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归档

#72:我要Bersih!

拿鸡,虽然我平日不鼓吹骂粗口,但今天刚出差回来,一打开电脑看到大马新闻,还是生气到忍不住想要对你说一声:“吊你!!”

你说巫统不会以牙还牙,不会动用巫统三百万党员上街示威报仇。

当然了,你都已经有一群无耻的流氓爪牙了,又何须出动巫统的党员呢?

巫青游街示威两小时横行无阻

看看你的巫青朋友在槟威大桥上叫嚣的样子,多么威风?拿的布条又尽是恐吓人民的,什么“土著在朝,华人在野,大马华人有希望吗?”,什么“粉碎冠英”之类的,看到的尽是挑衅的字眼。

净选盟的游行是要求有个公平的选举,你们土权与巫青的理由是:你们净选盟造成人民不便,我们也来造成人民不便,阻塞大桥,看谁对谁更造成不便!

别跟我说土权或巫青和你们巫统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认为,他一定是白痴。

所以我想,如果这个国家继续交给你国阵打理,我们大马华人才真的没希望

因为你故意放任这一小撮种族极端份子在外任意叫嚣挑衅,造谣分裂国民,煽动圣战暴乱。

净选盟提出的八点诉求,有哪点过分了?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了,我还是要在这里列出来:(1)全面清理选举名册;(2)改善邮寄选举程序;(3)实施点墨制;(4)至少有21天竞选期(5)个政党可以公平在媒体曝光;(6)加强选举法令的执法;(7)消除贿选;(8)停止龌龊政治。

你说:“我们胜出因为获得人民的支持。我不愿意靠欺诈成为首相。我成为首相,是因为人民支持我们(国阵),人民信任国阵。”

吊你阿星!我多想去盖你两巴,问你睡醒了没有?

最近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所揭露的,证明其母亲住家出现“幽灵选民”之后,选举委员会终于承认,共有6人登记在其母亲住家的地址下。选委会秘书卡玛鲁丁还辩称无权纠正问题。(原版新闻:点击这里

我靠!这些不是欺诈吗?选民册有错误,如果连选委会都无权纠正问题,那么谁才能纠正?是不是需要国会三读才能修改选民册的错误?

好啦,这个case只有6个选民,你可以辩称这只是选民登记错误。

那么今天跟据部落客Milo Suam所揭露的,一间地址为“1155, Kg Bagan Serai, Jalan Sembilang, Seberang Jaya Permatang Pauh”的小屋,总共有88名不同种族的选民登记在其屋檐下!(原文:点击这里

套句国文兄的一句话:“这个神奇小屋非常1个马来西亚!

那么你打算怎么说?又这么刚好同时这么多人登记同一个地址?

黄色就是犯法?

你说骗话就算了,现在靠腰的你竟然胡乱逮捕一百多人,胡乱诬陷人家是国家特务,你妈的,所有在我国的外国人都是特务吗?实习生、观察员全都变成了特务,动不动就说人家是韩国特务,菲律宾特务,共产党特务。

那些在槟城示威,攻击恐吓记者的巫青朋友就是爱国表现?而我们这些要求公平选举和平请愿的就是要颠覆国家政权的外国势力?现在搞到要警方动用内安法令逮捕人,要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监控和封锁网站,要大学校方警告开除参与的大学生。。

喂,拿鸡,我们只要求公平选举罢了,怎么搞到好像要了你和螺丝马这两条命?难道亏心事做多了?我们当中又没有蒙古人,你怕什么?

还有最后,我亲爱的马华民政朋友们,如果你认为净选盟是故意找麻烦,那么拜托你们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好吗?别再像哈巴狗一样跟着巫统的尾巴后面舔屁股了。

I'm Bersih

Advertisements

#70:免死金牌

有时候真的很怀疑Perkasa的依布拉欣是不是中国古代清朝人的后代,不然怎么会无论左看右看,都觉得他身上有带着他祖宗留给他的免死金牌?

Ibrahim Ali

不然为什么这种杀千刀的人,常常弄到全国上下鸡犬不宁,鸡飞狗跳,弄到每个人神经紧张,对他咬牙切齿,偏偏从区区的警察到政府高官部长都对他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这不是有免死金牌吗?不然还有什么?

动不动就要搞圣战,动不动就要誓死流血捍卫马来特权,动不动就焚烧和践踏别人的肖像,动不动就要搞种族厮杀,叫华人在家囤粮,结果?浪费的只是报纸评论的版位,评论人的口水和热爱这个国家者的脑细胞,而他的一根汗毛都没少,就连部长都每天还得替他找借口开罪。

除了我国亲爱的首相纳吉以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以为这个国家是“dia bapa punya” (他爸爸的)的人渣。他以为这个国家是他爸爸一手创立的,所以没有王法,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法律的束缚和制裁。

Superkasa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该死,那么你就可能会陷入顾此失彼的局面,从而忽略了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的真正原因。

即使今天这个依布拉欣死了,明天还是会冒出无数个“依布拉欣”!

这个所谓的“免死金牌”,说到底还不是巫统给的?

对依布拉欣的所作所为一直保持旁观的巫统,无论你多么的不忿或生气,他们只会在一旁静看冷笑,还有一直被依布拉欣牵着鼻子走但还总是自认“高调问政”的马华,身为政府的一部分,每天能做也只能发发文告,谴责谴责,结果只是越凸显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就是这样的政府,造就了无数个“依布拉欣”这种极端份子!

别只看“依布拉欣”这个终端产物而不去追究上头的生产机制。

如果真的想要一劳永逸干掉“依布拉欣”这种人物,就必须先除掉他手中的免死金牌,那就是必须让巫统下台,让马华去做反对党以便可以继续高调问政和继续发文告。

也只有这样才能整顿我们的司法,也同时为我们根除“依布拉欣”这种种族主义极端份子。

令伯有话讲(17-05-11)

什么标题?
政府不因圣战论对付依布拉欣
纳兹里称类似言论成网上风气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因为发表“浴血圣战论”成为众矢之的,不过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今日表示,政府不能够对依布拉欣采取任何行动,因为类似的言论现已成为国人的平常作风(norm)。

他说,随着社交网站与媒体的兴起,许多人都使用部落格与推特,发表类似依布拉欣的言论,而这些言论都不是政府的控制或惩罚范围之内。

令伯讲什么?

*#$%,什么时候这种鼓吹种族仇恨的言论变成我国人民的平常作风?我国的马来人原来那么喜欢浴血打圣战??

如果发表这种言论真的是我国国人的norm,那么在这个提倡民主自由的新世纪,我们国人岂不是在退化?

原来什么都是两个标准,别人讲就是叛国,煽动;自己人讲就是国民平常作风。。纳兹里,去你的!!

这条猪死后会去哪里?

就是多得这种人,哦,对不起,这种“”,我们国家的族群关系才能剪不断,理还乱,无时无刻都那么紧蹦,永无宁日。

他,哦,不,“它”说:“如果他们要圣战,就来吧。如果他们说,我们所享受的和平是不够好的话……我们准备迎接挑战。不要把回教徒的沉默当作是畏惧。”

我们的跟随者在战斗中倒下之前,土权领袖将率先牺牲,死在血泊之中。

它x的,动不动就要圣战,动不动就要死在血泊之中。

要死就自己滚去一边死好了,别把这个国家搞得乌烟瘴气!!

除了“猪”,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形容他了

笔者比较好奇的是,这条猪死后会去哪里?

转载:向左走,向右走

凯里和马哈迪,年龄相差半个世纪;看着他们,有时是看巫统的未来。

凯里逐渐从右边走向中间,马哈迪则是从右边,走到极右边。

我说的是西方政治从左到右的政治光谱,而不是中国式的左和右。

西方政治的左右,源自法国。法国大革命之前的议会中,中产阶级、商人和知识份子代表,属于改革力量,他们坐在议会左边;贵族、教士和国王代表,是封建旧势力,也是保守大本营,他们则坐在议会右边,所以有左派和右派之分。

马哈迪

使用这种政治光谱来分析巫统,可以对这个老大政党有更透彻的瞭解。

纳吉推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要把马来西亚带回中间路线;然而,他最大的阻力来自巫统右派,以及马来社会保守力量的阻拦。

一年以前,出现一个叫Perkasa的马来团体,领导人(至少表面上)是人称大马青蛙王子的依布拉欣阿里。

它炒作马来人主权论,要求政府“捍卫”马来人利益,批评政府对非马来人“让步”,在“阿拉”事件发动示威。

从政治光谱来看,当巫统要走向中间时,右边就会出现空缺。Perkasa用意很明显,就是要进佔这个空间,以发展它的势力。

而愈来愈右倾的马哈迪,也和Perkasa一唱一和,两者言论和立场相呼应,马哈迪也为这个组织站台讲话。

这股右倾力量,也向巫统党內招手,一些党內高层的言谈态度,和Perkasa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巫统也有一股力量,要带领巫统从右边,走向中间。

凯里是箇中佼佼者。

他领导的巫青团,过去一年多来,是歷史上最反传统的巫青团。

凯里

巫青团不再叫囂种族至上,不炒作种族课题和宗教事件。

他公开声称(包括对星洲日报说过)要开启多元路线,推动新政治。至少在这段时间內,他没有食言。

他在“阿拉”事件的表现,比巫统多数领导人更理性、中庸。他倡议国青团和民联青年团合作,处理各种敏感事件,更是新政治、新作风。

一向以来,巫统都是在光谱的右边,过去的巫青团,更是极右边;今日,巫青团却比它的团体更接近左边。

公平而言,在传统政治中,这种转向,十分艰难;凯里的处境,也不会轻松。

最近,许多亲巫统的部落格传出,巫青团执委会,半数以上要凯里辞职,或许就是不满凯里的路线。

站在国家的立场,凯里的努力如果失败,在某个程度上,显示巫统的转型出现挫折。

而马哈迪和Perkasa的力量如果继续壮大,必然会把巫统拉回右边,也影响纳吉的中间路线。

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2010.01.31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