧元买不到的东西

很多人都爱问我,为什么回来?

为什么在欧洲念书毕业后不留在欧洲工作?

为什么要回来这个剥削人工的鬼地方工作?

答案其实很简单:这里有欧元买不到的东西。

回来几个星期了,却从没感觉那么充实。

虽然都忙到爆了,而且还没能一一通知全部朋友关于我回来了的事情,但却忙得深有感触。

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当然也错失了几场,因为另有要事做),去参加朋友新家入伙的聚会,替姐姐搬家打扫新屋子,替朋友送别,参加朋友的儿子满月派对,探望病重的亲戚,和全家人吃饭等这些种种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不是赚了几个欧元就可以买得回的。

可以陪亲朋戚友们一起渡过生命里重要的时刻,无论是开心值得庆祝的时候,或者严峻困苦的时候,这种经历不是用金钱所能买到的。

欧元固然好赚,在那儿工作的确也很轻松,假期多,薪水福利好,工作压力没那么大,而且我非常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气候,但同时你也注定失去很多东西。

遥远的距离,昂贵的飞机票,漫长的飞行时间,会让你错失非常多事情。

两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身在德国却常常恨自己不住在靠家乡的地方。

亲人去世,好朋友结婚,朋友生命里重大的里程碑,你都不能如愿出席,不能帮忙,不能陪伴,不能分享或分担,这种感觉真的很绞心。

你可能会说我鸡婆八卦,但我就是这样的人。

很多人都骂我:“傻的”,但是我还是一句,有些东西是欧元都买不到的。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