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8

转载:前后首长的辩论会

(转载自星洲日报)

要进行辩论,有3个條件:

第一,做功课。

第二,做好功课。

第三,好好做功课。

这是我担任辩论赛评判多年的经验总结。

看了林冠英和许子根的辩论之后,维持了我的经验总结,顺带,也增加一个條件:

第四,不要投机取巧。

两位前后任槟州首席部长,辩论《槟州土地争议背后的真实故事》。

林冠英符合了第一、第二和第三條件;至於许子根,像是擂台上无法脱身的拳击手,只能迂迴躍步,或是近身纠缠。

但是,免不了还是要被击中。

流利的马来文,以及溜口的政治语言,无法帮他摆脱窘局。

林冠英的开场白,提出过去州政府时代的土地弊案,分別是槟城船务机构的900万令吉案件、给予发展商的2000万令吉优惠折扣、因疏忽而导致4000万令吉赔偿额、8400万令吉的土地收购案件,以及15亿令吉的槟城环球城中城(PGCC)计划。

许子根的开场,则是指林冠英如今已经是执政首长,却依然是反对党心态,没有向前看,却在找旧政府的问题。

听起来很熟悉,前雪州大臣基尔,就曾经如此回应对他的指责。

拜託,不要沦到基尔的水准。

如果旧政府没有做錯,根本不必担心有人挖丑闻;如果新政府对过去的丑闻不闻不问,那是新政府失责。

接下来,两人在因“疏忽”,而导致可能赔偿4000万令吉的案件,互相拆招,花了大半的时间,拖慢了节奏。

当林冠英再提起其它的案件时,许子根的回应是,这些只佔土地处理事项的极少部份,显示其余99.9%都没有问题。

糟糕,这种要偷溜的辩论方式,很容易被逮个正着。

果然,林冠英捉紧机会,指已经暴露的0.1%,已经涉及数以亿计的金额,使州政府和人民遭受重大损失,而未曝光的,可能还有更多。

冠英直斥前州政府是否制造机会,让巫统人士中饱私囊,许子根没有回应。
观众很难不想像,许子根是在逃避,还是在“保护”某些人士。

这场辩论,也让林冠英向全国观众陈诉行动党的政绩,以及施政理念。

反观许子根选择公开辩论,偏向虎山行,也有勇气分。

星洲日报/夜雨晨风‧作者:郑丁贤‧2008.08.21

Advertisements

令伯有话讲(21-08-08)

什么标题?
阿力夏:请当地人当助选员,国阵付“情报费”非买票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arif峇东埔补选国阵候选人拿督阿力夏承认国阵竞选机制有在选取內派钱,不过那只是“情报费”,绝对不是用來收买选票的钱。

阿力夏是在今日(周四,21日)下午出席槟州区域发展机构庆祝成立25周年纪念的庆典后,针对安华表示周四将针对国阵在峇东埔派钱事件,向选举委员会做出投报的问题受询时,作出答复。

他强调,安华的指责是不可靠及虛假的,因为国阵没有拿钱收买选票。

令伯讲什么?
不懂国阵是不是在实行愚民政策?

针对有些人民拿了钱后,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阿力夏解释,国阵助选团负责人在纪录这些人的住址及电话后,将会在过后与他们联络及索取一些情报。(??)

这是令伯在这八月里听过最可笑的笑话。(之前有更多可笑的,因为我们有太多YB会讲笑话了)

哪里有先付钱后再取情报的?这不是在变相派钱、变相买票吗?

简直就是在侮辱人民的智慧!

令伯有话讲(20-08-08)

什么标题?
攻读“野鸡大学”博士课程,阿力夏:我知道后已退学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峇东埔补选国阵候选人阿力夏(右图)所就读的博士学位课程,竟然是由一所疑为“野鸡大学”的学府所开办,而且阿力夏是从文凭资格(Diploma)直接攻读博士班!

令伯讲什么?
arif2看了这篇新闻真的让令伯很不爽!

如果读文凭后可以直接攻读博士学位,那么为什么令伯还需要那么辛苦读5年的学士然后再辛辛苦苦自己储存血汗钱去报读硕士学位呢?

别说那是一间野鸡大学,如果你本身是文凭学位,你会那么无知的去报读博士学位吗?

这不是存心骗取学位吗?

如果真的这样给你凭着文凭学位获取博士学位,那么你对得起全马各地那些拼生拼死都为了要护送自己的孩子进入大学考取学士的家长吗?

令伯只能送他两个字-“无耻”!

令伯有话讲(19-08-08)

什么标题?
捕7警员11男女,“百万毒品失窃”案侦破

新闻出处?
星洲日报

新闻大意?
Johor Police备受各界关注的“柔佛州警察总部毒品失窃案件”在事发19天后宣告破案,警方共逮捕了18名男女,并起获一批相信是冰毒的粉末和液体及炼毒器具。

柔佛州总警长拿督莫达表示,目前仍遭扣留的16人中有7人是警察,他们分別是1名见习警长、5名男警员和1名女警员。

令伯讲什么?
看了真让人通心啊,怎么又是一宗捉贼的去做贼的闹剧?

我国的警方怎么如此黑白难分啊?仿佛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这对于政府致力要民众对警方恢复信心无疑是一个严重打击。试问还有谁对大马警方的表现大赞有加?(除了政府高官)

#42:新马的奥运奖牌

昨晚有两场比赛,备受新马两地人民的瞩目。

一场是奥运乒乓女子团体决赛,另一场则是奥运羽球男子单打决赛。

乒乓团体赛是新加坡要在此次奥运称霸的项目,而羽球男子单打冠军则是马来西亚要攻占的席位。两场比赛,同样深深的紧扣两地人民的心弦。

新马两国都不曾赢过任何奥运金牌,这两场比赛,新马两国都是坐银望金。

新加坡的奖牌荒,可追溯到48年前,当时新加坡只曾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获得举重银牌;而马来西亚上次获得的奖牌则是在12年前亚特兰大奥运会赢得的羽球铜牌。

对于新马两国来说,这次无论如何都必须卯足了全力将对手打败,方能替国家打破金牌荒,为国争光。

无独有偶,两国的对手都是当今奥运主办当国-中国。

赛果,也是不约而同,被挤了零蛋回来。

新加坡乒乓女团被中国乒乓女团直落三局打败;而我国的男单羽坛一哥兼世界排名第二的李宗伟则被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选手林丹以直落两局打败。

两场比赛,一个对手,一种赛果,但是其中却掺杂了很多种不同的心情。

看了李宗伟的比赛后:

大马男单第一选手

大马男单第一选手

李宗伟自己说: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林丹今天打得非常好。我没能跟上他的节奏,他比我更优秀,完全控制了比赛。马来西亚苛刻分子说:这哪里是奥运羽球决赛?都不懂李宗伟在搞什么,打得一塌糊涂,把马来西亚的脸都丢光了!

马来西亚爱国主义的人说:没关系,Malaysia Boleh(大马能!),银牌万岁!

马来西亚阿Q主义的人说:不错,至少还有一面银牌到手,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马来西亚女单选手黄妙珠说:我觉得就算他输了,其实他已经很了不起了。他可以说是大马的英雄了!

马来西亚种族主义的人说:哼,到最后还不是要靠华人为国争光!

仇视大马的新加坡朋友说:har~?这就是你们马来西亚的羽球水平啊?就只有这点能耐?很差leh!

中国朋友说:不用紧,不是李宗伟差,而是林丹发挥了超水准的实力,所以他才没能获胜。

我说:李宗伟当时的确是打得差强人意,尽让国人失望,输尽输在心理素质,但是,This should not be the end!回来后要卧薪尝胆,精益求精,下次再一洗前耻,让大家见识大马羽坛真正得实力。同是大山脚人,会支持你的!

看了新加坡乒乓女团的比赛后:

新加坡总理说:要在体坛创佳绩,需要外国运动人才,不能只靠土生土长的运动员。

新加坡民族主义的人说:真丢脸,整个乒乓团队,上至教练,下至球员,全都是IMPORT的,这样的银牌不要也罢!

新加坡乒乓团

新加坡乒乓团

新加坡爱国主义的人说:有牌拿就好了,哪还需去计较祖籍是哪里人啊?鄙视新加坡的马来西亚朋友说:还是我们赢得比较光荣,至少李宗伟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不像有些人,还需要靠IMPORT才能赢取奖牌!

新加坡阿Q主义的人说:新加坡也只有弹丸之地,能拿银牌,是因为新加坡重英雄识英雄,懂得留住人才。

鄙视大马的新加坡朋友说:这才是我们厉害的地方,我们的经济如此,体育也应能如此。不像你们Malaysia每天只能EXPORT人才,要IMPORT都没有人来啦!

新加坡“邓小平”主义的人说:不管非洲来的运动员,还是中国来的运动员,能替新加坡赢得奖牌的就是好运动员!

我说:别只一味依赖外来球员的实力,新加坡本身也应努力栽培本土的运动员。

转载:不能一再奖励做錯事的人

(转载自星洲日报)

雪州一间国民中学的女教师,上课时诋毁其他种族,屡次使用敏感的种族字眼,辱骂班上印裔学生。

学生家长和当地印裔社会,集体陈情,抗议这名教师伤害学生感受,破坏族群和谐;并要求处罚这名教师。

未几,女教师被调走。

后来发现,她被派到一间精明学校任教;这间学校,离开她的住家更近。

这不是处分,而是奖励。

在教育当局眼中,或许这只是一次“风波”;只要调走教师,平息居民怒气,就此了事。

但是,她是否有违教师准则,抵触公务员条例,乃至触犯法律?

没有追究。

她是不是极端种族主义者?是不是还适合教育工作?

不予调查。

她的所作所为,以及她潜在的危险,没有使她付出应有的代价,反而让她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可以在新的学校,继续发表种族论述,以及污辱其它族群学生。

其它类似的教师,看到这种回报,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倒行逆施。

如果种族主义淹没校园,学生之间充满仇恨和敌意,我想,这些教师贡献不小,而且,教育当局也功不可没。

x x x

加拿大摇滚女歌手艾薇儿(Avril),准备在大马举办演唱会。

一些人,打着宗教的名义,指这名歌手形象不佳,不符宗教要求,要求当局禁止演唱会,否则将採取行动云云。

大马是法治社会,或者说,目前还被认为是法治社会,针对演唱会,有一定的规定,包括不能伤风败俗,不能裸露身体,不能鼓吹吸毒滥交……。

只要没有违反规定,就是合法的演唱会。

谁能夠在这些法令规定之外,再加入本身的规定?

谁能夠在法令之外,施加本身的道德标准?

是的,就是这些人。

政府允许他们干预法律,他們的发言权高过其它人,以致可以否定別人举办演唱会,以及剥夺欣赏演唱会的权利。

就在上个月,他们成功的迫使Inul Darista,印尼的著名dangdut歌手,取消了大马演唱会。

主辦者拿到了准证,卖了门票,也付了演唱酬劳;结果,只因这群人威胁说,准备展示他们的“力量”,政府部门吓破了胆,以“安全威胁”的理由,硬是逼主辦者取消。

谁是合法,谁是违法,已经置之不理。

再一次,惩罚了合法者,奖励违法者。

x x x

律師公会主辦《改信回教》论坛,探讨脱教洐生的诸多法律问题,包括民事法庭和回教法庭的裁決权争议。

目的是让专家学者交换意见,集思广益,为纠缠不清,界线不明的法律灰色地帶,找寻一个出路。

也避免更多类似的案件,影响社会和谐和国民团结。

论坛是在律師公会的会所举行,不想听,不愿听的人,绝对可以不来。

而几百名人士,又一次,打着捍卫宗教的名义,前来闹场。

他们“下令”主辦当局中止论坛,他们闯入会场叫嚣捣乱。

如果这是法治社会,他们明显违反了法律,也剥夺別人主辦和参与论坛的权力,更严重的,他们威胁了別人的人身安全。

曾经控制万人大集会的警方,无法控制这数百人的非法集会。

政府高层猛烈抨击律師公会,乃至声称要动用內安法令。

然而,对非法集会,威胁他人安全,破坏法治社会的那群人,却一个字也没有批评。

再一次,无辜者被惩罚,违法者,又被奖励。

x x x

一个社会,不断的奖励做错事,做坏事的人,这会是什么社会?

一个国家,一再的向极端主义、暴力行为低头,不断的拱手让出合法权力;这个国家,会称为什么国家?

再这样下去,社会将失序,没有是非对错之分;法治将沦陷,暴民政府取而代之。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2008.08.13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谢谢

谢谢

谢谢

《新加坡部落格大奖》的投选活动从6月30号开始至今,已进行一个月了。

上星期的7月31号也意味着投选活动已结束。

通过此次的活动,我了解到,会投票给你的人主要有两种:一是你的好友(或男女友),二是你的支持者。

好友,只要你出到声,他们可以不管你的部落格是长什么样,里面写的是爱情故事、时事还是鬼故事,他们都会一票一票投给你。

至于支持者,你可能和他们曾有一面之缘,也可能完全素未谋面,但是他们很喜欢你的部落格,于是他们便一天一票投选给你。

在此,我想向那些曾投票支持我的朋友们表达我衷心的感谢。

无论到最后有没有赢得大奖,我还是会很珍惜你们的支持。

令伯有话讲(04-08-08)

什么标题?
巫统妇女组也进行权力转移,拉菲达明年中旬让位莎丽扎

新闻出处?
当今大马

新闻大意?
rafidah巫统妇女组效仿巫统母体进行权力转移!巫统妇女组主席拉菲达(Rafidah Aziz)今日首度表态,将会在明年中旬即2009年下台,让位给巫统妇女组署理主席莎丽扎(Sharizat Abdul Jalil)接班。

拉菲达今早在巫统总部举行的巫统妇女组特别大会上致词时,作出这项宣布,并呼吁党员全力支持取她而代之的莎丽扎。

她也呼吁巫统妇女组代表在今年的党选中,勿提名任何人角逐主席和署理主席首二号高职,让她及莎丽扎能够继续蝉联,使权利转移计划顺利进行。

令伯讲什么?

不看新闻还好,一看之下,还以为令伯回到了古代中国封建的王朝了。

自古只曾听过皇帝把皇位让给太子,怎么马来西亚的政党最近也流行这种封建的玩意儿?

令伯以为只有Pak Lah(令伯不怪他,因为他是昏君,已无药可救了),谁知妇女组也来这一套!整个国家的党选好像在刹那间变成了接班人上位的仪式,而民主机制也顿时成了党选衬托品!

好听的就叫权力转移,实际上是要找个好阶梯下台。下台就下台嘛,干嘛要钦点结接班人?最让令伯不能接受的是,拉姐还要呼吁勿提名任何人角逐主席和署理主席二高职!党章里并没有明文规定主席的工作包括保证扶持接班人上位。

令伯认为,主席的工作理应是确保下届的党选干净和公正,才能让大家心中所属的候选人顺利中选。

天秤座

之前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了这封转寄的电邮。

里头分析星座的性格,笔者本身觉得其分析还蛮准,便上载至此和大家分享。

优雅的天平在灯红酒绿中微笑转身,顾盼神采,洒脱如同水中的鱼。他们与红酒,水晶杯,晚礼服,钢琴曲是那么的相得益彰,漫不经意的吸引着公众的眼光……(按:这点笔者到感觉不到,因为我的朋友一直说我像一坨屎。。。)

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一种印象:

天平座的人善意、可亲,爱交朋友。于是大家也由此认为天平是群居生物,必然是害怕独处,喜欢热闹的。

但,事实并不是表面看来那样简单。

的确,天平是个和平使者。在公众场合可以很好地调节气氛使之均衡。气氛热烈时,他们会沉静的压住阵脚;气氛冷凝时,他们会运用不着痕迹的轻松幽默化解坚冰。总之他们不会随波逐流去助长气氛的冷热,而是像用天平称量物品一样,加减砝码,使之维持水平状态。

Libra

Libra

而他们在做这种加减的时候,动作是优雅的,态度是和悦的,看起来漫不经心不动声色。实际上,他们是很有心计的人,尽管众口难调,也可以找到一种万全的方式来使全局和谐起来。

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喜欢主宰,只是因为他们看不得失衡,那会使他们如坐针毡。 因此,尽管慵懒的天平座讨厌麻烦,讨厌得要命,他们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担负起调节的责任。也许正因如此,使得天平在公众场合从未放松过自己。性格使他们承担了不必要的责任,无可推卸。(按:这有点像。。

他们不吝惜金钱,却吝惜自由的时间和安静的休闲时光。像所有风向星座一样,他们喜欢自由,喜欢像风一样谁也捉不住他。

他们喜欢自在独立的空间。就算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也不要老和他粘在一起,你要知道他并不喜欢如此,尽管他不会直接说出来。你也得相信,你的天平座朋友也许半年也没有音信,但是只要一见面,你还是他最好的朋友。因为他就是这种交友方式,你拿他怎么办?(按:这点也未必全对,我还是很喜欢和朋友一起往外跑的。。

“我懒得……”

这是天平座的口头语。他们懒得出门,懒得聚会,懒得应酬……所以他们并不是很喜欢参加party。倒是宁愿呆在家里上网,看书,画画。他们自身是均衡的,一个人的均衡总比一群人的均衡来的容易。所以他们喜欢独处。 (按:这点倒未必,我还是喜欢外出的。。

通常,天平座的人会给人一见如故的感觉,因为他们有着温婉的微笑和优雅的举止。对初次见面的人,天平座往往表现出自己最讨人喜欢的一面:善解人意,大方,诚恳,健谈。但是这种热情劲儿不会长久。冷漠何时到来取决于你与他交往的频率。你越是粘得紧,他就冷得越快。因为他们喜欢“君子之交清淡如水”。不是他们不喜欢同伴,而是他们和人交往更多地关注了对方的情绪,总想着照顾对方心情,不要发生冲突,所以感觉像是在工作一样,无法真正的放松。按:这点也不是全对。。

较之对宫白羊座,天平是另一种独立的个体。白羊是一种外在的独立,内心是热的;天平则是表面看似亲和力很强,内心却是任谁也无法融入的。天平的冷静,连他们自己也觉得惊讶。“我居然如此冷漠!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审视自己的时候,感觉有点陌生。那是因为他们把内心世界掩饰得连自己都骗过了。

他们控制情绪的能力太强了。最亲近的人会感觉到,天平给人不露声色的隔离感,有时会被埋怨“太冷静了,我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按:这点我的朋友也是整天Complaint的。。

可是他们不是故意要隐瞒什么,只是出于本能。一个连自己都骗过了的人,你还能要求他对你坦白什么?

他们不喜欢歇斯底里,不喜欢痛哭失声,不喜欢安慰别人也不怎么喜欢被安慰。因为他们懂得,谁也无法真正理解另一个人。

天平,其实是很独立的一个星座。他们在霓虹灯影里微笑,在灯火阑珊处寂寞。他们叫你懂得:孤独的最高境界是繁华

转载:大风吹,吹什么?

(转载自星洲日报)

NOKIA

NOKIA

提起芬兰,很多人都会想起拉普兰(Lapland),这里是圣诞老人的故乡,这里也不会有人遗忘诺基亚(Nokia),这个让全世界都动起來的的行动电话品牌。圣诞老人、诺基亚和托瓦茲已被称为芬兰三宝。

爱沙尼亚(Estonia)是波罗的海三国中最小的国家,在18世纪它被俄国彼得大帝挥军強佔,在二战后又被苏联占领直至16年前才脱离俄罗斯独立。让爱沙尼亞最广为人知的,是Skype这个网络电话。Skype打破了电讯业的垄断,使电话费大幅度下降,也使网络的语音通讯普及化。

芬兰和爱沙尼亚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根据国际透明组织在2007年政府清廉度评比,芬兰和丹麦平分秋色都得排名第一,而爱沙尼亚是排在28名,我国则名列44位。2007年全球新闻自由度评比,芬兰排第5名,爱沙尼亚第3名,我国则名列141位。

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最优质的幸福国家中,芬兰第15名,爱沙尼亚名列40位。在2007至2008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排名中,芬兰排第6名,而爱沙尼亚第27名,我国呢?排在21名,比起2006年的19名,退步两个名次。芬兰和爱沙尼亚不僅是竞争力強,教育制度好,国家最平等,政府最清廉,而贫富差距也最小。

从芬兰和爱沙尼亚的进步看我国,我国有丰富的天然资源,气候适中,地理位置都远比芬兰和爱沙尼亚佔优势,但我国独立50年的成就却远比不上独立僅16年的小国。政府过去喊出“大宝号”、“大马,能!”的口号,在这些年來,我们却没有像诺基亚或Skype等让国人引以为傲的产品,我们能什么?空降北极?驾船橫渡太平洋?登上珠峰?还是到太空旅遊一圈?我们喊出的“能”的实际经济利益在哪里?

小時候大家都玩过“大风吹”的游戏,大家都会喊“大风吹,吹什麼?”之后,而大伙儿争坐有限的椅子,没有位子的人都要出局。“大风吹”背后的寓意,是提醒我们要保持竞争力和力争上游,“大马,能!”,其实就好比“大风吹”的游戏,但在这场游戏中,有人持着拐杖強占着一个位子来玩这游戏,经过这些年来,回头看“大马,能!”,我们到底“能”些什么?大家來一起想一想!

星洲日報/有話直說‧作者:王其華‧2008.07.29

%d 博主赞过: